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转世

    不得不说,在军队与军队之间,在迷雾所构出的隐藏路线上,指挥这些迷雾怪兽的人真的很有战场指挥水准,要知道这可不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士兵,也不是令行禁止的最成熟老兵,仅仅只是一堆因为血脉吸引而控制起来饥饿野兽,怪物,它们自然不可能懂得什么命令,事实上,在操纵者的控制下,这些怪兽时常加入控制,时常脱离控制去到别的地方袭击人类,甚至更有怪兽自己内部争斗什么的,要将这样的怪兽糅合成一只部队,难度真是大得可怕。

    沉稳青年在学院中其实只是普通水准,但是他能够成为一只探索小队的队长,原因便在于他在军事方面的加分太高了,才进入学院的第一年,他的军事得分便已经得到了全学院第三名的水准,而前面两个都是那种所谓的偏科天才,除了军事别的几乎一窍不通,所以他立刻便得到了大量高层的关注,在之后极短时间内便通过了梦世而回大阵的使用申请资格,从而得知了自己是人类第三智者尚的转世后选人之一,这真是大大的惊喜,事实上,他和周围几人都是同辈,而一般来说,要成为探索小队的队长,必须是高出三个学年以上的学长带队才可以,而他这么早成为队长,对于他未来进入军方简直是加了大大的分数,足以让他一进入军方系统立刻便晋升中层人员,而不必花两三百年在底层中打转。

    那可是人类第三智者尚啊!若说全洪荒人类中,最想要成为的转世后选人的话,尚足以排入前十之列,这可是传说中以没有成圣之资,却挑拨引发了仙圣大战的最关键人物,让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人类第三智者啊!若他真正成为了尚的转世,那么说不定他这一世成圣都有可能!成圣啊!不朽啊!超脱啊!那怕用尽一切美好的,完美的,希望的,梦幻的,光明的字眼去形容都不为过啊!

    当然了,经过了这么多亿年的文明发展,现在的洪荒天庭,早已经明晰了所谓转世的意义,并不是因为你是某个已亡大神的转世,所以你就牛逼强大气运无敌,并不是这样的,任何圣人级,或者在历史上有着巨大影响力,为多元宇宙无数生命所憧憬与记忆的存在,都是有可能转世的,但是其转世体可以说是无穷多的,因为多元宇宙是无穷无尽大,而拥有同样历史或者同样文明的位面从理论上讲就是无穷无尽的多,这个人的转世体,除了会在洪荒大陆中必然出现以外,在别的与其前世相似的位面中也有极大几率出现,而且会一次出现很多个,而且是在无尽的历史中一直重复出现,这样算起来,这样可以转世的人物,他们的转世体真是无穷无尽的多,可能在同一个时间段里,一个普通小镇中都有几十上百个他的转世体。

    这样多的转世体,依然普通的出生,成长,死亡,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没有任何特异,没有所谓的主角气运,没有所谓的强大天赋,就这样默默的出现消失而已,这样的时间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其中的转世体自己努力,学习,变强,经历过许多许多事,然后越来越与别的转世体不同,开始变得有名气,开始受人关注,开始出现自己的强大与意志,这样一直持续下去,这样的一个转世体,就被称为转世后选人了,并不是因为你是某个大能的转世体所以你就强大,而是因为你依靠自身而强大后,你才是某个大能的转世体,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如此而已。

    当然了,到这一步,其实也只是大能转世后选者而已,除非你能够明悟那个大能的某种贯穿其始终的意志精神,并且达到拥有心灵之光的程度,接着,你才会与那个大能越来越接近,到最后成圣时,才是那个大能真正的转世体,也即拥有其气运,拥有其前世最知名的能力,技能,乃至是心灵之光,同时也会接下那个大能前世带给你的人际关系,以及几乎大部分的因果,甚至会取回那个大能的大部分记忆,到这一步为止,你就是真正的转世了,你的名字甚至可以直接取回前世的名字,并且自称自己就是那个人,而自你之后,也再也不会出现别的这个大能的转世体以及转世后选者,你,就是这个大能。

    沉稳青年在知道自己是尚的转世侯选者后,就已经在天庭民政局中取消了自己的名字,就如同目前洪荒已经找到的别的大能的转世侯选者那样,一般都以军队代号,学院代号,或者身份证代号作为自己的称呼,而沉稳青年就是如此,他知道自己会一直努力奋斗下去,直到未来有一天,他可以称呼自己为尚为止,那时,才是他得到奋斗果实的时候,就如同三千年前出现的那个传奇,张天师的转世侯选者,变强到张天师的转世体,最后成圣,重临圣位,终于成为真正的张天师,现在已经继承下了张天师府邸,高举府邸,升上天空,化为三十三天外的星辰世界,永恒不朽那样!

    “而尚……无论是名气,能力,历史记录,还是人缘关系,除了不是圣人,无一不远超过张天师,乃是号称人类第三智者的存在,别的不谈,光是这个称呼便拥有莫大的气运,可以说是人类不灭我不灭,上一世因为挑拨引发了仙圣大战而因果牵扯太多无法成圣,这一世怎么可能还无法成圣,人类第三智者啊,一旦成圣,恐怕还不是普通圣人,而是那传说中高高在上,至高不动,整个洪荒人类也只有仅仅十八名的……高级圣人啊!”

    “若真到了那时,改天换日,自己造物,改造星辰世界化为真实世界,自己就是造物主,自己就是永远,以前经历过的所有美好,父母,家人,亲戚,朋友,爱人,无一不可以重现,那时……才是我一生永恒的追求啊!”

    沉稳青年在用艺术般的战场指挥能力,控制着怪兽军团直袭敌人后军远程部队,当他做到了这以前只在虚拟实境中推理演算出的军队指挥技巧时,他脑海里忽然翻腾出了这许多的记忆与回想,这一刻,他知道,自己与尚转世体的契合度越发的高了,这也是洪荒人类的研究成果,越是与前世的境界,实力,以及意志,还有各种技能相近时,契合度就会越发的高,要知道人类有记载的最强三个战场战争型智者,第一个是前古时期,记载早已经失去了八**九的昊,第二个是中古时期几乎以一人之力彻底封印放逐屠杀了洪荒万族,将洪荒历史从洪荒历转变为人类历的人皇陛下,第三个则是仙圣大战中,彻底体现了其存在价值,完全让洪荒的文明演化转了一个方向的人类第三智者尚,而他越是在战场上出彩,在战争中用出决定性的计谋决策,那么他与尚的契合度就越高,而契合度的提升时,这样仿佛多愁善感样的回忆也越多,甚至到未来,他的这些回忆中还会出现上一世尚的回忆碎片,那样,他离自称是尚就不远了。

    “那么,就由我来进行最后一击吧,真是感谢你们,土著们,你们让我的转世契合度更高了,那么,就给予你们最干净利落的毁灭来回报吧!”

    沉稳青年在脑海里默默想了一句,他的双眼冷静而无情,在意识中控制着那些怪兽,向着人类联军的远程后勤部队发动了最致命的袭击!

    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这些人类远程军队,一旦失去了火器的远程攻击优势后,立刻便丧失了一切近战的勇气,从第一番冲击中,怪兽军队便仿佛切入牛油的火刀那样,轻松击溃了这只远程部队,将他们从成建制的军队击溃为了逃跑的小队,再到溃败的个人,他们逃入到了迷雾中,而在几乎完全的破坏了这里的远程初级火器后,沉稳青年放松了一部分小型快速怪兽的控制权,让它们散入到迷雾中开始追赶与追杀那些人类土著士兵,而怪兽大部队却并不停留,立刻冲入到了迷雾中,打算继续环绕,继续以局部数量优势击溃别的部队,这是他的拿手戏,而在失去了远程武器支援后,别的那些人类土著军队,要打败他们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沉稳青年的军队控制真是仿如艺术一样,怪兽军队大部立刻便遁入到了迷雾中,而如他之前所做的那样,不重要的,小型快速的怪兽被派了出去,杂乱无章的在迷雾中游走,这是他的眼线,无论它们是生是死,都可以让他知道那些土著军队的位置,这样一来……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忽然间,一连串的信息通过阵法控制输入到了他脑海中,无论是之前散出的追杀人类土著溃兵的小型怪兽群,还是之后大部队散出去的零散小怪兽,它们都开始接二连三的死亡,证明这个方向应该有人类军队回援了,他们的反应速度还是值得称赞的,虽然已经晚了……

    当即,沉稳青年控制怪兽军队转了另一个方向,同样散出了眼线……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又一次的重复,而沉稳青年没有丝毫慌乱,他继续指挥怪兽军队转向,但是结果依然如此,连续数次转向都是如此,他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怎么可能!人类土著军队在这个方向最多只有四五次军队联合罢了,而且他还是直突入了他们后方,那怕是回援,也断不可能如此迅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将他的怪兽军队给包围了,这不可能!

    发生了什么事!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人类土著军队利用了什么东西可以查探迷雾了,所以才知道了他的怪兽军队的位置!

    轮回小队?那为什么之前没有任何行动?若真是可以看破这灵气迷雾了,那么直接围上来就可以了,那为什么还要布置出陷阱才围住?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怪兽军队四处八面的突围,但是任何一个方向派出的怪兽都会立刻死伤,这个包围圈已经成形,但是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个包围圈到底是怎么成形的!

    这一刻,沉稳青年再也无法保持他的从容,他脸上已经是冷汗涌出,甚至开始不知所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