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质问

    火往往代表着文明,特别是在这个人类文明末日中,那些变种人可不会生火,事实上,它们还略有些畏惧火焰,所以在这个世界里能够使用火的还是只有人类。

    发现火焰之后,奥奇第一时间就将精神力扫描延伸了过去,果然,在那下面就是一只人类的聚集地,并不大,略微是一个小村庄,可能全部人类加起来有四五百人左右,这个聚集地建有木制的围墙,那怕是到了现在晚上十一二点时,仍然有十多名手持枪械的人员在围墙后巡逻,而火焰就是这个村庄中少许几处木制房屋里发出来的。

    遇到这处聚集地,众人都很是兴奋,甚至连楚浩都是如此,虽然进入这个世界才一天一夜而已,但是见多了那荒芜,见多了那废墟,见多了那些变种人,莫说楚浩了,其余人心里也都感受到了那种孤独,真的是迫切的想要遇到人类。

    当即楚浩就将热气球降落了下来,而且为了避免受到误会,楚浩更是用信号枪发射了一枚信号弹,当然了,有可能会引来变种人,不过一方面这里已经是山区深处,另一方面北冰洲队也不惧变种人,只要数目不是那种铺天盖地的,那么料理起来也花不了多大功夫。

    果然,看到信号弹后,整个聚集地都沸腾了起来,先是那些护卫们大喊大叫,接着大量的人员从木屋中跑了出来,他们都仰头看着那简陋的热气球,有少部分人欢呼着,而大多数的人则是神情复杂,这些人倒是没有开枪射击,但是与想象中的那种狂喜却是完全不同。

    很快的,热气球降落到了聚集点木墙之外,而众人也都从热气球上走了出来,由楚浩带领来到了这木墙外,里面的人则从木墙处开了一处小窗口,为首的一个护卫示意众人脸靠近,就见得他用一种扫描类的仪器扫描过众人的眼球,接着里面的人似乎松了口气,而从木墙上又有好些人远望周围,直到这时,木墙才开了一个小门,由得楚浩等人进入。

    在这木墙里,除了许多才出生的婴儿或者小孩子,几乎聚集点所有的人类都已经出现在了那里,这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好奇的看着楚浩他们,也有少部分的人则是面色沉重,一言不发。

    待到楚浩他们全部进入后,就由这处聚集点的领导人一类,大约数名年老男女,带领他们去到了聚集点最大一处木屋,而在众人身后还有数名持枪人员跟随,显然也有监视的意味,不过楚浩等人本就不在意这些,所以一路跟随,直接去到了这间木屋。

    在这木屋里,只有简单的桌子椅子,很显然这里估计是聚集点平日的会议厅或者办公场所,当众人都进入后,聚集点为首的一名老人才指着椅子让众人都坐,也有几名旁的人员端开了凉水,就是普通的水而已,也没有什么茶之类的饮料,接着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好半天后,为首那名老人才问道:“不知道各位从什么地方来?而且你们为什么会有热气球呢?”

    众人都看向了楚浩,楚浩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我们是美国51区秘密军区研究所成员,这是我最后的团队成员,还有在路途上救起的平民,我是楚浩少将,这位是张恒中校,念夕空中校,奥奇少校。”

    顿时,这几名聚集点领导人都是一阵动容,那老人颤抖着手问道:“政府,政府还在吗?不是已经在几年前被变种人给围攻歼灭了吗?当时最后一只政府军队也完全溃散,政府……政府还在吗?”

    几年前,围攻……

    楚浩记下了这些字眼,他的表情不动,继续说道:“很遗憾,我们51区的研究所,早在更早时候与政府失去了联络,事实上,我的许多队员都变成了变种人,我们是最后的幸存者,之前一直被困在实验室里,直到最近51区的变种人大部都迁移离去,我们才趁机逃脱了出来,所以很遗憾,我们并不知道政府是否还存在着。”

    顿时,那几名老人都是叹了口气,而就在这时,忽然从木屋外冲进来一名健壮男子,在他身后还有好几人抓扯着他,这名男子进来就大声吼道:“就是你们这些研究人员!就是因为你们,研究出了这种病毒,就是因为你们才导致了这些变种人出现!一切都是你们的过错!你们这些杀人凶手,你们这些恶魔!”

    说话间,这名男子情绪激动得很,手中还有一根巨大的木棒,似乎打算上演全武行一样,而北冰洲队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时,猛然间,楚浩疾速弹起,直接跳到了这名男子面前,一耳光将他给扇飞到了木屋墙上,居然直接一耳光给打晕了过去。

    这一下变故太过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还有些呆愣,瞬间而已,那些护卫人员就举枪对准了楚浩,似乎只要他敢再用动作,立刻就会对他射击一般。

    “我们是打算研究出这病毒吗!?”

    却没想到,本来沉稳的楚浩,却仿佛受了极大委屈,脸色都是一片赤红,双目也是一片血红,他大声咆哮着道:“研究出这病毒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治疗癌症,这就和我们研究出青霉素,研究出阿斯匹林一样!我们只是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们只是想要治疗所有的疾病,难道说,要我们什么都不做,然后任凭人类文明一直在石器时代不成吗!?”

    这时,在木屋外已经聚集了几百人,几乎聚集点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这里,因为之前楚浩说他们是政府研究人员时,外面的那些护卫都已经把这些话宣传了出去,这些人都是闻声而来的,当刚才那个壮汉似乎打算发泄怒火时,所有人都隐约对这些研究人员产生了敌意,事实上,这些人心目中,世界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这些研究人员的错。

    “你们享受着青霉素,你们享受着抗生药,你们享受着飞机,汽车,你们享受着电脑,电视,你们享受着电灯与光明,那你们可曾想过,这些全都是由我们这一样的研究人员给研究发明出来的呢!?”

    楚浩也不畏惧,他直接推开木屋,直面那数百的民众,也不在意还有枪指着他,他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那样,甚至眼中都带着了泪水,他就这样大声吼叫着。

    在楚浩的咆哮下,这些民众大多数都是沉默着,也有少部分的中年人似乎还心有不甘,他们估计有亲人死在了这场浩劫中,或者是变成了变种人,当即就有一个中年妇女也大声吼道:“可是若不是你们,那里还会有这场浩劫!?是因为你们,所以上帝才降下了这场浩劫来惩罚我们,就是你们的错!”

    “是我们想要让病毒变异吗!?”

    楚浩顿时就瞪向了这名中年妇女,他大声吼道:“照你这么个说法,是不是病人生病了,医生根本不管不顾,因为只要病毒变异了,就是医生的错!?照你这个说法,是不是就不该发展科技,不该发明各种东西,让我们全部变成猿猴,变成原始人才好!?我们发展科技也是错,我们研究出各种造福大众的东西也是错,我就想问在场各位一句话,你们摸着自己的胸口,摸着自己的良心回答我,你们可以将所有的过错抱怨给我们,认为是我们导致了这场浩劫,那么本来是打算造福全世界,本来是打算治疗癌症,本来是用尽了我们全部心血的东西,产生了致命的变异,那我们……我们这样的研究人员,那怕是到了末日,那怕是到了浩劫,甚至是自己都开始了变异,依然还在尽最后的努力,依然坚持在最前线的战线上奋战的我们,我们这些研究人员,我们又该向谁去抱怨呢!回答我!!!”

    这话之后,甚至连中年妇女都是沉默了,整个场面完完全全的沉默着,那些护卫人员已经不知不觉将枪械放下,而看向楚浩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敬意。

    事实上,这个道理是很简单的,这场浩劫,没有任何人是故意者,没有任何人是罪犯,只是因为病毒变异了,这其实是大自然的错,也不能说是大自然的错,这其实就是适者生存而已,这些民众之所以抱怨研究人员,不过是他们要让自己的仇恨有一个寄托,不然就会失去生命的意义一样,就是如此简单。

    而此时由楚浩将这最后的虚幻寄托给点醒后,几乎没有人能够反驳这真实,是的,那怕是制造出这病毒的人,其本意也是好的,她并没有任何错,并不能够因为病毒的变异就去指责那人,这不公平。

    “我的团

    队,我的同伴,一开始一共有四百多人,为了研究这个病毒,其中三百多人陆续被感染,但是那怕是要变异了,他们都在进行他们的最后一次实验,我不觉得我的同伴需要受到这样的指责!所以我激动了,抱歉,但是我并没有做错,他只是昏迷了,等他苏醒,若他还是这样认为,我还会对他展开攻击!我可以这样告诉你们,我的同伴,我的研究团队,已经牺牲的他们不但不是罪犯,不但不是杀人犯,他们还是英雄!”

    楚浩说到这里,他几乎是情绪亢奋的对这些民众说道:“因为,在最后!我们研究出了解药!只差最后一点,最后一点一旦完成,我们就将可以让变种人变回人类!”

    “这,就是英雄们的牺牲!他们,绝对不容许像这样的男人的玷污!”

    刹那间,当解药二字出口后,整个场面一片寂静,所有的民众全都是目瞪口呆……

    解药……变回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