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研究中的发现

    “真的是……好臭啊啊啊啊!”

    张恒发出着连带四个啊字的惊叹声,他就着雨水在那里刷洗身体,与他同洗的还有汤姆,奥奇他们,这却是他们已经入住研究所的第十天了,这十天里,因为油料问题,发电机问题,以及原材料问题等等,让他们每天不得不在外到处寻找搜索,虽然有奥奇的精神力扫描,基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每次都要通过研究所里的那些肮脏地带,这就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了。

    而今天恰好下雨,研究所里通电之后,别的也就罢了,唯有没有足够的水源,而今天下雨时,众人自然是欢喜,除了将水带回研究所内封闭区域以外,张恒等人更是直接在雨中来了一个淋浴。

    洗着洗着时,忽然间汤姆神情一动的对旁边二人说道:“你们听没听到什么声音?”

    张恒与奥奇此刻正洗得欢,闻言后都好奇的竖起了耳朵,不过此刻正在下大暴雨,仔细听来也只有雨水的声音,奥奇又闭眼使用了精神力扫描,周围却还是什么都没有,他当即就摇头道:“不会啊,周围什么都没有,张恒你有听到什么吗?”

    张恒哈哈笑着道:“会不会是我刚才放了个屁?汤姆,你的耳朵像猫一样灵敏啊,居然连我放屁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汤姆却是没有理会这冷笑话,他又竖着耳朵听了半天,这才摇着头道:“或许真是我听错了,刚才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好吧,或许真是听错了,不管了,洗个痛快吧。”

    张恒闻言后哈哈大笑着拍了汤姆肩膀一下道:“说起来,你小子本钱不错啊,虽然比我是略小了些,但是也很不错了,等以后我们找到了可以复活的那些电影世界,复活你的那对姐妹花,她们可就幸福咯,哈哈哈……”

    汤姆脸色一红,他呢喃着道:“我只是……只是对妹妹有些好感罢了,只是好感而已……好吧,是想和她上床,不过这也不违法吧!”

    地面上的欢笑声不断,而在地下研究所封闭区内,除开休息的几人外,楚浩与罗伯特·内弗正在不停的忙碌着,两个人都有研究能力,当然了,罗伯特·内弗毕竟要专业些,而楚浩更多的是协助,不过即便如此,也让罗伯特·内弗的研究进度加快了许多,而这十天来,两人每天睡觉的时间绝不超过六小时,基本上睁眼第一件事就是开始准备当天的研究进度。

    而就是这么样的拼命研究,让解药的彻底完善已经近在眼前,当然了,在这期间的一些病毒研究也有了非常大的成果,比如该病毒的一些运行机理,以及使用某些方式,将该病毒变异化后,经验得到一种提高人体素质的新型药剂,不过还没有进行人体实验,所以暂时还不知道其效用如何,不过以人类细胞研究所得到的数据来看,基本上注射了这种药剂,可以让人类达到解开基因锁一阶到二阶的程度,也即是,很可能可以让人解开基因锁!

    这简直是楚浩闻所未闻的东西,就他所知,就叛逆者组织的研究所知,甚至就偷窃的c组织研究资料所知,基因锁都是只能个人自行开启的,几乎从没听说过能用外力来开启,即便是刻意制造生死环境和注射大量致幻剂来开启基因锁,这样开启的人也会绝对死亡,正因为如此,量产基因锁士兵的计划才根本无法实行。

    而现在,居然通过研究该种病毒的解药,所衍生的副产品中得到了这种开启基因锁的药剂?这怎么可能?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从原理上来说可以开启基因锁,至于具体是否能够开启,目前却还是一个迷,非得回到主神空间后,有了主神的全身修复才敢进行,不过即便如此,这也是让楚浩惊喜得不行的成果了,若真是可以成功,那么现实的叛逆者组织,以及北冰洲队都会实力大幅度提升,这如何不让他欢喜?那怕是这个药剂还有些缺憾,但是只要有了底本,接下来再继续研究出可以开启基因锁的药剂,难度也将大幅度的降低。

    这个收获对楚浩来说真是意外之喜,在他看来,甚至比得到一万奖励点数,甚至一个a级支线剧情更让他兴奋。

    不过有好消息,也有一些别的不怎么好的消息,其中一个便是这些病毒异常顽固,虽说可以杀灭,但是必须要在低温环境下进行,低温就是让病毒本身进入休眠状态,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但是代价也确实是有些太大了,旁的不说,全世界重新进入大冰河时代,死亡的变种人与人类,那可真得是成千万上亿的数目,人类或许要几百年才能够重新恢复文明,所以若是能够在常温环境下杀灭病毒,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而且……这种病毒还不单单是如此……

    “又失败了……”

    楚浩与罗伯特·内弗都是叹了口气,新一轮的常规温度实验又一次宣告失败,而且又一次验证了之前实验中得到的一个结果……那就是病毒具备着奇特的内部联系这个结论。

    这十天的实验里,研究中的解药不是没有杀灭病毒的可能,在常温状态下,也将病毒给杀灭了,当时二人无比的欢喜,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却让二人打惊失色,当他们进行第二次病毒实验时,之前的解药却不起作用了,其实也不算是不起作用,而是无法在杀灭病毒的同时保存变种人,也即是只能够将变种人与病毒一起杀灭,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实验的几组病毒并不是同一组病毒,而是分别采集自不同变种人身上的病毒,而且是分开放置,按道理来说不可能让没有接触解药的病毒产生抗体才对,但事实就这样发生了,即便没有接触解药的病毒,只要这种解药使用过一次,那么就再也无法对该病毒有效,除非是低温环境下,让病毒陷入沉睡才有可能。

    就这样的情况,楚浩与罗伯特·内弗进行了大量的实验与讨论,在排除了一些不可能的情况,比如不小心的接触,比如器材的泄露问题,比如空气的密封问题等等之后,得到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病毒间有着神秘的联系。

    这样的事情其实在自然界中也有许多,比如某些植物若是大量被动物食用,那么在同一地区的该种植物,即便没有被动物所食用,它们也会在体内产生一些毒素,以此来对自身进行保护,这种神秘的联系方式即便到现在科学家们也仍然还在研究中,依然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定论。

    除了植物以外,某些动物也有这种神秘的联系,比如鱼类,当某种鱼类在该水域受伤害,比如被钓起之后,被钓起的鱼类就会散发某种激素,让同种鱼类尽量远离这片水域,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世界里也确实是有的。

    但是那些毕竟是高等生物,植物与动物,比其病毒来说确实高级了许多,居然现在连病毒都有了这种神秘联系,这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这种联系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该种病毒几乎是不可能在常规情况下杀灭的了。

    这让二人十分的苦恼,不过还好这座研究所内部的各种器材非常高端,目前正在对该病毒进行最彻底的基因片段解析,希望解析之后能够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吧。

    解析的工作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这几天时间都在忙碌这个,再等待片刻,解析便会完成,趁此机会,楚浩与罗伯特·内弗二人也到了休息区去抽了一根烟,解了解乏,

    “你说……如果到最后都无法得到常规温度下的解药,我们……”罗伯特·内弗抽着烟,语气很是沮丧的说道。

    楚浩点点头道:“恩,没错,这是最后的机会,若是解析基因后,也仍然无法得到常规温度下的解药,那么我们就只能够将解药完善,接着进行地球大冰河时代的计划了,或许要等数百年后我们人类才可以恢复元气,但是也总比被变种人取代,让整个地球陷入蒙昧中强吧,这是最后的希望与机会,我们不得不如此做。”

    罗伯特·内弗沉默着,半天后,他才丢下了烟屁股,然后说道:“走吧,去看看这病毒到底是什么。”

    当下二人就走入到了无菌室内,接下来,当他们看到了这种病毒的基因图谱解析时,脸色都是铁青色一般,震撼,惊骇,以至于两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种病毒的基因图谱完全不同于现在地球上已知的任何细菌,病毒,生物的各种基因模型,这种病毒的基因……

    居然勾勒出了一只蝴蝶,翅膀,身子,非常形象的蝴蝶!

    病毒……

    便是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