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万里遥寄 故人消息(中)

    余慈身负重振上清的重任,一些事情做得久了,也就发现,信息很重要,平衡很重要,大局观很重要。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除非是真的有抗衡全天下的伟力,否则,必然要做出一定的谋划和妥协。

    人世是一张比天地法则体系还要复杂的网,因为它的结构是未知的,是时刻变化的,谁也不知道,会从哪儿突然跳出一个对头来,华阳山的谋划失败,就是个最直接的例子。

    更要命的是,它的反应不是即刻的,不是明确的,而是在纷杂变幻的人心中,不断异化、扭曲,经过一段时间的延迟,才慢慢显化出来的。

    就算是余慈精于情绪神通,却也无法真正掌握千百人的心理走向。而变数,就发生在这复杂的人心走势之中。

    如果没有对天下大势的宏观把握,没有详备精细的信息储备,没有犀利明透的推衍判断,就只能是跌跌撞撞,见招拆招,至于会不会偏离方向,徒耗人力,只有天知道了。

    对付罗刹鬼王,或许是天底下最凶险的挑战之一,尤其还牵涉到西南的大黑天,罗刹教在真界立教十二劫,四五万年的漫长时间里,定然还有许许多多未知的利益关系。

    没有一个掌握大局的人物,只是闷头作对的话,恐怕就要陷在罗刹鬼王织成的大网中,手忙脚乱,难以周全。

    余慈早就想给罗刹鬼王下绊子,其与大黑天的谋划,应该有很多人都感兴趣。用得好了,定会给她们添上无数敌人;但时机把握不好,说不定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对他联手追杀,全天下还都袖手旁观看大戏,那才真叫憋屈。

    华夫人的经营谋算,还有对大局观的把握,为此界公认。

    如果真能与她联手,大伙儿取长补短,真诚合作,不知要省多少力气!

    仔细计较一番,余慈蓦然发现,在对待华夫人的问题上,他好像比薛平治还要更期待一些。

    但他也没有忘记,更多的障碍,是在华夫人自身。

    和余慈交谈这几句,薛平治也有所悟,检视内心,更为客观清晰,此时便叹道:“依本心而言,我更希望华夫人如我一般,以私仇驱使,不类此时,别有所求。”

    余慈表示理解。

    像华夫人这等人物,谋算等于是本能,若限于私仇也就罢了,对于利益的追求反而会受到限制。反之,若这番联手,仅仅是为了满足个人的野心,她自然而然地就会追求利益最大化,利用薛平治,利用海商会,甚至利用罗刹鬼王,为她的野心铺路。

    “如此不得不防。”

    余慈也是沉吟。以叶缤的眼光,不会看不出华夫人那边的问题,可她还是将其推荐给薛平治,理由是什么?觉得可以信任?还是说,把这份信任转到了余慈身上?

    这般思来,余慈心里沉甸甸的,那个渐渐成形的想法,就像是滚滚浊雾,在烈风下吹卷,干扰他的判断,使他越发地不能轻易下定论。

    不过,他已经做到了帮薛平治“把关”这一条,至少理顺了思路。想了想,便道:“这两日,我还会和华夫人打些交道,如果元君确实想与华夫人联手,也还信得过我,不如再等段时间,待我再考量一番,如何?”

    薛平治知道此类事情,急切不得,便颔首同意,并道:“我不能在外太长时间,近日还要闭关,若有结论,可与玉娘联系。到时再议相会安排。”

    余慈视线转向骆玉娘,这位在外豪爽洒脱的女修,在与自家师尊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收敛起来,沉默寡言,甚至让人难以察觉到她的存在。

    这么想着,他心中微动:“过两天,正好需要骆道友到华夫人处,帮我个忙,不知可否?”

    薛平治看了眼自家徒儿,骆玉娘则应道:“愿为天君效劳。”

    当下骆玉娘便将她居所的位置告知,并送来一套传讯飞剑,这套传讯飞剑经她以秘法祭炼过,千万里范围内,都可以寻得到。也是对足堪信任之人,才会交予,否则落到对头手上,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余慈已经让陆雅给他安排好了住处,回头就要赶去会合,此时也把那地址告之。

    他心中还存着一事,要回到洗玉湖上去。薛平治则道:“白日湖上人烟过密,我就不与道友同行了……”

    余慈心里又是一动,问起薛平治的伤情。

    薛平治应道:“有道友符箓为基,许央炼制的秘宝,确实合用。只不过,我不修剑道,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将熔炼的异气抽离。否则受外因诱发,会有些麻烦。人烟稠密之地,六欲浊流过盛,我尽量离得远些。”

    余慈点头:“若如此,还真有些麻烦,且容我再思之。”

    “道友可再构符?”

    薛平治倒是意外之喜:“其实抽离异气倒也无妨,我便在琢磨以之为材料,炼制一件法器,威能应该还不错。唯一不方便的,就是符箓法器终究非内修之法,封固不利,易受浊气杂念诱发,若道友能解决这个问题,平治感激不尽。”

    余慈一一记下,其实,他是有些跃跃欲试。

    像薛平治这样,挣扎在最顶尖情绪神通之下的“材料”,可真不多见。若在她身上深入研究,说不定可从中窥得罗刹鬼王真幻神通之妙。但时间地点都要另行安排,务必谨慎,免得不可收拾。

    “两日后办完手中的事,再通知元君吧。”

    “如此,多谢。”

    三人互致一礼,余慈便当先飞身下去。数息之后,便到了洗玉湖烟波之上。

    之前那一场混乱,至今还在持续。湖面上远远近近足有上百人围观,动静相当不小,甚至还惊动洗玉盟的执法队。

    此时,统一身着玉底碧浪甲衣的修士,将生事双方隔离开来。又有披红甲的队正,将两边带头的带到一处讯问。

    两边的情绪依然不怎么稳定,嘴里嚷嚷不休,若不是红甲队正连续几次严厉警告,甚至发力给了两人一个教训,恐怕这就要再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