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蝴蝶……

    楚浩的选择可以说是残忍,但是作为军人的罗伯特·内弗却是知道,可以说其不人道,说其残忍,但是绝对不能够说其自私,不能够从道德层面去谴责他,经历过末世那一幕的他,当初就已经看到了政府对于纽约市的抉择,为了能够不让病毒扩散,政府甚至选择炸断了纽约大桥,这样的事情已经很明显说出了道理。

    正因为如此,罗伯特·内弗一直都是默然无语,一路行来都是沉默,这情绪甚至感染了一直坐于副驾驶座上的那条大狗,这条大狗也默然着,时不时舔一舔罗伯特·内弗的手,显得很是通灵通人性。

    罗伯特·内弗则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心情很是沉重,一直在思索着楚浩的话,这样的抉择,楚浩的抉择已经说出,那么……他的抉择呢?又该是什么?

    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离那研究所已经越来越接近,这里已经是纽约市的边缘,此刻正当中午,太阳洒满大地,这个时候是人类在大地上行走最安全的时刻,不过众人的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不为别的,就因为通过精神力扫描所看到的地底研究所处,在那里至少密密麻麻有数千名变种人,甚至更多,因为这个研究所比预料的还要大得多,虽然并没有大到生化危机一里那样的研究所程度,但是这至少也相当于一个地底小街区了,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研究所地面建筑被洞开了一个大洞,已经不再需要通过烦琐的安全通道与大门之类的了,变种人的身体素质可以随意进出这个研究所地底部分,所以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变种人聚集在其中,而现在就已经聚集了数千之多。

    这数千之多的变种人中,还有数十名身形比普通变种人高大一些的变种人,最最让人觉得可怕的是,这其中有一个最强壮最高大的变种人,看其体型至少已经两米七八,接近三米的个子,浑身肌肉纠结似铁,动作间不经意就撞碎钢筋水泥,这力量已经大得可怕了。

    这样多的变种人,这样可怕的变种人进化体,就仿佛直接在告诉众人进入者死几个字一样,这无声无息的恐怖已经让在场所有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楚浩不动声色的看了念夕空一言,而念夕空早已筑基,灵觉何等敏锐?被楚浩一看时已经抬头回望了过去,接着她就仿佛懂了什么一样摇了摇头。

    “若是剑丸在手,倒是可以拼上一拼,但是剑丸已经崩溃,我现在的实力已经降到了筑基期的最底层,实力与魔戒最强时相比,最多只有那时的十之二三,恐怕莫说是与那个最强的变种人对战,旁边那些护卫它的强壮变种人,只需要多几个都可以围杀我。”

    念夕空摇头后,就见得她嘴唇轻动,旁人根本没听到什么声音,但是这声音已经落入到了楚浩耳中,却是那些武侠世界里常用的传音入密,使用真元力用出来更是简单轻松得很。

    这一趟的侦察行动其实已经结束,有了精神力扫描后,侦察便是如此的轻松,只需要站那里看一圈便是,并没有普通侦察的危险性,但是侦察完后却是让众人无语,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楚浩,甚至连罗伯特·内弗也是如此,众人都想听听楚浩到底有什么办法没。

    楚浩却是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皱着眉头看向那地下研究所,隔了片刻后,他这才对其余人说道:“那么我们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回去后仔细商量。”说完,他便率先坐上了自己的那辆车。

    眼见如此,其余人都是又惊又急,罗伯特·内弗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是早已经熟悉楚浩性格,做事,以及智谋的众人,心里却真是又惊又急,因为这个研究所可以说是目前他们任务完成必须要去的,若是不去,难道还真能够等半年后的解药完成吗?所以这其实就相当于是主神直接命令他们必须要去那个研究所一样了。

    而在以往,任凭多大的难点,任凭怎么样的困境,楚浩总是能够带领众人闯出一条生路来,虽说楚浩的办事方法确实容易得罪自己人,比如他的选择,是连自己人,甚至包括他自己都纳入到选择范围之中的啊,这样的事情最容易让他的团员们与其分裂,不过除开这些以外,他倒真真是一个完全合格的轮回小队队长,其在进入轮回世界前本身就是叛逆者组织的几大开创者之一,领导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战斗乃至战争,又是智者身份,而且本身也是个重视伙伴的人,而且还懂科技研究,也懂计谋算计,这样的他可以说轮回世界里最理想的队长类型。

    虽然张恒啊,汤姆啊,奥奇啊,乃至是念夕空他们平时不说,但是在他们心里,楚浩几乎已经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了,基本上遇到难题就看楚浩如何安排就行,这样的队长,只要不涉及到什么重要选择之类,都是如此的让人安心,可是到了现在,他居然一声不发?什么安排都没有?难道说这次的恐怖片任务真的难度如此之大?以至于连楚浩都是无法可想了?

    上了车后,众人便驾车返回,路途中,张恒先就忍不住说道:“楚浩,这次的任务真就那么困难?不至于吧?那些变种人虽然厉害,可是我们有智慧啊,你不如布置几个布局,弄些高爆炸弹什么的,一轰就把他们给弄上天不行?还是不行也没关系,我可是知道你有核弹癖的,而且你肯定知道美国什么地方有核弹藏着吧?实在不行,咱们炸它娘的。”

    “白痴……”

    别人都还没说话,念夕空已经先发出了冷哼声道。

    张衡顿时气着反驳道:“谁白痴!?你在说谁白痴!?我可不是来搞笑的,刚才可是在认真讨论作战方法啊!”

    (你就是来搞笑的吧?)

    好几个人心里都是如此的想着,而楚浩终于是开口说道:“别闹,我有主意,而且我也没有所谓的核弹癖。”

    (才怪……)

    众人心里又是这样念叨着,而楚浩就继续说话道:“用炸弹什么的自然不可行,虽然用大威力炸弹导弹直接轰入这研究所地洞,里面任凭多少变种人也是死定了,不过我们是要用到这研究所的设备,刚才也看了,研究所里有许多合金大门需得通了电才会打开,里面的设备并没有被变种人毁坏,若是我们丢了高威力炸弹进去,那一定是必坏无疑的了,这怎么可能?我说了我不是核弹癖,只是有时候用最简单的方法可以解决问题罢了,我怎么可能随便逮到什么就用核弹?”

    (有可能……)

    “我的方法在这里可用不出来,其实这方法也不难,就是用我们现在的解药,这解药在不正确使用时,其实就是针对变种人的极端剧毒,比什么介子毒气都厉害百倍,而且以那些变种人的身体素质来看,说不定我们人类的常规化学毒气根本就无法对他们造成致命伤,而这种情况下,这解药反倒是针对他们的特殊剧毒了。”

    “首先,我们要将这解药气体化,当然,气体化的解药效用如何,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实验,不过这也算是有了一个布局方向了,无论是将解药气体化,形成类似毒气样的东西,还是将其倒入在附近的水源中,让这些变种人喝水之后死掉,这些都是可行的,具体选择什么布局,还是需要回去之后对解药进行实验才行,所以我才让上车,站那里却是无法解决问题。”

    “相比这些,我真正担心的,还是……蝴蝶啊。”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此刻正当中午,就见得一辆车从街道远处驶来,直接开到了纽约港口处,接着从车上走下来了一名人类女子与一名人类小孩,他们在这港口处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寻找片刻后无果,二人就寻了坐处在这里慢慢等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看着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二人等得已经非常焦急,而且时间偏晚,再等待下去会非常危险,两人不得不坐上车准备离去,而在上车时,女子开车门时,疾风吹起,将她脑后的头发给吹得偏了些,露出了她脖子上的蝴蝶纹身。

    “要找到他啊,神已经给我启示了,千万不能将解药气体化,千万不要,不然,会出大事……会出大事的啊。”

    女子坐到驾驶座上后,忍不住低声呢喃了一句,接着面带忧色的开车离去,而随着天色逐渐变暗,她脸上的忧色也越加的浓烈了……

    蝴蝶……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