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暴动开始

    “不知道你们学习过位面学没……”

    在草坪处的那五个青年男女,忽然间其中那个沉稳青年忽然开口说话道。

    其余四人都是露出了诡异的表情,之前那个嬉皮士发型的男子立刻说道:“队长,你逗我们呢?这可是基础学科,要从大学考到学院,在大学里便要至少考到八级才行,你以为我们都是走后门入学院的那些废物吗?”

    说到废物二字,五人都是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洪荒大陆的人类社会也是有贫富差距的,而且这个差距还不小,具体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体现在吃的,用的,住的这几大方面,认真来说,与别的位面的人类社会差不多,虽说在洪荒人类社会里,那怕你从小到大是个废物,什么都不会,甚至连学都没上过,你也可以生活得很好,每天旅游,吃山珍海味,玩异族女人,玩网络虚拟实境游戏等等,你也可以过上别的位面的人类想也想不到的好生活,但是差距毕竟是存在的。

    比如你吃的山珍海味,只是通过灵气大规模养殖的,和路边的快餐器产生的食物差不多,而有钱人则可以吃那些洪荒大陆野生的,再有钱的可以吃那些洪荒大陆险境里的,最有钱的那些,甚至可以吃到别的位面的食物等等。

    再比如住的,你没钱,可以住政府分配的街边别墅,也可以申请到一些旅游胜地偏远处的小区房,这些都可以,但是你想要住类似三清山,或者鸿钧阁,盘古平原这些极品区域住宅,那就非得花大价钱不可,更有钱的还可以住到三十三天中,最有钱的甚至可以住到三十三天外,这就是区别。

    至于用的就更简单了,你没钱,就用普及型的各种器具,比如有钱人玩虚拟实境时用的是甲字型道蕴游戏机,而你只能够用丙字型,甚至丁字型开外的那些了,再比如出门的交通工具,有钱的人可以用到最新机型,甚至是直接购买各种灵兽,而你则只能够用最普通的机型,对着灵兽什么的流口水。

    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差距,并且富二代权二代什么的也都确实存在着,这些对于天庭政权,以及对于洪荒大陆的人类都是不必忌言的,所有人,整个社会都知道,不过却是并没有人去羡慕,即便是有人羡慕嫉妒恨,那也不过是社会中的极少极少数,这样的人反倒会被别人鄙视,因为有钱人有权人是依靠他们自己能力实力,或者他们先辈的能力实力得到的,你没实力就说葡萄酸,还羡慕嫉妒恨,这就是永远也强大不了的垃圾货色罢了。

    这些有钱人有权人,也会使用他们的钱与权得到一些普通人无法得到的便利,比如刚才他们提到的那些废物便是了,没有能力,或者只顾着玩,而没有好好学习,无法从大学考入到学院,就用他们的钱与权跑里面去镀金罢了,得到一个文凭。

    但是这根本没用啊!实力,能力,知识,是属于自身的,这可不是无魔位面那样的人类社会,这可是洪荒大陆啊!

    人类的力量体系繁多,但是总结起来有两条,一是基因锁,二是修真,或者说魔法,这两大体系,基因锁所需要的是个人资质,信念与经历,资质让其可以快速解开基因锁,信念可以让其依靠基因锁强大,以及活下去,而经历则可以让其心灵沉淀,最终达到蜕化出心灵之光的地步。

    而修真需要的是知识,沉淀,以及最最最重要的计算力。

    无论是那一种变强系统,钱与权都不过是旁支,占据重要性的百分之一不到,要知道天庭早已经把所有的修真知识给解密出来了,根本不存在什么家族拥有独特修真功法的情况,而且正统修真者也根本不看你什么功法强弱,那看的是你知识广度,深度,以及计算力的强大度之类,而基因锁更不要说了,你若没有那种心胸似海天的广阔,没有那种视死如归的信念,没有那种决绝不回头的经历,那么你可能一辈子最多解开二阶基因锁就算厉害的了,这些也根本不是钱与权所能够带来的。

    这可不是无魔位面那样的社会啊,说不定你现在仗着自己有权有钱,是富n代官n代,就打压一个与你矛盾的人,逼其退学或者辞工,甚至经历血仇家恨,隔了几十年,你都忘记这回事了,一个拥有心灵之光的强者,甚至是圣人,或者是仙人直接降临给了你家族一掌,这样的事情,在天庭历史上比比皆是,一次两次三次……n次之后,还这样做的有钱有权人,直接就是2b了,甚至越是如此,有钱有权的后代们,才会越加低调,越是类似平民孩子,这都是血一样的教训,所以许多入侵别的位面的人员,看到那些位面的所谓网络小说里,那些修真或者魔法世家的子弟如此嚣张,明目张胆的欺压平民,这只会让入侵人员感觉不可思议……这可不是无魔位面啊,能够修真或者魔法的位面,谁知道你惹的是不是一个未来的圣人或者仙人?敢这样做的家族,居然还可以传承下去?这简直是太他妈不可思议了。

    而洪荒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了,在那里,只要你个人能力足够,便有无穷多可能的未来,一个抛弃了凡世享受去追求梦想的人,不会被骂傻逼或者神经病,反倒是所有人所尊敬并且崇拜的,而在那里,你父辈有钱有权根本代表不了什么,甚至因为你个人无能力,被骂废物时,你也只能够打落牙吞肚里,因为你就是一个废物。

    在场五人都是学院里同年级同班中的精英,他们自然可以骂那些依靠权钱进入学院的人是废物了,事实上,那怕被当事人听到,那些废物也不敢对他们张口反驳,因为这本就是事实,一个跑来镀金的权贵子弟,能够与自己考入学院的精英比呢?双方若真闹起来,估计学院直接清退这个权贵子弟都有可能。

    事实上,任何考入到三大学院里的人类,都已经属于洪荒人类的精英了,三座洪荒人类最高学府,包括老师与学生,一共有六千多万人,相比于每年统计的洪荒总人口七千八百四十九兆人类总人口来说,这些真是精英中的精英了,他们需要先上十二年的学前班,十六年的基础小学,二十二年的进阶中学,再到三十年的高阶高中,最后则是长达六十年的大学生活,若是全都读过上过,并且最后在六十年大学之后,还能够以优异成绩毕业的话,这才可以参与三大学院的入学考试,而在场五人,全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们的实际年龄已经在一百多岁以上了,当然,这对于洪荒大陆人类来说,也差不多就是无魔位面十七八岁的青年少年。

    三大学院的考试中,位面学是必须科目,刚才沉稳青年的话其实也不过是个由头,其真意很简单,就是接下来他要说的话。”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位面学中关于标准位面的研究实在有限,那怕是依靠天仙级修真者来运算,那怕是依靠高级圣人的实力来定位,能够在多元宇宙找到标准位面的可能性都太低太低了,亿万分之一啊,除非是依靠那传说中的封神榜,或者是主神来定位,这才可能真切找到标准位面。”沉稳青年默默说道。

    那个黄肤少女立刻便说道:“队长,这些我们早就知道了啦,封神榜早已经破碎消失在了历史中,这是不要想了,至于主神,那些暴徒,恐怖分子,亏得最初我们与其辖下的轮换小队接触时还抱着善念,准备给于他们洪荒人类身份,结果他们却是恩将仇报,毁灭了我们多少位面军队,多少位面战队,乃至是直接攻击了我们的本土,多么无辜的人们被他们杀掉,死伤惨重,那些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洪荒,他们大多是安静的劳动与生存,结果却这样被杀死……我永远不会原谅这些畜生!”

    说到最后,黄肤少女眼泪都落了下来,而旁边的那个白肤少女也是落下泪来,而三个男人都是脸色涨红,一直沉默着。

    沉默青年又开始说话道:“正因为如此,全民公投下,我们与主神所有有关的势力不共戴天,三大永生永世被我们洪荒追杀的势力,洪荒万族,去死去死团,主神小队,他们必死……我想说的其实并不是这个,我刚才说到了标准位面的研究有限,不过也有一些学者们还是提出了一些猜测与假设,具体来说,就是标准位面的衍生位面有着继承性与非继承性两点。”

    “关于继承性,就是本位面自然发生的几乎所有改变,都会映照向所有的衍生位面,比如这个位面若是黑肤系在古埃及时期就展开了大航海时代,那么这个位面系列必然是以黑肤系为主导,若是由黄肤系神话时代便开始强大到最后,那么就是黄肤系为主导,而白肤系亦然,这些就是标准位面对衍生位面的继承性了,不同的最多是其中细节,然后导致的世界变化……”

    “而标准位面的非继承性,那就是当标准位面的改变是由外位面所导致时,其变化不会被继承,也即当一个标准位面被外来穿越者,或者被主神小队,或者被洪荒万族,或者被去死去死团,或者被我们洪荒所入侵时,无论其变化是什么,都不会影响衍生位面,就仿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除了会被非其衍生位面的外位面所记录以外,其衍生位面是不会变化的,这个最新研究挺有名,你们都看过吗?”

    其余四人中有三个都举起了手来,示意自己确实看过这篇研究,唯有那个嬉皮士青年脸色有些发红,似乎他没有看过这篇研究文章。

    这时,沉稳青年忽然又开口说道:“这篇研究报告其实并没有完结……还有后续,不过因为太过离奇,所以不被别的学者所认可,这才没有发表出来,我也是从一个偶然机会下才看到……那就是,该学者认为,若是造成标准位面变化的外来者,再度去到其衍生位面的话,那么衍生位面将会因为某种被认为是偶然,巧合,命运之力的不确定伟力所影响,产生出与标准位面相似甚至相同的变化,无论这外来者是其全部人员,还是其中一个,都会如此……”

    四人慢慢思索着这段话,好半天后,黄肤少女才说道:“队长,你的意思是说,你觉得这个世界会与一万八千年那个世界一样,有主神小队前来阻止我们洪荒,并且最终导致洪荒被封印吗?可是已经过去了一万八千年了啊,而且‘道标’毕竟是我们的人皇,他震怒一次已经够了,怎么可能对他的子民如此残忍?再封印下去的话,我真不敢想像洪荒会变成什么样了……”

    沉默青年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我也并不认为当初的人员还存活着,毕竟除了两个以外,当初的轮回小队已经全部被消灭,不可能还有当初的人员存在了,不过,你们也知道我的性格,我喜欢计算到一切的劣势……我们必须守住这个位面的坐标点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里我们没有任何支援,所以,我就先假设这个世界有轮回小队存在好了,以此来进行三天里的作战安排,我决定……”

    “我们立下简化第四版的洪荒万兽阵,驱使洪荒生物暴走化,如此一来,是不是真有轮回小队,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沉默男子默默站了起来,他喃喃说道:“我可是尚的转世备选者之一啊,人类第三智者,你们只需要如以往那样继续信任我就行了……”

    “就是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