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鬼物凶螭 水波天宫(上)

    赵相山哑然失笑:“如何?”

    众手下无不拜服。有了三元秘阵侦测法阵的帮忙,秘府对周边水域的控制能力,当即就上了一个新台阶。

    赵相山笑吟吟道:“余慈的手段固然奇诡,然而目前的局面,和最初时的设计也没什么区别。我在此地,任由他来攻便是,就连昭示天下一节,也由他做了,岂不更省力气?”

    秘府主事连做两件事都出了漏子,正是心中不安的时候,听赵相山的言语,当即响应:“余慈此子,当是忌惮阁主操弄三元秘阵之事重演,才狠下力气,要捆住洗玉盟的手脚,偏偏还做了个半调子,惊弓之鸟,实不足为惧。”

    赵相山脸上笑容不变,主事的心思他明白,可这种话,说给别人听听也就罢了,如果自己都给骗过去,那还真是蠢得可以。

    关键从来不在于有没有“区别”,也不在于是不是“惊弓之鸟”,说到底,这是一个“主动权操之谁手”的问题,也是谁真正掌握“节奏”的问题。

    在赵相山原本的计划里,最为理想的情况是:

    余慈察觉到背后“使坏”的是何人,却难以追查踪迹,随后由他一点点主动泄露、挑衅、勾引,使余慈疲于奔命,最终将其最虚弱处彻底暴露,令各方见个明白,彻底灭掉“渊虚天君”和“上清后圣”的威风。

    然而,因为虎辇玉舆隐轮之车的出现,以及相应锁魂秘术的使用,使得余慈早早就把他给锁定,一下子抢占了主动。

    所以说,怎么能没“区别”呢?最大的区别,毫无疑问就是时间。

    从事发到现在,充裕的时间完全在余慈的支配之下。

    原本计划中的“没头苍蝇时间”、“疲于奔命时间”全给节省下来,并施展不知名的神通手段,将水府周边困锁,断绝内外联系,一步步占到上风。

    故而,出现目前的状况,实是最正常不过的。

    要想把风向再扳回来,就要有足够的筹码,抵消余慈在时间、布局上的优势。

    “共享”三元秘阵的侦测能力,只是其中之一。

    赵相山笑容敛去:“搜检周边水域元气、地气、水脉运化痕迹。”

    负责中枢调度的执事应了一声,通过留影法阵,将周边水域的实景铺展开来,供赵相山把握。

    水底秘府所在区域,是在洗玉湖千里深处,如此深度,周边水域大致还保持着“水”的形态,但绝大的压力已经超出了此界几乎所有自然固态造物的承载极限。

    便是长生中人到此,除了要有不灭金身打底,还要精通独门的化解水压的心法,否则必是一个“死”字。

    如此恶劣的环境,自然是生灵稀缺,就是洗玉湖下的水底妖国,也只是三五个月才派妖兵过来“巡视”一回,绝大部分时间里,水府周边寂静有如死域。

    从现在的表面情况看,和平时似乎没有太多分别。

    可随着不断切换角度,还有法阵运转,掀动水流,远处的水层中,分明呈现出一片不太自然的轨迹。仿佛是在水中立起了屏风,其上书画纹路,时隐时现。

    赵相山面无表情,道:“试试看。”

    中枢执事心领神会,水府法阵激发,也不用别的手段,只要破坏目标附近水域的平静,原本稳定的水体结构出现变化,压力的波动,就足以毁灭一切。

    以前也有些不开眼的人物,机缘巧合潜下来,却是在乱流中稀里糊涂就丧了性命。

    众人眼看着水流向远方推齐开去,瞬间将那层“屏风”摧毁,一应纹路尽都不存。可当水域重归静寂,那些图画纹路便重又呈现,细微处还有了些许变化。

    “是禁制?”

    秘府主事不敢轻下定论,小心翼翼问了一声。

    赵相山回之以冷笑,随即吩咐道:“放水鬼!”

    根据他的命令,秘府周边当即喷出一层灰雾,那是在秘府中“饲养”的数千以计的阴魂鬼物。

    在深水区绝大的压力之下,任何实体都受到限制,倒是这些阴魂鬼物,自由来去,最是便利。为此,无极阁每年都会向此处,还有其余一些水下据点,输送大量鬼物。

    他们比不得阴山派,更没有“万世冢”那般的绝顶神通法门,在这里,完全是通过蛊饲之法培育,形成凶残嗜血的凶物,几百上千年积累下来,数目已经达到了相当可怕程度,甚至需要定期清理一批,以维持平衡。

    秘府放出的这波鬼物,通体半透明,形态扭曲,其中有血光往来流动,都是戾气横生之辈,最难驯服,也无须驯服,他们只要是“嗅”到了生人气息,又或者是纯净元气,便会如逐臭之蝇,一轰而上,不把目标吸干吃尽,誓不罢休。

    外围水域布置的灵光,正是最好的指引。刹那间,“灰雾”分流,万千鬼物如同绽开的花瓣,延伸开去,这样的“花瓣”不能细看,但每一个“瓣尖”的指向,都是赵相山等人需要重点关注的所在。

    水鬼灰雾已远出十里,所经水域陡地暗了下去。

    千里深的水域,当真不见一丝天光,本来就暗得彻底。赵相山等是通过接引三元秘阵的侦测结果,最终在水镜上成像。

    出现当前这类情况,实是相关区域的侦测节点,遭到干扰破坏之故。

    中枢执事反应很快,立刻调换视角,也就是这么一个耽搁,等水镜上的图景重又呈现之时,那边已经变得有些混乱。

    阴魂鬼物的浊流,仿佛是撞了墙,究其原因,实是外围“屏风”之上,那些奇妙的纹路图画,正以惊人的速度“丰满”起来。

    前面所见,不过是数笔勾勒,见一个轮廓,而此时便有不可计数的线条,从最初轮廓线上延伸出来,描绘出细致的纹理,连成一片,形成了巨幅的环形图箓,

    鬼物浊流碰撞在上面,并没有触到实物,却是激发了某种力量。

    周边水波震荡,与“屏风”上符纹交错,倒似将纹路“拓印”下来,刹那间以之为核心,周流运转,层层化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