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真凶大仇 明补暗偿(下)

    寒竹神君虽不愿,可余慈提出来的要求,也不在洗玉盟划定的“原则性”界限之外。

    与受命和余慈交涉之前,他已经得到了洗玉盟充分的授权,完全可以做出此类决定,不过,若真是余慈说一项,他就同意一项,要他来又有何用?

    几个念头转过,寒竹神君便决定拖一拖:“此事关涉宗门根本,盟中还要再议……”

    “那就议出个结果再说吧。”余慈也不生气,只淡淡回了一句。

    其实他就是生气,如今这般木无表的模样,别人也看不出来,空惹得寒竹神君好一番琢磨。

    然而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接下来,余慈又道:“像无极阁这样的,余孽未除,盟中应该还需要一定时间处置,倒也不用急在一时……”

    呦嗬?怎么突然就亮出风格了?

    寒竹神君这边刚一动念,就见余慈转向华夫人,冷硬的脸上现笑容:“今日之事,华夫人也是受害者,盟中也当有所补偿才是。如此,我与夫人也算是站在一条线上……”

    忽听他这么讲,寒竹神君心中忽地生出极不妙的念头,可不等他开口阻断,余慈忽地做出一件极惹眼的事,当即将他的语,尽数堵回喉咙眼儿里去。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伸出手来,为华夫人拂去香肩上一缕飘落的丝,顺手又是轻撩,为美人儿稍理云鬓,其中指尖颈肤相接,也是顺理成章,再自然不过。

    对这极不可礼仪,可谓是“唐突”的举动,华夫人只是莞尔一笑,两边视线相接,意蕴悠长。

    恋奸热,恋奸热……

    寒竹神君心中狂叫糟糕,而这一刻,周围至少有两人,视线都要化为刀剑。可当事的男女又怎会在乎?

    余慈又是一笑,对华夫人道:“术业有专攻,我不擅长这些往来取舍的手段,夫人则是其中翘楚,如此,我便将此事全盘交给夫人处置,让夫人你多费心了,相信也定会给余某一个满意的结果。”

    华夫人笑意盈盈,唯将眼帘垂落。

    如今,周围十几号“外人”,定都以为这是奸,唯有她最明白,什么抚肩、理鬒、触颈这些私密动作,每一个都透着森森的寒意。

    此时在她肩头,已经留了一道指印,只是被衣服遮着,旁人看不到罢了。

    更有锁魂之术,透腑入心,想想赵相山的下场就知道,就算是逃到千里、万里开外,也别想摆脱余慈的追索。

    余慈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其实就是:

    这几天好好想想,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否则,有你的好果子吃。

    就现实而,真要交待的话,华夫人已经有大篇的因果缘由在这儿等着,保证说上一天一夜,也不会有重复的地方。余慈列出期限,更多还是给自己梳理思路做准备吧。

    当然,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在公众场合给男人难堪,华夫人只是微微一笑,慨然应允:

    “既然天君信得过,妾身也当仁不让。”

    这一句话出口,余慈透过来的寒意,便如深夜的潮水,暂时退却,不过周围颇有几人心中,出痛苦的呻吟。

    华夫人也是干脆利落,当即转过脸去,与脸色最为难看的那位开**流:

    “寒竹神君,如无极阁这等阴私卑下之所,可谓是洗玉盟、乃至北地三湖的毒瘤,今日天君灭杀其脑,实是大快人心,贵盟不可视而不见。”

    无极阁这般见不得光的组织,势大时自然无人想惹,但一旦事败,下场就是这样被随意踩踏。

    寒竹神君自然不可能否认,只好点头。

    华夫人顺势便道:“既如此,妾身以为,以贵盟之所能,无极阁资产之类,也应该预先做了功课,如今不妨将相关单子拉出来,按照贵盟规矩,奖励、补偿给渊虚天君的,或应由天君支配的,我们逐条审阅……若觉得今天时间紧,明日、或者再往后也可以,但碧霄清谈开始之前,总要有个结果,否则,岂不为各路宾客耻笑?”

    寒竹神君心中怒吼一声“奸夫淫妇”,可终究不能有半分显在脸上。

    他面孔更僵硬了,只将视线往李道那边一瞥,希望这个长袖善舞的大知客,给他圆圆场。只可惜,风水轮流转,当初他是怎样对人家幸灾乐祸的,人家就怎样幸灾乐祸回来……

    李道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径直与郑老倌儿扯闲篇儿。

    寒竹神君再暗骂一声,还在绞尽脑汁,考虑如何应对,那边,华夫人倒是主动与敖洋说话:

    “敖长老,既然蒙得渊虚天君信任,将事托附过来,妾身也不能坠了海商会的名头,此次与洗玉盟商讨事宜,相关人员还是要从会中北来精英中选择。”

    听到这里,敖洋还没怎地,寒竹神君的面孔已经黑如锅底。

    这是要拉出一个专事谈判的队伍啊!有没有必要这么认真?

    因为余慈占据了大义名份,洗玉盟是被动一方,讨价还价之类的事本就不好做,再给华夫人这么一搅和,大出血已成必然……

    这档子事儿,他是真办坏了!

    不提寒竹神君如何难受,敖洋心中的纠结,又有谁人能知?

    华夫人一一行,看似都站在海商会的立场上,实际上是明里暗里抽筋扒皮,而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其“奸夫”冷漠的眼神下,敖洋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莲花池务必要清理一番,除了土木建筑以外,天君友人还要在寒泉中疗伤,安全是重中之重。所有近侍,都要梳理一遍,不用照顾我的面子,定要拿出信得过的人物,给天君一个交待……”

    敖洋眼角微抽,如此一来,这些年在华夫人身边安排的诸多眼线,定然是要要给清洗一遍,不知会毁掉多少人的心血。

    有些事,不会摆到台面上说的,以华夫人之智,难道不知自己的身边人可靠与否?说到底,她一个重病缠身的弱女子,必须是用此法以安部分人之心罢了。

    如今倒好,简直是光明正大地清洗,不知要惹得多少人跳脚。

    可这又能怎样?

    看看旁边的渊虚天君吧,华夫人真要跳出海商会,恐怕立刻就有人接着抱着……

    敖洋后槽牙都要给咬碎了,感觉中,周围修士看他的视线都变得很微妙。

    鸡飞蛋打,就在眼前哪!

    (一秒记住小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