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盲棋

    从前方汇总的情报已经越来越多,因为迷雾阻隔消息的特性,早在进入迷雾区域前,十个国家已经相互之间组建了彼此的特快情报部队,这只部队的存在就是为了专门给十个国家相互之间传递情报,不过真说起来,这种情报传递是相当落后,而且是非常不准确的,别的不说,你怎么知道除了自己国家以外,别的国家的部队位置在那?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这样找下去可是会死人的啊。

    但是没办法中最后的办法,让他们不得不采取这样落后的方式进行通讯,而楚浩等人便在前进中陆陆续续接到了前方的各种信息。

    此刻离第一只部队进入迷雾区域已经过了近三个小时,推进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慢一些,关键就在于迷雾中的怪物开始了反击,而且是成组织的反击,首先遭遇到攻击的是俄罗斯人的军队,他们几乎是承溃败状的向后,直到与其身后的澳大利亚军队汇合为止,这才总算抵住了溃败势头,但是他们却发现,袭击了他们的怪兽潮已经消失不见。

    接下来是法**队也遇到了同样的怪兽潮袭击,不过法**队的重装甲部队顶了上去,总算是顶住了怪兽潮的袭击,但是之后还没等他们与这只怪兽潮发生任何后续战事,这只怪兽潮也消失在了迷雾中……

    “很显然,对方已经发现了我们在迷雾中的通讯与侦察不行,在这里我们就是瞎子就是聋子,而他们则利用迷雾这一优势打算对我们各个击破!”

    一个年老的参谋官狠狠用手捶了一下桌面,他在美**方中算得上是位高而权重,本身也有着足够的能力,这一次的六路齐发策略中就有他的一票,所以眼前局面简直像是在打他耳光一般,这让他愤怒得恨不得亲自持枪冲上前线。

    另一名同样年老的参谋官摇了摇头,指着地图说道:“从两只军队被击溃后,仍有余力反击的情况来看,来袭的怪兽部队并不会太多,充其量数目不过在数万到十万左右,而且其中应该多是类似变异蜘蛛,大型苍蝇类的生物,巨型螳螂类的生物估计都少,不然就不仅仅只是击溃那么简单了,而且情报里还提到了有很大一部分的怪物呈现温度上升,身体素质增强,力量变大,速度变快的情况,想来,这应该是某种程度的实力激发,估计也不会太过持久,但是现在却是给了我们太大压力了啊。”

    其余参谋官们也都是同样附和,他们都是老有经验的参谋军人,战场局势什么的他们真是一目了然,甚至连敌人打算怎么做都可以想象得到,但是很可惜,知道是一回事,怎么解决又是另一回事,至少从目前来看,眼前的困境几乎是无法解决的。

    楚浩则沉没的一直看着地图显示,隔了好半天后,他这才默然说道:“对方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而且他们应该没有大范围的查探手段。”

    周围人都愣了一下,一个参谋官好奇的问道:“哦?为什么这么说,若迷雾世界的人并没有查探技术,那他们是如何找到我们每一只军队的,而且又是如何让那些怪兽隐蔽在迷雾中的呢?”

    楚浩摇了摇头道:“迷雾世界的智慧生物,他们确实拥有大规模查探技术,这个在未来已经得到了确认,但是在第一次入侵战开始时,这段时期的记录在未来早已经消逝,连救世主都无法回忆起来,只能够有零星的回忆拼凑,所以我们也不知道目前的迷雾世界先锋小队是否具备迷雾中大范围探查技术,只能够从目前的情况来查探……”

    “首先,怪兽潮攻击的都是前进速度最快,深入迷雾区域最远的军队,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好……但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若对方指挥怪兽军队的人稍有些军事常识的话,完全可以将俄罗斯的军队与法国人的军队引诱深入,然后以怪兽的数量优势包围歼灭,在近距离突入的情况下,人类是无法与这些怪兽相比的,这样一来,我们很可能将彻底失去两只军队,而不是如眼前这样知晓了怪兽军团的出现,并且可以提前做出防御,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我们了,无论从任何情况来看,我们这只队伍都非常特殊,这枚巨大的核弹头就是明证,若是迷雾世界先锋拥有全局大范围查探能力,那么我们早就已经暴露,借着迷雾,他们完全可以控制怪兽穿插在军队与军队的缝隙间,对我们实行突然袭击,如此一来,我们的所有计划都会宣告失败,而他们并没有如此做,综合以上三点,我觉得迷雾世界的先锋部队现在并不具备大范围查探能力,他们更大的可能是能够知晓什么地方的怪兽被杀死了,然后以那里为中心,推测出整个战场形式来,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与法**队先行遭遇袭击的原因了。”

    其余参谋人员也都围了上来,听着楚浩的分析,看着地图,研究着这种可能性,等了片刻,这些参谋人员终于大部分确认了这种可能性,而鉴于这种可能性,众多参谋人员做出了一些部队调整计划,而且还在计划着相关的反击策略。

    战争战术方面,这其实就是楚浩的老本行了,他最擅长的其实就是这方面的东西,所以在一众参谋官的军队计划讨论中,他真是如鱼得水,而且周围那些参谋官以及军官们,对他也是越发的敬佩起来,这些人心里都是想着,不愧是从未来回归的老将军了啊,身经百战,对于战场的直觉如此可怕,在这样的思维下,楚浩渐渐取得了某种主导地位,至少他的话让这只美**队更加重视了。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了,目前敌我双方的信息不对称,造成了眼前的情况,若是你们有玩过你们这个时代的一些即时战略类游戏的话,那么眼前的情况就是所谓的战争迷雾了,双方人员,一方打开了永久战争迷雾,而另一方则是探索之后就不存在战争迷雾的情况,但是对方并不是全局视野,这基本上就属于盲棋范畴了。”

    “我方是闭着眼睛在下棋,全局只能够依靠记忆,而且无法看到对方的棋子,而对方则是睁着眼睛在下棋,可以看到我们已经出动的棋子,大局上对我们非常不利,但是我们也有优势,我方目前的棋子比对方要多,而且对方只能够看到现在我们已经走出的棋子,无法看到我们隐藏着的棋子,以及我们接下来打算走那一步,所以这种情况下……”

    楚浩用力拍了一下在俄罗斯军队,法**队,以及目前美军正前方的z**队之间,接着说道:“那么不妨就让我们把我们不利的地方换成有利的地方好了,在这里,下一局大棋怎么样?”

    “不利换成有利?”

    周围的军官们明显有些没懂,其中一个参谋军官好奇的问道:“不利我能理解,就是目前这迷雾的大环境,请问一下,这不利有什么可转换的?”

    “至少,新的军队士兵不会因为前方出现怪兽潮就先行士气下降与崩溃,不是吗?等他们发现时,他们早已经处于了战场中了,那时候除了战斗,短时间内是不必担心士气崩溃什么的了吧?这其实也算是我们的优势。”楚浩如此说着。

    旁边的军官们半响没说话,虽然这话不怎么好听,把士兵当成了消耗品,但是能够坐在这里计划战争策略的人,其实早就已经脱离了炮灰的层次,他们更加能够理解慈不掌兵的说法,现代战争时,当战争规模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所谓的死亡人数不过是个数字罢了,所有的士兵在高层人员的眼中也真的只是消耗品而已,这样的话在目前这场战争中同样适用。

    “……所以,若只是用人命来拼,我们甚至连敌人在那里都找不到,但若是不把人命当人命来看,在这个地方,我们只需要这样……就可以了,接下来,就看迷雾世界的人到底打算做什么了,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还是为了全歼我们……”

    楚浩把手从地图上某一处抬了起来,他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已经戴上了从怀里拿出来的平光眼镜,刚才的那一番话,就在戴着这平光眼镜时说出来的,所以这番话平淡,冰冷,毫无感情波动,仿佛真正的无视了一切生命的执棋者一般,而这样状态的他并没有让那些参谋或者军官们恐慌害怕,反倒是让他们有了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大约就是类似那种没有参加过战争的军人,对于沙场老兵漠视生死这种态度的敬佩情绪差不多吧。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了,现在……反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