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扒皮拆骨 相山神算

    上清雷法。

    中枢法阵按照既定程度自发运转,很快辨识出了源流所在,并在孙维帧恍惚之时,进一步给出了答案,呈现在相关区域:

    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崩弦一击!

    作为上清宗威力最为宏大的雷法之一,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又号“雷公箭”,有两种运用方式,一曰破符,二曰崩弦。

    “破符”为应急之术,速度快,耗时少;而“崩弦”则是本力为臂做弦,借诸天星力为箭,发而成雷,发动较慢,但威力随着符法造诣的不断精深长进,简直就是无穷无尽,不见止境。

    雷殛临头,直指持弓刺客。那刺客就是傀儡之属,反应隔了一层,又见余慈受缚,难以动弹,就全力引弓蓄积法力,哪想到雷从天降,汇聚诸天星力的雷火从顶门直灌进去,哼都没哼一声,便给一击灭杀。

    雷火又与太昊摧城弓蓄积了大半的法力冲突,轰声爆震,刺目的雷光扫荡十里方圆,宝弓给高高弹起,飞出足有数十里路,才落到湖里。

    孙维帧呆看着湖上这一幕,不自觉“哦哦”地叫起来,至此还不敢相信,那个随时会把余慈穿个透心凉的刺客,就那么给轰成了碎片。

    也在此时,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余慈以“妖术”震慑他的心神,实是让他反应变慢,避免他以三元秘阵进行压制,趁此机会,虚空成符,以之前刺客射出的箭矢为介质,锁魂定准,一击中的。

    孙维帧一时脑子昏沉,以三元秘阵的限制,持弓刺客一死,岂不就是说,他拿余慈没办法了?

    更要命的是,只看那划过长空的独特光痕,恐怕小半个的洗玉湖的修士,都能看得清楚。对此上层肯定要追查过来,那时候,那时候……

    他不知道幕后那人,还有什么后续的手段。

    可这一刻,眼看着余慈一击破局,就要从深坑里爬出,他脑子里的某根弦,蓦地崩断了。

    “你休想如意!”

    孙维帧扑到了法阵中枢上,几乎是用身子裹起那块光波流转的令牌。所有“三元秘阵”的控制指令,都是通过令牌发出、调动。之前他的体温已经将此物给捂得热了。

    刚碰触到这块犹有余温的牌子,孙维帧喉头便是发痒,喉咙里鲜血混着气泡,咕咕地往外冒,他却不管不顾,颤抖着身子,将千载修行积蓄的精纯元气,疯狂加注进去。

    当值监察所能发动的法阵威能,绝对是有限的,任何超出标准的力量,都必须经过至少两位监察的同意。

    可此时的孙维帧完全不避忌,或者说,他已经忘记了这码事儿,只是一门心思地往里灌注元气。

    嗡嗡的气机共鸣声响起,启动的法阵就像是上古饕餮复生,大口大口地吞噬他的元气,巨大的消耗,使得他瞬间就缩了一圈儿,喉咙眼儿里发出“嗬嗬”的低响,便是身上也响起了连串破碎的声音。

    清磬之声响起,这是中枢内的探测法阵发现了监察的身体状况严重失常,向外发出警报。

    孙维帧充耳不闻,眼睛死死盯住莲花池上的余慈:

    三元秘阵中,不是有“颠倒五行灭绝神光”吗?不是有“三仙破元剑斩”吗?来吧,发动吧,把余慈轰成渣滓吧!

    然而莲花池上,没有任何变化。

    若强说有,那就是与前几次一样,余慈扭转视线,恰是在这个角度,与他的视线“对接”。

    孙维帧吐出满口血沫,笑得癫狂:“你要死了,你要死了……死吧!”

    也在此刻,三元秘阵中,终于有人通过专门的渠道问讯:“你那边怎么回事?”

    回应那边的,是孙维帧尖锐的嘶叫:

    “死吧!”

    “啊?”

    一声闷响,中枢重地,绽开了斗大的血花。

    孙维帧脑袋砰声炸开,将中枢之地涂画得斑斑点点,阳神倒还未散,悬空而立,却是反常燃烧,金光四射,将无头残躯也给烧成飞灰。

    尖锐的警钟当当敲响,在三元秘阵中枢区域,当值监察突然暴毙,绝对是最高层级的严重事故,这一刻别说其他两个监察,就是洗玉盟的高层也给惊动了。

    可所有的一切,又与孙维帧毫无关系。

    在阳神出窍、肉身化灰刹那,一切的执念也随之崩解。

    怎么回事?

    孙维帧懵懵懂懂,无数的念头像是合聚的蚊蝇,嗡嗡而起,密密麻麻爬满了阳神内外,将本来还算明晰的思维,切割得支离破碎。

    他自己的意念,倒像是变成了不相干的东西,眼睁睁看着,无数念头分而复聚,合而再分,如百川并行,看似纷乱,实则尽归于海,脉络分明。

    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开始在脑海中倒转,莫名地,他想起了余慈的眼神。

    那始终与他对视的眼神,就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无论念头如何混乱、狂暴,都要慑伏在其中。

    曾以为无所畏惧,然而在此刻,孙维帧发自心底地颤栗。

    我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我和余慈有什么不解之仇?

    我为什么要死得这么没价值?

    他总算是明白了,可再没有任何意义。

    心底最深处的东西,就像江水奔流,倾泄出去,无数情景画面,特别是当日他如何接到消息,与人交易,来人为谁,甚至是自己对那边的猜测,都被抽出去,从一个无法理解的“甬道”中传出,为千里之外的余慈接收。

    “轰”声爆响,外间有人破门而入,阳神燃烧造成的内外压差,当即掀起了一阵狂风,却被第一个冲进来的修士不动声色地消解。

    可见到满室金光中,孙维帧模糊的形象,来人还是露出惊容。

    他反应极快,一步抢到控制法阵的枢纽位置,拿住了令牌,既而挥袖,放出一道玉色长索,将孙维帧已经快要燃烧殆尽的阳神法体拘住。

    说也奇怪,长索捆上去之后,孙维帧阳神燃烧的势头立刻减缓,但也是灵明将尽,昏昏沉沉如孤魂野鬼一般,呆呆地悬浮在室中,世间一切,再与他无关。

    做完这一切,破门而入的修士又透过水镜机关,看莲花池上的变化,待发现被元气锁链捆住的是哪位,额头不自觉就开始抽痛。

    尤其是他也看到了余慈的眼神,纵然明知道相隔千里及层层法阵封禁,余慈绝对看不到自己,心里也是微寒。

    他开启了传音法阵,向莲花池上发声,自报家门:

    “在下浩然宗荀愿,忝为三元秘阵值日巡察,这边可是渊虚天君余真人么?”

    没有得到回应,荀愿方一皱眉,却见余慈遥望天外,而其额头上,那双蛇交缠的诡秘血印映入眼帘,让他再次怔住。

    便在他的注视之下,余慈闭上眼睛。

    当浩然宗荀愿的声音响起在莲花池上空时,暗室之中,来自各方的修士发出了低哗之声。便是傻子也知道,此时开口的,决不是刚刚疯了一般打压余慈的那个。

    相较于其他人,赵相山的消息渠道要更全面、更及时,他心里摇头:

    将死之人,果然不可理喻。

    孙维帧那边的过激反应,有些出乎意料,说不定会在事后给他带来些麻烦,但也仅此而已。

    倒是莲花池那处情况急转直下,他还需要做一些解释,故而他也不再就监察的身份卖关子,笑吟吟道:“诸位,刚刚得到一个坏消息……”

    不管有多少人因为他的笑脸而腹诽,赵相山自顾自讲下去:“月前,山鉴宗遭遇魔劫,山门破败,下次宗门大比,前景暗淡,而其门内的孙维帧孙真人,受魔劫影响,冲关失败,眼看不治,难得还是古道热肠,见本该今日轮值的马真君有事耽搁了,自愿助一臂之力,暂代监察之职……然而便在位上,以身殉职,真是可惜。”

    他说得弯弯绕绕,可等与会之人理解透了,一时暗影中的杂音都给闷了回去。

    此时此刻,不知有多少人暗地里骂一声:

    “滑不溜手,卑鄙无耻!”

    赵相山不愧是无极阁的当家人,最能为自己找后路,排布了一系列阴谋诡计之后,还想着置身事外,永立于不败之地。

    刚刚他就说,不急于取余慈的性命,可又安排了血府老祖这样的大能出手,号称是“试金石”,如此不论成败,他都是“神机妙算”。

    而收买“三元秘阵”监察之事,更是做得……啧!

    就算是余慈战败血府老祖又如何?

    杀掉的全都是血相傀儡,血府老祖快要转世的人了,还会心疼吗?

    就算他顺藤摸瓜,找到山鉴宗的孙维帧又如何?

    将死之人,还能吐口吗?

    就算洗玉盟事后倒查,严加惩治,又能怎样?

    马上就要破败的宗门,还怕惩治吗?

    最恶心的就是,赵相山竟连个“劫法宗师”都懒得配,直接用个寿元将尽的真人抵数,那种一拳砸在空气里的滋味儿,只要是站在余慈的立场上,设身处地想一想,都觉得憋屈难受。

    当然,余慈憋屈,与会之人尽都开心,更有人赞叹不已,已经迫不及待想见识一下,那位渊虚天君,到头来,究竟会是怎样一幅表情。

    赵相山见火候差不多了,拍了拍巴掌,唤回人们的注意力:“这正是我要向各位说明的第二点,行此非常之事,其实未必就要出非常之力……”

    他话里点到为止,但此类言论,对面人人喜欢听。更别说有事例在前,说服力还是相当强大。特别是当人们看到水镜中余慈冰冷僵硬的表情之时,心里不自觉已有砝码加上。

    赵相山不动声色地关闭水镜,又伸出三根手指,继续之前的话题:

    “前面第一条是各位的需求,第二条是各位如何出力,这第三么,就让我和大家一起,探探那边的底儿,特别是说一说‘后圣’。”

    一语既出,各方骤然沉寂。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考量,在这里大咧咧议论一位神主大能,都是让人心惊胆颤之事。

    赵相山脸上则是笑容不改:

    “诸位无需担心。‘后圣’之名,虽说是八景宫的萧圣人金口玉言,赠于那位大能,也成了正式的名号,可其中的门道儿非常复杂。

    “若真的境界上低了一两层,也算是有益无害;可毕竟是境界相近,除非是那位真向萧圣人低头,否则,‘后圣’之名越是响亮,对其牵绊越深,那位应该也是很抗拒的,故而暂时来说,直呼此号、或者是‘上清后圣’的全称,也绝不会引起感应。”

    他说了这么一通,既是卖弄见识,增强自己的权威;也是拿“八景宫”、“萧圣人”的名号,打压“后圣”的威仪。

    效果还是有的,黑暗中,有几人的吁气声清晰可辨。

    赵相山轻轻敲击身侧的水镜,使镜面上的光波恢复流动,但并没有映现出的实际的图景,之前有关余慈的那些也都抹去了。

    “与罗刹鬼王一战后,对于那位‘后圣’,此界各方势力短暂失声,还没有适应突然撞进来的这头巨象。那一战,着实是拔高了后圣之威……”

    伴着赵相山的话语,水镜中重新显现图景,却是一片彻底冻结的海面。

    “这是后圣与东海那位交战后留下的痕迹,看起来确实有鬼神莫测之功。理所当然的,对一位神主大能,无论怎样高看一眼,都不为过……但眼下,我们不是去计较神主之威,而是要考虑更现实的东西。”

    水镜上的图景继续变化,视角所向,从冻结的海面一路攀升,穿透层层云气,直入碧霄,继而连续几个跳变,再稳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幽暗如墨汁般的虚空世界。

    便在这片幽暗之下,一片苍茫之地正铺展开来,总体上看还带着微微的弧线,形状像是倒扣的碟子,其外围已经混化在虚空深处,很难找出确切的边际。

    与会之人都知,此时展示的,就是在九天外域中俯瞰真界的胜景。

    “何谓现实?大伙儿都是在真界开宗立派,最大的现实当然就是,那位后圣大人,究竟能在真界中,砸下多少力气,洒下多少筹码呢?眼下我就为诸位试言之。”

    在水镜光波的映照下,赵相山侃侃而谈:

    “既然那位说是要重振上清,自然要以宗门的根基为准。我们找以前的例子。唔,其实此界神主稀少,前面四位都没什么可比性,只有东海那边……十二劫前初成神主之时,罗刹教还不成气候,那位也不过是血狱鬼府的土著,具体的影响力,看今日的大梵妖王,就能了解一二。”

    什么“土著”之类的评价,听得其余人等身冒冷汗,赵相山却是笑眯眯的,全不在乎。

    “神主的例子还是太少了,咱们用地仙代替如何?其实也差不多,你们看,东海那位在此界信众亿万,后圣信众何在?”

    黑暗中无人回应,不过微妙的氛围使得赵相山明白,他的说法起到了效果。

    他继续道:“那咱们就比一比,最近由地仙创立的宗门吧。太玄魔母,一手带出了羽清玄、湛水澄这样大宗师级数的弟子,成立了蕊珠宫。可蕊珠宫势力也只在南国中部一带;比她逊了一筹的谷梁老祖,名头再大,也成不了宗门之势,唔,谷梁老祖未成就地仙,我是跑题了。”

    哈哈笑声中,赵相山依旧是满不在乎的调子:“还有谁呢?对了,是陆沉,五劫以来第一人,可他治下的东华宫就能称霸天南了?照样被围杀至死……更何况,后圣不是陆沉,真要让二人放对,我压陆沉必胜!”

    依旧无人说话,自从话题涉及到地仙、神主的层次后,与会之人都是自觉封住了嘴,由赵相山唱独角戏。

    对常人来说,也许这很艰难,可赵相山全不在乎,本着对人心的精到把握,他很有自信,与会之人的思绪,完全还是被他牵着走的。

    “刚刚我说过,那位‘后圣’在此界少有信众,对神主而言,这未免有些寒酸了。哈,其实我也是道听途说,大伙儿听听就好——有传言,说是这位后圣大人,是上清遭劫之后,流落域外,或者是别处虚空世界之时,成就的神主,所以说……”

    他话音未落,已经有人失声叫道:“此言当真?”

    赵相山就笑:“道听途说,道听途说……这位道兄,我知道你为什么激动,干脆就帮你说出来:但凡是在域外,或是别处虚空世界成就神主的,必受真界天地法则体系排斥!

    “究竟如何排斥法,咱们这些小人物,也不清楚,可是,有一点是清楚的,这样的人物,就算是神通无敌,在此界最多就是十击之力,甚至还要不如。一旦逾限,天劫便降,就是天劫奈何不得,此界中的大人物们也要按捺不住,否则真给冲乱了法则体系,天地大劫变本加厉,倒霉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这回再没有人说话,然而黑暗中呼吸加重,因为传递法阵的作用,发出了“嘶嘶”的杂音。

    赵相山只当听不到,继续讲解下去:“接了这桩生意之后,我请人就当日大战做了一番解析,请到的是谁,请恕我暂时保密,不过就我看来,分析精到准确,最大限度地还原了当时的情况,这就足够了。”

    他伸手敲击水镜,镜面上真界的全景视角重又切进去,回到了冻结的海面上。

    “现在,就让我们看一看。这是场主要战场在真实之域的战斗……好吧,不懂真实之域的,可以将其想象成为大海之上广阔空间,我们的世界就是大海本身,只是那里发生的一切,都将直接对海洋产生影响。

    “就像两根搅棍,一端插海底,一端冒出海面,上端碰撞,下面可能会激烈千百倍。当然,只有地仙、神主一流的人物,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大家明白个大意就好。”

    黑暗中终于有人抚掌笑道:“赵阁主所比,真金玉之言也。”

    就有懂行的暗自腹诽:狗屁,让他这么一说,立起知见障,以后不知要花多少力气解决。

    不过呢,这也不是重点,接下来的具体分析,才是见出真章的地方。

    赵相山不急不缓,徐徐道:“这场大战的发端,乃是在当时正在三环城上空的三宝船上。从天吉真君等几位当事人的描述来看,战事之初,后圣和东海那位都是以信众交锋,亦即是以余慈和游紫梧为基本战力,暗中拔高了层次。”

    说话间,水镜中演示了当时的一幕情景。

    游紫梧八角宝幢之外,烈芒四射,有如日轮;余慈身外虚空幽暗,几如无底深渊。这一段留影也不知是哪个当事人施术留下,只持续了半息左右的时间,便蓦地中断静止,大约是相关法术被强压毁掉的缘故。

    饶是如此,明暗的强烈对比,还是让人为之惊叹。

    “在此,我要佩服一下渊虚天君,虽说其本身修为不过真人境界,‘天君’之号,有些虚高,但在法则体系感悟上,却绝对当得起,甚至更在游紫梧之上。正因为如此,以其为根基,后圣倒是更容易施为。这是第一波……”

    水镜中蓦地显现出密密麻麻的线条,从静止的余慈和游紫梧身上扩散出来,在虚空中交织、扭曲,让人看得眼晕。

    “此为当时二人主要的气机变化图,是事后推演出来,不敢说精确无误,却也能十中七八。此时游紫梧身外气机的变化,已经有些超出其极限,应该是东海那位主攻,后圣还未插手,余慈很可能是被攻入自辟天地,完全陷入守势。”

    此时,赵相山倒是言简意赅,只将图画在水镜中亮起数息,大略解读一下,马上就更换掉,当然,主体背.景还是余慈和游紫梧对峙的画面。

    暗室中的气机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那是各方与会之人抓紧时间用法术留影所导致。

    赵相山只做不知,语速都没有变化:“第二波,余慈自辟天地内外气机有明显变化,将罗刹的攻势化解,并将游紫梧重创。结合前后,我们认为,这里是个关键节点,如何关键法,后面再说。”

    接下来,又是气机图景变化,而这次作为背.景的,一半是东海冰凝,另一半则是“星河流布,紫微帝现”之壮美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