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莲清如水 意深如渊(下)

    敖休眼睛盯着水榭地面的纹路,虽是向余慈行礼,心里却极是舒坦。79阅.

    因为他终于给余慈下了个套,此非出自“公心”,而是“私欲”,可越是这样,越是爽利。

    天风散人也好,乔休真君也罢,都是此界散修中,名望极高的符修,均有宗师之资。前者天赋绝顶,后者辈份极尊,天篆社都给二人安了“供奉”之名,以为尊敬之意。

    出自这等人物的“纪念之物”,岂会当真是“随手而就”?

    他与天风散人,其实关系颇深,近来更有一些合作之事。

    天风散人赠他这朵“水莲花”时,便提及此为他独门制符之术,贯通了玄门、佛门的部分手段,符成莲形,荡涤心魔,最是神妙,拿到几个大商家的拍卖会上去,足够换来一件同样性质,祭炼十四重天的法器。

    如此妙品,让余慈全无准备之下,仓促制作,哪有能胜过的道理?

    敖休正是要拿天风散人,来落余慈的面子。

    到那时,不但余慈在华夫人、薛平治等人脸上损折脸面,他事后也会在外面大肆宣扬,非要弄得世人皆知才好。

    当然,余慈也可摆架子,避开这次“较量”。那也无妨,事后自然会有“天风散人隔空一符难倒渊虚天君,上清传人甘拜下风”之类的段子轰传天下。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余慈能胜过天风散人又如何?

    若余慈真能制出胜过“水莲花”的符箓,他就顺依前言,厚着脸皮讨要下来,那怎么也是一件超过祭炼十四重天法器的宝贝,到时候看余慈吃下暗亏的表情,也很不错。

    到目前为止,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成固欣然,败亦无妨,心态放得极开。

    这人啊……

    余慈看着敖休躬身时的后脑勺,哑然失笑。

    这家伙究竟是天生与他不对付呢,还是别有所图?此类问题,不需要动太多脑筋,包括敖休给他出的难题,也一样。

    岂不见华夫人、薛平治她们,都在笑吟吟旁观?对这等层面的事情,只需要抱着一个玩乐的心思就好。

    “敖堂主的心意,我了解了。”

    余慈不多言,不客套,不纠缠,抬头看天,却见阳光普照,万里无云。既然无云,分云斗符又从何谈起?

    敖休顺着他余慈视线往上看,脸上微变,头一次,他对洗玉湖隔绝劫云的法阵心存不满。

    显然,余慈是找到避战的理由了!虽说后面大有文章可做,但不能亲眼看着余慈给打落威风,还是有些可惜。

    果然,余慈就道:“今日天公不作美……”

    敖休心中冷笑,正琢磨如何在余慈发话后,送几根刺儿出去,余慈话意陡然一转:“然而万物皆可为符,我便偷一偷懒,就地取材好了。”

    不等敖休反应过来,他伸手向水榭侧方碧波一指,就在一片接天碧叶边缘,忽有一朵碗大莲花,并花梗之下,如绿盘似的荷叶,脱了束缚,逆波而来。

    莲花荷叶飘行并不甚快,然而距离水榭也不过百尺距离,也就是七八息左右的时间,就到了水榭下方,如有灵性般升腾而起,由余慈伸手接着。

    敖休眼角抽了抽:“天君是要以荷花为符?不知……”

    他话没说完,余慈将那边荷叶取下,随手抹画两下,反手递给他:“正与水莲相配。”

    险些被荷叶扇到脸上,敖休一口浊气全给堵回肚子里去,手上则是本能地接过。直至荷叶湿滑的感觉上了手,他才真正反应过来:

    “荷叶符?”

    敖休面颊抽搐,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了,这不就等于是以荷叶为符纸,随手画两笔吗?是不是还要签章盖印,留下日期什么的?

    他想过余慈会有类似的“厌怠”,却绝没有料到,其“厌怠”到了这种程度!

    好,好!既然如此,你就别怪我对此事大书特书,传唱天下了!

    敖休勉力挤出个笑脸,却是深怀着恶意,将手中那朵美轮美奂的水莲花,与所谓的“荷叶符”并在一处。

    所谓高下立判,不外如……是?

    便在这刹那间,敖休手上如遭电击,一个震颤间,手指麻木,不听使唤,竟是让已并在一起的水莲及荷叶滑落。

    敖休莫名其妙,欲待去拿,手到半途,却见一花、一叶并未落地,而是就那么虚悬半空,透明的花梗贴在荷叶边缘,若虚空有水波荡漾,这幕情形便是芙蓉临水,翠盘承影,清雅动人。

    且花叶之间,宝光流动,最关键是气机互通。若是闭上眼睛,纯凭感应,已经辨不出各自的本来面目,材质迥然不同的花、叶之属,似就这么融为一体。

    敖休不敢冒失碰触,可心中没底,眼皮连跳:“这……我的水莲花!”

    难道余慈看他不顺眼,借着“赠符”的机会,准备毁掉他这件宝贝?

    余慈微笑看荷花茶叶相交相通,又等着敖休心里纠结到极限之时,才不紧不慢地开口:

    “既然敖堂主心有诚意,我自然不能小气。天风散人所化水莲花,成就‘太清洗心咒’,辟易魔头,百邪不侵,已是尽善尽美。唯有一项,就是使用次数、时间,或有限制。

    “我这一道‘始气河车咒’,别无他用,却能将打杀的魔头精气收摄到荷叶之中,运转河车,化为精粹之元气,以为后备,供给水莲花之所需。借两符互通之便利,只要一直打灭魔头,太清洗心咒的持续时间,可增十倍、百倍,以至无穷。”

    敖休发呆。

    此时,他已经看到了,就在荷叶之上,正显出密密麻麻的分形纹理。之前不察,实是这些纹理与荷叶本身叶脉重合甚多,几乎做得天衣无缝,直到花叶气机互通,这才显化出来。

    不说别的,如此复杂的分形结构,换个人过来,照着描画恐怕都要两三个时辰,余慈从头到尾,就是虚画了几笔,那这样的结果,又是怎么得来的?

    再往深处想,天风散人所制的水莲花,三十三处分形,窍眼数百,气脉往复不知几千几万条,余慈看到水莲花才多大会儿功夫?怎么就能做出那般合节合拍,宛若天成的配套符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