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导引阴阳 天人九法

    神主之道,广种薄收,收取信众,从来都是个技术活儿。

    像余慈这样,几乎不打理神主网络、任信众自生自灭的,毫无疑问是取死之道。也幸好他绝大部分信众,是通过照神铜鉴,以“种魔”之法收拢,又有幽蕊这样的内行人帮忙,否则此时早就成了光杆儿神主、孤家寡人。

    收取信众,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也许有时候,神主会拿出一些考验,故意曲折过程,逐步导引,请君入瓮。

    但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目标的“信力”更纯粹,而绝不是相反。

    那和折磨人、污辱人完全是两个概念。

    余慈以为,如果罗刹鬼王一开始就是奔着“将薛平治收为信众”这个目标去的,那么在前面,就绝不可能用那种激烈的、折辱人的手段。

    别说是正统的神主法门,就是“种魔”之术,也要尽可能避免这种给自己找难度的行为。

    仅就罗刹鬼王而言,以其掌控的真幻无上神通,有一万种比这更合理、更有效的办法。只要以有心算无心,又肯付出代价,就算薛平治是大劫法宗师之尊,也未必能撑过上一劫末。

    毫无疑问,如果真是收取信众这一目的,罗刹鬼王定是走了弯路。

    作为一位登临神主尊位十二劫的顶尖大能,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如此,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开始的时候,罗刹鬼王针对薛平治的“想法”和“设计”,并没有“收取信众”这一项,而在此劫之初,却有了极大的转变。

    大概,就是从一个单纯折磨取乐的玩物,转变成了极具价值的目标。

    还好,薛平治本人也算有些运道。

    由于漫长岁月中,遭受的层层折辱,使她对罗刹鬼王恨意滔天,具有极强的抵抗力,虽然罗刹鬼王曾以极大代价,强行将其慑服、镇压了一段时日,却始终没能磨消她的反抗之心。

    而就在这要命的时候,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的惊世之战爆发。

    那一战后,罗刹鬼王受创不轻,而随后这百余年间,东海那边,一直虚与委蛇的叶缤,也与之关系渐僵,使罗刹鬼王不可避免地分心旁顾。

    薛平治趁机挣扎出来,摆脱了禁锢,依靠谷梁老祖等一些旧友,藏身北地,得了数十年的安宁。

    她和叶缤的交情,正是在这段时间里迅速发展,渐成守望相助之势。

    而在东华虚空一役后,叶缤登临剑仙尊位,她们的反击,也试图展开。

    这是余慈从薛平治妄境记忆中,找到的线索,使得余慈更了解事情的整体脉络。

    但这无法解释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

    是什么原因,使得罗刹鬼王在本劫之初,态度突然转变?

    薛平治、太玄魔母、叶缤……这三位世间最顶尖的女修,几乎就在这短短的百余年时间里,让罗刹鬼王招惹个遍!

    是不是有一条“暗线”埋在里面?

    罗刹鬼王究竟在图谋什么?

    余慈不愿再做无谓的猜测,与其胡思乱想,不如问薛平治这个当事人。

    哪知,薛平治闻言,深深注目之后,竟是转开话题,轻声道:“自我从叶岛主处,听说了道友之事后,也曾打听过一些前尘往事,道友莫怪。”

    余慈只觉得莫名其妙,又不得不回答:“这是应有之义。”

    哪知薛平治下一句,就让他勃然色变!

    “我听到一种说法,当年道友离开离尘宗,是因为师长的一桩情事?”

    “情事”二字,也太诛心,由不得余慈不怒。

    以他如今的境界,威煞由心而生,外围本来跃跃欲试的天魔,瞬间就给扫灭一片,妄境都是隐隐震动,遑论近在咫尺的薛平治。

    偏偏这女人意态安然,朱唇启合间,又吐出一个让人不爽利的名字来:“其实我与方回也有几分交情,虽是泛泛,可此劫以来,联系得要更为紧密,道友可知何故?”

    余慈眸光转冷,有些事、有些话,不是人人都能说的。

    可此时,薛平治却是徐徐坐起身来,支颐的右手放下,轻按住余慈手背,纤手的温热透肤而入:

    “道友休恼,我无意冒犯。”

    女修语气轻柔:“之所以冒昧谈及此事,也只是要找一个切入点,使道友理解里面的要义……方回此人最是现实不过,若说还有一点儿为人的性情,也都落在离尘宗上。他这些年来与我往来信件,几乎不离‘阴阳’二字,当我不知他是什么打算吗?”

    余慈听得“阴阳”二字,眉头又是一皱,只听薛平治道:

    “阴阳造化,推衍度劫秘术,确实是一条路,可惜他千算万算,算不到道友这个异数。”

    “元君!”

    对余慈的喝声,薛平治回以微笑:

    “道友当知,方回选择阴阳之法,就是因此术到了极致,感通天人造化,追溯根本,妙用不尽。此法本是天、人交感的枢纽,方回本身不是这个路子,只能迂回到男女阴阳之上,纵然拿了个‘神交’的幌子,也不过是掩耳盗铃。堂皇大道,走成了羊肠小径,岂不可笑?”

    说话间,余慈感觉到,按在余慈手背上的指尖略用了点儿力,便有蓬勃的灵光,不见任何拘束,如江潮海浪,冲刷过来,和余慈气机相接,遍及形神各处。

    奇妙而熟悉的滋味,如春水漫堤,无声无息,与当年记忆交融。

    本质贯通,然而最为要命的一块区域,薛平治始终没去碰触。

    更明白点儿讲:薛平治明明指出了男女之事,施加了曾让余慈憾恨终生的阴阳之法,却不见任何绮思。

    只让余慈深切感受到,她在这门心法上独特而深湛的造诣。

    余慈眼神幽暗,与薛平治目光相接:这是在提醒我,当年所发生的一切,每个人所付出的代价,都是毫无价值吗?

    其实,在情绪神通上的造诣,使余慈隐约明白,薛平治为何要不断撩拨他最不愿回溯的记忆:

    或许,这是她下意识想达到某种平衡。

    当她面对最不愿意见到的惨痛回忆之时,希望有类似经历的人,陪她一起“抵御”?

    这一手着实不甚高明,更不应该是薛平治这种境界、这种身份的人所应做的。

    余慈开始明白,薛平治“重开河道”的恶果,或许已经显现了……

    这种褊狭和任性,早应该是在千百年的磨砺中,通通扫灭的渣滓才对。但在此时,在薛平治自己都未必了解的角落里,这些负面的性情,纷纷滋生,便如复杂的根系,不断植入心境深处。

    不见其利,先见其害……麻烦啊!

    也在此时,薛平治眼帘垂落,视线似乎是落在她和余慈交叠的手上。

    余慈这才想起,两人保持这种状态,已经比较久了,他对这种反常的亲热姿态不怎么适应,正要抽手,又听得一声:

    “道友请看,我腕上此物如何?”

    余慈眼神下移,只见薛平治皓腕之上,套着一枚玉镯,温润生光。

    此光实是宝物之光,其内蕴的法力威能,使得近在咫尺的余慈,都要心生警惕。他也是想起了有关薛平治的信息,莫非这是……

    两仪圈?

    余慈觉得,薛平治现在情绪、想法跳动得太快,这里面肯定有承载妄境所造成的影响,但不管怎么说,不再涉及离尘宗的前尘旧事,就是好事儿。

    他沉吟了下,开口道:“两仪圈之名,天下谁人不知?”

    薛平治轻轻一笑,终于将手抬开,顺势将玉镯取下,果不其然,其间便有阴阳二气盘转运化,其妙处都在极微之间,不好把握。

    然而与之同时,外围数十里妄境仿佛是受了某种磁力作用,倏然收拢,其间阴阳交变,骤起雷音。万千天魔等于是在脖子上套了绞索,刹那间从“平治宴”直坠“饿鬼道”,纷纷嘶啸挣扎。

    可就是转眼之间,重重魔影,都是不见。

    余慈微惊,举目看去,只见得天地日月、水火风雷、生灵男女,造化衍生,异象纷呈,很快又归于混茫,只有一线灵机,如游鱼般,在混沌浪花中,时隐时现。

    其间一众天魔,形影皆无,观其气机,分明都在瞬间,给炼化干净!

    两仪圈的威能,确实了不起!

    然而未等异象消褪,忽有一波寒潮似的阴邪冷意,自虚无中来,直透脑宫。

    灭了小的,来的大的……如此阴邪之气,十有**是一头天外劫魔。

    余慈念头方起,阴阳之气衍化的种种异象,忽地波开浪裂,有一人影,白衣胜雪,负手而来,其身姿极其高挑,青丝披散,其间有沉沉血光流动,妖异非凡。

    乍看之下,余慈心头也是一跳:罗刹鬼王!

    但他随即醒悟:这是幻术!

    在余慈这个内行看来,域外天魔使出的幻术,算不得多么精深,仔细分辨,就能察觉出异样。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那头天外劫魔变化出罗刹法相,不是吓人用的,而是就此铺阵开来,硬是在阴阳衍化的异象中,开辟出一片区域,仿佛时光回溯,之前薛平治妄境中,所展现的种种,尤其是与罗刹鬼王相关的那些“景致”,都一一呈现。

    更恼人的是,那魔头将更深层的“篡改扭曲”都学了个十成十,以至于连旁边的余慈都不能幸免,硬是给编排进去。

    那场景声情并茂、活色生香也还罢了,更不堪的是,情境几无下限,别说是女子,就是余慈看来,都要咬牙!

    不愧是天魔手段,这魔头分明已经抓住了薛平治最大的弱点,亦即情绪控制。

    目前所用的,都只是前奏而已,明摆着让她发怒、羞惭,情绪波动,它自然可以渗透进来,兴风作浪。

    余慈看得皱眉,目前这情况,若薛平治受了影响,那些负面的性情快速滋长,丛生心魔,对日后调整治疗,殊为不利,必须要提醒一声:

    “元君……唔?”

    余慈意外发现,薛平治面上相当平静,其瞳眸中分明映着有关于她的种种不堪之景,她却只是在唇边微露冷意罢了。

    至于什么愤怒、羞惭,全无半点儿痕迹。

    这不是故作从容,加以掩饰,而是由衷而发,内外如一。

    余慈心里一松又一紧,由此想到了什么,可还不见明确的概念,手臂就是微沉。

    薛平治竟然又将纤手轻搭在他前臂上,并微一借力,盈盈起身。

    动作本身,没有太多实际意义,然而,便是这一搭、一起之间,自然有那堂皇高上的气度,超拔于世,不拘于世俗道德,只将那些不堪之景视如云烟,顷刻流散。

    余慈心里又是一动,当年豪阔恣意,交游天下的薛娘娘,大概就是此类风范吧。

    人之气度风范,与情绪心理息息相关,余慈便隐约感觉到,这可能是薛平治心态变化的一个重要节点,而且,趋向分明比较良好的那种。

    这算是物极必反、阴极阳生?

    通过在情绪层面的精到把握,余慈刚刚隐绰未明的概念,又清晰了一些。

    目前而言,他还不能完全确认,但在一众负面影响后,好不容易有了点儿好兆头,绝不应该去打断……

    因势利导,或许更为合适。

    所以,余慈收敛了自家情绪,只刻意放出丝缕,与薛平治益渐昂扬的心潮匹配——人的情绪总要有一些衬托和共鸣,才会长时间地保持在高位。

    面上,他也是自然而然地延续了一些惊讶表情。

    见他如此,薛平治笑容彻底绽放,眸光明透,意兴飞扬,对眼前不堪之景,甚至做了番评点:

    “这魔头,也是小家子气。罗刹鬼王,十二劫神主之尊,真界首屈一指的大能,我受她折辱,是技不如人;道友年纪虽轻,然而横空出世,震动万方,便是有些许私密事,也不算辱没了我……道友想必也不介意?”

    余慈哑然,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他总算见识到当年薛娘娘爽直大胆的气度风情……倒真是骆玉娘的师尊没错!

    但是,在情绪层面,情况其实是倒过来。

    在薛平治所未曾察觉的微妙处,余慈正以其特有的手法,引导她昂扬的情绪,使之始终保持在高位,所“冲刷”的痕迹,也更为深刻与清晰。

    薛平治本人,会自然而然地觉得,心情舒畅、气机活泼,状态上佳——作为一位劫法宗师,她肯定会明白,这种状态是多么可贵,也必会将这份感觉记忆下来,在新的“河道”上,形成标识。

    这种正面的“刻印”和“标识”,未必就是她的“上限”,但往往会提升她的“下限”,为这系列凶险的“重塑”开一个好头。

    此时此刻,两仪圈“嗡嗡”鸣响,亦是灌入了薛平治的“不为所动”的坚定意志,主导虚空中阴阳之气,如漩涡,如磨盘,当空盘转,将那头天外劫魔直接碾碎,重归混沌。

    天外劫魔绝望怨毒的嘶叫,穿透虚空,余波渐消。

    薛平治将玉镯重戴回腕上,眸光则又和余慈相接:

    “此亦是阴阳之法,不知可堪与道友联手否?”

    余慈微笑:“元君神通,我知之矣。”

    便在开口的同时,他心中微动,目光分明透过薛平治意兴飞扬的笑靥,直指她神魂层面的核心。

    此时此刻,任薛平治情绪奔流,如长江大河,其实都是在他引导之下,如果稍微做一点儿手脚,不用多少时日,他便能收获另一个信众……

    啧,天魔欲念,防不胜防啊!

    也就是一闪念的功夫,余慈已经醒觉,顷刻间洗去那些鬼蜮杂念,也是将刚刚灭杀的天外劫魔最后一点儿“遗物”给抛掉。

    经由这么一回,他心神倒是愈发清明,终于是感应到了薛平治绕了一圈,所要表达的真意。

    “阴阳之法,当为根本法则之一……”

    事实上,经过薛平治这么一轮演示,余慈心神合于虚空,便在那有些似是而非的根本法则层面,“看”到了相应的源流。

    自然而然地,他也悟通了最初的问题:

    “罗刹鬼王,因此而来?”

    “天人九法,阴阳占其一;道友精修天垣本命金符,直指生死法则,此亦如是,罗刹鬼王想来亦有图谋。”

    原来如此……

    呃,天人九法?

    因为这个似熟悉又陌生的概念,本来流畅的思路突然就断线儿了。

    但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余慈就明白过来,生死、阴阳,或许还有动静、真幻等等,这不就是根本法则吗,不过是换了个名头而已。

    只是,根本法则共有九项?

    咝……这和他测知的数目,有很大出入!

    余慈心头微微一颤,相应在心内虚空,都是天摇地动——这种根本上的认识,一旦出错,说不定要动摇根基。

    这时候,余慈又要后悔,当初为安全起见,封存掉的与元始魔主相关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也太要命了。

    提起这个话题的薛平治,也不知道,她在无意之间,送给了余慈好大的麻烦

    而此时,余慈已经完全顾不上她。

    这边心神动荡,一直在心内虚空中的幻荣夫人也给惊动,主动和余慈心神相接。

    余慈正在紧要关头,有幻荣夫人这等人物现身,自然不会放过,当下就抓着询问,直指主题:

    “天人九法,对应根本法则,何出此数?”

    幻荣夫人微怔,也就是她已成欲染魔主之身,对天地根本奥义有所研究,才没有给一下子问倒,但这种问题,回答起来,又务必谨慎,她也是斟酌了一番,才应道:

    “九为数之极,可实指,亦可虚指,不如此,不足以形容天人法度。”

    幻荣夫人也知这种说法太玄虚,稍顿又道:

    “主上实不应为此烦恼。你身立真界,未临外域,观睹天地法则体系,所得所悟,大都不过是巫神阐释、显化之法,岂能圆满?况且天人法度,三类九项,有的是生灵精神层面所独具,根本不会在天地法则体系中显示……”

    “三类九项?这岂不是实指?是哪三类?”

    幻荣夫人摇头道:“所谓‘三类九项’,也只是前人概略归集,稍加整理而已。主上应该知道,类似所见,一旦立于文字,总要丢掉许多本来奥妙,还需要自己体会,多闻无益,否则起了知见障,反而麻烦。”

    “不,你且与我说来。”

    余慈少有地犯了倔,因为他心底,正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推着他、撵着他,要他去了解,以至于心脏的跳动,都变得激烈起来。

    幻荣迟疑了一下,终于开口:“天人九法,共分天、人、天人三类,其中:

    “天之三法,为天地宇宙自然之法;

    “人之三法,为生灵智慧存续之法;

    “至于天人三法,自是前二者交互感通之法。

    “据我所知,此九法化于天地宇宙之间,除天之三法必然在法则体系中呈现之外,人之三法中有灵昧、道德之法,天人法中有超拔之法,都不会显示,但这几类法则,又是天魔法门最常用的切入点……”

    说到这里,幻荣夫人已经觉得有些吃力。

    在她这个境界,类似这种涉及根本法则的知识,言出法随,没有实力和相应的认知,甚至对面缺乏理解接受的能力,都会出乱子。

    她说了这几句,耳畔已听到心内虚空中,郁郁雷音似发未发,分明已经碰触到一条极其危险的红线。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冒险了。

    还好,她心神再转,却是想到了一个持中的法子:“魔门有一幅天人九法简图,不立文字,只感通而生,我且传于主上,若能解悟,比我说起总要强些。”

    余慈毫不迟疑:“且给我看!”

    幻荣夫人定了定神,默颂法咒,不多时,便有一道灵光,矫然升腾,没入心内虚空深处。

    余慈受了这道灵光,只觉得脑宫一震,某个极其简陋,以莫名扭曲纹路构合而成的图景,虚悬于无底幽暗之中,排云荡雾,微放光明,吸引人下看,又似要把整个人都带下去,直坠深渊。

    如此情境,其实就是某种暗示:

    若是修为不足,境界不够,必然会被这幅述及了天地根本的魔图扯下深渊,万劫不复。

    *********

    俺们这儿今天就开班了,看月票名次,明天可能还有大章,压力剧增……但更要感谢大伙儿,在月初把我牢牢钉在榜单前五,这个假期过得很忙碌、很充实、很愉快!

    让我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