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希望与绝望

    .

    楚浩的话语声音极小,旁人基本上是听不到,而且现在众人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个黑人壮汉身上,也没有注意到楚浩的诡异表情,几辆车的驾驶者,直接将车开向了那处破损大楼前,而在车开到那里时,那条大狗立刻便前身伏地,对着车辆大声嘶吼了起来。

    众人下车后,看到众人的数量后,这条大狗很通人性的不停向后退,不过当它退到了黑人壮汉下方时,就再也不后退了,一步都不退,只是用最凶狠的表情对着众人吼叫,而当众人靠近时,它更是露出了要扑咬的动作。

    不过当众人靠得近了后,这狗似乎察觉出闻到的味道不是变种人,而是真正人类的味道,当下那吼叫声略略有些低沉下来,而且也没有了咧牙扑击的动作,只是依然守在了黑人壮汉下方一步不退,就这样死死的盯着了众人。

    这狗在电影剧情中本就乖巧,护得主人,无论是身是心,若是无它,男主角早就整个人崩溃了,那里还能够在这末日坚持这许久?而后更是为了保护主人而被感染,可以说,这狗才是本电影最重要的配角,其重要程度甚至远超过电影末尾出现的女主之类,这狗算是男主角活下去的希望。

    楚浩走得近了些,然后蹲下身,也不管这大狗所做出的种种咧牙动作,他就慢慢把手给递了上去,任由这大狗轻轻闻着他的味道,同时另一只手在身后冲念夕空轻轻一摆,前后不过几秒而已,念夕空已经持剑割断了束缚男主的那根绳子,同时将其完好的给扶到了地面上,而大狗立时转身,再也不管不顾楚浩等人,就扑到了男主身边,不停的旋转吼叫,也一直舔着男主的脸。

    经过这场动静,本来还需要多一会才苏醒的男主,就这样悠悠醒了过来,初醒时神智还很不清醒,但是他多年来一个人在纽约生存的经验,让他几乎在两三秒里便本能的行动了,第一时间是伸手向自己放枪的地方,下一时间就撑身向后退,因为他把周围的人影看作是变种人了。

    不过好在他反应非常快,而且他的枪都被他放在了车上,所以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过他整个人都彻底是呆住了,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了眼前众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是楚浩走上前去,走到了男主身前,接着敬了一个军礼才说道:“罗伯特·内弗上校?你还好吧?”

    这时,罗伯特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他的神智已经恢复了清醒,当楚浩的话说出口之后,他身体猛的一震,已经从之前那种呆滞中回过神来,当即就沙哑着声音道:“是,我是罗伯特·内弗上校,你们……你们是谁?”

    楚浩立刻说道:“我是楚浩少将,隶属于美国51区病毒研究部的人员,我是听到了你的留言,这才从51区那边赶了过来,幸好救下了你,不然事情还真不好办了。”

    当下里,楚浩就把之前说过的谎言又简单说了一遍,不过这时也不是详谈这些事情的时候,这时已经临近黄昏,虽然还有阳光,但确实是在慢慢落下,当下众人也不敢怠慢,将罗伯特·内弗扶到车上后,就在他的指引下向他的居所赶去,这时罗伯特·内弗可是清醒的,也没有犯电影里那个女主的错误,待来到了居所后,又吩咐众人用消毒水去除了气味,而直到这时,众人才跟随他走入到了那间居所之中。

    这是美国很常见的街边独栋别墅,而在进入后,罗伯特·内弗又让众人将大门和窗户的金属板给放了下来,直到这时,他才是彻底松了口气,并且再一次的仔细打量众人。

    说句不客气的话,对于51区是否存在,罗伯特·内弗是存在着疑惑的,或者说不信的成分居多,毕竟他虽然不算军方的高层核心,但是能够成为上校军衔,即便是文职,是不带兵的那种研究人员,也足够他知道许多军方的内幕了,而他所知道的这些内幕中,压根没有51区的存在,这有极大可能不过是民间传言。

    但是当他一路上观察楚浩后,却是迟疑着自己的这个判断,因为楚浩确实是军人,虽然穿着什么的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那种军人气质却是如何都抹不掉,而且还不似普通军人,而是那种最精锐的,兵王的气质,同时还混合着军方文职谋略人员与研究人员,带着一些科学家的气质,这样混合着所形成的气质,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拥有的,或许还真得是51区那里的军人才会有的吧。

    这却是罗伯特·内弗误会了楚浩,楚浩在现实世界可是叛逆者这个军事组织的首脑,接受了极正规的军事训练,而且又从事关于模因与科学的各种研究,而且也是首脑,统帅了各种人物,所以才有了他现如今的气质,说他是军人,只要稍微懂行的都不会怀疑,而且还会认为他是那种长期高居上位的军人。

    现在的罗伯特·内弗就是如此,他本来的军衔是上校,而楚浩是少将,虽然离末日已经过去了这数年,但是他脑海里对于军人的记忆明显异常深刻,在认为楚浩确实是军人后,他说话态度等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多了一种服从。

    之前在外时,楚浩对他也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此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在换洗了一番,同时对伤口进行了包扎后,众人便拿着简单的罐头类食物坐在了大厅里,而罗伯特·内弗也找了张椅子坐下,他此刻脑袋上包扎着绷带,坐下后就率先一笑道:“不好意思,莫名其妙的中了一个陷阱……或许有外来的幸存者来到了纽约吧。”

    众人自然都深知剧情,不过他们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一般都是楚浩使用大忽悠术,不,是与剧情人物交流。

    楚浩果然立刻就说道:“不,上校,那个陷阱我简单看了一下,十分粗糙,而且在那里有个假人,那个假人肯定是你经常去的外面街区里的吧?”

    罗伯特·内弗点点头,他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而楚浩直接说道:“很明显的,是有人寻着你的气味,将那个假人给放在了那里,不然如此明显的陷阱,你应该会很容易就发觉……那是变种人所布置的陷阱。”

    “不,不可能!”

    罗伯特·内弗大吃一惊,直接将他所坐的椅子都给撞倒绿,整个人更是站了起来大声吼道:“这不可能!变种人是没有智慧的,它们只是一群被病毒感染后所产生的行尸走肉罢了!最多只有身体所残余的生存**而已,简单些说,与狂犬病末期,还没有死掉的生物类似,这样的生物怎么可能布置下陷阱!?”

    这一番吼叫后,罗伯特·内弗顿时想起来现在的时间,以及他面前所坐的是一名少将,他立刻就道歉的说道:“对不起,楚少将,我……我不该这么大声,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我亲自干掉过很多变种人,也解剖过它们,我确认它们是没有任何智力显示的!”

    楚浩也不多说什么,他只是轻声说道:“或许以前是如此,但是现在……这些变种人,它们正在进化。”

    “进化……进化!?”罗伯特·内弗又差点惊声说道。

    “根据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种病毒初期确实是对人体进行着最大程度的破坏,大量的人类死亡,就是无法承受这种破坏,不过在破坏的同时,这种病毒会对人体进行深层次的感染,同时,根据其感染程度的多少,这种破坏就会降低,到最后就会出现变种人,而变种人最初阶段时,确实是只有本能驱使,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变异的身体组织,以及变异的大脑组织,已经开始缓慢的改变与进化,以适应这病毒改变的身体,现在变种人里聪明的那一批,估计已经和猴子,甚至和黑猩猩差不多程度了。”

    罗伯特·内弗是个研究人员,是一个病毒学家,他虽然有些不敢相信,其实那更多的是他对变种人回复的一种执念,在楚浩的话语中,他沉思着,最后不得不痛苦的相信,变种人确实是在进化,以便那身体更适应那病毒,同时,也离人类越来越遥远,这就是让他痛苦的根源。

    “而且,还不光是这些进化……”

    楚浩接下来便说起了众人一路行来所看到的那一切,当然都集中在了路上所看到的那些变种日呢身上。

    “……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了51区,得到你的的留言后,就使用基地的材料制作了一个简陋热气球,然后赶向这纽约,而在一路上,我们见到了太多的变种人,包括了那些进化后的变种人,其中的变种人已经进化到了极其可怕的程度……”

    慢慢的,楚浩将这些话语都说了出来,而罗伯特·内弗早已经是眼睛都快急红了,他默默的捏着手掌,一副心神俱失的模样喃喃说道:“这样,这样……这样就会彻底成为一个新的种族,人类根本无法再回归了,那怕我的解药研究完成,这样的生物,已经没办法再将他们变成人类了,不,我们反倒是病毒了,我们反倒成为毁灭新智慧种族的病毒了,我们……”

    这是绝望,彻彻底底的绝望,罗伯特·内弗一直以来的奋斗,他的最终目标,他牺牲了妻子与女儿,寄托了他一切希望的目标就此粉碎,事实上,他此时此刻已经想到了死,或许只要等一会,他单独一人时,就会直接吞抢自尽吧。

    不过这时,楚浩又说道:“可这也并不是绝对……我们,或许还有最后一线希望。”

    罗伯特·内弗立刻抬头猛的看向了楚浩,他立刻说道:“希望?还有什么希望?我一直都在研究病毒解药,之前也有了一定进展,并且捕捉了一只女性变种人,可是没用,解药完全无用,对人体无用,而且现在外面可能已经没有人类了吧,我们就是最后的人类,你我都知道生物学,我们这么少的人类根本繁衍不起来,即便全世界还有一些如你我一样的残存人类,那数量也太少了,全世界都是变种人,而且他们还进化了,我们人类已经完了啊,那里还有什么希望啊!”

    “有的……”

    楚浩忽然微笑着道:“并不是全世界全部地方都是变种人……我们在中途遇到了幸存者营地,他们都在高原地带,都在寒冷地带,没错!变种人,以及造成这场浩劫的那种病毒,怕寒冷!”

    “我们人类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