正文 第八十五章 故人争鸣 星罗棋布(上)

    从敖洋这个角度,也可看到余慈半边身子。

    恰好余慈正把右手腕摆在栏杆上,微扬起来,大约是和旁边的千宝道人说着什么,让他看得清楚明白。

    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敖洋一时没理解:“你想说什么?”

    敖休嗓子更为低沉,但偶尔跳出的尖音,就像黑暗中飞腾的火焰:“符珠啊,万古云霄的符珠,一直都在余慈腕上的,可现在没有!”

    “嗯?”

    “像这样的灵符,无论如何不可能收入储物法器之中,就算余慈能自辟虚空,硬要安置进去,也很危险。可如此灵符,又岂能假于他人?他的气机也有问题……”

    敖休说到后来,已经有些散乱,可意思却是越发地明白了。

    敖洋微微动容:“你是说……不是真身?”

    “没错,我刚刚已经借着阳光看了几遍,他侧脸耳廓处在强光下,是半透明的……不管是分身投影,还是投影分身,在此的绝不是他的本体!”

    敖洋第一个念头是:那他本体在何处?

    而很快,他就知道,这毫无意义,现在最现实的情况是:余慈也太高傲,又或是笃定没有人与他相争,竟然只是让一具分身过来,对这场碧霄清谈的轻视程度,可想而知。

    分身与否,还不是最重要的。

    真正让敖洋砰然心动的是,余慈手下捉襟见肘,已经是出了名的,这也就代表着,在轻视的态度下,他很可能根本没有为这场“分云斗符”准备人手!

    换句话说,按照一个虚空世界只能出场一次的原则,就算余慈符法无敌,也最多能抢下一个胜场!

    敖休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这是想着趁虚而入,打余慈一个措手不及。

    想法不错,只是……还不够!

    在遭遇到华夫人这场变故之后,敖洋要比任何时候都来得谨慎。

    五场比斗的人物,余慈也许拿不出来,但最低限度的三场总没问题。

    别看余慈现在是孤家寡人的样子,但见他与薛平治好得仿佛奸夫淫妇一般,说不定那位跟着薛平治过来的士如真君,就是为他准备的。

    他们这边请来的乔休真君等人,不敢说就能稳胜。

    还有千宝道人,这位离尘宗的三代弟子,出身名门,在祭炼法器上别有神通,而一般来说,祭炼出彩,符法不会弱,也是个变数。

    胜不足喜,因为还要处理后续的麻烦。而失败的话……

    这样的生意,怎么看,做来都是赔本儿买卖!

    心中挣扎片刻,敖洋还是准备摇头否定,可这时候,有人一屁股坐在他身边。

    敖洋愕然扭头,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火狱真君?”

    来的竟然是正一道的张天吉,此时到来,所为何事,不问可知。

    海商会和正一道的关系,其实也不错,否则敖休也不可能拜入正一道门下修行,敖洋和这位,也是打过交道的。

    张天吉本身脾气就不是太好,如今全盘计划打乱,脸色是真不好看,说话也是粗声粗气:

    “再加上正一道,怎样?”

    这一刻,敖洋真心动了。

    他之前不愿与余慈为敌,最现实的原因还是:他们真的出手得罪人了,也未必就有胜算,风险和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但若正一道愿意下水,情况就彻底不同。

    以他们这回到来的符法高人数目,便是用上驷下驷之法,也足够把余慈一方活活拖死,胜算不说十成,也有八成。

    更重要的是,有了正一道垫背,就算后来直面洗玉盟和渊虚天君的压力,感觉中也不是不可接受。

    但这还不能成为此时两方联手的充分理由。

    敖洋仍有疑虑:“真君,不要怪我直白,本会目前和渊虚天君有些龃龉,出手还说得过去,但贵宗何以如此?”

    张天吉哼了一声:“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咦?”

    张天吉冷哼一声:“死星这鬼地方,上清宗当他是宝,我宗又如何会看在眼中?只是若不从这里下手,回头恐怕连插手置换的机会也没了!”

    “真君的意思是……”

    “话说在前头,这处死星,真要是得手之后,我宗是要拿来与人交易的。如果贵会不乐意,此事就此作罢。”

    敖洋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竟有此事?交易何处?”

    “九气圆界……一小部分。”

    敖洋一句“我答应”险些就喷出口去,好不容易暂时含住。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看起来,洗玉盟虽然给了渊虚天君、上清后圣面子,不与之相争,可是背地里,还是有人想给他们使绊子。

    能够拿出九气圆界的部分来交易,一方面说明那个宗门的实力雄厚、财大气粗;另一方面也可确证,其对余慈的态度,似乎已经超出忌惮和警惕的范畴了。

    是谁呢?

    敖洋不知道,也不准备去问张天吉——反正不可能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但敖洋的心思已经活络了。

    如果硬要从洗玉盟嘴里抢食吃,他当然会有几分忌惮,可如今是内外勾连,做把生意,又可见到余慈遭人背刺一刀,他又何乐而不为?

    他也知道,正一道主动和他们联络,说不定也是有转嫁矛盾、分担压力的想法。

    可九气圆界本身,就算只是部分参股,也是值这个价儿的。

    就像敖休刚刚所说的,剩下六处虚空世界,死星、飞瀑界都是鸡肋,太始星太过重要,不可能脱出洗玉盟的掌控,也就九气圆界、冰岚界、昭轩圣界还有争抢的价值。

    九气圆界,是不知何时的某位大能欲成就一界,未竞全功,只是聚集了巨量混沌气流,圈锢一域,非具备界域的长生中人进入,转眼就要化成血水。里面更生就种种异类,且有太初之气等种种先天之物,价值不可估量。

    如正一道这样的南方玄门,一开始就对这里很感兴趣,或可由此参悟玄元始气的奥妙。

    海商会若能参与,只是采集先天之物,用以制器、炼丹,就是绝大的财源,而最让敖洋期待的是,或许,他能通过这次合作,与洗玉盟某个大宗门搭上线儿,若能形成固定的关系渠道,其在北地三湖区域,也会更容易站稳脚跟。

    此时,述玄楼上,夏夫人已经屈指,待她手边玉罄敲响,死星归属便是尘埃落定。

    而敖洋和张天吉的商议,也到了最后关头:

    “占股几何?”

    “各占十分之一!”

    敖洋狠挫牙关:“干了!”

    但他紧接着又道:“此事做得仓促,难以排布阵势,我方都是自外延请之人,不好计算,故而请贵宗先派人出阵,以测虚实,也好做后面的计划。”

    张天吉迟疑了下,缓缓点头。

    紧接着,他传出讯息,便卡在夏夫人将要敲击手边玉罄之时,正一道借的“壳子”,洗玉盟某个盛阶宗门的主事便猛地站起身:

    “真阳坛请与天君相争!”

    此人一嗓子吼出来,刹那间四面八面不知几千几万道目光攒射而至,直刺得他浑身发软,险些又一屁股坐回去。

    而当述玄楼上,余慈看不出喜怒的视线投来,他整个人都不自觉打起了摆子,距离出丑,也就是一线之隔。

    除非眼瞎的,否则看到这种情形,谁也知道,里面定有问题。

    但今天出的问题还少吗?

    洗玉湖上万千修士,才不会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强人们抱有任何“同情心”,他们要的,只是热闹而已!

    刹那间,湖上的欢叫声、咒骂声交织碰撞,如山呼海啸,声动水天。

    还是出岔子了……

    薛平治微微皱眉,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余慈这几日都在域外修行,恐怕真没有什么准备。

    她不精于符法,帮不上忙,已经请来的士如真君,倒是能上场,千宝道人再算一个。真要是不成了,藏身在观景云台上的朋友,也可以出把力,勉强是能把架子支起来,不至于让人看了笑话。

    可问题在于,在楼阁之中,居高临下,发生的种种,都瞒不过人去。

    真阳坛的背后,究竟是哪个,她已经有了谱。

    海商会,还有……正一道!

    前者不说,后面这群牛鼻子,难道就看不清局势,铁了心的要和洗玉盟对着干?

    偏偏,他们还真是强敌!

    “道友……”

    话才刚开个头儿,对方却根本不给他们这边反应的机会,已经派人登场。

    和之前夏夫人声明后,“漫长”的等待间隙,形成了鲜明对比。

    至于出场这位,身着道袍,身材高胖,肚腩甚大,面相倒也和蔼,只是随他悬空在述玄楼外,调匀气机,眉心便有异象呈露,霞光千重,便如在此间升起了一轮太阳。

    见到来人,水天之间,又是一阵低哗。

    便是一直面无表情的余慈,都微露惊容。

    薛平治看到余慈表情,心中忧虑更甚,但如今,也只有无奈摇头:

    “他们也好意思!”

    述玄楼上,坐于主宾之位,一直眯着眼睛的辛乙,蓦地嘿嘿笑出声来。

    笑音洒播出去,引得楼外高胖道士也是苦笑,但既然来了,就没有再顾惜名声的道理。

    “正一道广微,代真阳坛斗这第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