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流星击蝇 虚实幻境(中)

    心内虚空中,天龙真形仰天长嗥,至大至刚之气与雷声浑化,碾过所有污秽气雾,直击赤霄咒杀印。

    但见雷光飞落,连绵几如雨幕,刹那间将一众污秽之气彻底碾压轰散,便是咒术拟化的饕餮真形,也是给硬生生撑爆。

    承启天光芒万丈,重新呈现于心内虚空核心之位,一应外邪,如沸汤沃雪,纷纷融化蒸腾,一时难再组织起有效的攻势。

    至于赤霄咒杀印本身,更是摇摆不定,受了一定的损伤。

    其实它和余慈神魂勾连一处,不管什么冲击,余慈都要分担。只不过,刚刚经过无明火洗炼的心内虚空,正是焕然一新之际,天龙真形之气的冲击最多像洗一场热水澡,而且,主战场不是这里。

    在双方正面撞击的刹那,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上,余慈气机与辇车互通,但最先发生变化的,并非是在辇车之上,而是在缥不可测的真实之域中。

    就算是与血府老祖相斗之时,余慈也没有忘记今日行事的根本所在。

    此时的真实之域上,紫微帝御的法度已然重塑,虽不比当日与罗刹鬼王交战时那般恢宏伟岸,然而真意齐备,运转合度,随余慈心意流注下来,在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中,氤氲盘转。

    这一刻,似乎能听到引车白虎舒坦的呻吟声。

    余慈感应的混沌之境,尤其是西方血色霞光并其中墨点标识,愈发醒目,墨点还在增加,变化,看得久了,几乎要生出幻觉。

    余慈却已经锁定了目标。

    混沌之中兴起波纹,便在波荡之中,百万里虚空仿佛是对折起来,被他一击打了个对穿!

    此时此刻,余慈投射过去的意念。仿佛是自九天之上,急坠而下的流星;

    至于血府老祖,则像是在房梁屋宇间低飞的蚊蝇。

    可就是这两样八竿子打不着的玩意儿,便在刹那间轨迹交错,碰个正着!

    镜面光影扭曲,其上忽有千百血色灵幡分张,层层开裂,但前后聚散无常,从这个角度看,仿佛是永远达不到尽头。

    这就是赤狱幡……

    念头方动,这片灵幡群落轰然洞开,显出其后一处幽暗世界。

    在那其中,千百修士面无表情,坐于灵幡之下,持咒颂念,半数为人,半数为鬼,还有早失灵智的怨魂之流,尖亢呼啸,昂昂作声。

    而在他们中间,一个通红的血影高踞于法坛之上,已经看不出人的面目,由头至脚,污血横流,皮肉筋络,仿佛是被千刀万剐了一遍,只是勉强保持着人的形态。

    唯有一对污浊的眼睛,或生感应,倏地盯视过来,其中尽是残酷凶戾之气,可深处分明还有着悸动。

    刹那间,余慈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信息,尖锐的意念当即投射过去:

    “冢中枯骨,也敢放肆!”

    意念刺入心湖,赤狱幡下,血府老祖心神悸动,一半是因为那横跨数百万里,一举攻破他心防的意念;一半是因为此刻,他对于洗玉湖上的感应,突然变得清晰。

    以前不是这样的。

    赤霄咒杀印不是传讯留影之用,传递的信息多了,渠道就会扩张,被人发现的机率就大,血府老祖在这上面非常谨慎。

    所以,他不管是对哪个咒杀的对象,只有一个大概的模糊感应,只将咒力作用过去便成。

    可现在的问题是,赤霄咒杀印处,大量的信息正倒灌进来。

    通过这个“连线”,他甚至看到了洗玉湖上的烟波,还有几个人影。

    经历了几致死命的天劫重创,血府老祖再不会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知道,在这一刻,双方攻守易势。

    赤霄咒杀印还在,却成为了对方握持的把柄!

    但他也不至于慌乱。

    顺流不加蚊蝇之力,可致无穷;逆流纵有万夫之勇,必有尽时。

    他距离洗玉湖近四百万里,那余慈纵然是借赤霄咒杀印,强行将意念刺入,但又能奈他何?

    就算是楚原湘、武元辰这等专精于神意攻伐的大能,能将杀伐之力放出数万里开外,不减其威,已经是巅峰中的巅峰,就算相当一部分地仙,都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当然,他也知道,前段时间后圣与罗刹鬼王交战,相隔亿万里,依旧打得荡气回肠,东海冰凝,诸天星现,偌大的真界几如掌顾之间。

    可作为精通咒术之人,血府老祖有他自己的看法。

    这样的对战必须是双向的,彼此对峙,一路推高,相互牵引,那时就不是什么“长江大河”,不分上游下游,顺流逆流,而是一个相互缠绕的漩涡。

    只有在此情况下,隔空大战才得打起来、打得好看。

    像他这样,早早安排,以赤霄咒杀印形成“以高就下”的格局,单方面咒杀攻伐,才是正常状态。

    如今他虽是被余慈发现并锁定,却立刻做出了反应,化攻为守,根本不给余慈发难的机会,又有赤狱幡防御,正如居高而守,余慈则只能是仰面而攻,只要他不求胜算,依旧无妨。

    只是,有一点让他很纠结,赵相山只说洗玉湖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此时却是干什么!

    未等想明白那边的变化,忽然威压至。

    血海波澜,掀动远空,扑面而来。

    血府老祖再度心神震动,这是他常用的招数,可里面形似而神非,不像是咒术发动,而类似于某种凝结淬炼过的真意。

    咒术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就是之前拟化出饕餮真意,也是大半处在混沌之中,自我演化,大半都不可控,只有后面的无间地狱,才是熟极而流的套路,却给人一把揪着,把局面倒转。

    血府老祖反应过来,不去想这些烦心事,定住心神,很快就挣脱而出。

    果不其然,这不是传导杀伐之力,最多只是隔空传讯罢了。

    隔空传讯和隔空传力本质相差无几,但难度有天壤之别。就好像夜观篝火,隔着几十里都能看到;可要将相应热量传来,却无异于天方夜谭。

    余慈做这手,是要吓人么?

    心神方是一松,血府老祖眼前又是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