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不倒老翁 自求多福(上)

    清磬,有出尘之意,确实是消减火气的好手段。

    只可惜,面对此时的余慈,便有些“瞎点灯”的意思。

    余慈哪有什么“雷霆之怒”?

    他只是明白,和赵相山如何冲突,都有大批人等着看热闹。唯有把一众看客都牵连进去,才能进入另一个层面。

    从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便有感应,知道上清法门与三元秘阵颇有干系。思及上清过往,道理也说得通,洗玉盟里应该有不少人担心这个才对。所以,他刻意做大声势,尤其是激发了辇车降真符图之妙,在湖下寻觅同类气机。

    说白了,这依旧是个“威逼利诱”的问题。

    果不其然,一边是洗玉湖上颇有几个响应之处;一边,就是那话儿来了。

    观人观气,听话听音。

    来人虽未现身,然而吐字出音,清晰流利,从容不迫,尤其是对他的称呼,客气亦有凌压之势,想来在洗玉盟、在真界之的身份,都是不低。

    这位是凭借传讯法阵与他说话,倒不好测出其境界高下。

    余慈也不准备费那番心力,甚至不准备回应,而是手持玉册,神念变化,在北地舆情图上,写下最后一段话:

    某年某月某日,离尘宗弟张衍于洗玉湖失联,随身鱼龙负创逃出,当其时也,天法灵宗、天水宗等多家弟因鱼龙冲突,后可察知,为无极阁人匿身在后,挑拨事非,殊可怪欤?

    托这件奇妙法器的福,他写下的字,瞬间之间,出现在洗玉盟所有高层的眼前、手、案头上。

    洗玉湖上空,似乎也因为这一段话,猛然窒住。

    余慈一反之前不温不火的节奏,完全不给那些人反应的时间,也不管这一刻,有多少人因为这一段话坐立不安,他自辇车抬头,直视身前虚空,也不问来人名号,径直便道:

    “洗玉盟亦知无极阁恶行否?”

    那位发话之人明显是噎住了,想必是后悔早早出来,挨了这当头一棒。

    余慈这问题,答与不答,都是表态,正是洗玉盟各大宗门极力避免的。

    此情此景之下,想要维持风范,可不太容易。

    余慈又一句话出来:“事关人命,不可耽搁,若洗玉盟难以确认,余某请与赵相山对质。”

    此言若赵相山听到,必会大笑三声,欣然而来。

    可问题是,他听不到!

    而此时,余慈连珠炮似的第三句已发:“可是不好确认赵相山行踪?所在之处,我已标明于北地舆情图上,若还不够直观,可循星光而下,尽头便是此人。”

    稍顿,他冷笑起来:“不过看起来,此人不太愿意冒头……洗玉湖乃真界修行圣地,不想竟然给这等人物筑巢安居。”

    三元秘阵枢之地,寒竹神君几乎要掩面不看。

    他当然知道,出头和余慈交涉的是哪位。

    地阶宗门澹水观的大知客,在北地向以长袖善舞著称的李道情,临危授命,前来交涉,然而除了声招呼,竟然连一句囫囵话都没说出来,便给噎成了哑巴。

    此事若传出去,必是一时笑料。

    寒竹神君倒是心有戚戚焉,也就是一线之隔,成为笑料的,恐怕就是他了。

    其实,余慈的要求细究其来,颇有几个破绽。比如相隔千里,难以即时传递消息,赵相山很可能是无法及时回应。

    可这种话,别人说可以,李道情若说,持正的立场就要完蛋了。

    也可以这么认为:当余慈在北地舆情图上,写出离尘宗弟失踪之事,并将其屎盆砸在无极阁头上之时,什么言语,都再无效用。

    要知道,离尘宗可是洗玉盟在真界部最得力的盟友,与清虚道德宗、四明宗、百炼宗等关系深厚,听说此时就有人在清虚道德宗的秘地养伤。

    可恨这渊虚天君,竟然将事情捏到此时才放出来,一举就占了大义名份。

    他挑明事态,不管真假,洗玉盟一定要给出个交待的,而面对其咄咄逼人势头,盟里可做出的选择少得可怜。

    或许是觉得眼下的局面还不够乱,又有声音飘过来:

    “方才刺杀所设之局,有我一位近侍参与。先前我已经有所察觉,只知其与无极阁有染,却不想竟如此丧心病狂。”

    寒竹神君牙缝里丝丝地冒着寒气,只因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此事的另一个苦主,海商会的华夫人。

    之前,她被内鬼摄走,半途因变故止,这才又赶回来。

    看那一片狼籍的莲花池以及明堂废墟吧,相较于余慈,华夫人这才叫真正的“出首”告发,至少明面上的损失,没有人能比她更大。

    尤其对这位海商会的灵魂人物,洗玉盟高层怎么说也是一贯以贵宾之礼相待,出了这种事情,谁的脸上都过不去。

    这时候,也有人在想:难道华夫人已经与之达成默契?

    事实上,余慈根本没往华夫人处瞥一眼,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腔调,拿的却是狂风骤雨的节奏,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时间,就算曾经有过,也给半途插话的华夫人给干扰掉了。

    “余某北来,一心重辰上清基业,然而势单力孤之下,竟为此贼人所算。个人名声也还罢了,一宗清名,岂可为小人所辱?今与盟报备一声,我与赵相山之怨,上清宗与无极阁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便要与他在湖了断,请盟同道做个见证!或有与那贼存着交情的,可先期道出,余某一并接下!”

    余慈口口声声说“盟”,字字句句讲“同道”,分明是承继上清宗的旧日关系,而这般言语,更是一个接一个的巴掌挥过来,不知有多少人脸红耳热,也不知有多少人怒气冲顶。

    寒竹神君也暗觉尴尬,正不知该如何是好,身上的传讯秘宝却是震动起来,提醒他参加洗玉盟高层的会商。

    显然,当前的主事人有些撑不住了。

    寒竹神君闻讯,简直想学余慈一般,狠抽那人的脸!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扩大范围,重新会商的时间吗?分明是当前的主事者不愿意承担做决策的责任,要把风险分担出去!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