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轮回烟尘

    相比于果冻,不,瓦罗的情况,念夕空的情况似乎显得更加特殊,也更加的难以处理。

    她的身体已经彻底消失,现在所有的灵魂与意识都集中到了这一颗剑丸中,虽然意识与灵魂不散,但是那怕是通过了主神的全身修复,她也没有变化回来,就仿佛她的主体就是那颗剑丸一样,并非是有任何伤势与毛病。

    这种情况就很诡异了,那怕是询问了瓦罗,瓦罗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据他所说,修真者,那怕是非正统修真者在轮回小队里是很少见的,几乎每一个都有十足的成长潜力,不为别的,只最最最关键的一点,主神空间那近乎无穷无尽的天财地宝,那怕是头普通修真猪,只要有足够时间也可以成长为猪八戒,不过正因为如此的强力,所以就意味着非常的稀少,修真者太少了,他虽然记忆里有修真者的一些记忆,却并没有针对目前念夕空这种情况的记忆,所以很是无奈。

    而念夕空本人也似乎说不出个什么情况,她只是说她凝聚的这个剑丸,并非是她目前这个实力层次可以凝聚与使用的,那非得是达到了元神阶的强者才可以凝聚,而且是作为剑修的独特标志而存在的,也是为什么剑修被认为唯一能够从力量上匹敌正统修真者存在的标志,这种筑基期就凝聚出剑丸,并且自身还没有死的情况,别说她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所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她自身也是莫名其妙。

    “换句话说……”楚浩很是苦恼的皱着眉头,他在推测着什么。

    而在他旁边的张恒已经兴高采烈的说道:“换句话说,把这个小球看成念夕空不就行了吗?欢迎我们的新成员,金属小球,简称金球,哈哈哈……”

    “啪!”

    张恒直接被剑丸给打飞了出去,翻滚着撞开房门落入到了广场中,而除了楚浩以外,其余人都是额头滴汗的看着金属小球立在房门那里,一副只要张恒敢靠近,就会立刻杀了他的架势。

    楚浩也不理他们的打闹,他想了数种可能性,但是都不大靠谱,好半天后,他才说道:“首先,你这样的变化肯定和你的先天灵宝有关,不然你在筑基期实力就凝聚剑丸,依照你的说法,要么死定了,要么是比死还恐怖,或者是心魔反噬,而你现在的状况实际上除了自己变成剑丸以外,别的什么状况都没出现,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先天灵宝存在,所以才如此……那么你的先天灵宝,以往都有什么功用呢?据说,这先天灵宝极为罕见,而且威力极大,平日里也没见你动用过啊。”

    念夕空又就着墨水开始写字,好半天后,众人才看到她想表达的话语。

    “先天灵宝不比其它,除非是伴着先天灵宝而生的大气运者,否则旁的人即便得到了出世的先天灵宝,往往也无法完全使用,或者是需要大能者成万上亿年的吞吐熟悉,这才可能真正拥有它们,而在这之前,即便是使用,能够用出百分之一二的威力就算不错了,又或者是因为某些原因,其本质于这件先天灵宝接近,从而被认主,这才可能使用,但是也无法完全用出其威力来,而且消耗也是极大,至少我不到元婴前,那怕只是使用一下都不行。”

    “我的先天灵宝其实并不完全,只有一半,这是蜀山位面初始阶段时,从天地膜胎中诞生出来的先天紫青气,被某位大能偶然得到,将其凝聚为了剑形,这才有了一对镇压位面气运的先天灵宝,说是一对,其实合起来才是完整的先天灵宝,分开则是强大的剑器罢了,而我就得到了其中作为紫色的那一半,还有青色的那一半已经失落……”

    “我是属于那类因为某种情况,被这紫色一半认主的那一类,其实说是认主,我仔细想过,应该也不算是认主,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因为这紫意冥冥之中,知道我在寻找青意的那一半,所以才认我为了主,让我寻找另一半将其合壁,我应该不算它的真正主人,所以很难动用它,它给予我的最大功能,其实就是保护我的灵魂,意识,记忆,以及本质进行尽可能无损的转世,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转世数百世而依然灵识保留的原因,除了这个以外……说实话,我根本动用不了它。”

    写完这一切,念夕空似乎很有些失落,剑丸就这样悬停在半空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如何想的。

    “先天灵宝……只能够保护转世吗?还有主神的全身修复无法让你复原,明显认为剑丸就是你的身体,这么说起来的话……”

    楚浩皱着没有沉思了半响,终于说道:“我怀疑你已经转世了,或者说主神认定你已经转世了,你之前也说过,你将先天灵宝给融入到了剑丸中,而先天灵宝每次都会保护你转世,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一次先天灵宝也带着你转世了呢?虽然这身体有些古怪,只是你自己凝炼的剑丸,但是别的情况都没有,所以主神也认为你是正常的呢?”

    这番话一说出来,念夕空的剑丸就上下晃动着,好半天后才写着字道:“恩,有这个可能,因为我转世几百次中,也遇到过几次极其危险的情况,遇到的敌人已经临近仙人,他们若是要杀我,那就真是连灵魂都会一起毁灭,当时我甚至身体都还没死,但是整个灵魂与意识就被先天灵宝拉着离体跨越位面,之后当我回过神来时,已经是转世之中了,听你这么一说,仔细想想,我现在的情况还真是可能如此。”

    既然说到了这里,众人都有些高兴,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不过念夕空接下来的文字却是透出了她的无可奈何。

    “可是……灵魂离体的法术我知道,转世重生可没有什么法术啊,要么就是被动的转世重生,但基本就相当于彻底死过,意识与记忆都不再是自己,要么就是所谓的附身或者夺体,但是我的情况却是,我的灵魂根本离不开这枚剑丸啊,除非是把剑丸打破,但那样一来,我就会被带着跨越位面的转世,那样就不能回归主神空间了。”

    这却是个大问题,目前既然念夕空还在,楚浩的种种对于北冰洲队的未来安排才算完整,他自然不可能让念夕空离开北冰洲队了,但若是不打破剑丸,主神便会认定这剑丸就是念夕空,如此一来就成两难之事,似乎真是无法可想。

    就在这时,瓦罗忽然说道:“若只是恢复到前一世的状态,那我还有办法可想。”

    众人顿时全都看向了他,连念夕空的剑丸都靠近了些许,似乎正等着他的回答一般。

    瓦罗也不做势,直接就回答道:“轮回烟尘,这是主神空间的一种可兑换物,旁的人用,乃至别的轮回队成员用都属于找死行为,因为那会一直让其恢复到从前状态,从大人到小孩,从小孩到受精卵,最后到细胞,再之后就消散了,但若是有前世的人,当这人的身躯消散后,便会出现其前世的状态,持续时间是五分钟,我想在这五分钟内,若是念夕空恢复了她前世的身躯,便可以用主神的全身修复了吧?”

    话音落时,念夕空的剑丸只发出嗖的一声,当众人回过神来时,念夕空已经不见去向,众人连忙跟随着跑到了广场上,就看到剑丸在主神前来回晃动着,在其下方果然有一个木盒子。

    众人还没什么反应,果冻,不,瓦罗已经连翻带滚的滚动到了木盒子旁,然后他通过心灵锁链大声喊道:“所有人退后哦,若是死在这时,那就太不值当了。”说话间,那团果冻里已经伸出了类似出手样的东西,直接将这木盒子给打了开来。

    顿时,就从这木盒子里涌出了大量的烟雾来,这些烟雾弥漫了大约二十米左右直径的一块地区,所有人不得不退开了些,等不过十多秒间,就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

    接着,所有人就见得从这烟雾中走出了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欧美血统裸男,他长得很是英俊,而且模样,气质,动作都带着一些贵族气质,就是那所谓的绅士感觉,就见得微微鞠躬,然后微笑着道:“感谢你们,上万年的时空乱流,百年的异族时光,终于也让我得回了自由,感谢你们。”说话间,瓦罗就凌空悬浮了起来,一股淡淡的,但是十分明显的威压笼罩整个广场,这还并非是针对众人,只是自然的扩散罢了,而且即便只有这淡淡的一点,众人中的楚浩与张恒却几乎是手脚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摆放,因为这威压真的太可怕了,如同龙威,甚至更强于龙威。

    当瓦罗悬浮到半空中后,他就闭上了眼睛对着了主神,接着他就微笑的道:“不错,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果然已经恢复了,那么……全身修复吧。”

    可是话音声中,主神的修复光束并没有直射到他身上,事实上,任何反应都没有,相反,另一道光柱却落入到了烟雾中,很明显的,那是念夕空在修复她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修复?开玩笑的吧?难道说,主神的全身修复,也无法修复天蛇族的灵魂改造技术吗?!”

    于是,整个广场上,就只剩下了瓦罗凄惨的咆哮声,而另一方面,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一点……

    张恒愣愣的看着这轮回烟尘所造成的雾气区,他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诉他,进入其中,进入其中,进入其中……

    就这样,在理智与心里冲动的交错下,轮回烟尘消散了,而他心里的冲动已经消失不见了,接着,他也不甚在意,只以为是遇到了好奇罢了,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仿佛……

    这冲动并没有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