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悬崖奔马 势压一域(中)

    此非术法,而是被无匹剑意锁定之故。

    难道余慈背后,还有一位剑仙不成?

    “这家伙真干得出来!”

    寒竹神君的嗓音都有些变了,他的手已经离开了中枢控制区域,那冷澈透骨,又重如山岳的压力,也随之消散。

    可他还是心有余悸,

    只因为,刚刚剑意所指,不是对他这具投影,而是直接指向了他本体所在。

    饶是如此,投影也难有动作,实是本体在那期间,被彻底压制之故。

    耳边传来荀愿的询问:“神君……”

    寒竹神君有些尴尬,但很快这些没用的东西便都给他抛到了一边,他厉声道:“传令!”

    话音由本体和投影同时道出,指向了所有的监察以及代理监察职责之人:“渊虚天君以某种情绪神通扫荡洗玉湖,但凡在此区域内的真人境界以上修士,尤其是知此事来由的,绝不可对他生出恶念,刺激到他,造成误判,更不能与他作对……”

    你才知道?

    荀愿腹诽一句,还好他学富五车,文采甚好,很快就将语句梳理清楚,输入独门传讯法阵之中,又让寒竹神君过目。

    “用你的!”

    显然寒竹神君是与其他人作了比对,荀愿也不耽搁,当即将该信息发送出去,目标就是所有位于洗玉湖、三仙城范围内,属于洗玉盟的长生中人。

    寒竹神君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做出的决定不可谓不冷静,一系列动作也可以称得上迅捷,可是,他再怎么应对,也追不上已经发生的事实。

    洗玉湖上,一时寒彻。

    余慈静静站在湖面之上,心头诸念翻呈,梳理调整各路涌来的信息。

    血府老祖的赤霄咒杀印,确实是最大限度地遮蔽了往来踪迹,使人无可查究。至少到现在为止,余慈纵然发动了“无明之火”,将自身的力量推上了一个巅峰,却依然没有锁定血府老祖的踪迹。

    空有一身力气,应该指向何处?

    余慈认为,时间非常重要。

    从他与华夫人初次相见到现在,不过就是三天时间,可就是这样,已经让人做了一个杀局,让他灰头土脸。

    但与之同时,这也做出了一个限定。

    设计此局之人,将他与华夫人的见面时间卡得这么准,尤其是里面涉及到华夫人的身边人,光是复杂的人际关系,都要梳理一段时间。若在亿万里之外,信息传递就要十天半月,怎么来得及布置?

    倒是血府老祖的血相傀儡,这样能够绕过心内虚空的凌厉手段,此界并不太多。幕后黑手显是早有害他之心,当是早早就召集过来,便是这一局不用,其他的杀局也是用得上的,没有太多的限制。

    所以,余慈有把握,那人十有**是在附近,在洗玉湖上。

    对余慈来说,洗玉湖上的三元秘阵,就是阻碍和限制,但对某些人而言,则是最便利之物。对其而言,可能身在洗玉湖上,反而是为安全的地方。

    就常理而言,是这样没错。就算余慈真的将洗玉湖掀翻,也只会给人浑水摸鱼的机会。

    可如今,余慈为那人做了一张网。

    罗刹鬼王的愤怒,可以让一界众生响应,厌其所厌,怒其所怒。

    余慈还达不到这种程度,可在他情绪冲击所及的范围内,效果也是差相仿佛。

    他激发了一众生灵的情绪,并将自我的意志凌架于万千情绪湍流之上,梳理其中脉络,形成了一个暂时的情绪大网。

    之所以说是暂时,是因为相较于神主网络,信力稳定而情绪变幻,难以长久。

    前者可曰“实”,后者则谓“虚”。

    这种情绪层面的运用,东海罗刹教的修士最为擅长,当日游紫梧便可借此形成“离幻世界”,模拟出自辟虚空的效果。

    余慈不需要做那么高端的事情,他正做的,是“制造”一个灵敏的触网,其实就是捕猎的机关。

    这张网尽可能地覆盖了洗玉湖周边,他本人就是网中的饵食。

    他不需要捕捉实体,捕捉的仅仅是人的情绪。

    在这张情绪之网中,“憎恶”、“仇恨”、“杀念”等极度恶意的情绪,并单独“标识”出来。

    他余慈人缘再差,也不至于到了人人喊杀的地步。

    在众修士普遍处于“中立”的立场时,那些潜伏的恶意,便如同雾中的灯火,隐隐绰绰,随他意念趋近,渐渐明晰起来。

    抓不住血府老祖,抓着幕后黑手,至少是狗头军师,也还不错!

    当然,情绪这玩意儿,人人不同,波动又太过剧烈,很难做出精准的估量,肯定是会有误差的。尤其是庞大而混乱的信息,彼此冲突影响,一个不慎,施术者也要淹没在其中。

    但话又说回来,相较于当年元始魔主一股脑儿塞进来的庞然信息,区区百十万人的情绪乱流,又不算什么了。

    余慈正是以这些年梳理元始魔主信息的手段,分门别类,解析情绪虚网,一颗本心不动,高踞其上,收集情绪中的有效信息,同时,还另有好处。

    他以“乱”发动,却始终没有迷失其中,通过对情绪虚网的梳理和控制,他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控制住了网络中所有人的情绪。

    湖上受到冲击的修士,或恐惧,或慌乱,或暴躁,但在这些不理智的狂躁情绪之上,还有一种莫以名之的压力,便如同抵在喉咙上的利剑,从本能层面,牢牢限制住他们的行为,使之不至于彻底失常。

    这就好像是悬崖上纵马奔腾,高明的骑手,自然可以在方寸之间腾挪,纵然时刻险象环生,其实是持缰勒马,稳如山岳,

    从这个角度上看,荀愿所担心的、部分洗玉盟高层所“期待”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这就是掌控力,是高层次的强者,对于低层次弱者彻底的碾压,不仅主宰其生命,甚至主宰其意志。

    洗玉湖上万千修士,步虚修士及以下,阳神未得大成,对情绪层面的感应不是太清晰,就是受了惊,中了招,也很难知其由来,只能在懵懂中,让余慈揉捏来揉捏去。

    当然,若这样还有强烈的反应的,肯定深具嫌疑,只可惜余慈没发现类似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