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两对异同 星界之辨

    看到慕容轻烟,余慈自然会用同为灵巫的幽蕊和她比较。

    这些年来,余慈对幽蕊做事的水平也是认可的。

    他多年来从没有认真经营过神主网络,未免就有些破败,尤其是随着部分信众寿元已尽,其实网络每年都在萎缩。

    那些名为“信众”,实则大半都是“天魔眷属”的成员们,很多时候,都会忘记这个身份,这个网络,其“虔诚”之心,可想而知。

    也就是幽蕊,凭借着灵巫秘术,彼此沟通,借助幻荣夫人、小五等大能的力量,挑拣有潜力的目标,显化神迹,加以“培育”。

    几十年来,不敢说成果斐然,也有七八个修士从还丹进入到步虚境界,成为信众里的坚力量,整体上的信力供给也因此没有特别明显的下滑。

    这其固然有幽蕊受“本职”边缘化的紧迫感驱使,但成绩就是成绩,余慈还是满意的。

    更何况,最近这几年,幽蕊在北地三湖声名鹊起,影响力已经辐射到飞魂城、千山教那边,似乎飞魂城内部,一些忠于幽灿的老臣,都发出了“迎回蕊娘”的呼声,使余慈介入飞魂城内部,施加影响成为可能。

    幽蕊已如此,世人评价更在她之上的慕容轻烟,似乎能力还要更强。

    特别是慕容轻烟的心志之坚定,心机之渊深,绝非此时的幽蕊所能企及。

    在幽蕊需要用“灵巫”的身份来乞命的时候,慕容轻烟则是利用此等身份,从容周旋于各路强人之间。

    其**之姿,是由内而外,透发出来。

    至少,余慈觉得是这样。

    虽然慕容轻烟与夏夫人是干亲关系,也曾代表飞魂城,做一些“沟通交涉”工作,可自家的意绪、倾向,都掩饰得很好,很像一个专职的“调解人”,不特意为哪边服务。

    如果日后余慈真想通过幽蕊对飞魂城施加影响,是否会由此而省去一层麻烦?

    嘿嘿,他未免太想当然了些……

    不说说远的,就在近前,这一位恐怕也不好打发!

    就在略有些纷乱的思绪,小舟穿过芦苇荡,来到了幻荣夫人的居处。

    以幻荣夫人贯来脾性,此地果然是一处极奢华的园,夜色遥看,飞檐斗拱,精舍回廊,假山流水,在灯火通明,仿佛不夜城一般。比之华夫人的莲花池,并不稍逊。

    而此时,薛平治也如当日在莲花池一般,站在码头之上相迎,与那时不同的是,还有一位女修,与她并排而立,高髻如云,金环相扣,乌袍罩体,衣饰与常人不同,然而光泽玉润,雍容华艳,与“平治元君”相比,风采神韵,丝毫不逊。

    毫无疑问,那是夏夫人。

    余慈方一弃舟登岸,薛平治引那雍容女修上前,为二人介绍,果然没有任何意外。

    “夏夫人!”

    “渊虚天君!”

    二人互致礼仪,还没说几句客套话,便给薛平治插进话来:

    “都不是俗人,何必做这些俗态!”

    说着,她一边一个,携手往正堂去了。

    余慈微愕,虽是表情一贯不甚明显,可能感觉到,薛平治今天心情很好,以至于都有些失态,也不知是否有“七情倒错”在里面煽风点火。

    不过还好,就是有,从他的感应看,也在可控范围之内。

    到正堂,慕容轻烟和骆玉娘却没有跟进来,也不知是何故。

    宾主落座已毕,薛平治便对余慈讲:“我让玉娘请道友到府叙事,却瞒了夏夫人这一节,虽是刻意,却无恶意,道友莫怪。”

    余慈哑然失笑:“原来元君亦不能免俗,此乃小事,何须多言?”

    哪知他话音方落,另一边夏夫人却突然道:

    “不怕天君怪罪,妾身今夜,却是专为大事而来。”

    余慈移转视线,与夏夫人眸光对上,眉心竟是微微一跳。

    对这位真界知名的女修,任是谁都在心有一个概略的印象,但真正见了,余慈仍要赞叹一声,名实相符。不过,对余慈来说,还要多一点别的东西……

    果然是有点儿相像!

    余慈心所指的,正是雪枝。

    一位是飞魂城现今实际上的掌权人,一位是城大巫的外室,二人不只是形貌轮廓,便是眉眼间的风韵,都有那么一点儿相同的味道。

    当然了,余慈也看出二女间最大的不同,也是夏夫人给他的最深刻印象所在。

    此女眼眸灼然明亮,不偏不移。显出其坚若磐石的强大内心。而言谈目的明确,有一种由衷而发的自信风采,更令人心折,也给人不小的压力。

    虽以其华美风姿做了修饰,掩去了棱角,仍很难让人去考虑触犯她的意志、改变她的想法。

    相比之下,雪枝有其风姿韵味,甚至也在模仿其坚定奇倔的一面,内里却实在是虚弱得很。

    对那些别有所图的人而言,只要是看透了雪枝内在,自然就想打破了、再狠狠**一番,反正是“惠而不费”,何乐而不为?

    可若要把类似的心思动在夏夫人身上,十有八是要崩掉牙的。

    便在余慈心里做比较的时候,忽又是一怔。

    室内空间毕竟较外面狭小,空气流动有序,也因为如此两位绝色佳人身上品流绝高的幽香,以及室内燃起的香料混染一起,沁入鼻端,较外间鲜明许多。

    在余慈鼻端里,复杂无形的香气,其实是层次分明,源头清晰。

    他甚至能嗅出来,何为衣裙上的薰香,何为自然而发的体香。

    常规情况下,仔细琢磨这事儿,未免太**份,也可能引起两位修为境界极高女修的感应。

    可眼下,余慈却忍不住分了相当的心思在上面。

    只因为,在这五种香气之,他又发现了那一道熟悉、动人,却又绝不应该出现在此的奇香。

    相较于雪枝,香气的浓度已经微弱不堪,也许再过一两日,就要自然消散。

    至于其源头,正是夏夫人!

    余慈视线垂下,心沉吟:这是否就是说,前些时日,苏启哲曾经与夏夫人碰过面?

    其二人同属飞魂城,乍想来,见一面也没什么。

    可以苏启哲此时的身份,何德何能,可贴近到“将香气转移到夏夫人身上”的那种“距离”?

    夏夫人见余慈沉吟不语,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是在琢磨她身上的香气。微笑间,她非常爽朗直接地切入主题。

    “今日请天君到此,实是要就四日后,碧霄清谈所涉几处虚空世界的归属趋向,与天君商讨,听取天君的意见。”

    余慈闻言,即刻回神,暂时放下“香气”上的疑问,将精力全盘转移过来。

    这确实是大事。

    本来应该在碧霄清谈上才涉及的事项,提前拿出来商议,完全不值得奇怪。

    这应该算是事先的协调,是做好利益分配的必然环节。否则,各宗、各势力符修实力相去甚远,真要有“贪得无厌”的引发了众怒,召开这个碧霄清谈,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利益永远是“圈”的利益。

    也就是余慈拥有了这份儿实力和地位,通过一轮“万古云霄”的无上神通,搅动洗玉湖上下,硬生生打进“圈”里去,才有了这份参与“协调”的资格。

    否则,至多也就是事先得到一些风声或暗示,弄得几分不知真假的默契,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明明白白,敞敞亮亮。

    只听夏夫人道:“早先听闻,天君在碧霄清谈上,对‘死星’势在必得?”

    余慈也不遮掩:“正是如此。”

    “除此以外呢?”

    “暂时也没什么兴趣。”

    夏夫人闻言便笑:“这便好办了……之前平治元君则是指明了‘飞瀑界’,如此再算上各家必争之地的‘太始星’,今夜我们便只划定这三处罢。”

    余慈眉头又是一跳,转而目示薛平治,后者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

    “躁”是没有的,就是心里头奇怪。

    虽说是“协调”,可夏夫人说话的口吻,当真是不见外啊。

    这话由薛平治来讲,勉强说得过去,毕竟现在她是“轴”,余慈和夏夫人是通过她才有了进一步接触。

    可夏夫人这样说,大有“爱屋及乌”之意,态度就太亲近了。尤其她说起那什么“飞瀑界”、“太始星”,随意自然,完全就是将其与“死星”绑在一起,彻头彻尾是“盟友”的态度。

    夏夫人就这么肯定,能够和他这边联手?

    还是说……居的薛平治,“误导”了什么?

    目光再往薛平治那边一瞥,余慈决定看在缤的份儿上,按兵不动,且看这二位究竟是怎样的态度和打算。

    见余慈没有提出异议,夏夫人微笑续道:“死星规模较小,灵气稀薄,只可为临时落脚点,不可为长留之地。且既为上清旧物,洗玉盟,绝无与天君相争者……然而,世上总有一些不知轻重高低的,就需要天君打发了。”

    余慈颔首:“这个我懂。”

    夏夫人此时讲的,毫无疑问也是洗玉盟的意思。

    这同样是当日“刺杀事件”的余波影响。

    大概是为了安抚,在“死星”这处虚空世界,洗玉盟内部已经达成协议,不会再有哪个不开眼的宗门势力和他争,就算有,洗玉盟高层会让那边知道该怎么做人!

    不过,北地三湖乃是修行圣地,强者辈出,也确实可能有像谷梁老祖那般散修强人,未必真的怕他。所以夏夫人也不能话说得太死,留出了转圜的余地。

    夏夫人又进一步道:“碧霄清谈在即,天君是否还要去看一看?”

    “嗯?”

    余慈一怔就明白过来,这是验货吗?

    一旁薛平治倒是开了口:“距离倒也不甚远,此一原生星辰,别的也就罢了,就是这一处虚空甬道开得最妙。”

    夏夫人随声附和:“正是如此……只是天君或许要在这里花一番心思。”

    听她后半截话音转折,余慈呵呵一笑,没有多说。

    这一点他又如何不知?

    如果不是从上清遗脉的视角去看,碧霄清谈涉及的这几处虚空世界,“死星”本身的价值,可以说是倒数的。

    没有资源、元气匮乏、环境恶劣,就算是步虚境界的修士过去,最多支撑三五个月,就要逃回来。

    可就是这样一处贫瘠之地,如果没有“刺杀事件”这一出,就算余慈亮出渊虚天君的名头,照样有大批强劲的对手,与他争抢。

    只因为,“死星”最大的用途不在其自身,而在其“位置”。

    在域外世界,它作为支点,撑开了一处远离真界的陌生星域,对修士而言,这就是茫茫大海的孤岛和灯塔,是冒险征途的,也是无限可能的发端。

    而在真界内部,死星的位置同样重要。

    它与真界虚空甬道的出入口,就在洗玉湖外围,向北不超过四千里的一处废弃陆上矿区。

    对长生真人而言,一个多时辰就是个来回。

    太便捷了!

    想想看,真要在域外星空的冒险,出点儿什么意外,拖命而逃,挣扎着回来,寻求救治。究竟是距离繁华区域近在咫尺的好呢?还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好呢?

    其实,如果有可能,各路修士更希望将虚空世界的入口留在洗玉湖上,可惜,层层秘阵包裹的洗玉湖范围内,不可能出现任何虚空世界的出入口——也许除了那一处至今难测的深水世界。

    就现实而言,可以说,几乎没有比这种距离更让人振奋的了。

    当年上清宗凭借这个死星,每年只收过路费就收得手软,后来上清宗破灭,入口在禁制下湮没无踪,直到天地大劫冲垮了禁制,方又重现。

    这段时间,不少人都前去“观光”,以此为跳板,到域外修行,洗玉盟虽有管制,但并不甚严,如果期间易手,处理起来也要谨慎,否则说不定就会酿几个乱。

    余慈知道里面还有许多问题,需要挨个儿解决,夏夫人提醒到这份儿上,他也要承情的。回头,也要幻荣夫人给参谋一下……

    便在他思虑之时,夏夫人又和薛平治讨论起了飞瀑界。

    和“重名轻利”的余慈不同,薛平治可是早早就往那一界实地勘验过了,对里面各种情况,都非常熟悉,余慈在旁边听着也插不上话,便结合碧霄玉册上有关的介绍,仔细倾听,也算做一番了解。

    能够让一向眼高于顶的薛平治感兴趣,飞瀑界自有其价值所在。

    余慈虽从碧霄玉册上看过一些资料,但可想而知,那上面不会真有正指向核心的信息。

    目前,他只知道那一界不算太大,至少比起真界来,非常小。

    其外就像一艘狭长的船,“船头”到“船尾”,也就是一界最长间距不过七千万里,两侧“船舷”之间距离只有八百万里,一界深度则有百万里左右。

    其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四面有一种烟气,从半天垂落,形如飞瀑,与真界东极天柱附近的环境很相似,乃是此界自有元气与域外虚空相激形成的产物,飞瀑界也由此而得名。

    从宏观的视角看,这样的虚空世界,非常漂亮、独特,但这显然不是薛平治感兴趣、并且急需获取的理由。

    余慈就听到夏夫人讲:

    “此界往好了说,等于是另一个真界——当然,是大破灭后的真界!但往差了说,已经孤悬不知多少劫,谁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少时间。见微知著,飞瀑界的今日,未尝不是真界的明日。”

    夏夫人忽有慨叹,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见薛平治和余慈都拿眼看来,便哑然笑道:

    “是我说差了。由于大破灭之故,飞瀑界稳定性差,不过,若能做一番经营,不说天长地久,支撑十劫以上的时光,绝无问题。且因生灵稀少,并没有域外天魔侵扰,元气充沛,闭关修行虽不是最好,避劫祛灾、静养休憩,却是一等一的。

    “各宗所能争取的额度有限,那些拥有上进心的宗门,十有八不会选择此地,可是总有一些人,苦灾劫久矣,能得一喘息之地,就算永不归来,也未尝不可。因此,就算有飞魂城可以挡下一批,也不见得能保万全,元君要做好准备。”

    薛平治神色不动,又恢复到素来的姿态,只是纤长的手指慢慢把玩酒杯,心定然也在思量。

    夏夫人又道:“至于飞魂城,要争的无疑就是太始星。星、界有别,往往是‘星’不如‘界’,可这颗星辰,实是第一等的原生妙地,钟宇宙之毓秀,为上佳参悟之所。

    “坦白讲,要争取,很难!清虚道德宗、四明宗、包括南国那些玄门宗派,都很感兴趣,为此,已经画皮托壳,想要插队进来,而在会上就是联手,也不奇怪……”

    余慈有些尴尬,越到后面,他越听不懂。

    到长生真人的境界,都没有进入到天外域修行,余慈不敢说是此界独一份儿,却也是凤毛麟角。

    他对域外世界的了解,还是有些匮乏了。

    尤其是那个“星界之别”,能够感觉,里面应该是有一整套体系,涉及域外世界的环境根基,他却没有半点儿概念。

    其实,这些在元始魔主强行注入的海量信息,应该都有才对。他竟然全无印象,或许是涉及外域天魔根本,在“整理”时,往往都归入了“敏感”和“危险”的分类,在彻底解析之前,谨慎封印,准备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再慢慢解开。

    眼下也容不得他再去询问,还好,他现在还有别的信息渠道,动念间,幻荣夫人便与他心神相通。

    待将这边的情况了解清楚,幻荣夫人就哑然失笑:

    “以主上如今地位,幸亏没问旁人,否则遗人笑柄都是好的,像夏、薛之辈,怕是当即便要拆穿‘后圣’的神位!别人不知,后圣这等已成神主的大能,又岂能不知?”

    听你说话,好像我不是神主似的。

    余慈心里闷哼一声,却还是要听着,看幻荣夫人是否能说出花来!

    “星、界之别,最是简单。主上定是没有亲临外域,见那诸天星辰本相,但凡是体积、重量到了一定阶段,必然是如圆珠弹丸,罕有例外,此乃天成法度,千万劫盘转而成。

    “然而各处虚空世界,如真界形如碟、飞瀑界形如舟,其余有叠之者、有负之者、有悬而不动者、有游而不息者,千姿百态,无有穷尽。以上种种,便不是天成之物,而是由某位大能自虚无之,硬生生造出来,所以……

    “星者,天地宇宙自然之法所成者也;界者,万物灵长智慧通达之辈所成者也!星界之分,就在其了。”

    余慈听得半晌没言语,从幻荣夫人的描述,他分明看到了一个深邃宏远,多姿多彩的大世界,那已经超出了他既往经验的推衍范围。

    片刻之后,他想起一事:“那么说来,巫门的传说……”

    “可是巫神变?”

    幻荣夫人笑道:“这倒是有据可查的。最通行的说法是,太古之时,巫神为参悟终极妙诣,便以自身所得,排布日月,接引星辰,创立一界,即为真界前身。这期间,巫神共有次大的突破,每次突破,都使得真界面目焕然一新,不断接近圆满之境。只是……”

    “只是?”

    “只是巫神终究还是欠缺了什么关键,第变未成,已气力不继,只能祈祷求助,借佛祖、道尊之力,才最终造出堪称完美的世界,一界生灵均受益匪浅,也由此在巫门之法,还传下了两家道统。”

    余慈已将外间的事情给忘了,听得专注无比,也颇有不解之处。

    “这岂不就是说,巫神便是创世之祖?”

    “可以这么说。不过,他只算是做了‘画龙’之事,‘点睛’之笔终究还是假手于人。也正因为如此,巫神虽是得了大造化,从真界之,得到了所谓‘终极’之秘,却也因此引发反噬,最终为曲无劫等一干剑修所斩,永眠不醒……此事算是巫门丑事,可不适合在夏夫人面前提起。”

    感谢mrco3书友,成就盟主霸业。

    上个月底情节正在平淡期,每天定时,都忘了求票,如今新一月到来,正好站内搞活动,这么着吧:

    国庆七天假期和本月最后七天,只要《问镜》站在月票榜前十,第二天就更大章千字,具体名次以前一天月票榜为准。

    虽然出于谨慎考虑,没敢把间两星期算上,但这个月不管名次到哪儿,每天至少三千字,更新时间仍是早八点。

    恳请各路书友不吝手月票,大伙儿一块儿热热闹闹过节!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