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深澜远空 咒化饕餮(下)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奔腾得越来越快,直接碾过三元秘阵,也就是大半刻钟的时间,已经到了莲花池上空。

    遥见栖真面色青白,仍是端坐于车架上,余慈不免一笑:

    “事发仓促,难得你还坐得上来。”

    栖真能够在变化乍生之时抢坐上来,已是不易,耳畔被虎啸声惊了一路,眼下浑身都是软的,只能是勉强笑道:“婢子但能忠于职守罢了。”

    这话听来让人舒坦,余慈又是一笑,径直登车。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为何有这般激烈的反应,在气机隔空互通的这段时间里,余慈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如今只需要进一步验证便好。

    此时此刻,千里深的湖底,赵相山的气机越来越模糊,仿佛是将灭的香火,随时都会化为清烟一缕,消散无踪。

    可当余慈坐入车中,将这份模糊的感应,与车中法阵禁制沟通之后,他曾接触过的,可以搜索、锁定本宗弟子的奇妙界面,重又呈现在心湖之中。

    只不过,与上回有些不同。

    不再是纯净星空和浩荡长河相互衬托的瑰丽之景,而是浑茫一片,时刻都喷涌着混浊的气流,像是在某个巨大的蒸笼里在。而雾气深处,则有乌光盘转,与赵相山的气机对应。

    当年,上清宗主乘虎辇玉舆隐轮之车,睥睨天下,巡游八荒,记以上清之气,便有可入道之人,供其筛选;而记以他人气机,又将如何?

    现在,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原来是内外两便!

    而这时候,余慈想的是不怎么相干的另一件事。

    湖底深处,那让人心跳加快的反应,虽是至今隐而不发,可通过上清神通的解读,却是隐约得见其中深蕴的意味儿。

    尤其是与虎辇玉舆隐轮之车的神异之处相对照,倒是给余慈开辟了一条思路。

    他最初对这具辇车感兴趣,就是想从中找出“封召神明”的深层奥妙来,只是后来由此寻到了紫发道人,便自然而然地以为,这是上清宗寻觅良才的独门重宝,所谓“封召”,也是提拔弟子的上升通道。

    可如今再看,他的想法又深了一层。

    据他所知,上清宗的“神明”可不只是自家弟子,数万年来,各处虚空世界,不知封了多少异类。

    “九幽冥狱”就非常典型,上清宗弟子只是担任“夜游天官”一职,乘司冥巡辇,巡视一界,而其中的十八位冥狱王、数十阴司官长、无数阴神,难道都要让上清弟子一一填数吗?

    显然不可能。余慈这段时间,也研究九幽冥狱内部玄妙,自然知道,当年上清封召的这些阴神之属,十有**都是异类阴鬼得道。

    上清覆灭数百年来,虽说这些异类一时失了管束,总体却还维持着完整的治理结构,以至于余慈只凭借《摄幽明精异图录》一部箓书,便收拢了大半势力,牢牢将此界掌控在手中。

    此等封召之法的严密稳定,细思来亦是让人惊叹,似乎不比种魔之法逊色太多。

    如此手段,难道全凭念经感化?

    由此可知,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中的玄妙,他还发掘得不够。

    当然,只一幅车驾,就想完成这等伟业,肯定还有不足,只是拿在明面上的东西,湖底深处那份感应,说不定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以余慈如今的情势,那种玩意儿显然还用不上,也用不起。

    他微瞑双眸,将与当前形势暂不相关的思路沉下去,只在心中计较如何利用这具辇车,更顺利地把赵相山这厮从千里深的水底挖上来。

    正琢磨着,脑仁儿忽又一痛。

    神魂之压,反馈到心内虚空,又化为层层血雨,瓢泼似地洒下来。而在秽气迷乱之中,正有一座高耸百丈的巨大门户,徐徐张开,随门缝开启,污秽凶戾之气,暴增十倍,里面更有万千妖魔,齐声吼啸:

    “余慈,速来受死!”

    血府老祖咒杀又来!

    余慈哑然失笑,这莫不是学他九幽盛宴的故技?

    刚刚以无明火激发威能,将那边的锋芒挫消,如今竟又复起,和赵相山倒也是一唱一和,颇是默契。只可惜这位离得太远,一门心思持法念咒,可知道,如今洗玉湖上的局面否?

    心神微动,余慈已将赤霄咒杀印的独特印记,打入座下辇车中。

    混沌气象重现眼前,除了下方属于赵相山的乌光翻转,西边方向,则也铺了一层血色霞光。可惜,在位置的把握上,远不如“乌光”来得精准。

    也对,若是这么容易给抓着,说不定两劫前,上清宗就要铲了赤霄天的老巢。

    既然一时还抓不住血府老祖的手尾,余慈也不愿纠缠太多,对付狡诈如狐的赵相山需要牵扯许多精力,为此,他准备动用承启天中,之前一直隐忍未发的后手,以获得暂时的清静。

    哪知我算人,人亦算我。他欲待发动,血府老祖倒是抢先一步。

    虚空中那高大门户先破了“徐徐”之势,轰然洞开,万千妖魔吼啸之音,刹那间增强了十倍不止,更生出森然风力,吹刮出来。

    此风大有销金蚀骨之力,在虚空中一划就是一道深痕,且依旧是像之前那边,集中攻打承启天,避让与其他诸天的正面对冲。

    当是身在亿万里开外的血府老祖,不可能知道余慈身具心内虚空,也不可能知道他如今的状态,更不可能明白其中的法理,可相关咒力通过赤霄咒杀印的作用,似乎生有灵智一般,针对性极强。

    咒术之妙,便在这不可知之处。

    只是承启天刚遭了无明火洗炼,正是内外焕然一新之时,对这蚀骨妖风,倒也担得起。偶尔给吹掉几根枝叶,吹起一层烟云,只当是淬炼之后的复查,大有你且八面来风,我自巍然不动之意。

    可咒杀之术的演化,也不是仅此而已。

    见承启天不为所动,那洞开的“门户”在血雨中一卷,掀起漫天污秽毒气,继而层层变化,以“门户”为中心,叠变化形,转眼间,竟化为一头巍峨如山的巨兽,“门户”便是其巨口,其余形状,大半隐没在血雨毒雾深处,若隐若现,在承启天外围绕了两圈,便倾压下来。

    倒似有上古饕餮之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