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方寸湖塘 千里水府(上)

    完了,完了!

    此时此刻,血府老祖心如死灰,就算有无极阁的通灵玉,就算有那边许下来的种种布置,他投胎转世、破除胎迷的可能性,也再不会超过一成!

    如此凶险的赌博,这样的胜机,有等于无!

    他本来是想借这笔生意将原本只有三成的可能性,加以提升,事实上,在动手之前,通过对方给出的好处,他确实也提升了一成的胜算,可哪想到,如今一发地都倒赔回去。79免费阅

    一步错,步步错!

    怎办?怎办?

    他的情绪覆盖整座洞府,那些持咒颂念的弟子、傀儡、阴物等,没了他的主持,都是停下来。

    惶惑、迷茫的情绪,反过来又催生了他的心灵破绽。血府老祖终于崩溃了:

    “啊!”

    尖锐的呼啸,形成了可怖的音杀,除了与他心神相通的一些傀儡外,那些倒霉催的弟子和千百阴魂鬼物,连哼都没哼一声,便给灭杀干净。

    赤霄咒杀印倒还在,可有等于无。

    等等,赤霄咒杀印?

    血府老祖忽地抓住了一线灵光,心湖上,似乎有清波荡漾,那是半顷水波,一池荷花。

    他这时才发现,记忆中的莲花池,太清晰了,清晰得就像他亲身而至,亲眼观睹,每一个细节,每一分真意,都留刻在他的心中。

    尤其那生死转化之机,固然是害得他心魔复发,却有着他根本无法否定的玄妙。

    便在莲花池“浮起”的瞬间,奔涌的情绪,无论是溃坝之水、燎原之火,都似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汇集过来,流注池中,却永远都填不满。

    池中水波不兴,一池莲花,依旧是半生半死,往来转化,将一份生死妙诣,通过这种方式传达出来。只是有如冰山,只有小半浮在水面上,大半真身,都看不真切。

    血府老祖心神沉潜,如身临池边,却又呆呆怔怔,恍恍惚惚。

    他想挖掘出里面的妙处,可那又怎么可能呢?

    他甚至想主动触发赤霄咒杀印,这回,不是再用什么咒杀之术,而是想探头去问:

    生死之机……如何才能把握生死之机?如何才能让我投胎转世,勘破胎迷?

    可惜,莲花池不会给他答案,赤霄咒杀印此时也是操之人手。就像在天劫之下,魔劫之中,他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

    此时此刻,他又将那份绝望重新体验了一回。

    一个失神,他软软跪倒在莲花池旁,浑沌困倦,再没有丝毫力气。

    偏在此时,有一道清音,穿破水面,缭绕在红荷碧叶之间,悠然而来。

    血府老祖愕然抬头,整副心神亦是倾注,却见那莲花池中,正有一人,玄袍披发,自水中步出,旁若无人,吟啸而歌:

    “萦系财色利名牵,颠倒劣马弄心猿。万般妙诣湖塘里,自在无形方寸间。”

    步履从容,歌吟入心,其人踏湖波而来,直至血府老祖身前,观其面目,似熟悉又陌生,只是在相关的情报讯息中见过。正是他以赤霄咒杀印相害的目标:

    余慈!

    血府老祖呆呆看着,就算是心神崩溃,宗师素质还在,基本的判断力也在。

    这似乎不是玄门手段?

    他知道,这莲花池不是实景,这披发而歌之人,也不是实景,而是在他心中萌发的幻相,换句话说,这是幻术!

    然而余慈万万不可能将力量传递到四百万里之外,直接影响他的心智。

    实质上,这是幻术没错,却是仅由余慈栽下种子,却由他自己心魔催发的幻术!

    但能说这是虚假的么?

    以实入虚,以实景而生虚景;

    以虚化实;以虚景而生实情。

    情景之化,虚实之变,尽在其中。

    余慈要传递给他的意念,便在这变化之中,阐释得淋漓尽致。

    血府老祖此时已没什么心防可言,可一片寥落绝望的心境,却被这一份氤氲玄妙的真意渗透,前后彼此,再难分明。

    他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相反,他双手内扣,抵在眉心,用跪拜祖宗的大礼,向那玄袍披发之人,拜了下去:

    我只是不想死,我只是想活着;

    我不想在天地大劫之下,灰飞烟灭;

    更不想永坠迷途,在凡俗平庸的皮囊里,浑浑沌沌,无声消逝。

    不管他是谁,不管他用什么手段,救我吧,救我吧!

    心神触动,头顶似有温润的掌心压下,仿如佛门摩顶授业,是禁制?是生机?反正不由他心而生。

    血府老祖在赌,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反应不可能更坏了,不是吗?

    可到来的,只是微微笑语:

    “且随我来!”

    ……哪里去?

    迷茫之下,他心神似化入清风之中,飘飘悠悠,重又跨越浑茫虚空,待安定了,又见千里水波,茫茫一片。

    这是……洗玉湖!

    血府老祖知道,洗玉湖上的情景,又通赤霄咒杀印传递过来。

    因为视角之故,他就像是一个无形的幽灵,浮游在这片天地间。

    对面却是什么打算?

    血府老祖因为“未知”而惶惑;赵相山却因为看透了“未知”而无聊。

    余慈把他“晾”得有些久。

    但他可以理解。

    那位又是做出了大场面,可就是因为场面太大,刺激了上清宗以前在湖上的布置,生出许多枝节,惹来各方关注。

    嘿,现在这小辈大概也知道,上清宗留下的,是多么丰厚的一笔遗产了吧。

    只可惜,无论是这小辈也好,上清后圣也罢,空有天资才情,在人心勾当上,还是不够用力。

    否则,也不至于使这些资源非但没有成为助力,反而形成了负担。

    说起负担,眼下赵相山也有。

    此时,他心头发沉,像是生咽下一块秤砣,化不干净,吐不出来。

    这种滋味儿,他倒也有几回经验。这是被锁定的征兆,且遭遇的还不是寻常的锁魂之术,而是来自于此界最顶尖强人的意念。

    只有如此,才会法则郁结,灵机困锁,一应神通变化,都受到影响限制。

    如此锁魂感应,地仙神主方能为之。

    难道是后圣出手了?这和他以前估计的,颇不相同。

    而此时,后续的情报陆续传来,赵相山继而恍然: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是因为这玩意儿?

    他疑惑稍解,刚刚那架势,他几乎以为是后圣向八景宫低头,承接了“后圣”之名,这才对他生出感应。

    若真那般,局面可就太复杂了。现在看来,还是这部辇车的可能性更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