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毒刺连环 天外剑来(下)

    余慈瞳孔收缩,但见之前心内虚空波动时,摔倒在水榭中的侍女,就那么弹起,只跨出一步,就从原来可以忽略不计的还丹修为,瞬间飙升到长生真人的水准。

    血色的强芒耀花了余慈的眼睛,“侍女”全身上下燃起了血色的火焰,再一步,血光如虹,其在天地法则体系中的位置,已经跨过了“真人”这一个槛儿,直接冲入劫法境界。

    一瞬一境,一步一关!

    这种爆发式的增长,冲起了何等可怖的势头!这一刻,“侍女”手臂前指,骈指如刀,虽身无利器,其身躯已堪比神兵,手刀锋芒几乎已经沾到了他胸口的衣物,与护体罡气激烈摩擦,竟然是迸出了火星。

    但最为致命的,并非是近身格杀的凶狠,而是其身为劫法宗师,在瞬间提升境界时,对周边虚空爆炸式的冲击。

    此冲击便如同一记重锤,可怖的震波在周围十尺方圆的虚空中连续摆荡,其影响的区域,并不因为激烈的动荡而扩散,而是一直维持在“十尺”的范围之内,往来堆积,一波强过一波,展现出了惊人的控制力。

    余慈知道,对方的冲击控制在有限的范围里,但破坏力已经是打入了法则层面,也直接影响到了他虚空排布的结构。

    影响已经显现——虚空法则的动荡,令水榭瞬息间无声崩解。

    另一边华夫人有三元秘阵加持的光罩保护,倒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只是由坐姿转为站姿,虚悬其中,神情恬淡,并未有丝毫动容。

    至于交手的两人,都是身形悬空,“侍女”进逼而上,身上的血光越发浓郁,真像是燃起了火,其所激发的力量,更是再度飙升。

    而且便是在心内虚空内部,危险也没有褪去。

    持剑刺客爆裂时迸开的血花图案中,正有奇诡的力量喷洒而出,形成一圈圈污秽之气,弥漫四方。余慈已经展开了虚空变化,欲将其封锁,可相关的法则元气只要是沾上,立刻受到污损破坏,甚至还有借机传染蔓延的趋势。

    和前面的裂空箭矢一样,这爆裂的污秽之气,仍然是专门针对虚空神通的,且效力更胜百倍!若让它传染、做大,心内虚空恐怕要受到伤损。

    余慈知道,这是他“渊虚天君”的名头太大,“自辟天地”的无上神通,又是最为抢眼的噱头,这批刺杀针对这一点,当真是下足了功夫。

    刺客的连环手段,处处都是针对着“自辟天地”而设,务必要内外夹击,将余慈坚城壁垒般的虚空防御打破。

    裂空箭矢也好、血肉雷火也罢,包括莲花池的禁制,都在与他的虚空神通作对。

    归根结底,都是在破坏他的虚空结构,在给“侍女”的近身刺杀创造机会。

    而真正的杀招,也同样是“侍女”那一击打出了震荡法则之力的凶狠穿刺。

    “侍女”这一击就是单独拉出来,也有刺破虚空之能。

    余慈的胸膛已经在强压的作用下,微微向内凹陷,再进一步,压力就会直接传导至他的五脏六腑,将那里搅得一团糟。震荡法则的破坏力,更会顺势碾碎他的形神根基,彻底将他灭杀。

    但,这还不够!

    如果换了另一个具备“自辟天地”神通的强者,也许他们就成功了。

    然而,余慈心内虚空开辟,从一开始就与正常的“自辟天地”神通不同。那是从玄元根本气法的“根子”上,通过引气入境、内景外成等一系列步骤开发出来,贯穿着心象、物象对转演化的独特法度。

    而在其内部,更是封存了一批远非“自辟天地”所能涵盖的玄妙真意。

    简单点儿说,他的心内虚空的内涵,要比寻常“自辟天地”丰富得多。

    更何况,余慈如今真正的本钱难道只是如此吗?

    这批刺客,仅就“自辟天地”而作为,思路一开始就错了。

    盯着“侍女”酷厉幽冷的瞳孔,余慈面无表情,对胸口处传来的震荡杀意置之不顾,心内虚空之中,清音倏转,如吟风鼓瑟,如鸣金击玉,缥缈来去。

    在他与“侍女”之间,空间已经给压迫到了极限。

    然而在天地法则体系之中,在更高远的领域之下,双方的距离还很远、很远……

    事态诡秘,由不得余慈再做纠缠。

    平等天上,琼楼玉宇,似存若无,倏然化现。

    清音悠远,似从天外而来,顷刻十转。

    十二玉楼天外音。

    作为论剑轩入微剑意的极致,十二玉楼天外音动辙**转,十余转,某种时候,直觉上会觉得有些累赘。

    可实际上,当剑意发动之际,声音传递的法则,已经在第一时间扭曲崩溃,惯常的概念,早已经失去了意义。

    便如此刻,十音连发,成一长音,偏偏层次分明,有条不紊。

    常人只觉得不合常理,只有真正对天地法则有着深入了解之辈,才能见出,在这缥缈清音之中,所蕴剑意的辽远宏阔,所控方寸的极致精微,浑然一体,也形成了专门针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无匹锋芒。

    所过之处,千百种相关法则撕裂,无可抵御。

    修士居于天地法则体系之中,受其牵系,也借此调动天地之威。

    可十二玉楼天外音过处,一音就是斩断一层法则结构;一剑就是灭杀一圈内外联系。

    莫说是本体在此,就算是楚原湘、武元辰之流神意横空、万里遥击,剑意过处,也是破灭一切传播的介质,使之顿陷无可凭依的虚无困境。

    清音发动之初,三元秘阵的压制便给破开一个口子。

    至于“侍女”,就算是劫法境界,浑厚修为,可难道就真正超脱了么?

    其一身骨肉筋络,气血流转,哪个不是在天地法则体系的“规定”之下?

    剑意斩灭法则,便是斩去其在天地间的立身之基。

    尤其余慈的心神已经登上了真实之域,居高临下,俯瞰天地法则体系的全局,剑意清音十转,每一转都是有的放矢,其斩灭的,都是最基础、最关键的法则,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