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碧霄放旷 举世营营(下)

    林双木反射性地再问:“哪个辛天君?”

    “还有哪个,八景宫……辛乙天君!”

    “你确认?”

    不要怪林双木不相信,实在是两边的层次差太多了,几乎不可能有见面的机会。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哪能说认就能认出来的?

    他深知吴景根底,作为一位散修,能到步虚境界,已是相当不错,通一点儿符法,懂一些制器,算得上粗中有细,但在精通此两家技艺的辛乙面前,说不定叫祖师爷,人家都懒得搭理你。

    吴景也给问得烦了,恼得脸皮发红:“怎么不确认?不但确认,老子还见过、说过话哪!”

    林双木为之愕然。

    见他这表情,吴景又是哼哼两声:“我这可不是说大话!我还记得那天说什么呢……我见面就打招呼,说‘小子吴景,见过天君’。”

    林双木只觉得浑身无力,但怕吴景真的着恼,不得不配合:“那辛天君……”

    “他就说‘欢迎欢迎’,客气得很哪!”

    “……这是哪的事儿?”

    “礼宴上啊!你不记得了?前些年我在百炼门交的那个朋友,许泊许老三?”

    林双木猛醒:“咝,对了,听说这位得了天大机缘,蹉跎还丹境界多年,于垂垂老矣之时,得以拜入八景宫,还是入室弟子。收他的是……”

    “就是辛天君嘛!”

    吴景嘿嘿发笑:“当初,可还是这一位亲临拦海山,就在那儿操办的拜师宴。我当时正好在那片儿,也收了许老三的邀请,前去观礼,不就是在那儿见着的?”

    他们两人纠缠于前因后果的时候,早有人已经下了定论:

    就是辛乙没错!

    八景宫辛天君亲临的消息,就像是一场骤起的风暴,兴于无形,却是将各路人马吹了个倒仰。

    一时间,洗玉湖各处的修士,都不免议论纷纷,各个层次有各个层次的盘算,各人也有各人的看法。

    林、吴二人刚把前尘往事的细节掰扯清楚,就听到不远处有人议论此事,而且,还真有点儿谱:

    “这位来凑什么热闹?没听说邀请他来啊?”

    “邀没邀请,你知道?只要州官放火不是?那些南国宗门、商家,可是虎视眈眈,听说他们为了找个掩护,绕过参加资格的限制,拿出的是这个数……哼,喂饱了不少人哪!”

    北地三湖的修士,绝大部分对洗玉盟还是颇有归属感的,尤其是靠近洗玉湖的,向以修行圣地自居,素来看不起中西部的荒芜,也看不起南国的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

    但对八景宫这样的绝代门阀,也是一贯地忌惮,有些时候,还相当敏感。

    只要说到类似的话题,什么“高低上下”、“筹谋布局”都是纷纷出笼,气氛最是热烈。

    如今也不例外。

    “北地局势艰难,正要有几处虚空世界,做一番调整,多些迂回的空间。况且,就算那些世界开发出来,相关产出,还不是要经那些商家的手?这倒好,那**商坐收其利不说,还想再剥一层皮,娘的,天底下的好事儿还能都让他们占了去?”

    “言之有理,也就是他们好运道,有咱们挡着魔劫,才安稳到现在,要是掉一个个儿,试试看?”

    至此,争论的意味儿已经少有,更多的还是“同仇敌忾”。

    便在这里面,也是义愤者有之,乐观者亦有之。

    “八景宫也就罢了,南国那盘散沙,就是用金盘子托着,照样捏不成个儿,咱们还怕他不成?”

    “正是如此!八景宫是过江龙,那边顶多就是泥菩萨,想占便宜,哪有那么容易?且看海商会,据说是想捞一笔,如今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话说到这儿,就有些跑偏了:

    “你说华夫人,看这情况,是被渊虚天君祸害得不轻啊!”

    “也不能这么说吧?”

    “嘿嘿,都是大老爷们儿,还不就是那回事儿?喜新厌旧,始乱终弃……”

    “南国这些商家,我还就认这一位了,巾帼不让须眉,弱质更胜豪强。可是架不住遇人不淑啊,前面不惜得罪海商会和洗玉盟,为渊虚天君争来了许多好处,哪知被人说甩就甩,几次上门,却连见一面都难……”

    “哎?这事儿是真的?”

    “看看,海商会的人已经来了,却见不着华夫人?据说,那位是气血攻心,犯了旧疾,正静养呢。”

    林双木听到这里,只能是苦笑。

    本来还算有些见地的讨论,一涉及到男女之私,就是荒腔走板。

    也许连说话人自己都不信的事儿,却是能掻中绝大多数人的痒处——看旁边吴景脸上的怪笑,就最清楚不过了。

    一旦传播开来,立成泛滥之势,且是没有任何堤防大坝可言!

    “海商会这还能忍?”

    “所以说,华夫人现在都还是自个儿住,孤冷寂寞,心肠百结,不外如是……”

    话音未落,湖上又是人声轰然。

    大概是快到时间的缘故,与会修士飞来的势头,猛然进入了一个**。

    连续不断的遁光,如流星般飞落述玄楼内外。

    每出现一位名士、强者,都会引发洗玉湖上的嗡嗡议论。

    湖上的杂乱声音,绝对传不到已在数百丈高空、并一直不断上升的述玄楼上。

    此间三层楼阁,都各有布置,作为最重要的第三层,顶瓦屋檐均是水晶材质,光透无遮,四面围栏,八面来风,却又有禁制暗布。虽罡风如刀,日头毒辣,但到这里,经由水晶顶“洗过”,便是风和日丽,甚是宜人。

    自有“碧霄清谈”以来,夏夫人手下,不知承接、安排了多少回,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人数繁多,品流复杂。

    想那以往情形,多是此界强者、名士谈玄论道,最多二三十人,最少只有五六人。

    而今日,只在述玄楼上,就有四十位左右;而云台上的修士人数,已经突破了二百大关。

    人一多,事情就多,为此,大巫仓攸都要在外间坐镇,临时充做知客,以免手下人眼皮子浅,出了岔子。

    此时,仓攸就特别注意,从观景云台再向外,也是围了一圈儿人,都是没有资格入楼、登台,却想着窥个机会,进来凑热闹的。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真碰上个脸皮厚,修为又高的混不吝,没的又要惹上麻烦。

    仓攸心里有个名单,亦即今日能登述玄楼的重要人物。

    分别是洗玉盟“四天八地”十二个核心宗派、以及位居人阶宗门前三的主事,还有常年居于北地、明言要参加虚空世界争夺的两位散修大能。

    除此以外,就是昨日才临时传来消息,希望参会的八景宫辛乙天君;以及地位微妙,难以把握的渊虚天君。

    如是共计十九位,而按规矩,每一位都可以带一人上楼,合起来最多可达成三十八人。

    其余人等,就算是人阶宗门之主,就算是参加分云斗符比拼的,也要在观景云台上落座。

    仓攸心中盘算,之前辛乙是独自过来,这就少了一个,如今楼上差不多到齐了,只差……

    他心中忽生感应,抬头远眺,便见有一人,青袍道髻,自高空飘然而下。

    是渊虚天君,一个人!

    在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视野中的刹那,仓攸反射性露出笑脸,正待开口招呼,却见那位已在半空中被人给截住。

    看到半途拦路的那人,仓攸眉头皱起:

    “白秀峰!随心阁果然是贼心不死!”

    想到夏夫人的安排,仓攸便要上前“解围”,不给这个奸商施为的机会。

    哪知也就是三两句话的功夫,便看到,那位白大掌柜已经是苦笑而退,十有**是没有得到称心的结果。

    还好,这位渊虚天君,也能知道事情轻重的。不管之前交情如何,如果他真的在楼前,与南国商家达成协议,涉入其他虚空世界的争夺,对洗玉盟而言,就是绝不能接受的“背叛”!

    仓攸松了口气,再不愿旁生枝节,忙迎上前去:“天君……”

    话说半截,斜刺里忽又闪出个人影,挡在余慈前面。

    仓攸心头微怒,但看到来人身形面目之后,忙是维持住笑脸,定下身子,静静等候。

    余慈也是给那人惊了一下,见得是哪位,才笑语招呼,并行礼问候。

    “千宝师叔,您是专门来凑热闹的?”

    坦然受了余慈一礼,千宝道人笑呵呵地回应:“知我者,阿慈也。师叔我想去上面长长见识,总没问题吧。”

    余慈看他面上犹有些青白颜色,显然伤情未愈,如此还特意出关,在述玄楼外截他,所为何事,不问可知。

    心中一暖,也笑道:“正要请师叔您给我压阵。”

    千宝道人哈哈一笑,扯着余慈的手臂,就往里去。可手上才落到实处,他眼角就是一跳,回头再看余慈,都有些发愣了。

    前面,仓攸不知这些细节,见两人叙完了旧,远远便拱手致意:“天君,千宝道友,楼上请!”

    随他话音,平空便起云桥,直接越过观景云台,从余慈脚下,一直铺到述玄楼前。

    也在此时,述玄楼上,清罄之声悠然而出,继而有女子清音,在云间天外,缥缈来去:

    “启册观往载,摇怀考今情。终古已寂寂,举世何营营……”

    仓攸闻声,微微而笑:

    “道曲首唱,嘉宾云集……天君来得正是时候。”

    余慈品味曲中之意,忽尔一笑,后面的便不再听,反手扯过犹未回神的千宝道人,齐往述玄楼上去。

    此时,煌煌日轮,立于中天,任清音缭绕、风卷云舒,亦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