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泉池磨剑 水榭奇谈(中)

    仔细清点四道真意,其敏感性、危险性各有不同。

    上真九霄乃剑仙孤高之法,独往独来,不假外求,又和余慈较为契合,可以掺入自己独有的风格,应用起来其实最是安全;

    太玄封禁则以太玄魔母的本源之力化就,那位失踪已久,如果真有反应,反而是好事儿了;

    无量魔染是魔门心法所化,相对来说比较敏感,可魔门人才济济,多一个少一个,也未必能找得到头;

    只有罗刹幻力,是余慈用罗刹鬼王的本源之力所化,这桩本事,至少类似层次的本事,似乎只有罗刹鬼王一人能做到,弄不好就要撞车。

    但另一方面,这可是“本源之力”啊,任是哪位大能都谨慎小心,看护周全,生怕为外人所趁,他拿这件“宝贝”在手,绝对是探测罗刹鬼王虚实、研究真幻法则玄妙的最好素材。

    也由此,他越发地期待对薛平治的治疗,不知能否从中解析出什么,帮助破解罗刹鬼王“本源之力”的奥秘。

    要勘破其中奥秘,余慈认为,还是要从平等天入手。

    平等天的根基,是在于平等珠、还有与之相关的心炼法火所共同涉及的天地法则,在层次上,绝对属于“根本法则”的一类。

    余慈用佛门语,暂定名为“性相”。即是不变的真性与千变万化的名相之奥妙,再明白点儿讲,就是“本质”与“形态”之间的作用之法。

    再推进一步,也可以说是“真实”与“幻相”关系奥妙。

    可如此这般,是不是觉得有点儿眼熟?

    罗刹鬼王的“真幻法则”,一定和它是亲戚吧?

    两种法则,又都触及到了“真实”这个义项,可问题是,真实也能用“法则”来形容吗?

    “真实”用什么来划定?

    为什么要把那个只有大神通之士才能触及的奇妙的层次,称之为“真实之域”?

    天地法则体系顶层,究竟有多少根本法则?

    以上这些问题,有些余慈曾经拿出来和幻荣夫人讨论,可是,幻荣夫人也不能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

    尤其是根本法则的问题。

    余慈是少数在天地法则体系中,拥有统观全局能力的人物,迈入真实之域也有一段时间,可至今仍没能明确具体的根本法则的数目,总是发现一些不应有的“浮动误差”。

    他也曾潜下心去,认真思索推衍,可一个恍惚,往往就是几个日夜的消耗,目前实在没有时间深入下去。

    今天也是一样。仅仅动了几个念头,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还好幻境没有出什么问题,叶池也是情况良好,证明他解决剑意冲突的方法切实可行。

    至于剑意大幅提升后,形神如何适应的问题,他有些思路,却不敢轻易着手。

    看叶池渐入正轨,余慈就把幻境中属于自己的因素退出来,再根据实际变化,调整了幻境的几处细节,让陆雅仔细盯着,又向骆玉娘使个眼色,这才乘舟而出。

    现在,他要去找华夫人。

    当余慈看到华夫人的时候,这位莫名给他“孤冷”感觉的美人儿,亦是只身孤影,斜倚栏杆,向湖中抛洒鱼食,似乎有些百无聊赖之状。

    距离她最近的,也不过是一位在水榭外侍立的美婢。

    之前与她说话的那人已经离开,对照一下当时情形,余慈发现,华夫人的姿势都没有变过,真如寻常贵妇,慵懒安然,又思及她前日所说“不愿空渡时日”之语,便笑道:

    “夫人终得闲中真意……”

    “非也,有思天君。”

    余慈微愕,未等想起要怎样回应,又听华夫人道:“但思君故,有手无心,如今池中鱼儿大概都要撑死了。”

    话是如此说,她还是随手洒下鱼食,不管池中翻涌,鱼花水浪。

    余慈也反应过来,知道真要调笑起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也就不再说什么,走过去,大马金刀坐下,简单道:“我再为夫人诊一诊脉。”

    华夫人抿唇一笑,伸出皓腕:“有劳。”

    余慈手指沾到华夫人肌肤,感受到那独特的脉动,当即就全副身心地投入进去。对他来说,这样一个与真实之域强者真意对撼的机会,也是非常珍贵的,尽可从中窥得相关应用之妙。

    大约半刻钟左右,他满足地叹息地一声,手指抬起,心念微动,莲花池中,又有一朵红莲飘游而来,尚在途中,万千气机已加持其上,形成一道随心而发,又精妙无方的符箓,自然凝化日月精气,形成点滴甘露,集于花蕊之上。

    余慈指拈莲梗,送到华夫人面前。然而再次出乎他的意料,华夫人甚至都懒得抬手,明眸顾盼,一笑之间,就那么俯身就唇,轻轻啜饮。

    有那么片刻,余慈只看到华夫人如云青丝,但觉雾隐暗香,莫可勘透。其上又有一枝凤钗,凤眼上两点朱红,莹莹发光,正与他眼神对接,华美而妖异。

    微怔的空当,华夫人却在俯身之际,轻言曼语:“就在昨夜,碧霄清谈已定会期,并将规矩发布,元君应该已经知道了。”

    “唔,碧霄玉册上已有所载。”

    华夫人直起身来,以袖掩唇,似是细品香花甘露之味,片刻之后,方又显露娇容,轻赞一声:“天君所制符箓,更胜前日。”

    “一回生,二回熟罢了。”

    余慈不愿跟她话题跳变的节奏,紧接着就问:“夫人这边可有定论?”

    “尚无头绪。”

    华夫人唇角似有冷意,但细看去,又是笑意微微:“眼看规则已定,谋划却还在起步阶段,妾身心里焦躁得很……天君应亦如是。”

    她说得这么坦白,余慈也不好唬弄她,点头应道:“确实麻烦。”

    玉册上有关碧霄清谈的描述,时间、地点、参加人员外都没有什么可说的,其中比较微妙的,大概就是参加人员一项,名义上是这些人,实际究竟怎样,不到正式与会的那一刻,谁也说不清楚。

    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规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