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悬崖奔马 势压一域(上)

    便在荀愿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中枢法阵亮了起来,

    有人影凭空化现。

    如此大范围的情绪冲击,还有马上就要形成的骚乱,已经让“上面”淡定不能,此时就连法阵的主监察都没有了处置之权,只能是临时接管了这一侧,并随即隔空将能主事的人物投影,出现在荀愿身旁。

    荀愿心头一紧又一松,忙向显化的人影行礼。

    来人身形高瘦,唇上留了一道北地颇为风行的八字胡,面容冷峻,眼睛乍看呈翠碧之色,细察才知,是不知多少层碧光交叠,湛湛流转,对视得久了,让人看得头晕目眩。

    荀愿记得,这位乃是百叠门的第一高手,寒竹神君,是已经度过了三劫的大劫法宗师。

    百叠门相对来说比较低调,可实力非常坚强,属洗玉盟地阶宗门,精擅叠击爆发之术,更精通神意攻伐,寒竹神君能够成为门中第一人,确实堪称北地拔尖儿的强者。

    在虚空神意攻伐这一项上,也是权威人物,只比清虚道德宗的楚原湘稍逊一筹而已。

    “上面”派他来处置,也算是切中病灶,有的放矢。

    寒竹神君号如其人,如深山冷竹,沉寒峻拔,不易亲近。

    荀愿与他也只是点头之交,论辈份差了一截,便先一步行礼:“荀愿无能,有劳神君了。”

    寒竹神君略一点头,不说话,自然也不问当前的详情,甚至都没有往传影法阵上瞥一眼,只是盯着孙维帧已无意识的阳神,仿佛是看入了迷。

    荀愿心里焦急,生怕湖上酿成不可收拾的大祸,只能再提醒道:“神君,此时渊虚天君发怒,已经不顾忌此地亿万生灵,再如此下去,大劫必生啊!”

    “若真那样,倒好办了。”

    寒竹神君终于开口,而话中森然之意,险些把荀愿冲个跟头。

    接下来,寒竹神君又是沉默,而这回荀愿看出来,他眼神已经陷在孙维帧的阳神里,拔都拔不出。

    荀愿也上了倔脾气,拔高了声调:“神君,事态危急,迫在眉睫,上面派神君前来,难道就是等着大劫到来吗?”。

    寒竹神君低哼了声,倒也看不出有生气的样子,且终于是瞥过去一眼:“你急也没用……这种事情,我们理亏在先,轻率动手,只会闹得更加不可收拾。现在,如果渊虚天君还知道轻重,自然皆大欢喜;如若不然,也要等到局势转变,再行处置,日后才好分说。”

    荀愿终于恍然。说到底,洗玉盟高层还是忌惮“上清后圣”的存在,不想留人话柄。可另一方面,似乎高层也很想给余慈一个教训,以至于以寒竹神君为代表的人们,都开始“期待”余慈把事情做过头了。

    不管余慈刚刚受到怎样的对待,只要他以一己私怨,大肆杀伤无辜,破坏洗玉湖上安定和平的大好局面,就是绝对的理亏。

    寒竹神君此来,绝不是要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而是要在局势真正不可收拾之前,控制住损失,不至于伤筋动骨,仅此而已。

    荀愿明白其中的道理,但绝不代表他乐意接受:

    “这等行事,岂不是较余慈还有不如?”

    寒竹神君只是冷笑一声,完全不予回应,视线又转回到孙维帧的阳神上,再看几眼,便是啧啧称奇:

    “真是古怪,你用定灵索捆住他之前,发生了什么?”

    荀愿本不愿回应,但职责所在,容不得他有怨气相挟,只能是冷硬回答:“肉身破灭,阳神燃烧,心魔肆虐……”

    “我是问你余慈在干什么?”

    “他?”

    荀愿微怔,同时想到了当时余慈冷峻锋利的眼神,心头又是微寒,这才道:“他往这边看。”

    其实荀愿说得有些含糊,可寒竹神君一听就明白了,当下脸颊也抽了抽:

    “好家伙,果然如此……”

    荀愿很好奇寒竹神君“果然”什么,可毕竟是存有心结,不愿开口。

    倒是寒竹神君绕着孙维帧的阳神,踱起圈子:“此人心魔层生,将死而入魔,若是换了我,也能辨认得出来,但要针对其症状,隔空锁魂,以眼神激发心魔……做得到么?”

    荀愿一时无语,他这才听明白,寒竹神君是把自己摆到余慈的位置,探测虚实,可眼下,分明是把自己给摆进去了。

    但也由此可知,余慈的手段着实深不可测。

    见以“冷峻”闻名的寒竹神君,竟然有如此痴态,荀愿的心结倒是化解了一些,他终于还是问道:

    “渊虚天君在神意攻伐上的造诣,究竟怎样?”

    “神意攻伐?若是神意攻伐,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寒竹神君故态复萌,口鼻之间仿佛都喷出冷气:“都道东海那位与后圣打生打死,是因为中间掺着这一位的缘故,我还将信将疑,如今再无疑义。只看他摆布七情六欲的本事,还怕不能让东海那位见猎心喜?”

    说着,他视线转向传影法阵。通过之前荀愿的一系列调整,法阵总算能够绕过几处节点,正常运转。寒竹神君恰是看到了余慈的正脸,此时,余慈刚刚闭上嘴,唇角下抿,容色冷漠,额头双蛇缠绕的咒印分外醒目。

    “这就是渊虚天君?”

    寒竹神君仔细打量一番,伸手按在中枢控制区域,虽说一时不得动手,可为了接下来的效果,略为熟悉法阵也是应该的。

    可就在此时,他整个身子忽然僵住,既而脱口骂了一声。

    荀愿愕然看时,耳畔锵然剑鸣,满室生寒。

    他本能知道,寒气所至,他只不过是受池鱼之殃,真正的目标应该是寒竹神君,可浑身汗毛仍为之倒竖。

    寒竹神君整个人就像是雕像,仔细观察,还可以看到他按在中枢控制区域的手,正逐分逐分地抬起来,仿佛是承载着一座大山,好生辛苦,以至于投影都摇晃不定,随时都会崩散的样子。

    荀愿不自觉仰头,他的视线被室顶所阻,可神意穿透层层秘阵,依稀可以感应得到,在目力难及的高空之中,有森然锐气,直如星辰斗柄,受其指向,则如坠数九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