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怒倾海岳 百幡如林(下)

    咒者,感接天地神明之秘术是也。

    相较于内修、剑术、符法等其他的体系,咒术最大的妙处就是在于一个“秘”字,可以做到“不知而知,不明而明,不觉而觉”,换言之,就是完全能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类似于神主赐下信众的法力神通,但来源又要驳杂许多。

    在天地法则体系的角度来看,某人有一定的修为,知道相关的咒语、秘术,就可以通过这一介质,触动他所完全不擅长的法则区域和层次,几如天授。

    这一点寻常内修之术、符法、剑道等,都万万做不到。

    余慈所感应的赤霄咒杀印,就将这种驳杂发挥得淋漓尽致。碰触期间,余慈感应到了虚空神通,感应到了幻术,甚至还有些魔门影子,完全就是个大杂烩,也比较粗浅。

    可那边偏就能将这些南辕北辙的东西整合为一个天衣无缝的整体,像余慈这是精通多门的人物见了,也要惊叹于其中的“思路”。

    且因其杂乱,反而将承载的天地法则给模糊掉了,就像是神意攻伐中天然就有跳变之能,使人很难拿出有针对性的手段。

    最重要的是,真的非常坚韧……

    余慈的情绪冲击,有一半都是对着咒印而发,里面有气机冲突,也有情绪的共鸣。对撞冲击之下,力道都是双向的,余慈能够感觉到反震的力量,可对方依旧是成功化解,而且是留有相当的余裕。

    就是感应得最为“精细”之时,余慈只是“看”到了无数具长幡,遮天蔽日,恍如血海,倒有些万魔池的模样,至少看上去无边无际。

    结合幻荣夫人的介绍,余慈明白,这大概就是“赤狱幡”的防御之效了。传说百具赤狱幡,除了隔绝感应的“血海”,也可以演化无间地狱,使人神魂深陷其间,纵然没有佛门业火之类,但戕害神魂根基的本事,也差不到那里去。

    也无怪乎血府老祖能够纵横数劫而不倒,有如此攻防一体之宝护持,本身又在快速移动之中,想要锁定目标,实在困难,只有单方面挨揍的份儿。

    余慈这一记“无声之吼”,有得有失,并没有达到最佳效果,但他并没有觉得如何。

    他又微瞑双目,心神归入心内虚空,看向已经快要给烧穿的承启天。

    那里火焰吞没一切,更承受了与赤霄咒杀印的对撞之力,此时看上去更是凄惨,已经缩小了两圈有多,此时占地不过三十亩左右,纵横边界不过四五十丈。

    余慈倒是非常满意。

    这里固然是一片狼籍,但留存下来的,却等于是经过了一场魔劫,蒸发了毒素,烧掉了后患,祛除了杂质,精炼了根基,从内到外,洗炼一新。

    那些禁不住情绪火焰淬炼的,自然淘汰,不要也罢。

    自平等天以下,星辰天、人间界、万魔池中,其实也是在承受着类似的淬炼,火焰隐而不显,却是更加深密透彻,一寸虚空、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余慈的心神亦在其中,受火焰煅烧,又似超脱其外,静静观察,把握灵机。

    在情绪烈焰的煅烧下,深藏的弱点和隐患,尤其是心性层面的,都瞒不过去。那是直指人心深处的裂口,被火焰烧透,很痛,更颇有所得,他甚至发现了一点儿很有趣的东西……

    此时的余慈,像是火焰中的琉璃宝石,在宗师大匠的控制下,愈是烧制,越发地通透明亮,抹平瑕疵。如此以无明之火洗炼,依旧未有动摇的心志,几可谓之“琉璃心”。对他日后的修行,当真大有好处。

    可余慈如今,并不关心“发掘”出什么东西,也不关心以后如何,他只知道:

    直到这种程度,才能真正承受“无明之火”的爆发。

    像刚才那次,只是试验而已。

    没有任何征兆,余慈忽地纵声长啸。

    此为有声之吼,音波恍如飓风,刹那间扫灭方圆里许的一切,湖畔明堂,湖上荷花,都在此瞬间崩灭。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

    余慈此回长啸,情况和上次简直是完全倒了过来。

    上回出口无声,到外围反而雷声隆隆,真正的冲击范围,约在三百里左右,越往外就越是大幅削减,远出千里之后,空有声势罢了。

    但这次,啸音横出十里,已经模糊,没有几个人听到,可对人情绪层面的冲击,却是飙扬无数重,一重压过一重,反而是无声无息,只在无形中见得巍然重压。

    在中枢之地的荀愿脑子已经木了,谁能想到,刚刚那场骚乱还没过去,更大的冲击已经到来!

    再这么一波下去,说不定湖上万千修士就要在恐惧的摆布下,自相残杀,那时候又该如何收场?

    他本能就要学习那个假监察的手段,以三元秘阵将余慈彻底压制。

    可才一动念,心头却是如遭重锤,一口鲜血喷出来。这才知道,有如实质的情绪冲击,已经跨越虚空,席玖此。而他和余慈的直线距离,至少在一千五百里以上!

    此类冲击,若是对一切懵然不知,也还罢了;若心中稍有针对性的恶念,必然遭到反制。

    也许对其他人来说,所谓的“反制”,不过就是一场情绪冲击,可荀愿一直监视着余慈,亲眼目睹了前后变化,受这极度矛盾的奇景刺激,已经不自觉开始思虑这其中的奥妙,体会里面的气机的变化。

    就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跟随分析,不自觉陷入了余慈的节奏,全身气机都有些脱节,“恶念”一起,等于是自己给了自己一拳,打得口角冒血,胸口发闷,憋屈得很。

    荀愿出身浩然宗,向来是宁折不弯,当然不会因为一时的挫折而改变想法。

    他还要努力发动法阵,劝阻限制余慈,可他随即发现,周边三元秘阵的节点布置,已经受到了绝大冲击,传影法阵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他这才知道,余慈的长啸震荡,非是无的放矢,分明是用音杀之术,破灭了附近的法阵节点。

    在洗玉湖,这当然是重罪,可结合前因后果,荀愿唯有苦笑而已。

    但他很快,就苦笑都维持不住了,洗玉湖上形势逼人,如果骚乱持续,几可等于是一场魔劫!

    此时的洗玉湖,阳光普照,荀愿却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窒息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