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轻重取舍 明暗规矩(上)

    碧霄清谈不比其他,不管目的如何,参加人员怎样,面子上形式都非常自由,客人还没到齐,便有清歌入空,实有清谈之风,自然也要有名士习气。

    特别是到了楼上,不像一般的酒宴欢场,都要把人认个遍,彼此关系熟的,就闲聊笑谈;关系淡的,根本无须理睬,最多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不过,有些人到哪里,都是中心。

    余慈上楼之后,第一眼就看到,围绕着某位矮胖老头,有五六人坐在一起,各自虽有盘算,表面上还是笑语盈盈。与之同时,楼上几乎所有人的视线,也都集中在那里。

    那矮胖老头,他是认得的。

    辛天君……

    余慈着实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见到辛乙,心中也是一奇。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视线,辛乙正好也移过目光,两人对视一眼,余慈想了想,虽然早在北荒之时,就与辛乙打过交道,甚至还面对面下过棋,但这副面目,对方应该并不熟悉,想来也不至于联想在一起。

    所以,并没有上前,只是隔空拱了拱手,辛乙也仅是笑眯眯地点点头,算是彼此致意。

    便在此时,余慈忽然生出某种“自觉”,或许,他也是此刻述玄楼上,另一个引人注目的“中心”。

    因为仅就目前而言,和与洗玉盟的惯性生态格格不入的,或者说是还没有彻底融入的,只有两个:

    一是辛乙,另一个就是他。

    相对于已成名数劫之久,光芒万丈的“辛天君”,周围人等对他的看法和态度,还没有完全协调一致,比较复杂零乱,或明或暗,或打量或评估,林林总总,反而把力度冲淡了。

    不管别人如何看法,只要没打扰到他,余慈也懒得理会。

    他环目扫视,却见侧方凭栏处,薛平治正向他举杯示意。

    今日的薛平治,少有的未着华服,而是着一身对襟襦裙,颜色素淡,冰纱薄透,臂系披帛,衣带当风,飘然有神仙之姿。便是在气氛微妙的述玄楼上,无疑也是最醒目的亮色所在。

    余慈心忖,若刚刚那游仙诗,是这位薛娘娘吟唱,就真的精彩了可惜,这绝不可能。

    当下,他便和千宝道人走过去,和薛平治坐在一起。

    薛平治身边也带了人来,然而并不是骆玉娘,也不是余慈以前猜测过的谷梁老祖师徒中的哪位,而是一个生面孔。

    其人玄袍道冠,面白无须,衣饰普通,毫无特色,看上去倒是非常和善,没有一点儿高手的锐气。

    薛平治当先介绍来人:“这位是士如真君,深谙符法,在北地散修中,也是第一流的人物。”

    士如真君闻言就是苦笑:“天君面前,不敢言‘深谙’二字。”

    既曰“真君”,除非是陆沉那样,早早就将“东华真君”之名划归专属的逆天强人,否则,十有**应是小劫法宗师的层次。

    余慈当然不会拿大,客套一番,也为千宝道人引荐。

    千宝道人目前,虽是距离长生真人也就差那么薄薄一层纸,可只要这条线跨不过去,就算有离尘宗在后面支持,比之其他人也要低上一层,不过,薛平治也好,士如真君也罢,都非常客气。

    薛平治完全是看在余慈的面上,至于士如真君,细看了千宝道人两眼,脸上却有些疑惑,待余慈、千宝道人一落座,便问道:

    “千宝道友,冒昧相询,近日是否在祭炼什么法器……还是在借此修行?”

    千宝道人一怔,士如真君所言,未免有些交浅言深,可越是这样,越显出这位是个纯人,不似心机深沉之辈。他也是率性之人,随即便笑着比出大拇指:

    “真君这份儿眼力,可当真了不得!”

    士如真君叹道:“早听说千宝道友在法器祭炼上深有造诣,今日确是百闻不如一见。祭炼之术,也算是符法的重要分支,不明其中法理,不花上几十上百年时间,亲手祭炼出一件心血之器,终究不能说是通晓符法真意……或许,只有渊虚天君这样的天纵之才,能够例外。”

    坦白讲,士如真君说话的技巧实在不太高明,说到半截发现自己失言,想挽回来,却是夸不像夸,贬不像贬,旁边薛平治听得都是无奈。

    不过千宝道人本身就是个嘻嘻哈哈,不拘小节的性子,与他聊得颇为投机,气氛倒是颇为热烈,后来干脆坐到一处去,倒把余、薛二人撇在一边。

    薛平治摇摇头,倾过身来,和余慈低语说话。

    有过域外星空那番经历,她对余慈已经没不抱什么戒心。

    其实,她以决绝之心,做了天魔妄境那一出,若说世上有一位真正对她知根知底的,肯定就是余慈无疑,“戒心”什么的,就是有也没意义。

    或许正因为如此,便有一种特殊的亲近……或曰亲呢。

    至少在外人眼中,就是如此。

    二人都是凭栏而坐,本就挨得很近,薛平治再凑身过来,几乎要脸挨着脸,绝不是一个“正常”的距离。

    明知荒唐,却还是有人忍不住去想:

    难道说,渊虚天君喜新厌旧、始乱终弃的传言是真的?

    其实,薛平治是提及士如真君,不好明言,大约是怕余慈心有芥蒂,为他解释两句:

    “士如是我当年的门客,为人纯厚知节,当初我遭逢大难,将一众人等遣散,这些年来,也只有他及寥寥数人,还与我联系……足堪信任。”

    余慈怎会计较,相较于周边那些心中算计千百重的洗玉盟高层,这位人情世故上不怎么练达的仁兄,可以说是相当可亲了。

    不过,余慈更佩服薛平治的交游广阔,以及不动声色间,拉拢班底的本事。

    像士如真君这等人物,没有宗门依托、相应传承,依旧能以符法成名,修炼到这等境界,也是一代人杰。而思及他曾为门客的过往,余慈就知道,十有**,薛平治在里面颇有一番作为。

    受制于罗刹鬼王这些年,薛平治分明也在暗中蓄力,从无一日甘休,大概正是有这种强韧的意志,才能挣扎出来,不至于在罗刹鬼王座下沉沦。

    他这边正自感慨,旁边薛平治也是“唔”了声,发现了异常。

    “你这是……”

    话说半截,薛平治动作要更直接,伸出手来,就那么轻触余慈面颊,全不顾大庭广众之下。

    余慈:“……”

    薛平治抽回手,微微摇头,低声道:“你可真够托大的,莫非还在路上?”

    “正是,算来还要有半月左右才能到那星辰附近,在此还要谢过元君的天域梭这回真的是大开眼界!”

    余慈嘴上说着,不自觉凭栏远眺,观大日行天,有些神游之意。

    薛平治秀眉蹙起,她是真没想到,余慈竟然会在这种场合,用出此类手段,而且还栩栩如生,若不是近前接触,还不知要被瞒到何时。

    分身哪……

    薛平治很清楚,余慈敢在这里用上分身,本体远赴无尽星空深处,就说明他的心思已不在碧霄清谈上。

    本来这也没什么,就是薛平治自己,在已经和余慈定了攻守同盟之后,对碧霄清谈、飞瀑界等事,关注度也下降了个档次,真正在意的,只有向罗刹鬼王复仇这一终极目标!

    可是,夏夫人那里,又要如何处断?

    况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死星”之事上,若有什么意外,别人可不会管你是不是本体在此,只会大肆传扬,终究还是要伤其声名,为日后行事,平添障碍。

    便在薛平治心思翻动之时,又一声清罄之音,代表着述玄楼内外,一干人等终于到齐。

    也在此时,述玄楼内,帘幕之后的主位上,夏夫人身影出现,缓缓坐下。隔着朦胧珠帘,可以看到,这位北地三湖最具权势的女修,只一身宽大黑袍覆体,青丝如瀑,稍归拢耳后,自然垂落,简朴到了极致。

    参加过碧霄清谈的修士,就有些奇怪,夏夫人这一身,是飞魂城首脑在正式场合的穿着,庄重严肃有之,却失了清谈的本意,故而在之前类似的场合,从未得见。

    貌似这是在暗示,此次碧霄清谈,真正的用意。

    之前还各自谈笑的修士们,渐次静默下来。

    本来这只算是一个下意识的礼貌举动,可在当前局面下,却使得隐藏在欢声笑语间的滚滚暗流,骤然失了遮掩,刹那间,气氛就有些异样。

    在座的大都是老辣深沉之辈,按理说要调整也快,可问题是,此时的述玄楼上,还有一位辛乙。

    这位八景宫的大劫法宗师,也不用多说什么,只是将视线转了一圈儿,便报以微笑。

    嘿嘿,还是暴露了。

    似乎各方比预想中的要紧张啊……莫非真是因为辛乙的缘故?

    正凭栏而坐的余慈,由于情绪神通之故,无疑是楼内修士中,对情绪氛围感触最深的那个,诸般细节,都如掌上观纹一般。

    但他面上仍保持着平静,只将视线投向楼外,穿透观景云台,落向茫茫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