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试天魔法 嗅故人香(上)

    湖上的喧嚣,终于还是慢慢散去了。

    莲花池虽是事发的核心地点,但有洗玉盟一力控制,反而是最早安静下来的地方。

    余慈喜欢这里的清净,也想着借战事结束未久,气机变化及元气流向还没有完全抚平,仔细体悟得失,干脆就在这里住下来。

    免不了由海商会大出血,拿出了一件名为“宜水居”的上品虚空法器,在池畔铺开,顷刻间,便立了一座庭院,请他入住。

    余慈也不客气,有了落脚点,比在船上,或者湖水下面,可要好上太多。

    但跟他一起过来的,只有小九和陆雅两人,后者还是专门照顾叶池的。

    小五是需要藏拙,留做秘密武器;至于白衣也说是和沈婉做伴,婉拒前来。不过就余慈来看,她应该是另有盘算。

    和小九在一块儿的天法灵宗弟子,倒是想来长长见识,却给小九赶了回去,毕竟层次不一样,当此微妙时局,还是保持距离为好,免得回头让人盯上了,再出岔子,给余慈添乱。

    余慈也算是闹中取静,得了片断空闲,便在他一手催生的半池莲花间,虚坐半空,入定体悟。

    这一悟就是两日时光,他是在满目火光中醒来的。

    熊熊无明之火,从平等天一路烧到万魔池,几乎就是他当日激发潜能时的情景重现。

    这已经不是激发潜能,而是在进行一种锤炼。

    这是余慈战时所得的体悟之一,无明之火的法门,固然有魔门脉络,却也有砥砺之功。

    通过观想无明魔主之威能,生就外道魔力,可以对他的心内虚空、乃至于道基、心性加以磨砺、精炼,寻觅平常修行时,万万不可能发现的问题和破绽。

    这是培基之术,也是炼心之法。

    其实不管玄门、佛门,都有吸纳外道魔头,以为“护法”的习惯。

    体现在现实中,就是各处虚空世界的封召神明;

    体现在修行里,大概就是余慈这类手段吧。

    当然,寻常玄门、佛门的心法,肯定会有一些保险,不会像他这样,几乎是把原汁原味的魔门秘术观想出来。

    也很难再有人如他这般得天独厚,除了精通魔门心法,身边还有一位欲染魔主分身,可以遍施秽渊、欲染、无畏、寂妙之法力,切磋磨练。几乎是将他推入无尽魔域之中,翻炒烧制,一层层炼化,去芜存菁,虽是短短两日,已大有所得。

    当然,心内虚空中的破绽,还好处理,像道基之事、心性之事,往往都需要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年的水磨功夫,他也只是通过这种方式,发现了缺限,找到了改正的思路,真正见效,还要有一段时间试验、沉淀。

    这可算是另一种推衍之术。

    余慈发现,推衍之术是个门槛低、但易学难精的东西,随便有哪一些灵感,都可以形成大概的思路,就像他曾经观想剑修分身与鬼厌分身交战,也算是其中一类。

    可要想形成完备的体系,就非常困难,除了修为境界要求,更需要充分的见识和阅历。否则东一榔头,西一棒锤,终究难成气候。

    也亏得余慈已经在精研《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他所获得的这些灵感,做的这些尝试,或多或少,都在此部经籍中有所体现,虽说经文本身深奥难懂,至今不敢说能将其完全领悟通透,可每当他在实际修行中遇到情况,回过头去,在经文中寻找理论凭依,十之八九,不出此中纲要。

    必须要说,这都是朱老先生、是上清宗赠予他的,承接如此馈赠,也容不得他不在“重立上清”之事上用心。

    修行告一段落,幻荣夫人现身出来,和余慈在承启天中相见。

    此时的承启天,与先前又大有不同。

    本来经过心火洗炼,此间可说是一片荒芜,面积也缩到了五六十亩左右,可也就是这两日功夫,便在这数十亩方圆的区域中心,原来法坛旁边,云楼树的树干粗壮了许多,直有合抱之径。

    其上抽枝发叶,顶如华盖,外间已如此,隐藏在虚空深处,以为支撑的根系、枝干,还不知是怎样的规模。

    树阴之下,原本是法坛所在,但经历了多次“洗炼”,终于还是支撑不住,崩碎成粉,至于其上法器,在第一波无明火扫荡之时,就已不存,只余下残影似的真意,袅袅如烟。

    最玄妙的还是在云楼树上,那千百片树叶,虽说只是初生嫩芽,尚不得用,却在承启天中无风自动,泠泠有声,如风声、如水声、如铃声,汩汩流动,令人闻之俗念全消。

    树下所残余的几道真意,便随此妙音,在枝叶、阴影间游动,不但没有消散之虞,甚至愈发地凝实。

    这两日,幻荣夫人每次过来,看到的都是一番新气象。

    如今在树下,多看了几眼枝叶排布,叶脉走向,凝就的这具分身,竟然有摇动之势,忙转过眼神,不敢再看。

    果然是承接了“万古云霄”的好处,几有仙家气象!

    余慈别的不说,只这一手,玄机莫测,幻荣夫人便很是佩服。

    此时的余慈,就盘膝坐在树下,树影覆身,双眸幽深如潭,愈发地观之不透。

    除此以外,还有两个人影,都是闭目在树下打坐。其中一个是余慈的“管家”虚生;另一个,就是已经拜在余慈座下的血府老祖。

    以前幻荣夫人也和血府老祖打过交道,知道那是个多么难缠的家伙。

    可如今,此人就像是一个瞑目端坐在圣树下的虔诚信徒,整张脸都似要发出光来。

    此人已经抛却了遭天劫破坏的形神,只余一缕真意不散,反而重得新生,如今虽说是实力大损,可见识、底蕴都在,过往负累倒是尽都抹消,只待攒足元气之后,转世投胎,便有七八成把握渡过胎迷,用不了多少年,就是一个绝强战力,而且和余慈牵系更深。

    这绝不是种魔之术能够造成的效果,而是真真正正的神主手段。

    日后,这一位是否就是她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