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万里遥寄 故人消息(下)

    “这帮南蛮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好心好意询价,报的数儿也比市价高出五成,不卖?不卖你炫什么呢?”

    “世上哪有强买强卖的道理?我们都说了,这不是寻常灵鱼,而是水葬之后,请来的祭灵之物,事关至亲,怎么能卖?”

    “既然不卖,问你产鱼的位置,你搪塞什么!”

    “可笑,刚刚才安放了灵柩,怎么能告之尔等,惊忧了先人?”

    “嘿嘿,这分明是你们的推脱之辞。当我不知道你们底细吗?西南天法灵宗,专事灵禽异兽的培养买卖。宗门里死了人,跑到洗玉湖来水葬?想独霸资源,先看咱们洗玉盟的爷们儿答不答应!”

    当下四面就有附和叫好的,但也有人暗中嗤笑:跑到洗玉湖打鱼来卖?这群公子哥儿是真不知道生意为何物!当然,他们也可能是随便找个理由,抢下大义名份之类。

    如若不然,在道义上,一众公子哥儿是站不住脚的。

    洗玉湖周边,确实有“水葬”的传统,仪式大致是由至亲携灵柩深入湖水深处,尽可能向下安置,待祭拜过后,捕捉附近湖底的游鱼,尽力饲养七七四十九日,再放归湖中,即为送灵之意。

    这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在道义上天然就要站高一头。

    红衣队正也看到了,天法灵宗弟子中,确实有披麻戴孝之人,心下不免倾向这边一些。

    两边的吵闹依然未休,听他们吵得头痛,红衣队正皱眉道:“都住嘴,天法灵宗的都报上名姓;你们这些,各自报出所属宗门,铭牌都拿来我看。”

    正检查的时候,手下又报上来新的消息。红衣队正一听,眉毛就是竖起:

    “你们还有人去了湖底厮杀?把他们都叫上来!”

    当下,领头的“洗玉盟爷们儿”就无奈道:“这就要麻烦队正大人了。我们又不是长生真人,洗玉湖上,神意能远出百丈,就能夸耀一时,如今那两位恨不能都杀到十里水层去了,谁能叫得回来?”

    红衣队正冷瞥他一眼。作为执法队的头目,他可凭借特制的令符、法印,临时借用三元秘阵的力量,发挥远超本人极限的力量,可随后的一系列复查程序,当真能让他欲仙欲死,后悔个三年五载不算多。

    这群本地门派、宗族的公子哥儿,或许正因为如此,有恃无恐。

    当然,也是对他们交战中同伴的高度信任。倒是天法灵宗,没听说近年有特别优秀的人物……

    一念至此,脚下水波激荡,既而炸裂。环抱粗的水柱冲天而起,带出一道人影。

    那群公子哥儿彩声大做,齐齐欢叫:“李道兄神威!”

    但紧接着,他们便似给卡了脖子,纷纷住口。

    只见那位破水而出的“李道兄”,外衫给撕破了两道口子,下摆更是破破烂烂,迎风招展。还好反应及时,人在半空,就将外衫一把撕下,露出贴身劲装,倒也是猿臂蜂腰,十分矫健。

    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其脸上红白变幻,是气血未能归位的表征,十有**是在水下吃了闷亏。

    这位还没落下来,另一边天法灵宗的修士也叫了起来,什么“史师姐”、“心师妹”、“九娘子”,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红衣队正扭头,却见有一位女修,笑吟吟站在水面上,裙带绿水,双髻鸦色,肤质如玉,娇俏可人。

    对比之下,便是傻子也知道了,实是眼前这位女子大占上风。

    “李道兄”倒不是输不起的那种人,只是难免憋闷。

    本来他们几个人面对天法灵宗的几个小辈,完完全全是碾压的态势,哪想到这女修斜刺里杀出来,直接路见不平,架了梁子。偏偏人家还架得理直气壮。

    他也落在水面上,狠盯了女修几眼,开口道:

    “可是九灵女史心?”

    “应该是深水蛟李存中李道兄吧。”

    女子笑嘻嘻地看似漫无心机,然而一旦开口,却是礼数周全,还略整衣衫,向李存中施了一礼。

    见事态有所缓和,红衣队正也松了口气,总算两边真正的首脑都不是那种热血上头的蠢货。当下又把二人叫到一处,警告两句,让他们遵守洗玉湖的规矩。

    李存中信口答应,但还是盯着女子不放,心思也在转动。

    此时,女修却是主动放低了姿态:

    “此许口角,何至于打打杀杀。道兄想要灵鱼,天法灵宗做的就是类似的生意,自当尽力供给。但做生意也要给一个调拨货物的时间,至于私有之物,敝宗还不至于夺弟子所爱……真想要的话,便由小九我做主,半月之后,三尾灵鱼,品质不低于今日这条,但道兄应当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这一番话,既有商家的圆滑,又见出爽快的江湖气。

    要么说呢,面子都是别人给的。见女修占了上风之后,依旧不骄不躁,李存中心下也舒坦了一些。又见到旁边红衣队正虎视眈眈,更不想把事情闹大,便也回应道:

    “若你们能拿出十尾,我们这边给出一瓶‘天水丹’,这是精粹血肉、纯化气机的三品丹药,不会让你们吃亏。此外,在下愿私人再赠九姑娘一件法器。”

    最后一句,就是故意来套近乎了。

    在李存中看来,这位不言本姓,偏自称“小九”的女修,着实是位难得的美人儿,修为精湛不说,更是秀外慧中,看似随性而为,实则把分寸控制得极好。如此佳人,若能亲近亲近,也是一件乐事。

    对他的示好,小九只嫣然一笑,再拱拱手,定下后会之期,便干脆利落告辞。

    而待她走到同伴面前时,脸色却冷了下来:“如今北地正乱的时候,你们不好好在宗门里呆着,认真修行,却成群结队跑到这儿来,是何道理?出来也就罢了,行事还这么不谨慎,要不是这次我正好路过,你们都准备喂了湖里的灵鱼是吧?”

    天法灵宗在这儿的修士共中七人,入门有先后,修为有高下,但年龄都比小九大出几岁,可在面对她的时候,一个个如耗子见了猫,眼神游移,呐呐不能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