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征召

    巴雷顿觉得自己老了,真老了……

    今年他就九十三岁了,已经老得走几步都会喘,必须用拐杖才能够行走得稳当,甚至有时候记忆与思绪都会有些许的混乱,经常闭目仿佛就回到了六十年前,那时啊……真是一个热血激情的岁月啊……

    巴雷顿觉得自己这一生蛮幸福的,从小就有爱他教育他保护他的父母,在大学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就一直白头到老,之后虽然应征参加了二战,不过却幸运的活了下来,并且在那里结识了许多的战友,自己更是因为军事院校出生,而且因功累积到了上校军衔,之后战争结束,他一直都留在了军队里,直到六十岁那年才退役,不过当时也成为了少将军衔。

    至于家庭,他和妻子生了四个孩子,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可惜的是,小儿子在一次意外中死亡,其余三个孩子都算是健康成长,到现在,他的大儿子都六十多岁了,看起来也有了白发。

    至于他妻子现在也有八十九岁了,他们夫妻两都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现在时常待坐摇椅上,闭上眼仿佛都可以看到三四十年代那黑白与淡黄色的回忆,人生真的已经到尽头了啊,遥想当年,他仿佛还记得在大学舞会上,初看到她时的惊艳,和她第一次交谈时的局促,以及恋爱时每次约会的喜悦,那淡淡的味道,仿如花香,一直环绕在他的记忆里,如此的温柔,如此的美好……

    还有那些已经淡忘了容貌的战友们,只隐约还记得他们的声音,咆哮声,哭泣声,欢呼声……

    那样的年代……真美好啊……

    他终究是老了……

    以前常听人说,活太久反倒会厌倦,现在他终于可以证明,说这句话的人就是在无病呻吟,就是在放屁,若是他还可以动弹,一定会如同在军营里那样狠狠的给那家伙一拳头,狗屁!活着才是最美好的,他已经时日无多了,每多看一次妻子,每多看一次孩子,他都觉得是那样的奢侈,是那样的留恋,他舍不得啊,他还想继续活下去,看着妻子们,孩子们直到永久,这样的幸福,怎么可能厌倦!?

    可是……他终究是老了啊……

    就在巴雷顿坐在摇椅上,闭着眼睛,听着那留音机里传来的猫王的音乐声,又睁开眼看了看躺在旁边沙发上睡着的妻子,他满足的闭上了眼睛,继续沉入在回忆中,人老了啊,最珍贵的反倒只剩下了回忆,好的,不好的,都是如此的珍贵……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照顾夫妻俩的义工连忙去打开了大门,接着就从那大门处传来了声音,巴雷顿听得很清楚,那是一个男子坚定而有力的声音,年轻男子的声音,而且应该是个军人,像他这样在军队里滚摸爬打了一辈子的人,这个人只要站你面前,他用鼻子都可以嗅出那是否是军人,他已经从这年轻男子的声音里听到了那军人的味道。

    就在巴雷顿的思绪又转移向了曾经在军队里的日子时,忽然他就听到了脚步声,当他再度睁开眼时,就看到义工与三名年轻的军人站在他面前。

    这三名军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他也略带兴趣的看着三名军人,等待着他们说出来意,隔了片刻后,为首的那个军人敬了一礼后说道:“巴雷顿·菲塔斯特,生于1921年,出生于马里兰洲,毕业于……”

    “说重点。”

    巴雷顿沙哑的声音说出了这三个字,虽然他已经非常苍老了,可是那股子军人威严依然如此浓烈,这三个字后,说话的年轻军人不得不顿了一下,这才说道:“巴雷顿将军,我们是来征召你的,国家需要你,世界需要你。”

    巴雷顿愣了一下,接着就仿佛要笑起来一样,不过他立刻就开始了轻微的咳嗽声,这咳嗽声惊醒了旁边的老妇人,老妇人颤抖着立起身来,似乎想要给巴雷顿抚摩胸口,不过巴雷顿挥了挥手阻止了他,勉强说话道:“小子,你们是那只军队的?是谁的部下?你们的上司是谁?我告诉你们,你们还没出生时,我就已经在杀德国鬼子了!你们居然敢来消遣我!?”

    三名年轻军人彼此对望了一眼,他们都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事实上,这是叛逆者组织与美国合作后,第一例征召将级军官,而选择的对象正是有着丰富经验,并且年龄老化,妻子儿子都尚存的巴雷顿,正因为如此,这才显得更可笑……如果没有那神奇的药水的话。

    为首的军人迟疑了一下,然后对旁边的两名军人点了点头,这两名军人就带着义工离开了房间,接着这名军人才说道:“将军阁下,请问我能坐着说话吗?”

    巴雷顿抬了一下下巴示意了一下,军人这才坐了下来,然后斟酌了一下词语道:“将军阁下,我所隶属的部队不属于美国所有,呃,这样形容吧,我所隶属的部队有些类似于联合国维和部队,不过并不属于那种监管或者类似于招牌样的部队,而是要打仗,打硬仗的部队……”

    “打仗?”巴雷顿有些不屑的说道:“现在这个年代还有什么仗可打?海湾战争?还是反恐战争?你觉得经历过二战的我,还会觉得那样的小玩意是所谓的打仗,打硬仗吗?”

    军人有些无奈的从身上硬包里取出了厚厚一叠文件,然后说道:“将军阁下,你的疑问全都在这里,征召你的部队番号,部队人数,你将会担任的职务,以及后勤,军械,军饷,福利待遇等等,全都记录在了上面,这些……”

    巴雷顿闭上了眼睛道:“没精神,眼睛也不好,就不看了,小子,你的恶作剧可以结束了,诚然,我确实很向往再回到军营,但那只是回忆,也只能是回忆,我老了,如你所看到的,我已经九十三岁了,估计今年或者明年,我就会去到上帝那里,感谢你们的恶作剧,虽然只是恶作剧,但是你们也让我那已经快腐朽的心脏多跳动了几下,谢谢你们了……关门轻些,走吧。”

    年轻军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拿出了一份文件道:“将军阁下,这是五角大楼关于我军征召你的同意意向书,我们的到来完全由美**队做担保,所以不必担心我们有任何的歹意。”

    巴雷顿又勉强睁开眼看了一下那张纸张,他虽然已经是老花眼,但是还是看到了上面那熟悉的一个印章,没错,这确实是由五角大楼写下的文件,他又疑惑的看向了年轻军人。

    就见得年轻军人从包里小心的拿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瓶子,这个小瓶子散发着绿色的柔和光芒,看起来仿佛是灯泡一样,不过亮的是瓶子里的液体,接着年轻军人就说道:“将军阁下,请喝下这瓶药,这会让你恢复一些精神。”

    巴雷顿吐了口气,不屑的说道:“兴奋剂?还是什么别的药水?我的身体可经不住兴奋剂……”

    年轻军人立刻就说道:“这不是兴奋剂,事实上我说这么多,就是要证明我们的到来是美国政府知晓的,或者将军阁下害怕的话,也可以立刻打电话询问军方,我们可以等待。

    巴雷顿人老,可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自然知道这三个军人的到来不可能不让人知道,像他这样的将军若是出了什么事,美**界都会震动,所以他并不担心和三个年轻军人对他不利,而且他一辈子什么没经历过?会怕了这样的小崽子?当下他就颤抖着手接过了这个小瓶子,皱了一下眉头,想要打开瓶盖,却发现自己手脚无力。

    还是年轻军人接过了药瓶,接着就对外面说了几句准备好了,立刻就从门外走入了四五个医生护士,并且还拿着吊瓶什么的站在了那里,接着年轻男子就说道:“将军阁下,这药的效果……有些特殊,所以需要在用药后注射葡萄糖以及淡水,还有一些药物与营养物,不过这并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若是可以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巴雷顿心里也有了少许的期待,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当即就硬气的哼了一声,接过年轻男子打开的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一倒而尽,全部都倒入到了嘴中,一股淡淡的,类似于花香的味道从嘴里传了出来,与此同时,旁边的那些医生护士立刻便开始给巴雷顿打起了点滴,注射起了葡萄糖之类的挂瓶。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分过去,当过去了大约三分钟时,巴雷顿就觉得从胃部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并不疼,而是热,渐渐的,他身上开始了出汗,与此同时,他感觉浑身的肌肉,皮肤,似乎都在奇怪的抽搐,而且他感觉身体在变紧,奇怪的变紧感,而且他也略微有了些疼痛。

    渐渐的,这疼痛开始变得剧烈,不过并非无法忍受,而且更让他奇怪的是,随着疼痛的产生,他身体也产生了一种舒服,舒张感,就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体内诞生了,或者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拔除了一样,而且渐渐的,除了疼痛以外,他还感觉到了麻木与痒,这种疼痛,麻木,痒的感觉开始深入骨髓,让他忍不住的叫出了声来。

    旁边的老妇人顿时一脸惊容,抱着他的胳膊就看向了那名军人与几位医生,军人连忙说道:“女士,这是正常现象,将军阁下正在……脱胎换骨……”

    其实不用他说也看得出来,明明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的巴雷顿,他的皮肤居然渐渐从松弛开始了紧绷,虽然还是很多皱纹,但是比之前那种枯树皮的感觉好了太多了,而且他那干瘦的身体居然慢慢有了膨胀感,那是……肌肉?

    随着巴雷顿的喊叫声越来越大,到最后,他终于停下了喊叫声,但是浑身上下已经被乌黑的汗水所布满,又隔了片刻,当这一轮的七八个吊瓶都打完时,正当护士从他身上取下针头时,巴雷顿猛的睁开了眼睛,他慢慢从摇椅上立起身来,接着居然慢慢颤抖着站了起来,他站起来后,左右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脸,胳膊,腿,接着还试着小跳了一下,最后,他彻底呼出了这口气,甚至连他的呼吸都变得了非常顺畅。

    “拿来!”巴雷顿眼中仿佛有道光一样,他边看着侧面橱柜里的镜子反射,边对年轻军人伸出了手掌。

    他至少年轻了二十岁!是的,二十岁!他还清楚记得那时才七十三岁的他,看起来比普通老人要健壮许多,他还可以晨跑,还可以去看橄榄球赛,还可以大声呼气说话,那时的他,看起来还是个军人,这样的他……已经二十年没看到了啊!这就是年轻,这就是年龄!

    年轻军人有些无奈的说道:“将军阁下,你不如先去梳洗一下怎么样?你排的汗水含有很多……”

    “拿来!”巴雷顿威严的看向了年轻军人,还是这两个字说出口。

    年轻军人耸了耸肩膀,就将之前那一叠资料递给了巴雷顿,同时说道:“将军阁下,请注意你所看的这份资料属于最高机密,目前即便是美国也只有总统以及总统指定的极少数人可以看到,保密等级是……”

    “小子,闭嘴!”

    巴雷顿说完这番话,就认真的看起了文件,而在他旁边,那个老妇人看着他那依稀熟悉却又陌生的脸,眼里满是泪水的喃喃想说什么,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陪着他安静的坐在那里,陪着他,等他看完文件。

    “……叛逆者组织,十万军队,高科技,平行世界,战争……青春药,恢复年龄,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失效……”

    巴雷顿看完了这份文件后就沉思了起来,沉思了足足十分钟后,他这才说道:“意思是,如果我同意征召的话,我将带领其中的一个师了?番号是轮回六师,是吧?”

    年轻军人肯定的点了点头,巴雷顿又想了想,继续问道:“那么关于我的军衔评级是什么等级?”

    年轻军人立刻说道:“将保留目前军衔,不过军勋将会抵消到目前军衔为止,这期间军勋将不会累积。”

    “那么,我的年军饷除了金钱幅度依照目前美国在职少将的三倍以外,我是要问……这种青春药,一年的配给度是多少?”巴雷顿用那双鹰一样的眼睛直视着年轻军人,仿佛要从他脸上看清楚真实与虚假一样。

    “少将军衔,一年将配给恢复三十年的青春药,当然,这二十年的青春药算是征召配给,不计算在内,我有上面的命令,一旦将军阁下同意征召,我们将提前把第一年的青春药配给给将军。”年轻军人微笑着说道,他知道,他的任务已经成功了。

    “那么……”

    巴雷顿松了口气,他伸手将年轻军人放在旁边的军帽给拿了过来,然后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道:“把药拿来,然后给我的妻子使用,我现在去洗个澡,准备好你们的交通工具,士兵,我要在二十四小时内去到军事基地……第六师的军事基地,明白了吗?”

    年轻军人立刻站起,双脚并拢,啪的一声敬了一礼道:“是的,将军阁下,保证完成任务!”

    如此……轮回六师,师长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