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流星击蝇 虚实幻境(上)

    余慈曾被谷梁老祖以巫门刑器离魂鼎盖镇压,受了一番苦楚,也见识过其上饕餮、狻猊分形之凶威,当即便觉得有些熟悉。

    看那巨口分开,几乎囊括数百里方圆,他心中微动,也不再做什么,任那凶横兽吻将承启天一口吞下。

    黑暗刹那间笼罩了承启天,在现实层面,也是要隔绝余慈道基与形神的关联,使他变为无根之木。

    可这份效果也仅仅维持了刹那而已……也许根本就没有真正实现过。

    一团晶莹光辉,从承启天的核心之地亮起,这一刻,数十亩方圆的小天地,仿佛变成了透明之物,由那光芒穿透、外烁,直至整体覆盖。

    也在此时,可以看出,在承启天中,云楼树宛如大梁,又如骨骼血脉,其根系遍布几乎每一个角落,虚实结合,不管怎样,都可以从天地间汲取生机灵气,维持虚空结构不坏。

    随后,法坛现形,残留的法器真意也都在光辉映照下,若隐若现。

    天龙真形之气咆哮而飞,却是飞出了承启天的范围,又见雷光轰鸣,自然而然带出了九五叱雷法,一应污秽之气,吃雷火轰击,都是大批湮灭。

    那金蛇电火几乎无穷无尽,有时一波连得多了,污秽之气再生不及,甚至可以见得旗幡虚影,遭雷火轰击,摇摆不定。

    这便是余慈一直压着不用的后手之一。

    天龙真形之气结合九五叱雷法,将至大至刚之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简直就是一切邪魔秽气的克星。之前不用,是因为无法触及血府老祖本体,只能与咒杀之力来回拉锯,太不划算。

    如今使出来,则是余慈开辟出了新思路。

    在天龙雷火的冲击下,对面的咒杀之术也不示弱,自无尽虚空中牵引而来的种种负面力量,通过赤霄咒杀印,一层层演化,更因为先期将余慈“吞下”,其实就是以某种秘术,锁定了余慈的道基根本,眼下顺势就演化出无间地狱,将无穷无尽的痛苦摧折之法,一一展示。

    什么刀山油锅,什么饿鬼红莲,甚至是变幻出万千阴司鬼兵,前仆后继,冲杀不断。也许瞬时的杀伤还有所不足,可种种世间难睹的惨景层层化现,却是对心志的极大摧残。

    一个不慎,受其诱导或震慑,心神坠入,遍游其间,怕用不了一时三刻,就要神魂洗脱,道基崩坏。

    可惜,面对余慈刚刚烧制出来的一颗琉璃心,还有重宝镇压的承启天,就算咒术演化饕餮真意,一口吞下,到后头也是沉坠坚硬,无法消化,只能是形成僵持之局。

    此类局面,若在一刻钟之前,余慈恐怕还真要麻烦。可如今他势压洗玉湖,他不找别人麻烦都算好事,又有谁会来趁虚而入?

    只要他一颗本心不动,经过十载积蓄的天龙真形之气,支撑一两刻钟完全不是问题,这给了余慈充裕的时间。

    承启天外,打得热火朝天,余慈的心神却不在上面。他全副心神都锁定在正了作为咒力运转核心的赤霄咒杀印上。

    他承认,咒力的变化千千万万,无有穷尽,几无规律可言。然而赤霄咒杀印却是由血相傀儡的精气凝结而成,咒力运转再复杂,作为咒印本身,其“材质”和“结构”总不会有大的改变。

    尤其是血相傀儡的“源头”,更是做出了限定。

    难道由血府老祖手制的傀儡,不沾染他半点儿气机?

    认真说来,这才是线头呢!

    余慈之前是被变化万千的咒术给迷惑了,也是太过高看自己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掌控力度,以至于舍本逐末。

    如今回归正途,抓住了把手,而且有意让“饕餮真意”发威,将其道基困锁。

    明着看来是丧失主动,实际上也是将双方的应对层面限制在一定范围内,更有利于层层解析。

    果不其然,余慈道基一旦“受困”,那边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演化无间地狱,要将他陷入拔不出身的泥淖中。

    可如此运化,反而使得跳变不休的咒术,纳入了某种规律之中,而作为运转中枢的赤霄咒杀印,更是清晰呈现。

    余慈锁定目标,他知道,赤霄咒杀印中,也有咒力干扰、异化,而且其特质竟是时刻流动变化,仿佛是某种会变色的液体,或许是血府老祖也注意到这个破绽,尽最大的可能加以弥补,表现出谨慎的心理。

    解析之道,不外乎“可”与“否”。

    当结合了所有的条件,得出的只有一种“可能”的时候,自然是最完美的结果,但也有一些时候,难以达到这种效果。经过大批量的计算解析之后,仍然有相当“可能”交织在一起,需要一点点排除。

    “排除”自然也是有消耗的,尤其是这样相隔亿万里的距离,一次判断失误,所生出的消耗,足以让长生真人心疼得吐血。

    血府老祖的掩饰,大概就是这种盘算。

    可余慈此刻,却是有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在。此一上清重宝,专门搜检相关气机痕迹,巡察天下,并做标识。血府老祖的掩饰手段再怎么高明,毕竟还是有一定之规,限制在某个范围之中。

    说到底,就是多做几次“标识”的事儿,省心省力,何乐而不为?

    余慈此时正是将众多可能,以神意标识下来,便如墨点,呈现在混沌气机映出的血色霞光之上。

    天龙真形之气掀动漫天雷火,更倒逼咒术,加速演化,越是如此,暴露得越多,呈现出来的墨点标识,自然而然地就呈现其分布的疏密形态,最终拼合成一条曲折但完整的轨迹。

    由此,余慈确认了两件事:

    第一是血府老祖离得没有想象中那么远,距离大约不超过四百万里,甚至都没有出北地三湖的范围。

    第二则是,血府老祖确实是时刻移动的,但这种移动,包括咒术作用层次的跳变,终究还是有一定之规,且这个规律,已经被他掌握得七七八八。

    唔,既然大家都赶时间,那么……就不客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