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折分天地 化梦游仙(下)

    有过罗刹鬼王对战的经验,余慈明白,站在真实之域??上,就不能再用习惯性的眼光意识去看待空间、距离等等问题。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当日相距亿万里,隔空对冲,也不见有任何延迟和滞碍。

    在那毫无凭依的“层面”上,能不能架起通向目标的“桥梁”,能不能有效地输送杀机和力量,明白点儿说,就是能不能具备创立、破灭法则的能力和手段。才是最需要关注的东西。

    破灭法则还好说,毁灭总比创造来得容易。

    至于法则的创立,可不只是天马行空,随意描画——归根结底,还是要作用到实实在在的目标身上,要与天地法则体系形成“接口”,要由天地法则意志“解读”,使这些临时法则可以自如高效地转化。

    所以,当时余慈和罗刹鬼王,不约而同地将“自辟天地”的虚空世界,作为了衍生新法则的根基。

    但其中还有不同。

    罗刹鬼王是以成熟完备的“离幻天”为本,看似情绪万端,实则法度谨严,处处都有一定之规,乃是胸有成竹。

    至于余慈,则是借着“紫微帝御”的心法感应,挥染点化,临时成就了一个“中天世界”,相比之下,要写意很多,是激情挥洒之作,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缺乏坚实的根基,至少,没有和他的“心内虚空”有效结合。

    某种意义上,那是“心法驭人”,而非“人驭心法”。

    如今,余慈虽然再启“紫微帝御”的神通法门,也拿出了真实之域层面的攻势,却不打算按部就班,再造一个根基不稳的“中天世界”。

    因为,他有更好的选择。

    在真实之域建构世界,其实就是建立起一个完全由自我主宰的法则结构,和“自辟天地”相比,对天地法则体系的依赖程度进一步降低。

    可想要彻底摆脱的话,则要落入“虚妄”之中了。

    不管是怎样的架构,根本法则都是大梁、是根基,更准确地讲,是建构一切的法理原则。

    只有明白各根本法则之间和合、搭配、生克的原理,才能以有限之法理,衍生出千万种可能,真正建构起一个相对完整的世界来。

    就像是离幻天。

    对余慈来说,这未免太遥远了,他现在还摸不清楚,根本法则究竟有多少条呢,对其中的道理,也还是处在一知半解的阶段。

    所以,他必须要与天地法则意志妥协,模仿借鉴其法理,才能把“心内虚空”推至“自辟天地”的层次。

    到了真实之域,这一招也能行得通,可这也等于是画地为牢,给自己设了一个难解的障碍,非是根本之计,境界上也天然落了下乘。

    就像是一个匠人,跟着师傅,有一学一,有二学二,也能搭起一个房子来。

    可他从头到尾,也只会搭这么一种房子,让他别出机杼,重新设计一个,就只能是瞠目结舌,不知所以了。甚至让他去修葺一座别样的屋舍,他都做不到,只能是全拆重建。

    余慈现在就是这个阶段……略强出一筹。

    因为,他拥有一部《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这部以符法为根本,讲述推衍之术典籍,为他展示了包括“紫微帝御”在内的多种多样的神通法理。

    他的眼界见识,包括对其中法理的思辨,远远超出一个只会模仿的匠人。

    他也不是仅仅就只懂得“紫微帝御”这样一种能够搭建在真实之域上的神通手段。

    更重要的是,他的心很大,胆子更大。

    尤其是“招来”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后,他发觉洗玉湖上下,三元秘阵之中,颇有一些上清宗的禁制痕迹,如今虽说扭曲异化得厉害,但法理上没有什么本质差别。

    毕竟是玄门正宗,对于“大道”、“法则”的阐释,深邃明透,极具权威,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更易的。

    也就是说,在这片水天之间,仍然是一个“亲近”上清法门的环境,“解读”起根源于上清道法的法则,也有着天然的便利,可以省他不少力气。

    余慈虽不敢说什么“化腐朽为神奇”,也不指望能够创立出一种全新的结构,可在多重选择之下,取其精华,择其优势,拼接整合,也还是可以尝试的。

    同时,他也需要通过这种折分、组合,进一步掌握真实之域层面的神通手段,为今后艰险的考验做准备。

    他没有忘,也不会忘、不敢忘:

    世间从没有什么后圣,有的只是渊虚天君!

    由于余慈的能力还差了些,“准备时间”就显得比较漫长。

    也因此,他在招来辇车之后,就已经在布局,通过种种神通,将各方人心变化,尽可能地掌控在手中,纳入到自己的节奏里来。

    到目前为止,进行得非常完美。

    他通过真实之域的神通威能,封锁了水底秘府周边水域,也搭建起了基本的结构。

    虽说里面也是东拼西凑,算不上系统,可赵相山一拨人的连番“试探”,反而是刺激了玄妙的生发。

    最初,水德星君其及所属道兵,还纯粹是“紫微帝御”神通所化。

    但到后来,除了“紫微帝御”的影响,另一种更为高妙的神通渗透进来。

    那便是真文道韵,其源头,自然就是——

    万古云霄!

    这正是余慈所认为的,更好的选择。

    和“紫微帝御”由各方推举拔高,借势写意的挥洒不同,“万古云霄”是经过了余慈对《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深层脉络的梳理、准备,以符法之精义,阐释推衍玄妙,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并在此过程中,洗炼了身心内外,包括“心内虚空”,亦受其法理影响。

    对余慈而言,在“万古云霄”上的造诣,无论严谨还是厚重,都远远超出“紫微帝御”一脉。

    更不用说,在上清宗内部体系中,“万古云霄”也要稳压过“紫微帝御”一头。

    特别是其间“道尊遗韵”,有“气化三清,传布玄理本义,演示诸天万法”的绝伦气象,也正是“真文道韵”之所出。

    这一回,余慈的突破在于,并没有摆出“三清境”那样的大场面,也就是没有拿出承接“道尊遗韵”的载体,而是试探性地模拟、抽取一二真意,加持在“紫微帝御”法门中,也加持在了自家的符法神通里。

    他所依仗者,实是当年葛祖师将“万古云霄”之法,化入上清宗各个典籍之中的神通手段,亦即“一脉相承、万法归宗”的根本要旨。

    《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中,能推衍出“万古云霄”;那么“诸天飞星”秘术之中、“紫微帝御、太霄真宰”的法门里,自然也不会例外。

    真要余慈去推衍出来,会要了他的命,可反向加持的话,又岂是妄想?

    正是这次尝试的成功,成为了彻底压垮水底秘府的关键。

    当然,余慈更明白,垮掉的是秘府,还不是人心。

    人心多变,也有峰谷变化,余慈一直在关注其变化的节点。

    此时,无论是赵相山,还是别的什么人,其忍耐力都已经到了极限,绝不会再给他从容掌控一切的时间。

    辇车之上,余慈虽是瞑目不开,却一直锁魂赵相山身上,对其一举一动了若指掌。

    赵相山不是想开口吗?

    可以想见,狗嘴里定然吐不出什么好玩意儿,那就让他张不开嘴便是!

    念动则杀意倾注,相应地,虚空结构开始改变。

    千里深水之下,赵相山猛打了个寒颤,已经将要出口的话音,莫名就消散在喉间,

    这一刻,他就像是被注入了某种毒素,全身上下,肌体乏力,偏偏“对面那位”酷厉直白的杀意,径直倾注下来。

    “这是……遭了天厌地弃!”

    赵相山立知,这是余慈已经将这片水域的构建法则完全纳入掌握,甚至是扭曲其中法理,不给他存身立足之地。

    现在,相对于这片水域,他就是纯粹的“外人”,就像是真界修士进入血狱鬼府,呼吸的空气都是毒素——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刹那间,赵相山理解了余慈的“意思”。

    你敢张嘴,我就灭你!

    你不张嘴……我照样灭你!

    他娘的!

    既然张不张嘴都是一个样儿,赵相山当然想给余慈添堵,可问题是,“天厌地弃”之下,内外法则异化扭曲,他能不能发声是一说,发声了会是什么声音,就只是天……不,是只有余慈知道了。

    赵相山当即闭上嘴巴,再不去做那些无意义的事,他调匀气息,眼眸中幽蓝之光内敛,一步跨出,身形已在里许开外。

    湖上,余慈“唔”了一声,稍稍有点儿意外。

    自这一刻起,赵相山每一步越过的虚空都不甚远,然而节奏随意变化,虽有道兵合围,水流成漩,却让他飘飘悠悠、闲庭信步般走过,整个人都似化为一缕幽魂,再无实质,也无需再承担任何压力。

    这是小挪移?

    余慈不好确认,不过很快,与他一起,全程关注此事的幻荣夫人,已给他指明了源流,而且,还说了一件事儿。

    “这是化梦游仙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