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天庭……堂皇大气为王道!

    “真是个好世界啊……是吧。”

    在一座小山的山坡上,这里是厚实的草坪,此刻整个草坪正迷雾弥漫,事实上,越来越浓烈的迷雾正从山上向下涌来,许多地方因为迷雾太过凝结因为化为液体,从上上仿佛才出现的小泉那样缓缓流下,而被小泉所流过的草坪处,那些青草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生长,变得越来越密集与健壮,甚至已经越来越不像青草……

    在这草坪上,坐着五个男男女女,年龄都约莫是十五六岁左右,除开一个白肤少女以外,其余四人都是黄肤男女,而白肤少女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正在给其余四人准备食物。

    “自一万八千年大封闭发生后,这是已经探明的第七处外接位面,真的很不错啊,前五处都是险恶之地,是连我们天庭组织都不愿意轻易招惹的,洪荒海眼,时空乱流,地狱这些地方,穷凶极恶啊……这里不错,而且我们又宣泄了这么多的‘灵气’,真的很不错啊,至少‘那个’出现的几率又会降低了吧。”四名黄肤的男女中,一个少女郎声说道。

    旁人基本都是点头认同,其中一个烫了个嬉皮士头型的男子却是碎碎念般的说道:“不过很不爽啊,这个世界的文明进程果然又是耶……那一套,真是恶心,那些被研究出来的杂碎血统,难道就这么吃香吗?生生的把黄肤历史压制了数千年,所产生出来的这样的历史进程,还出埃及记呢,还三位一体呢,狗屎……”

    “闭嘴!李!对圣人要保持最起码的尊重!那是达人,那是先人,那是道的先行者,无论善恶,最起码的尊重是必须!你再这样满嘴胡说八道,什么时候死掉都不知道!”

    为首的是一个沉稳的青年,他体格健壮,看起来似乎有二十五六岁,不过再仔细看,那却是他容貌显老,实际年龄估计与旁人差距不大。

    这名沉稳青年继续低沉着声音说道:“那一位,可是与我们上清学院的始建人同一时代的先行者达者,是久经洪荒历与人类历的老祖宗,而且他德行不亏,无论你承认与否,以白肤的资质,走到了与我们黄肤先行者同样层次的高度上,这本身就是大功,再加上他活人无数,拯救了白肤系的文明,这就是大德,如此大功大德之人,承你尊一句圣,这丝毫不亏了你,所以记得了,以后对强者,尊重一些!”

    嬉皮士男子似乎有些不服,但是很显然,这个沉稳青年管得住他,所以他喃喃几句后,还是说道:“这位圣人的所作所为忒有些小人了些,趁着那件事后的大封闭,他就四处改变各个标准位面历史进程,难道他以为他是‘道标’不成?‘道标’啊,可是已经回归了哟,这位圣人的做法虽然是善道,但是他可不要忘记了,‘道标’可是我们黄肤系的首领啊。”

    这两个男人说话时,旁边的那名白肤少女头颅更是低沉了下去,脸色似乎很阴沉,眼睛里也带了些水雾,这时,四名黄肤中唯一的那个女性忽然说道:“看你们说的,其实我就觉得肤色不算什么!这都多少年了?那怕他们是洪荒历被万族实验出来的产物,那怕早期我们也那么残酷的迫害他们,但这都多少年了?彼此早已经血脉交融了,我就知道,太清学院那边可是出了一个十八岁就毕业的白肤超天才哦,玉京风云时报都刊登了他的封面,据说是百年内最可能冲击圣人的存在,他们也是我们人类啊!”

    嬉皮士男子又是喃喃着,而其余三名黄肤男女都是点着头,而那名白肤少女的眼泪顿时就出来了,不过她立刻抹了去,然后微笑着对其余人说道:“吃饭吧,我可是找了好多食材,应该很好吃。”

    “吃饭吧,我可是找了好多食材,应该很好吃……”

    与此同时,在距离迷雾世界的遥远外的一个庞大位面中,一个身穿现代休闲装青年男子叹了口气,对着正在疯狂玩着网络游戏的古典汉服宫装美女说道。

    那名汉服宫装美女头也不回的点着头,直到好半天后,这才沮丧的来到了饭桌前,边拿起碗筷,边说道:“好难啊,这个游戏好难啊,pk技术完全凌驾在了装备之上,这群混蛋设计人员,难道他们不知道装备本身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吗!?气死我了,不行,吃了饭我一定要去赢回来!”

    休闲装男子又叹了口气道:“娲啊……是你说来美食世界好好休养的,god也吃了,八王也吃了,你居然又迷上了网络游戏,以前还没玩够吗?”

    “怎么可能玩够呢!我沉睡了这么久,最近几年才苏醒,甚至都没来得及回洪荒一趟呢,还不容易醒了,肯定想看看这个多元宇宙的发展咯,玩游戏不就是收集情报吗?”女子回答得倒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青年很无奈的捂着脑袋,而这时,女子忽然又说道:“其实哥哥啊,我有件事情很疑惑……因为我才苏醒,所以许多事情还不清楚,而你应该已经苏醒好久了吧,甚至都没有因为回归而沉睡,那么哥哥,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回归洪荒?那群窃取了你权力的小人奸臣们,为什么你回去登基?甚至一万八千年前发生了那事,你也一直沉默着,你可是……‘道标’啊!”

    “‘道标’吗?”青年揉了揉鼻子,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他正准备岔开话题,但是却发现了女子认真的表情,他不由自主又叹了口气,接着,他才露出了认真的表情来。

    “那么娲……你认为,现在的洪荒是什么样?”

    女子愣了一下,竖着手指点了自己的额头几下才说道:“我们离开时,洪荒已经一片乌烟瘴气,我依然还清楚记得,那时被迫生活在辐射区,以收获辐射区几种特产,而浑身肿瘤的白肤人类,我依然还记得被贩卖于闹市的万族少女,我依然还记得把亲善我们人类的牛头马面族给饲养取胆,甚至杀死取肉的屠夫作坊……我想,那里应该已经是民不聊生,上位者已经永固,下层子民若有不服便会雷霆降下,官富二代,三代,n代横行,那里恐怕已经比最难以想象的地狱还要恐怖了吧?所以我才难以理解呢,哥哥,你可是人皇……你为什么不回去拨乱反正呢?”

    青年拿起了桌上的一杯饮料浅吸了一口,他这才慢慢说道:“这是早期……任何政权在初夺权直到权利稳固阶段,都会出现的同样情况,而人类自万族手中夺取了权力,而当我们离开后,留存下来的高层又得到了这些权力,自然会如此,或许十年,或许百年,甚至千年万年都有可能,但是……”

    “自我们离开后,已经过去了亿亿万万年,洪荒的资源无穷无尽,再加上入侵销毁位面所得到的更庞大资源,有永恒不灭的圣人集团高高在上,根本不必惧怕区区凡人从武力上造反,又有了数不尽的洪荒万族留存作为奴仆,附庸,女人和性就不必欺压自己人,如此一来……我回归了洪荒,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女子已经听得入了神,她立刻问道:“看到了什么?”

    “堂皇大气……王道……”

    青年又喝了一口饮料,他继续说道:“我看到了洪荒大陆的发展历史,自我们离开之后,在前一千年时,人类真可以用民不聊生来形容,欺压变本加厉,无论是对内对外,几大集团争权夺利,相互战争,毁灭的土地数不尽数,死掉的人类亿亿兆兆,又有白肤系高举起义大旗,黑肤系为之摇旗呐喊,再加上冰凤卷土重来,因为过度压迫而导致的洪荒万族气运逆流,而产生的十多个洪荒万族英雄,当时真是到了人类历最危险关头……”

    “而在这时,几大权力集团经过千年征战,已经真正的融入在了一起,彼此权力都有了明确的定位,也不再局限于人妄图一人独大的情况,由此成立了现今洪荒政权,其号为天庭,便开始了直到至今的统治……”

    青年呵呵笑了起来道:“真是好政权,连我都不得不如此承认,首先是我刚才说的,洪荒如此之大,人类根本不愁土地与各种资源,再加上位面入侵所带来的庞大红利,短短数百年间,就逼得冰凤不得不带领万族残余离开洪荒,同时,高度发达的修真与魔法工业化,系统化,普及化,带来的是产生力水平的革命,道蕴轨道,空间门旅游景点,魔网3。0操纵系统,灵气化灵魂归宿地建设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第n期工程,那里的人类,从生下来便不愁吃穿,而且因为资源近乎无限,根本不必压迫区区凡人,想做米虫,可以让你从小享受大,想有梦想,可以让你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去闯去完成,想要自由,想要强大,任何修真功法,任何魔法咒语,乃至更方便的魔网,道罗,全都一一摆在你面前,如果你想探索多元宇宙的无尽与奇妙,那么天庭军队会非常欢迎你,入侵的位面会多得让这些人不敢想象,那怕你想成圣,你也完全可以不必担心任何的去闯去冲,只要你老死前有能力达成就行……”

    “至于历史方面,当这一切都达成之后,任何黑历史,无论万族的,人类的,乃至天庭本身的,都可以毫无顾虑的抛出来,你想看到任何都可以,那里即便是一个平民,普通老百姓,都可以知道洪荒万族,都可以知道冰凤,都可以知道地狱,洪荒海眼,时空乱流……甚至都可以知道我这个‘道标’,甚至你可以选择你的信念,你可以同情万族,你可以同情被入侵位面的土著,你还可以跑到天庭政府门口大骂政府,都无所谓……”

    “高高在上啊,如同神一样漠视着凡物,你好也罢,你坏也罢,你正也罢,你逆也罢,都是如此的堂皇大气,而正如这个政权的名字那样……天庭,这……”

    “就是现今之洪荒了!”

    青年说完这一切,这才看向已经震撼得无以复加的女子,然后呵呵笑道:“明白了吧?为什么我不回洪荒,甚至连三清他们都不回去各自的学院,仅仅只是自一万八千年前,以四象五行八卦阵封锁了整个洪荒而已,你知道为什么了吧?”

    “时间……还没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