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进入尝试

    这种情况楚浩也有过设想,可是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的可怕……

    自古以来,人类便开始探索生命的意义,这是哲学上的最大命题,没有之一,至于说人从那里,宇宙存在的意义之类,其实都不过是人类对自己生命意义的引申而已,没有人想死,特别是当老去后,所有生命只剩下回忆时,那种感觉到死亡一步一步靠近的感觉,足以让千古英雄都发疯发狂,自古艰难唯一死啊,这句话绝不是什么空话。

    正因为长久的徘徊在死亡之间,楚浩反倒忽视了死亡的威胁与恐怖,也轻看了寿命药剂对于高位者,掌权者们的诱惑,那是超越了金钱,权利,乃至是女人的最高诱惑,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生命相比了。

    不过还好的是,首先在之前造势时,已经明确提出了叛逆者组织不局限于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位面的说法,以及视频,战力,科技,乃至模因做证,还有就是c组织的威胁等等,让这个世界的当权者们无法依靠武力来夺取,还是那句话,话已明说了,这个世界的叛逆者组织只是一个分部,并没有掌握任何寿命药剂的制造方式,所有的寿命药剂都是每几个月由总部送来的,所以即便你把叛逆者组织给剿灭了,也绝对不会得到太多的寿命药剂,而且以后的所有寿命药剂都将断绝。

    事实上,各个国家的情报组织也不是吃素的,楚浩作为叛逆者组织唯三的o6之一,他的行踪必然是受到各个国家最高级别的监控,而且在叛逆者组织内部肯定有那些大国强国的间谍存在,双面间谍,三面间谍,多面间谍肯定有,所以楚浩的行踪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并不是秘密,而在近期,他忽然消失忽然出现,这也让各个国家领导人们多了一些猜测,譬如……楚浩回归叛逆者组织总部什么的,毕竟每次他出现,叛逆者组织都会有大的变化,资金,黄金,乃至寿命药剂才会出现。

    正因为这一切的综合,各个国家才不得不采取了平和手段,而且叛逆者组织明言了,寿命药剂只作为内部福利,绝不外销外泄,任何国家若是企图以任何非法手段,无论是武力或者胁迫,或者间谍什么的来夺取寿命药剂,那么会被叛逆者组织列为黑名单,轮回军队计划将会对这个国家说no,并且这个国家将会受到叛逆者组织的报复。

    而这一切,动武不可行,来阴的也不可行,叛逆者组织又掌握着他们必须要得到的东西,那么唯一的办法就只剩下合作了……加入到轮回军队计划里!

    楚浩听着李冈雷仔细说着这一切,他对这种情况虽然有所思考,却并没有想到情况会是如此,各个国家已经快疯狂了,而他给叛逆者组织所留下的寿命药剂其实并不多,轮回军队计划所要招收的相关人员,他们所需要的药剂都还有缺额,更别提这些国家所需要的分量了,那简直就是上百瓶的要,而且每次都是要最高增寿的那一类,这怎么可能?!

    不过这些国家的能量太大了,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想要,当然了,那些小国弱国之类且不提,他们即便知道这些情报,也没能力向叛逆者组织要求,最多就是提出了希望资金购买的要求,而那些大国强国之类,他们虽然不至于直接威胁胁迫,但是总是若有若无的暗示,什么给予技术支持,什么给予人员支持,什么给予资金支持,乃至是土地基地支持等等都有,轮回军队好说,上百万的精锐军队任凭挑选,想要将官士官好说,年老的,经历过二战的老兵仍存,想要没问题,我们全部给予支持,唯一的要求,寿命药剂……

    “你是不知道啊,我这段时间头发都快急白了,那些国家真是疯了一样想要寿命药剂,一开始不过是几个小间谍暗示,之后就变成了各国情报人员直接找上门来,这还就罢了,我没理会之后,他们的政府官员,管理情报的,或者有实权的官员居然亲自跑到了我们的基地处,明言上是合作视察,其实就是跑来商量寿命药剂的问题,我见过几个后就躲了,你猜怎么的?那些国家的最高层居然直接和我联络了,没错,通过卫星电话联络,他们为了寿命药剂,已经开始不要脸了,你若再不回来,恐怕我真会顶不住压力,最后几瓶寿命药剂都会放出去。”

    李冈雷满脸憔悴的对着楚浩抱怨着。

    楚浩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情况确实是他原本估计不足,事实上,一开始叛逆者组织向各个国家通报了关于科技合作计划后,没多久便提出了轮回军队计划,而各个国家原本是想要得到叛逆者组织科技的,对于轮回军队计划,特别是征召那些已经年老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的退役将官时,这些国家是不以为然的,毕竟人老后,思维能力下降是绝对的,那怕是再强再好的军神,当其年老到**十岁时,也绝对不会再现当年风采,所以各个国家真的是不以为然的,直到第一个征召的美国将军巴雷顿·菲塔斯特,注射了那种寿命药剂后,各个国家才真的第一次正视并且重视了叛逆者组织的存在。

    多元宇宙,位面战争,外位面入侵者,等等字眼第一次郑重的出现在了各个国家领导人的桌前,而对于寿命药剂的评估,更是各个国家最高层科学员们的重中之重,毕竟除了巴雷顿·菲塔斯特之外,另还有五个人也得到了寿命药剂,其中三人是家属,另两人和巴雷顿·菲塔斯特一样也是经历过二战,仍然存活到现在的年迈将军,分熟另两个国家。

    而包括巴雷顿·菲塔斯特在内,这三人目前正在叛逆者组织的军事基地中训练轮回军队已经组建的三师团,而他们的家属还在各自的国家中生活,而这些国家的科学人员,也借着查探病情,或者查探寿命药剂使用后康复情况等等借口,对这三人进行了身体检查,事实证明,寿命药剂并不是什么兴奋剂或者激素什么的,而是真正的恢复身体实际年龄的东西,他们的年龄已经真正恢复了几十年岁月!

    当楚浩与李冈雷正为了各个国家而头疼时,巴雷顿·菲塔斯特正在叛逆者组织的军事基地中训练他的轮回第六师团。

    目前一共成立了三个师团,分别是轮回第二师,轮回第六师,以及轮回第九师,轮回第二师的师长是原苏联,现俄罗斯籍的巴洛夫司基将军,中将军衔,是曾经参加国家二战卫国战争,并且有着赫赫威名的老将,对于打阵地战,特别是最强硬的苏联风格式重炮战争阵地战非常在行。

    至于轮回第九师的师长,则是名为张震的中国籍将军,中将军衔,是曾经参与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红军,对于打游击战,包围战,城市战等等非常在行。

    这三位将军是目前已经征召的将级军官,至于之下,校级及士官等等则招收了十余位,不过这数目却是太少了,关键其实是一个,寿命药剂不多了,特别是将官级军官征召,先期第一年就是五十年分量的寿命药剂,校官少些,第一次也需要十年分量,光是如此,也只给李冈雷剩下了不足一百年分量的寿命药剂,为了预防突发情况,他那里还敢随便征召啊,所以就对外宣称组织内部要再次考虑与研究,而此举也让外界对于寿命药剂越发狂热了,说是一万名的军官希望加入轮回军队,这还是往少了的说,若真的是放开征召,指不定光是军官都可以成立轮回军队了,要知道从二战到现在,这六七十年里累积了多少军官校官?

    而正因为如此,三位将军心里才越发火热,他们是目前仅有的三名轮回军师长,寿命药剂的效用经过了这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也根本没有任何恢复衰老迹象,他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就更加投入到了自己师团的建设与训练中,他们觉得自己必须拿出他们的真材实料,这才对得起他们目前的地位与那寿命药剂。

    而巴雷顿·菲塔斯特将军就是这样做的,他并没有急着将轮回军队第六师的人员补齐,一万人的名额,他决定精益求精,首先他征召了两名他的老下属,都是校官,这也是他作为轮回师长最大的权限了,只能够征召两名校官,不过士官与士兵数目却不限。

    接着他就在一些军方关系的帮助下,挑选了十名左右的中层军官,这些人以前也是他的部下,不过都是三四十岁的人,并没有和他一样经历过二战,但是这些人都蛮有能力,而且和他的指挥也算是有着默契,接着便是士兵的挑选,这却是重中之重,他花了极多时间慢慢精挑细选,真是宁缺不烂,甚至因此拒绝了美**方的一些暗示,而是从各个国家挑选那些兵中之王,简直是以挑选精锐特种部队的态度来挑选着。

    所以两个多月后的现在,他的部队数目也只有不到一千人左右,但是这些人全都精锐得不像话,随便拉一个出来,飞机坦克轮船,除了潜艇和宇宙飞船不会以外,基本上没这些人不会的,他们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雇佣兵也有,退役士兵也有,在役士兵也有,几乎是无所不包。

    巴雷顿·菲塔斯特将军打算以这些人为骨干,成立第六师的第一教导团,乃是整个师的精锐中的精锐,以后打硬仗,或者是小股奇兵突袭什么的,基本上都可以教给这个团来做。

    而今天,他如同平常那样,带着一名副官走在训练操场上,看着他的棒小伙们正在训练,无论是枪械训练,障碍物翻阅,还是狭小环境模拟训练等等,他虽然表情不变,依然保持着他将军的威严,但是内心里真是充满着一种满足与幸福。

    多少年了,多少年再没有闻到过这种军队的气味了啊,而且现在他觉得身体充满了活力与力量,他已经恢复到了二十年前的岁月,这就是青春,这就是战场,这就是热血啊……

    “潜艇教官到了吗?”

    忽然,巴雷顿问向了身旁的副官道。

    副官连忙看了一下手上的文件表,这才回答道:“将军,潜艇教官还需要两天时间才回到达,因为之前第二师比我们提前申请潜艇教官名额,所以我们是第二梯队到达……”

    巴雷顿暗骂了声,念叨着道:“该死的俄国佬,我就知道遇到他们没好事……那么第二师与第九师已经征召了多少人了?满编了吗?”

    副官立刻说道:“将军,第二师已经有三千多士兵了,第九师人数稍少,但也有两千五百名左右,他们是限于军官数目,从军官数目来看,已经算是目前满员,而我们……”

    巴雷顿没等副官说完,他就先摇了摇手道:“你不懂,整个师团满编就只有一万人,而且我们十个师内部是使用竞争机制,也即不存在你有十万人,我有一万人这样的情形,每个师到最后都是一万人,早些晚些,在兵员如此充足的情况下完全没问题,关键是精锐啊,这可不是现实战争,谁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我宁可第六师最后一个满编,也绝对不要有任何一个滥竽充数的家伙,这不但是对我们师团负责,也是为了这些小伙们负责。”

    副官连连点头,就在两个人边说话,边在吉普车上查看训练情况时,忽然间另有一辆车驶了过来,接着从这车上下来一名校官,他敬了一礼后,拿着一份文件就递给了巴雷顿。

    巴雷顿拿起文件看了几眼,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不过神色似乎很兴奋的样子,看完后,这才把文件递给了二人,让他们也查看了起来。

    “第二师,第六师,第九师模拟对抗,时间定于一星期之后,每一个师限出一千人,胜利师团,啊……”

    “将允许参与第一次跨位面作战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