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道德奇论 啸动百里

    “第三波,可以确认,后圣降神反击,直接攻入东海,两边正面冲撞;然后就是第四波,双方对峙轰击,直至八景宫萧圣人出面调停。”

    相应的气机图景,已经复杂得让人窒息,更有一些不应有的空白,则是最为玄妙之处,甚至难以用水镜来呈现,否则可能直接炸碎掉。

    已经很久没有人说话,所有与会之人,在将水镜中的图景留影之后,又都在拼命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务必不让任何细节流过。

    像这样直指巅峰造化,无上威能的“讲解”,这辈子又能有几回?

    在人们心中,已经彻底相信,赵相山这次,花了大本钱,而在他身后,也必定是有一个真正的大能,以为靠山。

    便是赵相山本人,此刻所展现的眼光见识,也让人对他的评价,又提了个档次。

    赵相山微笑着拿出结论:“这几轮往来攻防,里面的玄妙便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尽,可仔细解析下来,也就是四波而已。其中,后圣共出手两次,最多三次,既而便由萧圣人叫停,大战结束。在这里面,我们仍然不能确认后圣的极限在何处,但有一点,已经可以做出初步判断。那就是,渊虚天君、余慈的极限在哪儿!”

    赵相山重新调整水镜上的画面:“做出判断的依据,就是在第二波和第三波对战之间,大约就是在此前后,后圣出手。由此我们可以认为,在此期间,余慈已经在东海那位的压迫之下,达到了极限。

    “如果后圣出手是在余慈化解攻势之前,大伙儿都明白的;若在之后,必须要调高一个档次。这里我们就高不就低,就算后圣没出手罢,那我们就可以做出判断,余慈至少拥有抵挡东海那位两击之力的水准。此外,今日之事的结果,会给我们再一个验证。”

    黑暗中众修士开始嗡嗡谈论,谁也不会小看罗刹鬼王的“两击之力”。

    有一个算一个,把此界长生真人级数的修士全拉出来,让罗刹鬼王扫上一眼,大真幻神通作用之下,说不定就要死上一半。

    也许当时罗刹鬼王没有动用全力,但余慈能够支撑到那一刻,以其长生真人的真实境界,已经足堪自傲了。

    当然,若非如此,又岂能当得“天君”之名?

    各方修士都并不觉得特别意外,这和他们的心理预期也差不了多少,区别只在于没有像赵相山这般分析得有理有据罢了。

    “很好,大伙儿应该都达成了共识。不过,这仅仅是余慈本身的战力而已,不知诸位有没有注意到,中间游紫梧败退之时,所受的重伤?”

    从反馈看,清楚此事的人,还是比较少的。毕竟大家对此时的关注重心全都放在两大神主的隔空对轰上,也许那位西陆传法仙师本身也是个人物,可在神主光芒之下,也只不过一处稍微醒目点儿的暗影罢了。

    赵相中摇摇头:“我建议诸位不要放过这处细节。很可惜,当时没有留影存下,但从事后消息可知,游紫梧八角宝幢被破,肉身重创,甚至损及道基……请注意,综合各方消息,基本可以排除,‘后圣’动手的可能性。伤及游紫梧的,乃是一道堪有剑仙之威的无匹剑气!

    “当其时也,游紫梧身外,除护体的八角宝幢之外,尚有四海社万飞罗控制的地网白骨阵,然而剑锋之下,器毁阵破,一位大劫法宗师,一位三劫真人,重伤而遁……如此锋芒,焉可忽略?”

    暗室中嗡嗡之声更是嘈杂,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难道那余慈身后,还有一位剑仙扶持?”

    “有没有剑仙,非我所能知晓。不过,难道诸位忘记了,当年这位天君名动天下,是因为那一桩事?”

    “你说的是……玄黄杀剑!”

    赵相山抚掌笑道:“然也,正是此物。诸位还记得,数月前龙霄城外那场大乱吗?当时楚原湘、武元辰两位,因为一把剑器打生打死,纯阳宗脸面全无,少阳剑窟险成平地,可最后,那把剑器却是下落不明,当时就有怀疑,是玄黄杀剑的。

    “在下通过一个比较可靠的消息渠道,有七八成把握,那一把绝世剑器,已经在余慈身上。所谓剑器通灵,纵然比不过一位真正的剑仙,半个总还是有的。既然拥有此物,不能不让人把他的威胁再向上提一级!”

    被他这么一说,与会之人倒吸一口凉气之余,更有些糊涂了,这一会儿贬损,一会儿鼓吹,究竟拿是的什么主意?什么态度?现在看来,只余慈一人,就这么难对付,这可还没说清楚“后圣”呢!

    但也有些人,结合如今余慈的遭遇,有悟于心。

    当下,便有一个粗豪沙哑的嗓子叫道:

    “赵阁主,你说了这么一大通,这道理啊、根据啊、前景啊什么,咱们是明白了,可咱可没有你的脑瓜儿好使,真要自己去做,恐怕就抓瞎了。所以呢,别的也不要求,你赵相山撺掇大伙儿和后圣、渊虚天君放对,总该拿出个实实在在的章程,让大伙儿听一听,过过眼,要是真的管用,我把话放这儿,出人出力,咱就不待皱眉头的!”

    话到半截,已经有人闷笑出声。那位“粗人”拍胸脯、吊嗓子,说了一堆,全都是车轱辘话,说到底,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先把便宜占尽再说。

    赵相山笑吟吟的,也不着恼,待“粗人”把话说完,方道:“赵某曾听一位大神通之士讲过,天有三法,人有三法,天人之间亦有三法,都是天地宇宙间最根本之物,具体是哪些,不到那个境界,理解不了,我也就不再鹦鹉学舌了。

    “不过呢,人之三法中,却有一法,是人人都能用得到,毫无修为门槛可言。一旦掌握、运使开来,上可改天换地,中可兴亡人间,下可纵横一时……此法曰世情、曰人伦、或曰道德。赵某不才,多年以来,身体力行,略有所得。”

    另一边有正喝水的,“噗”地全喷出来:赵相山之流,也有脸说“道德”?

    部分人还是听出了赵相山的本意。他所说的“道德”一词,应该是不含褒贬,只是一种定义而已。不需要计较究竟是“有德”还是“缺德”。

    赵相山没有进一步解释,这种事情,只要心领神会就好。他只是道:“天地之法,运化之机,总有可斩可破之物,惟有‘世情道德’,皆在人心之中,岂不闻‘人心鬼蜮’、‘人言可畏’?任他渊虚天君如何锋芒毕露,任他上清后圣如何神通广大,只要他杀不尽北地三湖之人,也就逃不脱这‘人心世情’之网。”

    他这边刚说完,就有人解悟了奥妙,凑趣道:“就如当前?”

    赵相中展颜而笑:“是,正如当前……”

    话音未落,又有人放声大笑。众修士都听出来,发笑的正是之前说车轱辘话的“粗人”。

    “赵阁主什么都好,就是说话东绕西回,很不爽利。你的意思,我到现在才明白,其实你就直说,让大伙儿造出声势,使北地人人都说上清的不好,最好闹到盟会上去,让各宗门联手把上清宗重归北地之事给否了……啧,这不就清楚明白?”

    赵相山神色不改,回应道:“道兄所言甚是,只不过世情难定,人心易变,有些事情过犹不及,把握起来比较困难。而后圣亦为神主,若真如东海那位,掌真幻之法,明人心之辨,我等又当如何?”

    “粗人”有些恼了:“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赵阁主你怎么就不能说个明白话儿呢?”

    赵相山笑而不语,但心中则是冷讥:你是真不明白吗?

    其实就在这场半讲解半煽动的“聚会”上,他的“章程”已经施展开了。黑暗中这些修士所代表的宗门,就是章程的一部分。但他怎么可能明明白白地讲,你们就是我手中的棋子,好好配合我做事之类?

    他不会讲,也没这个资格。就连他自己,也不过就是某些人手上的棋子罢了。

    至于这批宗门的主事者,也绝不缺乏眼明心亮之辈。就像那“粗人”,装疯卖傻,其实是有意限定、降低他们的行事标准,摆脱可能产生的风险。

    赵相山又何曾指望过?不管这些人最后会不会答应“上船”,只要他们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面,将今日所见所闻,尽都传播出去,他的需求就完成了大半。

    他很清楚,对于后圣、余慈这样的人物来说,想要毕其功于一役,顺利剿杀成功,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能做的,只能是早设计,慢收网,徐徐图之。

    正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近年来,赵相山对于如何利用“世情”、“道德”之类,很是做了一番研究和探索。在接受了这桩“生意”之后,他花了一番力气,研究当前围绕在余慈、后圣周围的人心趋向,并得出了一个结论:

    此时北地三湖,已经给渊虚天君、上清后圣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正因为如此,对这两位上清遗脉,抱有敌意的当然存在,不过更多的却是某种“期待”,

    很多人都想看一看,横空出世的二人,能够做出怎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这种“人心趋向”,便如水中行舟,如果在这种时候,真让他们做成一两件事,必定是水涨船高,声势大涨。此后再有所动作,就会自然而然地排除掉许多碍难。

    虽说二人根基不固,真到那时,吹破气泡的可能性还要大些,但世上的“奇迹”,十有七八都是发生在这极其微妙的阶段。

    他背后的人物,不愿意冒这份儿风险。限制和打压,就成为现阶段唯一的选择。

    如今赵相山做的,就是将那一层面纱揭去,将余慈和后圣还原成一个具体可以分析的概念。一旦成功,世人对其敬畏之心必然大跌,甚至会造出一大批潜在的“反对者”。

    毕竟,将高高在上的人物拉下神坛,再踏上一万只脚,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是非常有快感的一件事。

    赵相山也要承认,要对后圣进行类似的还原、解析还非常困难,现阶段的重点,自然就放在了余慈身上。

    从今天的效果来看,似乎还可以,目前强要说余慈“灰头土脸”,也不为错。待事后再做一些渲染,味道就出来了。

    当然,要把控人心,就要有接受人心反噬的准备。今日某些人针锋相对也好,暗中使坏也罢,都不是那么容易能“请”上船的,甚至还会拖他的后腿,日后需要做些处理。

    正琢磨相关事项,黑暗中忽地传来一声闷闷的震动,并不甚大,却是人人皆闻,室内甚至都有些晃荡起来。众修士颇是意外,有人问:

    “赵阁主,你那边地动了?”

    “这倒不曾。”

    “我这边也没什么感觉,像是从哪个传音法阵里出来的。”

    “是我这里……

    终于有人出面“认领”,却尽是茫然。

    此时,震动前期的共振现象消褪,倒是显出真正的音色。

    “是谁在吼?”

    “不错,像是吼啸之音……啧,这大嗓门儿!”

    相对于其他人,赵相山要更敏感一些,当即问道:“道友身在何处?”

    别人不知道赵相山的意思,但对当事人而言,实在是非常管用的提醒。那边迟疑了一下,回应道:“洗玉湖南岸……离海商会的莲花池倒近!”

    稍顿,那边又道:“是不是余慈又出什么妖蛾子了?”

    话音里莫名地有些心虚。

    赵相山犹豫了下,还是没有打开水镜,查看实际情况。

    他的水镜之所以能够同步映现莲花池上的影像,也是从三元秘阵处发端,孙维帧完蛋,那条线路也就不安全了。虽说他在洗玉盟的人脉,足够保他,可真闹得灰头土脸,也不好看不是?

    他一个迟疑的功夫,已经有人先问出来:“距离究竟有多远?”

    “……七百余里。”

    一句话把各方修士都给噎得不轻:“七百里!究竟是不是余慈啊,这么远的距离,音波传导过来都要一刻钟,且是衰减得不成样子,你能听得出来?”

    此时,吼啸的余波都已散尽,那位修士也不好确定是否真的和余慈有关联,只能闷声不语。

    赵相山倒觉得,此人的感觉也许还有点儿道理。他已经分辨出,那边大概的身份,其人也是长生中人,灵觉不俗,不会轻易就生出错觉的。

    此界确实有强人大能,可以用音杀之术,短时间内碾压相关传导法则,轰传百里、千里,屠尽区域内一切生灵。可这么做所耗费的力量和达到的效果,完全不成比例。同样的消耗,大可换成几十上百种更高效的方式。

    余慈何必这样做?做来又有何用?

    此时气氛已经变得轻松起来,只听人笑道:“难道是那位太憋屈了,吼一嗓子,消消火?”

    黑暗中又是一阵哄笑,赵相山也在笑,笑容里,他逐一复查几个已经安排好的关键节点。

    孙维帧那边儿,直接斩断了水镜传影的线路就好,由始至终,他和无极阁都没有直接介入,绝对找不出把柄。

    至于赤霄天那边,到目前为止,让赵相山颇为满意。赤霄咒杀印所加持的咒术,可以如风雷鼓荡,也能如春水缠绵,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血府老祖的把握,果然是炉火纯青。

    这正是他所希望得到的结果。

    便是余慈有玄黄杀剑又如何?三元秘阵近在咫尺,他能斩么?赤霄天远在亿万里之外,他怎么处置?

    正是斩无可斩,破无可破!

    两边都是严密无缝,余慈又能怎样?

    我能怎样?

    余慈闭上眼睛,隔绝了外界的光线,漆黑的世界能让他躁热的心脏稍微冷静片刻。

    神魂层面,咒力的侵袭始终未断,暂时没有特别凶狠的冲击,可是那种腐蚀神魂、磨灭真性的痛苦滋味儿,便如阴云,覆盖在他头顶。

    那个浩然宗的荀愿,一边为他解除束缚,一边不停在他耳边说话,大约是解释,刚刚与他为难的“监察”,并非是正选人物,而是穿了某个空子,到此作乱。

    好吧,余慈知道自己的人缘也就一般,可什么样的仇恨,会让那家伙忘乎生死,闯到三元秘阵中枢,专门与他为难?

    到最后,荀愿也有些说不下去了,只能翻来覆去地讲一些“必会给天君交待”的言语,但究竟怎么交待,没给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

    也许这位出身浩然宗的修士,勤习经典,知行合一,确实是一个正派人物,但他却不知道,在当前情况下,这种迂腐呆板的作为,只会让人愈发烦躁。

    到后来,也许是听得多了,以至于余慈耳中都出现了幻听。

    冥冥之中,似乎有很多人一直在呼唤他,却仿佛隔了厚厚的幕布,十分模糊,好像连名字也叫得岔了,但那意味儿,确实是叫他没错。

    里面是满满的恶意和嘲弄。

    如果这些是幻觉,那么,当他用情绪神通,触发了那渣滓的魔劫,将其解决掉之后,那份食之无味,弃之难解的噎食感,就是真真切切地让他很难受了。

    因为他知道,他远远没有找到正主儿。渣滓就是渣滓,灭掉几百上千个,也不会碰触到幕后黑手的袍角。

    此时此刻,他真的感受到了世情人心所编织大网的威力。

    就算是罗刹鬼王跳出来,要与他大战三百合,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没头苍蝇似的,找不到方向。

    在他遇袭之后,玄黄也好、小五也好、幻荣夫人也好,都已经得到了消息,并已纷纷进入到应急状态,可他空有这样足以镇压一方的实力,却不知要指向何方,轰向何处。

    唯一确认下来的,就是神魂之中,那枚印记的名称来历:

    赤霄咒杀印!

    血府老祖!

    赤霄天!

    如果有可能,余慈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宗门灭杀干净。

    可幻荣夫人告诉他,就算他把赤霄天灭掉,恐怕也找不到血府老祖,还有最重要的容纳“赤狱幡”的秘地所在。

    早在血府老祖最鼎盛时期,此人已经将那一处所在,完全纳为自己的私产,以大神通摄走,有说是藏在极深的地底,也有人说是在碧落天域随风飘流,说到底,无人能确认其准确位置。

    血府老祖掌控这一套咒杀秘宝,与赤霄天一明一暗,才使得这样一个最得罪人的杀手宗门,能够在强人遍地,大宗割据的北地三湖站稳脚跟。并身列洗玉盟人阶宗门之位。

    数劫以来,不知有多少人想找出血府老祖的下落,却一直难以如愿。幻荣夫人也不看好,余慈能够在仓促之间,解决万千修士努力了几千载的难事。

    有力难施、有敌难杀,只能看着对方任意摆弄——这种滋味儿,似乎是从喉咙眼儿里往外顶,甚至是冲上脑宫,再从五官七窍中沁出来。

    可余慈还在想,想得更深、更细、更透!一些不合时宜的感触接二连三地跳出。

    在陷入困局的此刻,他突然明白,华夫人之前的评价,因何而来。

    他挟战平罗刹鬼王的大势,北上洗玉湖,渊虚天君之名,后圣之威,一时无两。人尚未至,此界一干人等已将他重振上清的消息,炒得沸沸扬扬,包括八景宫的萧圣人,都凑趣要来观礼……仿佛当年北地第一大宗重现就在眼前。

    可实际上呢,碧霄清谈未开,人手已捉襟见肘;未曾直面大宗强人,已在这里栽进了陷马坑里。

    他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

    一念之差,本在暗处,却翻在了明处,各色人等在旁边起哄叫好,想低调都不可能。从这个角度看,所谓的大势,其实是一直在人手心里翻跟头,只觉得周围传来的都是喝彩声,就愈发地花样翻呈。

    看客们能聚起人气,当然也随时能抽身离开。为了留住彩声,他只能是愈发地卖力,很快就是昏天黑地,不分东南西北。

    不知不觉间,已成了骑虎难下之局。

    正因为如此,余慈不能败,甚至不能胜得艰难,否则就是笑话。别人才不会管你遭遇的是怎么样的幕后黑手,他们只会看到:

    哦,渊虚天君不过如此,三两个刺客就能让他灰头土脸,谈何重振上清?

    谁让上清宗如今能拿出手的,只他一个?击败了他,就等于是摧折了上清宗的基石。

    但就算是胜了又如何?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在后面,等着鼓掌叫好:

    好猴,好猴!

    那些高入云端的“大人物”们,是否就是如此看待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