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炼剑成丸与失神(上

    圆形在修真体系,乃至是大量的力量修炼体系中都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这往往意味着圆满与大成,虽然并非所有修炼体系都是如此,但是一般来说,那些有完好传承的修炼体系里,圆这个形状都代表着圆满与大成。

    因为所有的修炼体系,无论是追求力量强大,追求各种技能,或者是灵魂,意念,等等各种的修炼体系,其最终追求都是超脱,从凡物超脱到不朽,而圆往往就意味着这种超脱的追求。

    因为任何的不朽,其最根本最基础的一个条件,便是不假外物,自身自足,比如你必须依靠什么药物,必须依靠什么科技,魔器,神器之类的不朽,那不过是虚假的,那不过是自我欺骗的,因为你虽然暂时不朽了,你需要依靠的这些东西总不可能也一同不朽吧?一旦它们消失或者失去了,那你又该怎么办?所以任何的不朽与永恒,第一个基础条件便必须是不假外物,自身自足,而圆便代表着这种自身自足的形状表现。

    而在修真体系中,超越凡物的第一个阶段便是所谓的金丹,在金丹之下,那怕你筑基得再圆满,再完美,那怕你体内的真元力累积了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足足是几百个金丹强者的真元力,你也算不得脱离凡物,你依然还是属于一个凡人。

    剑修也同样需要经历金丹这个阶段,那意味着将会把你的真元力,灵魂,意志都浓缩为一颗金灿灿,圆滚滚的无暇之物,那就是圆满的开端,也是不朽的开端,正所谓一粒金丹吞入腹,从此不再是凡人。

    在那之后,剑修才可以进入更深层次的阶段,由这金丹化为一个虚拟的自我世界,意为重演天地混沌的开始,从这天地混沌中诞生出一个先天生灵来,而这先天生灵,便是自身的元婴,顺则为人逆为仙,若是把金丹称为脱离凡物的开端,那么成就元婴的修真者,便可以称一声人仙了。

    这一步,是包括正统修真者在内都必然要经历的一步,当然了,正统修真者根本不在意金丹化元婴所带来的力量提升,这对正统修真者来说毫无意义,他们只在乎那提高的计算能力罢了,不过对于非正统修真者来说,这一步是必须经历的,而后才可以慢慢熬炼元婴,直到其彻底融合了自己的一切为止,彻底明晰自我,由外而内,深入到自己灵魂与心灵的最底层,从那里看到那无限漆黑中唯一的光芒,那诞生自心灵混沌中最开始的一道光,一口气,心灵之光,修真者们则将其称为先天之气,由此才可以化为元神,成就超脱凡物最最重要的一步。

    而到了这时,剑修才第一次体现出了远超越除开正统修真者以外,别的任何派系修真者的强大战力……他们会将这口自身的先天之气炼为浑圆一颗,意比自身圆满,不假外物,与自身剑器相融,形成一颗圆滚滚的剑丸,这颗剑丸便是其心灵之光与元神的最大体现,也是最强大的战力,什么舞剑成丝,什么剑气雷音,什么一剑破万法,这些剑修中的种种手段,其实全都是依靠这颗熔炼了心灵之光的剑丸来展现的,不然岂能有如此大的威力?而直到这一刻,剑修才名副其实,剑元也才能够完全展现其威力,而同时剑器的威力才会体现出百分之百来。

    剑丸……剑丸!

    说时久,那时快,念夕空自决定炼剑成丸后,立刻便开始了行动,前后不过十来秒时间罢了,她的剑器就已经消失不见,化为了一颗漆黑中带着丝丝血丝的剑丸,浑圆一颗,约莫有乒乓球大小,虽然是金属质地,但是并非是一成不变,那表面的血丝似乎正在鼓动游移,让这颗剑丸看起来仿佛生命一般。

    聚则为丸,散则为气,这就是融合了心灵之光后,剑修的最大战力,乃至超脱为仙后成为剑仙,其本事九成九依然都托在这颗剑丸上,不过好在这剑丸还可以换别的剑器,只要这口先天之气不坏,那么剑修便可以战斗不止。

    当念夕空将她的剑丸凝炼出来之后,几乎在凝炼成功的那一刹那,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全部精气神,所有的意识都被拉扯着向着剑丸而去,这种感觉很是奇妙,明明**还在那,可是精神却已经完全脱离了**,整个被凝入到了这剑丸里。

    念夕空不是没凝炼过剑丸,但那都是她达到元神层次后所干的事,这是剑修的最大禁忌,没有之一,在元神层次前千万千万不能够凝炼剑丸,一旦凝炼,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是什么轻则什么重则什么,那是绝对绝对的玩完了,一旦心魔爆发,几乎是连投胎转世都不能,直接自我湮灭了。

    念夕空当然也不是白痴,也不会做什么舍己为人的事,她之所以敢这时凝炼剑丸,除了确实是不想再孤单一人,确实不想失去目前的轮回队成员以外,最大的考量就是她体内所拥有的先天灵宝,以及她所处的主神空间,主神空间的全身修复,那是她所见过最最神奇的修复法,甚至连她第一世最吻合灵魂的身躯都可以修复出来,再没有比这更神奇的了,所以应该也可以压制凝炼剑丸的后遗症。

    至于她体内的先天灵宝,那是更不得了的东西,所谓的先天,并非是指在天地开辟前的存在,所谓的先天,是指某一种宇宙规则真理,也有些曾经存在过的正统修真者们研究认为,所谓的先天灵宝,很可能便是多元宇宙本身的心灵之光(先天之气)具现化,它们是远远凌驾于生物的心灵之光(先天之气)而存在的,所以她才敢这时就凝炼剑丸,她相信,保了她几百世的先天灵宝,不会在这时抛弃她……

    宵袅仁就见得念夕空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的武器发呆,而那把让他都不敢轻易触碰的漆黑小剑,居然慢慢开始了融化,仿佛从金属变成了铁水一般,而这些漆黑小剑所融化的液体也不滴落,就这样在他肉眼可见中慢慢凝聚为了一颗漆黑中带着丁点血丝的小球,约莫有乒乓球大小,浑圆一颗,但是让他感觉奇怪的是,明明这是一颗金属小球,但却给他一种这颗小球在呼吸,有生命的感觉。

    这东西古怪,莫不是什么大杀器?

    宵袅仁也算是身经百战,他遇到过的团战也有好多次了,轮回队成员与电影世界剧情里的那些强力人物最大的不同,那便是层出不穷的各种技能道具,这其中有许多都是致命的,而每一个强力的轮回队成员基本都有自己的底牌,宵袅仁已经一再高估眼前这个古典美女了,可是他仍然不清楚她是否已经用出了底牌。

    所以宵袅仁很小心的念头一动,在他身边就浮现出了一柄中世纪刺剑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这柄刺剑便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念夕空,射击时出现了尖锐的刺啸声,由此可见这柄刺剑的射击速度到底有多快,已经破音速了。

    而念夕空则双目失神的站在原地,任凭这只刺剑射来,眼看着这只刺剑就将射中她的胸口时,猛然间,一条白痕挡在了这只刺剑前,直接将这刺剑给打得了粉碎,而这白痕仿如激光,但是却并没有那么耀眼,又似乎是物质,因为等了数秒这道白痕才消失于念夕空身前,而非像光芒那样一闪即过。

    宵袅仁皱着眉头仔细看着,他忽然发现念夕空手上的那颗漆黑血丝金属小球不见了,下一瞬间,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猛的袭来,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以至于他都觉得自己已经直面死亡了,当下他不敢怠慢,直接一个懒驴打滚翻滚开去,然后在他方才所立位置处,一条白痕出现在那里,这还没什么,但是下一秒,以那条白痕为中心,地面整个被切开,一条宽约一米,深达半米左右的深痕出现在了那里,一切都太突然了,就仿佛那里原本就有那条地痕一样。

    “草!还好老子躲得快……”

    宵袅仁刚说完这句话,他就猛的看到那白痕仿如丝线一样开始到处乱划,而且越拉越长,到最后已经到处都是,凡是这白色丝线痕迹划过的地方,立刻便会被无法看到的攻击给斩开,无论是岩石还是什么,根本连阻挡一下都不能。

    “尼玛!”

    宵袅仁见状,已经来不及抱怨什么,只是骂念了声,接着就连续几个懒驴打滚翻滚开去,也不知道是他运气使然,还是他的懒驴打滚是有什么技能之类,总之连续几个翻滚,虽然脸被撞得有些青肿难堪,但是却奇异的躲过了那无数的白色丝线,整个人翻滚到了一处小角落去。

    “哈哈哈,即便是神来了,我也滚给你看……尼玛!”

    宵袅仁还没来得及炫耀什么,猛然间,他就看到那无数的白色丝线都消失不见,而在那白色丝线中心处就看到了那颗悬浮虚空的小球,就在这时,小球再度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宵袅仁又一次感觉到了那难以形容的可怕死亡感觉,接着,他就只听得一声如同雷鸣一样的巨大声响,当他回过神来时,他的整个胸膛已经消失不见,从心脏到肺部,胸膛处约莫空白了有篮球大小的一个巨大空洞,几乎是整个胸膛都消失不见了,不单单如此,在他身后,巨大厚实的岩壁开始寸寸崩裂,在那里,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就不是篮球大小了,从一开始的一米左右直径,到越深处这直径就越大,到最后已经是一个约莫百米直径的巨大深洞,从这山脉内部给直接贯穿到了山外,一条长约数千米的巨大坑洞出现在了……

    剑气雷音!剑修最高层次的战斗技巧之一!

    于此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