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旧殿遗骨 招引天魔

    一众修士大致的心绪,不外乎就是提防、戒惧,也有那么一点儿期待。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余慈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想笑,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人一多,就麻烦哪。”

    余慈所指的,并非是眼下这么几十、上百号人,而是包括这些人在内的,不知几千几万想要借“死星”中转的修士们。

    作为最有可能夺得“死星”的人物,某种意义上,他也就主导着一干人等的在域外的修行进程。

    也许只需要一个举措,他们这些人都要给驱逐出去。

    其实,之前有段时间,余慈还真以为,“死星”这边,只是上清宗修士在域外的据点,和其他人没有干系呢。

    此时,他又听薛平治问起:“道友可知道死星最大的价值所在?”

    不等余慈回应,薛平治已是自问自答:“是据点,而且是远离真界,完全脱离了真界之外天魔族群势力范围的据点。这片星域,距离真界的直线距离,漫长到不可思议。若不走虚空甬道,就是楚原湘、羽清玄这等人,全力展开虚空大挪移神通,也要花个几百上千年,才能回返。

    “真界之外那些魔头,要穿过真界,进入这里,也很艰难。故而,对长生中人而言,在这里,可说是卸去了域外修行时最大的负担,只此一条,价值就是不可估量。”

    余慈想了一想,也是明白过来。

    域外天魔与修士不同,出于天性,它们几乎不可能通过修行来增长实力,提升境界,唯一的途径就是“他化”,或曰“魔染”。也就是说,必须要毁掉同级或更高境界的修士,才能从中获取“自在妙诣”,从而升阶精进。

    一头天外劫魔,其不可思议的法力之下,就是一个甚至几个长生真人、劫法宗师的尸骸。

    围在真界之外的天魔以亿万计,真界修士才有多少?

    这种僧多粥少的局面,也就催生了一种现象:几乎每个长生中人,都是在天魔族群中挂了号的,至少有一头天外劫魔盯着,伺机而动,随时准备他化魔染。

    极端点儿的例子,就像是叶缤。

    据说是在步虚境界,就被“末法主”级别的太阿魔含盯上,只待她修为境界足够,便毁其道基,借此再进一步。

    事实证明,太阿魔含的眼力是有的,可是运气糟糕透顶。

    东华虚空一战,叶缤完全是踩着他上位,一举成就绝代剑仙。

    说这例子极端,就是因为太过少见。

    天底下有几个能和叶缤一样的?

    就算是叶缤,成就长生之后,也是压制修为数百年,避免与太阿魔含直接对抗,直到时机成熟,才一举建功。

    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天魔”这种负担,能减就减。能在外域找到一个避开天魔滋扰、猎杀的清净地方,岂能不趋之若鹜?

    很显然,就是薛平治这样,不怎么关心世事的,都看出里面的猫腻,邀他到死星来,也是存了点醒之意:

    对死星有需求的,绝不只是步虚或真人,那些劫法修士,甚至是地仙大能,都有用到的时候,如果处理不慎,后果真的会非常麻烦。

    余慈知道薛平治是好心,所点的问题也非常关键,而且她所说的只是问题的宏观层面,若落到实处,麻烦只怕要更多。

    比如,作为拥有者和管理者,这里明显需要有一位强者坐镇,对当年的上清宗而言,没有任何问题,可如今,账面上只有两位拿得出手的人物,难道要分出一个在这里坐监吗?

    他现在真的挺厌烦的。

    真正深入到洗玉盟内部才发现,不论是做什么事,都要受人心掣肘,反而不如最初,你来我往,乱打一通来得痛快。

    看似一记“万古云霄”,压得洗玉盟失声,可在最初的震撼之后,那些深谙世情人心之术的老家伙们,就开始一点点地往回扳。碧霄清谈上的“分云斗符”只是一项,就是让给他“死星”,也要给他添点儿堵:

    洗玉盟给的轻松,却是将所有的利益和相应的压力全抛过来。

    自碧霄清谈以后,做出的任何有关死星的决议,都将是以余慈为代表的上清宗一家之言,所引起的一切后果,自然也要由他一家承担。

    若上清宗还是以前的上清宗,不管做什么决定,各路修士都只有听从的份儿,就算千夫所指,也没有任何意义。

    可如今,只有两三号人挑大梁的“新上清宗”,真的没问题?

    余慈叹了口气,并非是手足无措,其实他很明白,应该怎么做。

    洗玉盟让他“得罪”人,他同样可以“招揽”人,坐拥死星这个关键资源,稍微倾斜一下,就可以拉拢相当一批人?

    可是,这要耗费多少精力?动用多少心机?

    说到底,这种软刀子杀人斗心眼儿的手段,实在非他所长。相反,洗玉盟那些老家伙们,倒是个个儿精擅此道。

    若任由其划疆立界,设立条件,预设战场,余慈难有任何胜算。

    所以说,真正的挑战,要在碧霄清谈之后。

    薛平治见他思虑入神,也不再多说什么,引他一块儿突破外围纱幔,往下层去。

    临到第二层的时候,附近就有个大胆的修士叫道:“渊虚天君,您是要打开死星的中枢秘阵吗?”

    音波通过禁制传过来,余慈从思虑中惊醒,瞥去一眼,笑了笑,没有回应。

    此时,薛平治的声音清晰入耳:“此地最为鼎盛之时,十二层轻纱灵障全开,各层之上,密密麻麻,全是各路修士的巢居。上清道兵巡卫于各层禁制之中,维持秩序……如今,纱幔只开了三层不说,还是多处残破,想要恢复以前的人气,还不知要花费多少时间。”

    她是在暗示接手死星之后的做法吧。

    余慈沉默不语,便在薛平治的介绍中,二人突破三层灵纱光障,这时候,前方的光线一下子黯淡了。而回眸再看,上方的轻纱灵障却变得完全透明,连那些挂上的“燕巢”都不见了,非常奇妙。

    中央虚空中,是一颗孤零零的星辰,直径最多就是两三百里,且外形并不规则,像是一块未完工的人头雕像。

    按照域外法则,如此体积所生成的重量,很难挂住空气,故而是与外域星空全方位接触,没有任何缓冲,星光照下,阴影斑斑,冰冷孤寂。

    余慈居高临下,正打量的时候,却见有三个修士,从星体背后绕过来,都是真人境界,围着星辰打转。

    他们倒也是全情投入,完全没发现上面又来了人,有时候还下去,摸索敲打一通,想也知道,十有**是要打上清宗遗宝或者是中枢法阵主意的。

    余慈也不恼,饶有兴味地看他们忙活,足足过了半刻钟,其中有一人偶尔抬头,这才发现了余、薛二人,当下就是一惊,忙叫过同伴。

    三人嘀咕几句,看着是想上来见礼搭话的,不过这时候,倒是薛平治有些不耐,略摆袖子,虽未言语,已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那三人也算知机,只是遥空向这边行了一礼,讪讪而退。

    等他们飞得远了,余慈和薛平治才落在星体表面。

    余慈已经感觉到了,这里完全没有真界地表那坚实的下坠的力量,轻飘飘随时可能飞走。

    就在附近,他看到了一些断壁残垣,还有些尘土沙砾,似乎受到某种吸力的作用,环绕飘浮其间。

    薛平治顺他的视线看过去,想了想道:“如果记忆没错,这里应该是贵宗当年‘灵官殿’的遗址,一应道兵、神将,均由此而出,若有大股天魔犯境,殿中便有“显圣”之法,化为玉枢火府天将灵官,接引太阳真火,焚灭一切妖邪。”

    余慈“哦”了一声,更用心看这片遗址,还有地面上隐约可见的残缺符纹。

    以他的上清符法造诣,虽是目视残垣,却也能大概见出大殿的完整结构,符纹的刻印排布。依稀可以怀想当年,天将灵官镇压,千百道兵巡视的盛景。

    薛平治悠悠叹息:“还记得当年,这里香火鼎盛,就算不是玄门中人,也会到这里上一炷香,请得一线灵光护身,可挡下寻常天魔滋扰……如今终也是面目全非。”

    余慈不言不语,静静看着。

    薛平治也笑起来,自余慈与她结识以来,恐怕所有的笑容加起来,也比不上今日。

    “我自从遭劫之后,受七情倒错的限制,专门的修行罕有,只偶尔到外域采集药材,便是那有限的几次,也都是通过死星跳转,在这里都还有一处居所……”

    她的话音倏地断去,目光则指向上空。

    余慈一怔,顺她的视线往上看,因为“轻纱灵障”的特殊性,看到的仅仅是一片虚无,还有更远处深邃的星空。

    “元君?”

    半晌,耳边终于传来薛平治的慨叹:“不想当年旧物,原来还能见出几分痕迹。”

    说话间,她宽袖中响起一声震音,在极度稀薄的空气中,也颇为清亮,显然传播的介质比较“讲究”。

    奇妙的波动扩散开来,本来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上,竟然隐有回音。

    薛平治有点儿期待的样子:“上去看看?”

    “……好!”

    两人纵身而起,飞高百余丈,转身下看,便见有一层“阴霾”正呈现出来。

    细看去,那实是一层破损的“膜”,类似于外围的轻纱灵障,上面甚至还沾着尘埃,观其形制,应该是十二层轻纱灵障中,最内层的一部分。

    一层纱幔,就是一个完整的结构体系。

    余慈早就想到,当年上清宗在铺设禁制的时候,应该是用了“虚空凝符”之类的手段,将符纹深印入虚空之中,而作为整个禁制最内层的部分,当年消耗的能源应该最多,死星破败之时,也该是第一个“熄灭”。

    但反过来看,其在虚空中留下的印记也该是最为深刻。

    如今,不知薛平治用了什么手法,激发了上面留存的部分残余能源,使之重又显形。

    此时,便听薛平治叹道:“道友可知,此膜中央偏左的位置,就是当年我建起的一座丹房?”

    竟是如此?这可真是巧了。

    余慈兴致大起,看薛平治一袖拂出,罡气扫荡,吹散尘埃,灵光织就的轻纱也是缓缓摆动,随时可能崩灭掉,但最终还是支撑下来。

    薛平治道:“既然内层都能有所留存,还吸附尘埃,死星上中枢法阵的完整程度,当是颇为可喜,只是缺乏补充,无法自检修补。道友日后若想恢复,要省不少力气……看,那就是丹房旧址。”

    余慈顺她纤指所向,看了过去,却没有见到任何所谓“建筑”,但在轻纱灵障之上,却是见有一对“阴阳鱼”,正逐渐清晰,虽然历经数百年时光,其运转气机仍依稀可辨,并在原地盘转绕动,自有一番奇妙之处。

    这让余慈想到了薛平治名动天下的“两仪圈”。

    “这里就是我安放丹炉的所在……当年这里是死星最内层纱障,在上面建有居所的,只有二十四人,尽都是大劫法的级数。不过聚齐的机会是少之又少,至于我,还是靠着丹术,才厚颜在此。”

    余慈就笑:“待沉疴尽去之后,谁敢说元君不是大劫法宗师?”

    “那也要治好才成。”

    薛平治悠悠应了一声,继而转过视线,有些歉然:“道友莫怪,我可不是质疑你的手段。”

    余慈自然不介意,不过看起来,薛平治倒是很相中这里,甚至已经开始注入元气,这一片区域都亮了起来,灵气以“阴阳鱼”为中心,盘转蓄积,又可以支撑一断时间。

    而真正固定住,还需要余慈尽快将中枢法阵重新启动才成。

    做完这一切,薛平治才向余慈分说:“当年我便发现此地,与灵官殿气机互通,运转文武火最是相宜……在此预留一个位置,道友应该不介意吧。”

    余慈向她拱拱手:“能有元君坐镇,我这里正是求之不得。”

    薛平治摇头一笑:“你我之事不成,什么坐镇,都是虚妄。”

    正说话间,两人同时起了感应,对视一眼,随即将目光指向“阴阳鱼”右侧大约四丈的距离,这里恰好是薛平治支撑起的区域边缘。

    就在刚刚,运转的元气分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虚空中微传震动,似是有什么密封的东西破掉了,微弱光芒从飞扬的尘埃中透出来。

    薛平治顺势加了把力,罡风吹卷,亦将那处尘埃扫荡一空。两人就看到,正有一圈茧似的灵光,紧贴着破损的“膜”,最多就是人的手掌大小,高不过三分,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当年还有人会把宝贝藏在这里?”

    “不太像……”

    薛平治若有所思,继而又道:“我倒听说,有一种‘蚕变’的渡劫秘术,与此相类。”

    余慈当先往那边去,然而不等他近前,那茧似的灵光便又是一颤,整个地崩解开来,显露出里面封存之物。

    当先呈现的,是一件正舒展开的衣衫,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织就,看着也有些厚度,却能给挤成巴掌大小,而桎梏一去,便重又展开,其上宝光隐隐,又可见云纹勾勒,显然不是凡物。

    余慈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他视线穿过遮挡,一眼便看到,衣衫包裹之下,竟似有一个婴孩。

    当然,任何正常的婴孩都不会只有拳头大小、皮肉干枯、且五官四肢清晰可见。

    余慈知道,这恐怕是哪个修行中人的遗骨,看样子,和薛平治所说的差不多,就是用了某种特殊的秘术,想要抵御灾劫,而如今这模样,显然是生机绝灭、灵光已昧,再起不能。

    看起来,此人最起码也是一位长生真人,可能是到域外修行,正好碰到上清宗遭遇魔劫,死星虚空甬道关闭,竟然是给困在了这里,

    至于为什么要死守此地,余慈估计着,应该本来就身受重伤,或者遭遇灾劫,难以在域外漂流,只能用这种方式硬捱,但最终还是没熬过去。

    余慈有些感慨,此时外围修士又是探头探脑,大概是看到了这边的变故,跃跃欲试。

    他想了想,虚空神通展开,将这具遗骸及其衣衫收拢进去。

    一是免得其人死后仍不得安宁,另外,他也由此冒出个想法,准备时机成熟后,再予施行。

    那时候,或许还要借此人之力。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本来也就一般的“游兴”也败得差不多了。

    余慈转眼看向薛平治,准备进入正题:“元君邀我到这儿来诊治,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说着,他扭头四顾,苦笑了一下:“这儿虽是新奇,却不是治病疗伤的好地方。”

    薛平治也是微笑:“为何要到域外,我这里有两个理由,最主要的一个,这里是避开耳目的最好办法。”

    “避哪个?”

    “罗刹鬼王。”

    余慈一怔,薛平治竟然直呼其名……

    但他立刻就明白过来,罗刹鬼王是真界的神主,其所谓的“织网”,也只是覆盖真界,最多就是血狱鬼府,死星这里,除非是有她的大批信众在,否则很难排布耳目。

    这倒是个好办法,以后做那些与罗刹鬼王相关的事情,不妨就这么着。

    不过,同样的办法,无论如何也用不到元始魔主身上……呃,他想哪儿去了?

    余慈又问:“另外一个呢?”

    “……再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余慈无可不可,当下就与薛平治一起飞出轻纱灵障,将后面众修士抛得远远的。

    二人并没有选定方向,坦白讲,余慈还真没能耐在此域外星空分辨东南西北,甚至于连孰上孰下都分不清楚。

    薛平治也没有再说话,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

    余慈并不寂寞,在域外星空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全新的,需要他仔细体会。

    就是飞行,感觉与真界也颇为不同,发力、转折全不是一个味道,之前东华虚空中那点儿少得可怜的经验,完全不敷使用,他还需要一定的时间适应。

    此外,飞得久了,余慈倒是发现了域外星空和真界最显著的不同。

    这里太过广阔,无边无际!

    真界虽也广大,可是山河湖海,地形复杂,一路狂飙,也可见得层层变化。

    可在域外,无论他飞多久,周围的星空永远都是那个模样,没有变化,没有参照,只有孤寂和渺小之意,萦系于心。

    或许是感应到他这份心绪,薛平治没有任何征兆地开了口:

    “精通虚空挪移的修士,在域外最是吃香,但也最是危险,说不定哪个挪移失准,又丢了道标,就会永远迷失在星空深处。自古以来,由真界出发,立誓远去星空之外探索的,只要超过一劫时光,便不见有一人回返……包括那些地仙大能。”

    薛平治的话,信马由缰,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

    余慈并不奇怪,他很早就发现了,这是薛平治逐渐放开心防之故。

    从踏入域外星空的那一刻起,薛平治就在调整她的心理状态,也是给余慈的诊治创造条件。随着其心绪一层层放开,余慈也渐渐把握到了里面的某些微妙的东西,证明这个法子还是可以的。

    大概是薛平治觉得,只有这个“与世隔绝”的无边星空中,才能放下块垒,又不至于为罗刹鬼王所乘吧。

    余慈知道时机难得,开始将大部分心神都转移到薛平治那边。

    可便在此时,对别处的感应却又闪现。

    二人齐齐停下,对视一眼,又将视线转向右侧。在那片出奇幽暗的虚空深处,某种让人不快的气息从无到有,飞快汇聚。

    其实彼此还隔了百多里的距离,可那种“臭味儿”,余慈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

    域外天魔!

    是了,薛平治刻意放开心防,其劫法宗师级数的心绪乱流,对于天魔一族,无疑是上等的美食,吸引过来,毫不奇怪。

    余慈也不认为这是什么麻烦,只要不是“末法主”级别的天魔亲临,寻常万儿八千的,也就是给“万魔池”换一换水罢了。

    可在此时,他听到了薛平治的低笑声:“原来还有,我正担心找不到呢。”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