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鬼物凶螭 水波天宫(中)

    “拓印”的幅度之大、运化之速,使得水流激荡,在已经幽暗难辨的水镜中,似是拂落了一层墨汁,以泼墨之法,写意勾划,顷刻成像。刹那间,仿佛有无数的玄甲军士从“屏风”中走下来,沉沉压压的一片。

    初时还有些模糊,而后来轮廓越发清晰,让人明白,那绝不是什么错觉。

    玄甲军士手持戟戈兵器,自成阵势,现形之后,便是集阵冲杀,大片鬼物便给锋刃水流搅碎。一个回合下来,至少灭杀了五成有多。

    这些阴魂鬼物,本来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实是玄甲军士个个身覆灵光,有斩邪祛污之能,实是鬼物的天然克星。

    鬼物之中也有凶戾残暴的鬼将之属,悍然还击,也杀灭了不少玄甲军士,然而好景不长,数息之后,重重玄甲军阵中央,忽地立起一道旗幡,其上灵光灼灼,书写神文,其意莫测。

    旗幡之下,有一雄壮身影,黑面披甲,外覆战袍,身外流波如鳞,仿佛有水龙盘绕。脑后更有一道圆光,其中水波潋滟,生就奇景,一时似江河湖海,碧波万顷;一时如波涛飞动,海雨天风。

    其手上持一颗大珠,目光所指,珠中便放毫光,自有蛟龙自水中化形,鳞甲俱全,张牙舞爪,冲击过去,什么鬼将、鬼王,触之便是重创。

    中枢之地,赵相山眯眼辨认,片刻,嘴角抽了一抽:

    “水德星君!”

    至此再无疑问,所谓“水德星君”,自然就是余慈召请来的星君神明,那些玄甲军士,必是上清道兵无疑。

    正如与罗刹鬼王大战时所显示的那样,余慈未来十有**,会是紫微帝御的当然人选,如今召劾星君神明,已是流利得很。

    水域之中,用水部神明,倒也应景。

    不过,赵相山很清楚这些所谓“神明”的战力。若不是刻意“经营”,寻常也就是步虚上阶到长生真人的水准,像这样进入最适合的环境中,战力或是大幅提升,但也不至于盖压全场。

    他身边几个得力手下,随便那一个出去,也能战得住。

    可反证回来,纯以水德星君之力,焉能锁住百里水域,隔绝内外通联?

    为此,他沉吟片刻,再次下令:“放出凶螭!”

    中枢执事依令而行,秘府深处某处机关启动,临水的崖壁洞开,强烈的压差使得洞口周围形成可怖的漩流,偏有一个长有**丈,合抱粗细的怪物,轻而易举穿越洞口,逆流而出。

    一出洞口,这头怪物便撒了欢儿,畸形的三足摆动,长尾乱摇,当即掀起乱流,更发无声之吼,震荡瞬间扫过数十里,所过之处,最先倒霉的竟然是已经溃不成军的阴魂鬼物,转眼就扫灭了大半。

    而那些玄甲道兵身外灵光明灭,虽也有损失,却不超过两成。

    或是发现自家的威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其头面上狰狞巨眼便是闪烁凶光。

    此物形状似鱼非鱼,似蛟非蛟,头顶上尽是鼓起的鳞甲肉瘤,丑陋不堪。一旦恶意发作,便有强横凶威,压迫四方水域,漩流暗生。

    赵相山说它是“凶螭”,其实螭龙乃上古神物,赵相山还真没机会养上一条试试,这头怪物,实是他从数百种可能蕴有螭龙血脉的鱼、兽奇种里,优有选优杂交而成。

    因其血脉混杂,赵相山施为之时,又一门心思提升威力,不求灵性,故而虽得上古螭龙一二神通,有天然控水之能,更多还是戾气,几无神智可言,凶横无比,平日里圈养着也要小心翼翼,眼下就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凶物出柙,果然不同凡响。

    在深水中,此凶物战力堪比一位小劫法宗师,受了道兵刺激,它长尾一摆,周身水流激漩,深水区亿万钧的强压非但不是负累,反而部分为它所用,带动巨躯,疾如飞矢,直接撞入玄甲道兵军阵之中,直接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随后张牙舞爪,一个摆动,就是十几个道兵被轰成碎片,化水消逝。

    旗幡之下,水德星君面无表情——神明之属,大都如此,其只将手中大珠悬空一照,凶螭身边,便有三五条水化蛟龙扑击上去。

    只是这些扑杀鬼将如探囊取物的水化蛟龙,面对那头凶物,却也是遇到了克星,尚未近身,便被周围漩涡暗流绞杀破坏。

    在控水神通上,已经开发两成螭龙血脉的“凶螭”,当真不惧任何相似法力。

    因其全无灵智可言,也不知道擒贼擒王的道理,只是四面扑杀最醒目的一众道兵,直接把水德星君晾在一边。

    到后来,凶螭神通使得发了,一抬爪、一掀尾,便轰动百里水域,不可避免地与周边水域封禁冲突。

    凶螭无灵智可言,只是本能感受到束缚,如此往来冲杀几轮,越发地不痛快,干脆止了身形,巨口张开,再发无声咆哮。

    这一刻,凶螭的控水神通当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百里水域刹那间像是变成了一锅沸汤,当此范围之内,千百道兵瞬间崩灭,水德星君则是祭起手中大珠,与脑后圆光合而为一,定住周边水域,这才与身边几十个道兵免遭劫数。

    可更远处那些承载符纹的“水流屏风”,却是挡不住,纷纷破碎,不过这些符纹也是随散随聚,一时动荡不休。

    秘府中,赵相山眸中本是冷芒森森,此时骤然内敛,瞳仁放大,幽暗深邃,几不见底。他再次环顾水镜上展现的水域景象,外间破碎聚合的符纹图形,尽都倒映进来,

    他要趁机解析余慈封绝周边水域的手段。

    召请一位“水德星君”,就能使百里水域,封绝内外,这种话,只有博行家一哂。

    虽在水域,亦不出虚空。

    控制百里水域,绝不只是对“水之一物”的控制,而是必须遵从虚空法理,反倒比正常环境中困难得多,单纯控水,岂能如愿?

    他看了一圈儿,渐渐明白,之前的判断,大概是倒果为因。

    那些符纹图形,绝不是封绝百里水域的“依仗”,相反,正是由于封绝了水域,范围内的水体受此神通刺激,或者说,是受到了相应神通的支配,才形成了那些符纹。

    所以,符纹时时刻刻都在变化,虽有一定之规,却无恒定之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