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云霄道境 封神祭台(中)

    悬空法印将坠未坠,印下的赵相山已经自绝,灰飞烟灭。

    看到这一幕,不知有多少人心松口气:真是再完美不过的结局!

    当然,肯定有人会不满的,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上,余慈睁开眼睛,眸光雪亮,刺透虚空。

    在他这个位置,其实是偏离了核心地带,从他的角度去看,恢宏道境,更像是一幅悬挂于青天之上的山水画。

    那是他的杰作。

    相距数百里,却镇压大半个洗玉湖,任是谁挥洒出这样的作品,必然都是心怀大畅,或酌酒饮胜、或长啸抒怀,然而此刻,余慈只是冷笑。

    总有那么一些人,天生是属耗的,最乐意在他人的汤锅里做章。

    手指在车壁上轻敲两下,稍待片刻,余慈长长吸气,天地间骤起狂风,吹卷道境山水,一层层翻上去,直至于归虚无。

    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修士捶胸顿足,哀嚎那来得突然,去得无端的“机缘”。

    只是,他们不知道,万古云霄带来影响,也才刚刚开始。

    道境缈然无踪,吹卷的狂风却是半点儿消停的意思也没有,巨量的元气呼啸奔流,遵循自然的法理,从充沛的区域,流向空洞之地。

    哪个地方最“空洞”,之前不好说,现在来看,就是余慈身外无疑。

    他长长的一口气吸进来,身外方圆百里,本在“甘露碗”的作用下,成为三元秘阵,天地元气最为浓烈的区域。可如今却像是陡然拔开了“塞”的海眼,巨量元气,完全是不顾后果地向余慈身上汇集,一下抽得干干净净!

    周边的“空洞”,就需要外面的来补。

    在发动“万古云霄”之初,一切的元气流转,都有法度可依,而如今,什么法度都是笑话,若说有,只有一个:

    鲸吞!

    余慈身上就是一个无底洞,不论填补多少元气进去,连个响儿都听不见。

    如此粗暴地吞噬,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其周边本已经摇摇欲坠的法阵结构,直接就崩溃掉了,而且,这块崩缺的“空白”地带,还以让人心惊肉跳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扩展。

    别的倒还罢了,真正要命的是,余慈的正上方,七八十里左右,也就是一万两千丈高度,就是三元秘阵的覆盖极限。

    同样是受到法阵崩解的影响,本来是晴空万里,如今却聚起了层层阴云,似乎天地法则意志也察觉到了这处一直攻之不下的区域正处在衰弱期,聚起劫云雷霆,蓄势待发。

    对于三元秘阵覆盖保护下的洗玉湖而言,这无疑就是需要警惕和及时处理的大问题。

    可是,此时此刻,非但刚刚发话之人已经没了声息,就是湖上湖下各方强人,也都一个个三缄其口,无人愿说,无人敢动,任余慈化为饕餮凶兽,吞噬四方元气。

    因为他们都能知道,道境已去,法印犹在,余慈凝如实质的杀意,依旧是悬在头顶的利剑,那已然消隐的万古云霄,依旧震慑八极。

    谁敢当那个出头鸟,谁就是无可救药的傻。

    可是,他们不出头,不代表麻烦就能转走。

    麻烦也不只是劫云一件,不管是湖上看热闹的万千修士,还是会商法阵,泥雕木塑般的各宗高层,渐渐地都感觉到,洗玉湖上空,那枚悬空的玉白法印,积蓄无穷威能,含而不发,却是与三元秘阵交相呼应。

    往往是法印之外,精芒吞吐之时,千里湖水,便随之动荡,似乎有了自己的脉搏。

    那些宗门高层要更明白些。

    这种“呼应”,不只是与法阵,还有湖水深层,那要命的去处相勾连。

    正是这样的呼应和勾连,使得三元秘阵动荡不休,早先的结构上的一些布置,要么是扭曲变形,要么干脆就被冲刷下来,恢复本来面目。

    终于还是有人忍耐不住,在会商法阵里发话:“楚天君,万万不能这么下去了。这余慈分明就是借着打杀赵相山的机会,重洗三元秘阵的根基,甚至是召唤太霄神庭……再任他胡来,咱们这几百年的心血,可就全搭在这儿了!”

    此人分析得很精到,也是指名道姓,要身为清虚道德宗高层的楚原湘出头。

    楚原湘如他所愿,嘿然一笑:

    “那是谁给他的口实呢?”

    楚狂人确实在笑,可本来深沉莫测的意念,却在刹那间飙扬天,轰鸣如雷,震得会商法阵险些就要崩溃。

    “砰”地一声,楚原湘终于也拍了桌:

    “刚刚指斥渊虚天君,驱动三元秘阵的是哪位大能,出来让我拜见?”

    出头分析的修士直接忘了呼吸,而后面那些还想紧跟着发言,造出声势的人们,自发地重闭嘴巴。

    也就是说,这位“出头鸟”,是被“后来人”给卖了,他可不是什么硬骨头,心下一慌,就想搬救兵:“刘……”

    长长的叹息声响起来,刘太衡沙哑的嗓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刚得到消息,飞鳌门纪庸宗主重伤。”

    众人先是一惊,飞鳌门虽只是人阶宗门,但纪庸怎么说也是一宗之主,地位也是极高的……

    等等,这哪是哪儿啊?

    久未发言的夏夫人轻声道:“我记得,今日纪宗主也是轮值之一?”

    “是啊,其所照应的范围,就在万古云霄铺开之地,刚刚叫那一声的,就是他,或是看到秘阵失控,硬顶了一下,遭了阵势反噬……唉,这事儿做得鲁莽了。也是我心神受真道韵所慑,控制不力之故啊。”

    刘太衡慢条斯理地说话,会商法阵却再无别的声息,气氛诡异得让人难受。

    不过,他这样的人物,就有“自说自话”的资格,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一直不停地讲下去:

    “原湘老弟恼在何处,我也明白。既然是做了秘阵监察,就是洗玉盟的头面,职守虽重,还要看得远些,顾全大局……”

    轻飘飘给纪庸定了性,又安了个“重视职守”的护身符,刘太衡话锋一转:

    “咱们这些人,也是一样。”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