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九叶道符 明月迎客(下)

    赵相山很想摆出个“蛟鲨”应有的样子,可惜,已经血肉模糊的宿主,怎么看都是突兀醒目。

    而悬照清光中的凛冽之意,也打消了他最后一点儿侥幸之心。

    如今他只想知道:是谁?

    与他心念几乎同步,一道清瘦身影,在光芒中映现,乌丝垂落,黑袍裹身,一派幽沉诡谲之气,与头顶悬照的青光圆月,似乎也不太相称。不过那身姿气度,见之非俗。

    此时的赵相山,连神意外放都困难,只能鼓起鱼眼,努力辨识,这可真难为了视力本就不佳的蛟鲨。

    到头来,他还是没看清来人面目。不过,对方低沉悦耳的嗓音,却是直贯入耳:

    “阴山一别,倏乎千载,故人难识。不过,对赵阁主那枚百浊石,妾身依然存着几分谢意。”

    “你是……幻荣夫人?”

    赵相山心头震动,就算他现在灵智半昏半醒,可对方点出了时间、地点和相应名物,由不得他记不起来:

    当年正是从他手里流转出的一枚百浊石,助幻荣夫人将本命法宝“紫陌红尘灯”补全了根基,也借此突破窒碍,更进一步。

    那百浊石来路颇是见不得人,当初还很费了他一番力气。

    可这又怎么能够?

    就算三元秘阵是筛子吧,也能让这等魔门的顶尖大能随意出入?怎么又如此巧合,在他最狼狈的时候,盯死了他!

    他可不信,幻荣夫人此来,是和他叙旧情的。

    正想着,又听幻荣夫人道:“再上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呢?”

    赵相山心头又一跳,他很想说,老子就和你见那一回,可是,他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幻荣夫人的思维:

    “是了,应该是在冰雪魔宫……当然,那时还是叫雪舞宫,你我同为‘极祖’的座上客,记得那次,黄泉也在。只是当年,赵阁主,不,梦得兄,可不是这番模样。”

    赵相山彻底沉默了。

    幻荣夫人继续道:“我一生不服黄泉,唯对她的观人之术,却是心服口服。她曾说极祖一门,总在极限温度上找极端,不是物外之人,就是大野心之辈。果不其然,随后魔门动乱,极祖第一个自立,成就冰雪魔宫,现在想想,或许黄泉已经看出极祖自立之心,而她又是从哪儿看出来的呢?”

    湖水中,幻荣夫人说起魔门旧事,赵相山可是半点儿倾听的心情也没有,一门心思只想着寻着法子逃脱。可在悬照“明月”之下,他已经发现,自家一应神通变化,都受到了严重限制,当真是笼中之鸟,难以脱身。

    而接下来,幻荣夫人的声音入耳入心:“记得当日梦得兄先行离开,黄泉便曾言道:游仙交游广阔,不拘立场,尤其对我魔门诸法,鞭辟入理,气度外逸而内沉,不似仙家,倒似魔隐……极祖可是很不高兴,如今想来,真是古怪。这些事情,幻荣虽是亲历者,仍然有许多事情想不明白,正想请梦得兄解惑。

    “当然,这些都是久远之事,通或不通,无碍大局;可今日湖上,梦得兄以赵相山之身,纠合各路人马,做得好事!不将此中因果道明,着实让人睡不安寝……故而,我家主上借我一样宝贝,接引梦得兄过往一晤。”

    主上?

    赵相山心神再次动荡,可这回,幻荣夫人再没给他任何思虑的机会,头上那一轮明月青光贯下,观之寒彻,有如实质的水波一般,可光芒之中,赵相山却觉得他所寄身的宿主,全身上下都似要燃起火来。

    实际上,那还真不是什么“火”,仿佛是倾倒下来的月华,对他这具宿主而言,根本就是透心蚀骨的强酸。

    也就是刹那间,这具残破的蛟鲨已经给腐蚀干净,只余下他的那一缕根本灵念,被“月华”镇着,强行收摄往“明月”中去。

    正因为如此毫无“隔阂”的接触,赵相山隐约能够感觉到,那轮“明月”,似乎只是个“门户”,其后正连接着一处莫测其深的所在。

    幻荣夫人“接引”之说,倒是有所根据。

    赵相山知道再难幸免,只能是强定心神,思索其中的关键,为接下来的困局争得几分机会。

    什么“主上”,都是狗屁!

    像幻荣夫人这等人物,桀骜不驯就是本性,不可能真正拜伏在哪个人的脚下,就算是些许口惠,也难给出。如此状态,绝非自然……

    当年九宫魔域之事后,这一位似乎已经是叛离了魔门西支,多年来行踪飘乎,似乎是九宫魔域中得了不小的机缘,但以他在魔门的情报链,都难以得出确切的结论。

    现在看来,那就是关键节点了……

    从九宫魔域活着出来的,算来算去,也就是那么几个,里面最值得怀疑的,毫无疑问就是那个鬼厌。而根据他从魔门那边得来的消息,鬼厌此人……

    等等,这轮明月,怎么看起来如此眼熟?

    原本的思路陡地断裂,而猛然迸闪的灵光,像是闪电之鞭,狠抽在他心头:

    是了,照神铜鉴!

    一念即生,便如洪流破坝,接下来的想法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无量虚空神主!

    自在天魔摄魂经!

    天魔一族根本种魔之术!

    “糟……糟透了!”

    所有的想法片断,瞬间贯通,让赵相山刹那间掌握了大半因果联系。

    可这些对此时的他来讲,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赵相山整个心神像是给尖刺捅个对穿,在尖锐的痛感之余,几乎已经要遗忘的惶惑、恐惧等等就从创口中挤出来,形成了致命的毒液,渗透到每个角落。

    他想挣扎,但这般情境之下,注定了只是妄想。

    月华如水,法力如舟,裹着他逆流而上,直指月轮之后,对他来说,有如地狱深渊般的所在。

    在碰触到“月轮”实体之际,沸反盈天的呼啸声,便如一场风暴,呼啸而至。

    血色浪潮迫不及待地拍击碰撞,震荡虚空,里面狂乱暴戾的情绪,欢呼着新的成员加入进来!

    他仅存的一点儿灵念,却如同风中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