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炼剑成丸与失神(下

    念夕空感觉自己变成了剑丸,她的身体便是这一枚剑丸,精气神全都被凝聚在了其中,甚至她还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失神的站在原地。

    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事情,以前凝炼剑丸时,那就是普通的东西,就和她祭炼的剑器一般,只不过是融入了她晋升元神时的那口先天之气而已,感觉就和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但是也不是变成她的身体啊。

    念夕空也知道几例别的剑修,在元神晋升前就凝炼剑丸的事例,当然了,那并非是个剑修就可以凝炼的,非得是拥有足够底蕴与天赋的剑修,就是那些所谓的超级天才,又或者是拥有元神经验的剑修,就是那些转世重修,而又恢复了前世记忆的人,只有这两类人才可能在元神前期凝炼出剑丸,否则旁的剑修那怕是拼了老命都无法做到。

    而这些提前凝炼出剑丸的天才们,他们无一例外都陨落了,即便是没有陨落的,也彻底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或许是陨落,或许是得到了什么大机缘活了下来,这却不是外人所能够知道的了,而他们陨落的过程却有好几种不同,大多数是心魔爆发而亡,有的则是爆体而亡,还有的则是剑丸反噬,各种死法千奇百怪,而像她这种……

    莫非是失神?

    这是念夕空所知道的最可怕,也最恐怖的一种可能性了,几乎没有之一,若真是这种情况,那就真的是连死都不如。

    所谓的失神,便是自己的所有意志与灵魂都离体而去,而且还不是变成鬼怪或者消散湮灭,而是变成所祭炼之器的器灵,又或者是直接被心魔反噬感染,变成心魔的一部分,那样生不得,死不得,仿如活死人一样,好一些的是如器灵样还可以感应周围,却无法有任何动作,坏一些的则是浑浑噩噩,连时间都半点感应不得,千年万年一直这样持续下去,这真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境地。

    念夕空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她整个身躯便是这颗剑丸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回到自己的身躯去,是一种联系完全断开的感觉,就仿佛她本身便是这颗剑丸一样,莫非……她失神之后,成了这颗剑丸的器灵了?

    就在念夕空惊惧发呆时,宵袅仁的攻击已经到了,那是之前让念夕空束手无策的攻击手段,直接凝聚出威力极大的刺剑来,念夕空也顾不得发呆了,她只是念头一动,这个已经被她意识寄居的剑丸,便以极快的速度挡在了这枚刺剑前,而且速度,控制力,以及发挥出的剑元威力,这些全都超过了她想象,几乎只是一瞬之间就已经挡在了刺剑前,完全没有任何移动过空间的感觉,而且威力之大,只是一挡而已,就将那刺剑完全给破碎掉了,这简直是太惊人了吧……

    无论是不是失神,至少目前为止,念夕空得到了她想要的力量,至于失神……就等回归主神空间再去想办法吧。

    一念至此,念夕空再不保留,直接将她记忆里那些使用剑丸才能够用处的技巧给用了出来,首先,自然是炼剑成丝……

    这是将剑元输入到了剑丸中,形成的一种既是能量,又类似物质的东西,可以在虚空中留存数秒之间,专用于封锁大范围空间,以及战阵群杀的剑修技巧,一用出来就是满场银丝,每一条银丝爆发开来都是威力极大,不亚于高爆炸弹,而元神阶的剑修若用出来,满天满场可以舞出数百万条银丝,封锁住数公里范围。

    虽然念夕空此刻还不是元神阶剑修,但是一旦用出来,整个通道里也满是银丝乱舞,逼得宵袅仁到处乱滚躲避,狼狈到了极限,不过也不知道这宵袅仁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什么的,他那乱翻乱滚,居然硬生生从一大团剑丝银光中翻滚了出来。

    这翻滚动作有诡异,念夕空心念疾转,她此刻已经不想再继续和宵袅仁耽搁什么了,尽快杀掉宵袅仁,尽快取得魔戒,尽快回归主神空间,这是她目前最大最迫切的想法,所以当即就收了那剑丝银光,再度从快速移动中稳定下了剑丸,再接着,就将所有的剑元凝聚到了剑丸前端数厘米处,形成了一个类似锥子样的无形能量层。

    待到所有的剑元凝聚完毕,猛的在一刹那爆发出来时,整颗剑丸前端的空间都几乎要被撕扯开来,这样巨大的撕扯力,就形成了一种向前拉扯的动力,其实说来复杂,其原理却也简单,这是一种模拟了正统修真者中,关于曲率理论的技巧,使用这种技巧的关键,并非是在一瞬间将剑丸提高到不可想象的速度上去,而是将剑丸所处空间前后的空间曲率进行扰乱,从而变相的让剑丸的瞬间速度达到极限,接近乃至超过光速的程度,而这样恐怖速度所带来的,就是超过想象力以外的破坏力,以及在那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如同雷鸣样的声响,这就是剑气雷音剑修技巧的真相,也是为什么只能够由剑丸使用出来,而无法通过普通剑器使用出来的原因!

    在这一瞬间,剑丸直接穿透了宵袅仁的胸膛,将宵袅仁给一打透穿,不单单如此,这一招的威力大得太过夸张了,以至于剑丸直接传透了山岩巨壁,不过短短一刹那罢了,当念夕空回过神来时,她所寄居的剑丸已经来到了极高的天空之上,只从视线边缘处,可以看到在那极遥远外有一片山脉,还有就是一条划破大气造成的扭曲轨迹线,这距离,至少已经是在数百公里以外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威力会这么大……这比我以前晋升元神时,所凝炼的剑丸威力大多了啊……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寄生剑丸上的原因吗?)

    念夕空自己都震惊于这一招的威力,她以前又不是没用过剑气雷音,可是威力那有这么夸张,这根本不是元神,甚至根本不是出窍或者合体阶段能有的威力,这样的威力,最起码也得是大乘级,已经临近,或者本身就是半个仙人层次的强者才能够用出来的了,可是现在她不过还是筑基而已,居然就有了这威力……这不科学啊!

    不过现在情况也来不及细想这许多,念夕空念头一动,便控制着剑丸向山脉处疾射而去,整颗剑丸仿佛化为了一条银电,前后不过数秒间,她便已经回到了山脉处,接着从一条破开的大通道里钻回到了山脉之中,而在原战场处,她的身躯依然安然的站在那里,甚至连宵袅仁已经破开了胸膛的尸体都还没有倒下,看到这里,念夕空才狠狠松了口气,正当她打算飞回到自己身躯上,看看能否控制身躯,再想办法去弄魔戒时,忽然间,胸膛已经没了,绝对是必死的宵袅仁,却疯狂大笑了起来……虽然那声音因为失去了肺部,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阴森杂音,但那确实是笑。

    “哈哈哈……真是精彩啊,我都要鼓掌了,能够把我逼到这一步,让我不得不花费巨大代价,才能够重新活下去……你不愧是北冰洲队的最强者,北冰洲队……也并不是那么弱嘛……”

    哈哈大笑声中,猛然间,从宵袅仁身上就涌出了无边的血色来,与此同时,他胸膛处迅速喷出了浓稠的红色血肉,将那空洞给堵塞上后,一对巨大的红色蝙蝠翅膀,就从他背后伸展开了。

    “德古拉之赐……真是不想用这个,三次机会,这是第二次了,再使用一次的话,我的灵魂便会被吸走,这可是你逼我的啊……”

    宵袅仁大声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的,没有任何瞳孔存在的异类眼睛,同时,他的耳朵疾速的变尖变长变大,牙齿也同样变得了锐利如犬牙,而且与此同时,从他头上浮现出了一颗又一颗的巨大红色心脏,这些红色心脏全都投入到了他身后悬浮的那三样道具中,那柄刺剑身上,下一瞬间,一柄,两柄,三柄,十柄,五十柄,五百柄,五千柄,五万柄……无数的刺剑从他身边悬浮凝聚出现,接着开始疯狂的向他正面处疾射而去,连绵不绝,疾风骤雨样的全射向了念夕空的身躯,前后不过一瞬间,就将念夕空给贯穿,还没等剑丸赶过去,念夕空的身躯就已经彻底粉碎,接着被打成了肉泥粉末,几乎是半点都不剩下了。

    这还没算完,所有的刺剑依然连绵不绝的射出,又将这山脉岩壁给射穿,直接从另一端开辟出了一条大通道射了出去,而且这些刺剑仿佛无有穷尽一样,在这通道里来回徘徊旋转,整条巨大通道都开始了崩塌,而崩塌的岩石又被刺剑给射得了粉碎,这样循环下去,整座山的基座几乎都要崩溃了……

    念夕空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躯体被破坏掉,她却是半点办法都没有,不过当她身躯彻底消散时,她也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东西出现,在这一瞬间,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用这剑丸时的威力会如此巨大了,原来如此……

    这根本不是普通剑丸的威力好不好,原来这是因为,她体内的那件东西代替了她的心灵之光融合入了这剑丸中,而为什么她会寄居于这剑丸里,自然也是那件东西带她进入这剑丸的,因为她已经和那件东西彻底绑定了,那可是她的本命灵宝啊……

    但是身躯……没了……

    (杀了你!)

    雷鸣般的声响再度发出,而那无穷无尽的刺剑仿佛也找到了对手,齐齐转弯,向着剑丸聚集而来……

    轰然间……

    整座山,开始了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