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召唤与……三分魔戒!

    张恒感觉自己被包裹在一团温暖的暖流中,本来他已经处于了弥留,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即将死亡,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说不出,道不明,就是那种冥冥之中知道自己快死了的感觉,而且他还无法动弹,甚至无法思考,只能够静静的等待那大恐怖的到来。

    后悔吗?

    张恒那最后的意识这样反问自己……

    或许吧,但若是什么都不去做,眼睁睁的看着楚浩那个白痴,又为了团队成员而选择了他不想选择的道路,那才是真的会后悔一生!

    所以……是死亡也好,还是别的什么结局也好,要来……就快点来吧!

    真是的……

    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这一步,为什么你就是那么想不开呢?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安稳活下去呢?为什么你就要放弃治疗呢……

    真是的……又要更改剧情了……

    张恒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在和谁说话了,是和自己说话吗?还是别的什么?他的意识已经快要消散了,连同这身体的最后一口气……

    不过当他被这温暖的暖流所包裹时,身体自然而然的开始吸收这暖流,很奇妙的感觉,可以感觉得到的,身体开始了愈合,虽然愈合的幅度很小,而且继续这样下去,伤势迟早压倒愈合速度,最后还是会死亡,但就是这暖流,让他可以多支撑片刻,而不至于在这数秒内就真的死掉……

    “草草草草草,不要吸我的精华啊!虽然我现在是草药史莱姆,但是这些草药生命精华,可都是我这么多年里凝聚的啊,你若吸完了,我就会消散的好不好,给我住口啊!”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这团绿色的果冻拼命挣扎着,并且发出着一连串的咕噜声,很可惜,这声音没人听得懂不说,已经融入它体内的张恒也依然死死卡在它身体里,就这样,这一大团绿色果冻包裹着张恒,快速的向着深渊底层而去。

    与此同时,在地底深渊处,念夕空与宵袅仁的战斗也已经到了尾声,两人都已经是底牌尽出,而且到了最后都没能够彻底杀死对方,却都已经是灯枯油尽,可以说,彼此都已经是再没什么战斗力了。

    念夕空失去了身躯,也就失去了真元力的来源,她刚才那一番的攻击,全都是之前凝炼剑丸时,通过剑丸凝聚出来的剑元罢了,但这终究是无根之萍,用一分就少一分,连续两次剑气雷音,以及大量的炼剑成丝攻击后,现在在这剑丸里的剑元已经几乎没有了,能够支撑剑丸移动已经算不错的了,真是再没有力量来进行下一轮的攻击,除非是不顾一切的将最后力量全部爆发出来,或许还可以攻击最后一次……

    至于宵袅仁则是情况更糟,他使用了不属于他的力量,这股力量非常庞大,而且并非是平和无害的力量,这种力量一旦使用出来,就开始侵蚀他的**与精神,每用一分,他就感觉失去控制一分,若是持续下去,他的人格与意识,乃至是灵魂就会失去,徒留下一具身躯被人操纵,他已经不敢继续攻击了,继续下去,他就彻底完了。

    正因为如此,双方都在对峙中,却是没有再度彼此攻击,不过双方都知道这情况不可能持续下去,整座山都在崩塌,那魔戒很快就要出现,在那时,最后一次攻击就要用出,谁能够拿到魔戒,谁就算是赢了……

    与此同时,战场上方不停的落下巨大岩块,不过之前二人战斗的余波已经足以震碎这些岩块,到了现在,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战斗,躲避这些岩石就是他们现在所要做的事,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从那一大堆岩石中,很明显的出现了一大团绿色果冻样的东西,而在那果冻中还有一个人类男子,这样的情况就是诡异极了。

    (张恒?他被敌人的技能攻击了吗?

    (北冰洲队的?来搅局?还是被陵辛给攻击到了这?)

    此刻的战场就是均势,彼此都奈何不得对方,但若是加上一个人,那怕那个人只兑换了少少的技能,这场战斗的天平都会倾斜,眼见如此,宵袅仁猛的一咬牙,再度凝聚出了一把刺剑,向着还在半空的那团果冻刺了过去。

    眼见如此,念夕空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了,立刻边催动剑丸拦截住了那枚刺剑,却不想这时宵袅仁已经是横下了一条心,就在他身旁开始一枚一枚的出现那些刺剑,却不及之前那样大爆发时的疯狂,却也让剑丸应接不暇,只能够死死的进行抵挡。

    而这一切,都落入到了这团果冻的眼里,它(他?)惊怒至极,不停的发出咕噜咆哮声,当然,没人听得懂,而眼下情况危急,它也深深知道,这两个轮回小队成员不同寻常,若是被他们给攻击到,那现在的它就算是玩完了……

    (说不得了,开大招吧!老子们好歹也是前前前前前辈了,岂能这么憋屈的死在小辈手上?而且要回归主神空间,这时也是最好的机会!)

    (大召唤术!看我的宗师级盗窃技能大师球!)

    就见得这团绿色果冻还在半空时,就从其体内反吐出了一颗类似其核心样的小圆球,之前在这绿色果冻体内时还不觉得,这时吐出来后,才感觉这颗小圆球似乎并非绿色果冻的身体物质,而是类似于一种人造物一样的器具,浑圆一颗,就见得绿色果冻将其吐出来后,就直接用力一弹,将这颗圆球弹向了念夕空栖身的剑丸。

    念夕空现在本身就是剑丸,观察四周也并非是用眼睛,感觉何等敏锐?在看到这颗圆球弹来时,她已经控制剑丸转换了位置,但是谁知道她刚刚转换位置,这颗小圆球就已经失去了踪迹,而当念西空的剑丸停下来时,这颗小球却猛的闪现到了剑丸旁边,这期间甚至根本连移动间隙都没有,接着这个小圆球就消散不见了,仿佛刚才那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但是只有念夕空本人才能够感觉到,在这小圆球消失的一瞬间,她的剑丸居然开始失去了控制,虽然只是一瞬间,剑丸的控制又再次回归,但这还是让她大吃一惊,几乎让她以为遇到了元神乃至更强级别的剑修了,不过当她重新得回剑丸的控制时,源源不断的奇异生命力就开始涌入剑丸,然后开始渐渐的转变为了剑元,虽然转变的幅度很小,但确实是有了新的能量来源。

    事实上,当绿色果冻发出的盗窃技能大师球消失瞬间,这绿色果冻正满新期待的可以夺取这颗看起来就很有力的技能时,一道紫意猛的闪现在了这绿色果冻的意识之中,几乎是瞬间而已,它就立刻被这紫意给压得精神差点崩溃了,本该产生效果的大师球也瞬间效果逆转,从它得到召唤物,变成了它成为召唤物,而顺着这道紫意,它储存的草药生命力也被快速的汲取着,顺着紫意去到不知名的地方。

    (草草草草草!怎么会有先天灵宝!这里怎么可能会有先天灵宝!搞毛啊!有先天灵宝的轮回小队,就直接碾压过去好不好,还要打得这么难解难分的凄惨!骗鬼的吧!!!)

    但是无论绿色果冻如何的咆哮,如何的不甘,如何的不解,如何的难受得想自杀,也抹杀不了它确实是成为了别人召唤技能的事实,而首当其冲的,它的草药生命力正被疯狂的汲取,这让它本来还可以轻松降落地面,却变成了很可能会直接摔落下去,这万丈深渊从头到底摔下来,那怕是铁人也会摔得粉碎,更何况是这一团柔软的果冻样物质?更别提它身体里的张恒了,全都得摔得粉碎。

    至于念夕空,则完全被宵袅仁给缠住了,宵袅仁眼看着包裹着张恒的绿色果冻越来越接近,他心里也是越来越焦急,当下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全力发动了他的攻击,再一次,大量无数的刺剑浮现,不要命的向着张恒与绿色果冻射去,这一下若是射中了,那真得完完全全的被射得粉碎不可,而念夕空为了保护张恒,也只能够把好不容易得来的剑元融入剑丸中,再一次发动了剑气雷音,双方再一次疯狂拼斗了起来。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在一处居然保存完好的通道处,从那里钻出了一个霍比特人,而在他身后还传来了贼,小偷之类的咆哮声,这个霍比特人一钻出通道,立刻便被通道外的这一切所惊呆了,整个山脉正在崩塌,这里已经被打成了一片平地,而他只不过隔了几十米距离而已,居然一无所知,而几乎是同时,念夕空与宵袅仁的爆炸波动就已经袭来,这个霍比特人立刻便会被撕成碎片。

    “阿弥陀佛。”

    就在张恒与绿色果冻离地面不过一两米,眼看着要被摔得粉碎,而霍比特人已经被吹飞起来,也几乎立刻便要被撕成碎片,就在这时,忽然所有在场的人,乃至是深渊上方的楚浩他们,乃至是山外正被金莲保护的众人,他们都清楚到了这一声佛号,庄严,浩大,慈悲。

    而整个战场处,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冻结,时间都已经停止了流逝一般,所有人都清楚的感觉得到这一切,却就是无法动弹丁点,差一些的,类似霍比特人那样的生物,甚至连思维都已经冻结了。

    所有人就看到一个青年和尚从黑暗中踏步而来,他身冒金光,所踩之处有金莲涌起消散,好一个宝相庄严的僧人,他就这样一步一金莲的踏入到了战场处,然后眉目间都是叹息与慈悲的看着战场中的众生。

    “唉,却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不过终究赶得及,救下了他性命……”

    和尚轻声念了这一句,然后他深深的看了张恒一眼,接着就什么也不管的走到了霍比特人身边,单手一捞,一枚戒指便出现在了他面前,而在他金光照耀下,这枚戒指上飘出大量的漆黑气息来,不过一入这金光,立刻便被溶解消散。

    “哼,邪魔外道,让汝等在此苟且残喘,这本就是吾族吾民的大慈悲,居然还不知足,妄想通过此等器物鼓惑人族气运?这岂是汝等这样的邪魔可以染指?人皇已回归,他必已经知晓此间之事,总有汝等因果报时,唵嘛呢叭弥吽!”

    青年和尚念出了这佛家的六字真言,刹那间,大量金光涌入这只戒指中,仿佛只听到无数的哀号嘶吼,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这戒指依然还是戒指,接着就见这和尚将戒指放入手心双手一合,再度张开时,这戒指已经化为了三等份,其中两份分别飘起,落入到了宵袅仁与果冻里的张恒身上,而与此同时,青年和尚嘴角也流出了金色的鲜血。

    “因已种下,魔戒再度合一时,就是得果之时,如此,吾命已完。”

    无论是念夕空,还是宵袅仁,又或者是那绿色果冻,或者略有些知觉的张恒,他们在沉入到半梦半醒间,最后的记忆便是这阵金光,接着,就出现了主神那平板的声音。

    “得到魔戒,任务完成,计算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