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流星击蝇 虚实幻境(下)

    无尽虚空翻叠而去,云游风动,仿佛当年成道长生,逸兴思飞之时。79阅.

    那时,他还有一些豪气,一些雅气,每每在击杀强敌之后,神游万里,遍览此界,观其盛景,通其微妙。

    只是,随着年岁增长,劫数临头,他早已把那些闲情丢到记忆的角落里,甚至已经毁灭在雷光电火之下。

    不想今日,却又重现。

    这……不对!

    血府老祖猛打个激灵,终于是反应过来:怎地不知不觉,入了幻境?

    他大劫之下,侥幸逃生,然而心防脆弱,是修行以来的最低谷,最担不得这些幻境魔劫,当即就是心神摆荡,惧意横生。

    可眼前景致,便如一个醒不过来的沉梦,纵然心焦气躁,偏偏挣扎难出。他就“看见”,洗玉湖上,水波潋滟,又见古树水道,曲折无尽,心神如乘舟楫,浮游其间,所指所向,却非他所能控制。

    血府老祖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他知道,除非是罗刹鬼王亲自出手,否则万不可能将真幻神通相隔数百万里,作用到他头上。

    也就是说,眼前湖波水道,不是什么凭空捏造的景致,而是确有其境,只不过让对面从实景中截取,巧妙拼接,拟化成他本人的视角,逐一铺展开来。由此形成错觉,如同身临其境。

    以真致幻,化腐朽为神奇,正如此类。

    血府老祖很想闭眼不看,可只要赤霄咒杀印仍在,那边就能够持续不断地将诸般影像传递过来,构成这迷离幻境。

    当然,他也可以主动解脱……可气机逆冲变动之下,他已经濒临崩溃的形神,是否还有承载的能力,尚未可知。

    优柔寡断,也是意志受损的表现。

    便在血府老祖纠结之时,眼前水道骤然开阔,一方池水铺开,似为种莲之所,然而其上,残荷飘水,枯叶凋落,几近朽坏,而池岸对面,则是断壁残垣,繁华销尽,观之便有孤寂之感,悲凉之意,沁出心尖。

    血府老祖先是愣怔片刻,既而忍不住怒气上头。

    竖子,这是在嘲弄我吗?

    前后景致的安排布置,处处都有深意在,尤其此情此景,垂暮朽亡之意,弥漫其间,岂不正是暗指他遭逢大劫,随时可能毙命?

    心头像是有一把火在烧。

    血府老祖本不至于如此急躁,但遭逢大劫之后,虽是侥幸不死,可形神重创,半入魔境,便如枯草泼油,往往一念生如火星,点了就着,立成燎原之势。

    幸好,前段时间他接下这笔生意的时候,对面预付了一件镇压心魔的宝贝,此时就嵌在他胸口上,与他血脉相通,一身气血都流经于此。此时感应到他心魔发作,当下就放出层层凉意,安抚心境。

    借此宝物,血府老祖勉强把心魔压制,努力动起脑筋,考虑如何从目前的困局中解脱。

    可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眼前莲花池轰然动荡,有一道无形的边界,将池水分成两边。

    既曰“无形”,何来边界?

    实是池中残荷顷刻之时,盛衰开败,迥然相异。

    从血府老祖的视角看,在他左手边,依旧是残花败叶,凄冷零落。

    可在他右手边,却有嫩嫩的绿色,萌发出来。

    绿意初如浮萍,点缀于池面,可也就是一两个呼吸的功夫,翠绿的颜色已经团团铺开,化为片片贴水荷叶,有如翠盘,在阳光照耀下,莹莹发光。

    便在翠盘掩映间,有亭亭茎枝,徐徐探出水面,其顶端菡萏初绽,刹那百十朵,一圈圈铺开,遍布池水荷叶之中,其景令人目眩。

    这就像是戏法儿,可血府老祖已经看得呆了。

    戏法人人会变,可怎么变到人的心坎儿里,却是一门大学问。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实景,不存什么虚假幻术,也就是说,余慈是运用了独特的法门,使一池荷花半生半亡。

    对其他人来讲,最多说一声玄奇,可在已经卡在生死劫关上,无论进退,都是死路的血府老祖来说,余慈分明是在暗示着什么。

    竖子,你这伎俩、你这伎俩……

    血府老祖想大声怒斥,可一方面他的声音不可能传导至此;另一方面,他突然发现,自己心里头,突然被某种情绪充斥,满满实实,堵得他连愤怒的意念都发不出来。

    也在此时,池上荷花又生变化。

    生机郁勃的半池荷花,却是齐齐凋零,刹那间重归寂灭;

    而另半池残花败叶,却是重复了另半边的萌发奇景,绿叶红花,婷婷水间,几如幻梦。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花谢花开,连番掉转。

    血府老祖明白,这是对方以近乎华丽的手段,演示生死妙化之机,

    生与死……不正是他如今最最纠结之处吗?

    他一时心神动摇,那半顷水面,一池荷花,深深地烙在他记忆里,又似在他心中荡漾。

    恍恍惚惚,血府老祖神思迷离,等再回神之际,哪还有什么水池、荷花,眼前回归了他那血光秽气流转的洞府,他仍然盘坐在法坛之上,周围灵幡招展,千百弟子、傀儡、阴物等,尖声念咒。

    余慈主动中断了信息的输送,把他从“真实幻境”中解放出来。

    可血府老祖心里面却颇不是滋味儿。以前,这是他赖以成就力量之源,如今他怎么就觉得,其中污秽臭气,腐朽破败,居于其间,成就的法门,便是转世投胎,真的就能勘破胎迷,重登仙路?

    一念乍起,他忽地全身抖颤,青森森的火光从心窍中迸发出来,烧遍全身。

    他发出了嘶哑的嚎叫,心中又慌又怒,但不管怎样,都是迟了!

    大劫当头之下,焉有动摇的余地?

    天劫如刀,心魔如斧,刀斧加身,只一刹那,便将他转世重修的可能性,再伐去三成。

    这一刻,血府老祖脑子里的某根弦崩断了!

    他再也保持不住宗师心境,已经到了某种临界点的情绪,骤然崩溃。

    他重重捶击身下法坛,愤怒、恐惧、悔恨等等情绪,如大江之水,轰然冲开了重重堤坝;又如燎原之火,转瞬蔓延到千山万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