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道友请留步

    .5du

    在无尽虚空中,这里是位面与位面的间隙,这里是有与无的相隔,从某些方面来说,可以把这里认为是真正的“太空”。

    在这片虚无中,就见一青年踏空而来,这青年身穿一身普通的休闲服装,样式就是二十一世纪普通城市青年的那种,双手插腰,平步走来,而在其走过的地方,就见得玄黄色光华闪烁,仿如其在这片虚无中留下了玄黄色光华的脚印一般。

    而紧随这青年的,则是一道庞大气息,这气息涵盖天地无极,涵盖宇宙万方,仿佛在其中生生有一个世界正在形成一样,而这气息所呈现出来的形态则是人首蛇身。

    “哥哥……所以我才不喜欢来这位面间隙,外间所言,圣人永恒不朽,永恒不动,他们那里知道,不是圣人不想动,而是圣人无法动,圣人不以众生为念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作为生命的最终超脱形态,所凝聚的庞大能量,同时具备的超庞大质量,进而扭曲了时间与空间,造成维度的变化,在弦膜上所造成的塌陷等等,初级圣人还好说,若是高级圣人,本身便已经代表着规则,本身便已经是某种概念化的存在,那里还能如哥哥你这样真身出现呢?所以才很讨厌啊……”

    青年男子默然无语,隔了好半天后才说道:“我是不同的……自多元宇宙开天辟地以来,我是唯一的不同,所以我能够真身出现,这情况你知道的……”

    人首蛇身的庞大气息团中传来了意念道:“是啊是啊,开天辟地第一皇嘛,好了不起哦,反正我就是不高兴了,我就是不爽了……”

    青年男子无可奈何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站在这片虚无中定定看向了某处,隔了好半天后,这才说道:“不行,还是无法看到,主神空间已经彻底被屏蔽了……这么长时间了,一部恐怖片世界怎么也该完成了,我心里有不祥的预感,第二鸿钧似乎在计划着什么大事件。”

    人首蛇身的气息团继续发出意念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那个老家伙什么时候不折腾了才让人奇怪呢!但是不管怎么说,封神计划也有他的一份,昊的安危你不必担心才对……”

    青年男子闻言后却是露出了一种诡异的表情,隔了许久,他才喃喃说道:“说到这个的话,其实我有另一个想法……你也知道宿敌的说法吧?”

    “每一个位面,每一个时代,都会有那个位面或者那个时代所钟的天选之人,我们一般称呼这样的人为时代主角,文明之子,甚至是位面之子等等诸多称呼,这样的人并不会太多,不过相对多元宇宙的无穷无尽来说,却又可以算是无穷无尽的多,只是这样的人也分为了数个层次。”

    “最次的,就是某一位面某个历史时期中的气运之子,这样的人或许可以创造这个位面的历史,开创一个时代,一个帝国,或者成就一段传奇,这样的人就太多了。”

    “其次则是某个位面的文明之子,开创一个文明于初始,或者拯救一个文明于末日,这样的人往往会改变这个位面的文明走向,若是位面足够强大的话,这样的人甚至可以共振于人类气运中,在整个多元宇宙出现其伟绩投影,为多元宇宙所熟记,这样的人就是文明之子了。”

    “再强一些的,就是所谓的位面之子了,到了你我层次都知道,大位面时代是必然来临,正如在许多位面的历史上,白肤系开启的大航海时代引领了白肤系数百年气运勃发那样,大位面时代的来临,必将引领人类向着真正的永恒主角之位前进一大步,这是无可阻挡的大势,而阻挡了这大势的任何势力,都必然会带上多元宇宙本身的原罪,这就是洪荒天庭现在的原罪了……这且不提,在位面交流出现时,必然会有强有弱,有善有恶,战争,杀戮,乃至毁灭都是不可避免的,而在这其中,引领了一个乃至数个位面气运的人,便是所谓的位面之子了,这已经是很强很可怕的存在了,若是能够善加利用这气运,甚至成圣都有可能。”

    “至于最强的……就是主角了……”

    “这已经涉及到了整个多元宇宙的走向,一个或者多个主角间的互动,改变了多元宇宙的历史与未来,甚至关系到了多元宇宙的兴衰毁灭,最初的世界是,之后的东天二皇是,昊是,古与钧是,我也是……这就是被气运所钟的最高等级者,主角。”

    说到这里时,青年停顿了一下,似乎回忆着了什么往事,好半天后才继续说道:“但是多大的运,便有多大的祸,无论任何等级的气运所钟之人,都会有着这样的劫难,度过了,便可以气运勃发,一发不可收拾,若是度不过,便是为真王真主角开路罢了,事实便是如此残酷。”

    “而到了主角这个最高层次的气运所钟者时,就不单单是这样了,而是有着所谓的宿敌存在,当然,这个宿敌只是一个说法,并非是真正的敌人,也可能是伙伴也说不定,就如我在负面多元宇宙里,我的宿敌便是我的伙伴阳顶天,他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真正的负面多元宇宙的主角,而我则是夺取了他的气运才成主角之位,当然,通天也间接担任了这个角色,这便是宿敌了,从古至今,你我经历过,看到过,听说过的还少吗?”

    “譬如最著名的,古的宿敌东天二皇,钧的宿敌鲲鹏,不就是如此吗?都是有着大机缘成就内宇宙的,最终还是古与钧成就了,所以最终他们才是主角,再比如我,人皇之名可不是这么轻松得到的啊,娲,你可还记得我那成就人皇时最大的宿敌,我一辈子的挚友,我最大的敌人,我最对不起的人,除我以外唯一可能成就人皇位业的那个人,已经湮灭在了所有的历史记录中,连我都只能够隐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存在的宿敌……人皇九头氏?”

    人皇九头氏几个字语一出,人首蛇身的庞大气息顿时一阵混乱,仿佛要随时消散一般,隔了许久才重新稳定下来,就听见这气息传出的意念道:“人皇九头氏啊……我已经忘记了,哥哥……”

    “是啊,已经忘记了……”

    青年的声音有些萧瑟,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道:“除了这些以外,别的主角与宿敌的例子还少吗?阿弥与无天,接引与镇元,宙斯与克罗诺斯,合华与撒旦,奥丁与洛基,尚与申……他们莫不是如此啊,主角与宿敌……那怕是封神计划最不可获缺,全多元宇宙都欠其大因果,大人情的他,也绝非不可取代的,若是拥有封神榜的第二鸿钧想要改变什么的,那么他是一定可以找到他的真实宿敌的,若他真的如此做,先不说这因果反噬这些,但是成功率却是很大,这也是我最大的疑虑……第二鸿钧,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是真的打算,更改封神计划的最终执行人吗!?”

    “若真是如此……那么,不必等他自行消散了,我自会与他做过一场,逻辑天道……”

    “我接下了!”

    与此同时,在离青年与人首蛇身气息遥远外的某个天圆地方世界中,这个世界广大无边,遥遥千千万万亿亿里,天不其多高,地不知其多厚,整个世界大得简直是不可思议,甚至可能一座高山都有数千,数万,数十万公里以上,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位面,这是整个多元宇宙的核心!

    此刻,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文明边缘地带,数百人正在一处边境城镇中集合,他们是隶属于天庭三大学院的直属探查部队,每一只由三大学院组成的探索小队,在离开人类文明边境后,便会每天向人类政府进行两次通信,而一旦连续三次通信没有出现时,便会由政府组建这样的探索部队进行追查,一般来说,最多四十八小时就会有结果,无论那结果是好是坏。

    而当这只数百人的部队坐上修真载具走出人类文明边界后,才行出不过数小时时间,队伍中领头的那人猛的就抬头向身后的天空上看去,而在那里有一个小点正从远而近,速度比他们的修真载具快了许多倍。

    待到稍近时,好些人都看到了这个追来者,却见得是一个身穿道袍的青年,温文尔雅,坐在一头黑色老虎仙兽坐骑上,人还未到,话已出口。

    “道友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