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崇山峻岭之歌

    张恒醒来便是十八岁,在醒来后就完全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丝毫不记得自己从何而来,姓什名谁,他的从前就仿佛一张白纸,似乎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般。

    除了没有十八岁醒来前的记忆以外,张恒倒是拥有普通人的常识记忆,比如中文,少量英文,大量特殊日文等等,也知道用筷子吃东西,也知道科技,历史,世界等等,更奇妙的是,他还有一手好弓术,最喜欢的自然是射箭了。

    自他十八岁苏醒之后,除开最初半年内的彷徨无措,之后他便迅速代入了自己的角色,一个失去了以前记忆的雇佣兵或者职业杀手……不要问他为什么那么认为,至少在他一次城市流浪中,一人空手打趴了几十名混黑小角色后,他便认为自己以前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人,为了找回以前的记忆,也为了能够吃饱饭,他就进入到了杀人场中,成为了一个倒霉的职业杀手。

    张恒真的非常倒霉,他的任务完成度可以说是职业杀手界中垫底的层次,但是他的实力在一段时间的锻炼与掌握后,早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一流职业杀手的地步,这样的实力配上他那低得吓人的任务完成度,让他居然硬是在职业杀手界里站稳了脚步……没办法不站稳,因为他有几次任务失败后,反倒连累了雇主,引得了一些雇主,中介与小型杀手组织的不满,很是组织了几次对他的围杀,结果却是那些中介组织与杀手组织莫名其妙的因为这样那样的倒霉事件而覆灭,而他本人却也因为这样那样的搞笑倒霉事件而毫发无伤,连续数次之后,居然再没有人拿他当目标,他就这样成为了职业杀手界的一个神奇存在,甚至连难得的称号都有了,搞笑杀手张恒……

    总之,张恒成为了职业杀手,而依靠职业杀手的信息渠道,他在数年时间里几乎找遍了全世界,可是丝毫没有丁点他十八岁前存在过的痕迹,无论是姓名,模样,身手,dna等等,全都没有,就仿佛他是直接穿越到这个世界上那样,简单来说,十八岁前,他就从没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但是这完全不合逻辑啊,这个世界虽然很大,到了二十一世纪后,整个地球人类数量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七十亿,但是只要存在过,那么必定会留下这样那样的痕迹,像他这么拉风的男人,以前的痕迹怎么可能是一片空白呢?虽然不说什么什么隐世大家,什么修真门派,什么血族魔族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塞亚人圣斗士什么的,但是至少也该有一个曲折的身世,什么血海深仇之类的吧?可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有段时间张恒很是失落,而在那时,他遇到了那个有着橘子香水的女孩,而也是在那时,他知道了叛逆者组织与c组织的存在,所以他想当然的认为,说不定自己是这两个组织秘密实验出的超终极生物兵器,最终决战性武器,eva人型机之类的,总而言之,他的身世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时间就在张恒的寻找中过去了,这些年里,因为寻找身世,因为那莫名其妙的霉运,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也曾因为一些雇佣任务而与人组过队伍,但是基本上他的队员都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死亡或者残废,没有人能够与他同行,到头来他终究还是一个人,而且他也不敢接受任何人的靠近,包括了那个喜欢用橘子香水的女孩子……

    而直到现在!

    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无论是命运也好,还是诸神的恶作剧也好,在这个名为轮回世界的地方,他第一次有了伙伴,第一次有了一大群不受他倒霉运气影响的人,第一次不再是孤单一人了,而且他有很大的感觉,感觉他的身世一定可以在这个轮回世界里得到答案,所以,他很珍惜这一只队伍,很珍惜每一个队友,他要守护他们!

    “他是我们的队长啊!你这个白痴!”

    张恒穿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圣斗衣,虽然只是白银圣斗衣,但是这圣衣穿上的瞬间,还是给予了他巨大的力量,这是一股从圣衣中涌进身体的能量,不是内力或者斗气那样可以让身体储存的能量,而是直接作用于身体的能量,提高了他的身体素质,让他速度更快,力量更大,特别是防御力极大幅度的增加,外加这能量配合圣衣,可以让他使用出这圣衣星座所拥有的技能,射出一只绝对命中的箭矢,若是被射中的地方是致命处,那么任何不具备神性的生物都无法将其拔下,在十二小时之后,这个被射中的人将会死去,当然,若是非致命处,那么十二小时后这箭将消失。

    总而言之,这真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兑换器物,特别是配合张恒这样的弓手来说,让他的生存力在战场上得到了十倍乃至更多的提升,更何况那十二小时只能够射击一次的必杀绝技,也只有弓手才能够保证射中处绝对是致命处吧,所以这件兑换物,其实是相当的适合于张恒,让他可以战胜许多原本不可战胜的敌人,当然……

    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天神小队队长陵辛!

    陵辛的强化在一开始就表明了出来,事实上,在主神处无穷无尽的强化中,现实世界有的一些东西是最容易被人想起并且选择的,比如动画,漫画,电影,小说里的那些技能,属性,血统等等,而死神漫画里的战魄刀,这么有名的强化属性,基本上在陵辛一使用出来时,所有人便已经知晓了其强化底细。

    但是,在主神处的强化斩魄刀强化,是只能强化一次的强化,而且仅仅只是一个b级属性强化啊!

    没错,斩魄刀根本没有什么,c,b,a之类的进阶强化,这个属性是类似于血统样的强化属性,一旦强化完成,就会成为死神血统拥有者,并且得到一把灵类武器斩魄刀,仅仅只能够强化一次而已,主神处的评价并不高,甚至还低于大部分b级属性血统类强化,更没有漫画里出现的什么始解卍解之类的技能强化,这纯粹就是一个初期血统罢了!

    正因为如此,轮回世界中强化这个属性的人几乎没有,因为武器啊,技能啊,道具啊什么的还好说,弱小时拿手枪步枪,稍强时兑换一些神话传说类武器,再强些再兑换血统属性什么的,毕竟血统属性只能够兑换一次,一旦选定就无法更换,很少很少会有人去兑换没有进阶价值的弱小属性血统,对于像斩魄刀一类一开始便只是b级顶点的强化血统,基本上很少有人看得上。

    但就是这么一个血统强化,在陵辛使用出来后却具备着如此可怕的威力,他已经直接越过了斩魄刀第一阶的始解,直接进入到了最终阶段的卍解去了,持有这个阶段斩魄刀的死神,在漫画里那可真是人形核弹样的存在啊。

    陵辛就站在那里,任凭张恒射出了银白色箭矢,他只是举起了一只手,似缓实快,瞬间而已,他前方空间出现了一阵类似空气扭曲样的痕迹,而银白色箭矢便停顿在了那里,也不掉落,也不向前,就仿佛是镶嵌在了空间中一般。

    而趁此空隙,tier已经冲近了陵辛,他并非人类,身体重量也是人类的许多倍,奔跑间仿佛一头大象在猛冲一般,地面被他踩出好多小坑洞来,但还没直撞向陵辛,在离他还有约莫三米距离时,陵辛握着斩魄刀的那只手就对准了他,tier也丝毫不在意刀刃穿身,就打算扑到近前时,嘭的一声巨大闷响,tier的正面脸几乎撞得半碎,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圈空间涟漪,然后慢慢的空间恢复了正常,就仿佛他与tier并不是站在同一位面一般。

    但是tier却出乎预料的根本没有跌倒或者昏迷,而是直接顶着这看不到的空间墙壁向前发力,在他的脚下岩块已经被蹬出了一个坑洞来了。

    “哦,机器人……倒也稀罕。”

    “稀你妈的罕!死来!”

    就在陵辛两手并用,一只手阻挡了银白色箭矢,持刀那只手则阻挡了tier时,忽然间张恒的声音再次暴响起来,紧随他声音而来的就是另一个方向的三发箭矢,这三发箭矢几乎仿佛是同时射出的一般,而在那箭矢之后,则是张恒那快得简直惊人的速度,他居然紧随在箭矢之后!

    “子弹时间!七倍加速!”

    前后不过一两秒间,张恒连同那三枚箭矢已经冲到了陵辛的近处,而这一次,果然没有那无形空间层的阻挡,直接越过了陵辛身边三米范围,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张恒的攻击就要命中陵辛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从陵辛身上爆发出了类似风暴样的巨压,不单单是tier,连同张恒与那三枚箭矢,直接被这巨压给掀飞了出去,而几乎在一瞬间而已,陵辛转头看向了张恒,被掀飞在半空中的张恒便悬停在了那里。

    “很不错的反应速度与攻击力,我都忍不住要为你叫好,不过很可惜,你挑选错了对手……”陵辛看向了张恒,微笑着说道。

    张恒刚想开口叫骂,但是一瞬间,巨压临身,他被压迫得甚至连呼吸都做不了,短短一瞬间而已,他从口,耳,鼻,眼中都开始冒出鲜血来了,整个人仿佛要被这巨压给压扁一般。

    “首先,我的强化属性很好看出来,斩魄刀,区区b 级属性强化而已,不过我一向认为,所谓的强大,并不在于力量本身,而在于使用方法与使用者而言,斩魄刀,或者说死神血统强化,本身就是能够应用于多方面的一个万金油型强化,既可以用于灵类恐怖片,也可以用于任何现代或者魔幻类恐怖片,而且始解与卍解这两阶的技能,一旦从这血统中领悟了出来,那么战斗力更是可以成百上千倍的提升,比如这灵压,即便我因为某些情况而无法控制空间保护我自己,这灵压也可以阻挡大多数的袭击者了,是吧,躲藏在暗处的小虫子。”

    说到这里,陵辛单手向某处空白处挥了一挥,就见得汤姆直接从那里给轰飞了出来,然后撞在了一处巨岩上,鲜血如同花朵一样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整个人就贴在这巨岩表面,一时间就是生死不知。

    “力量的使用就是如此奇妙,本来是很弱小的强化,只要使用者本身强大,这技能便可以强大如斯,再比如这样……”

    陵辛说话间,持着斩魄刀的单手一挥,正从地面爬起来,又一次撞向他的tier,直接在肚子处断为了两截,上半身与下半身就此分开,倒在地上仍然在挣扎向前爬起。

    陵辛此刻也不再管已经被他灵压束缚,快要被压死的张恒,而是转头看向了楚浩道:“看了这么久,我都觉得我快成反派了,你的选择呢?这些人对你来说也算是并肩战斗过的伙伴吧,为了他们的性命来天神队,怎么样?我不介意为了你的到来,而做一回恶人。”

    楚浩死死咬着牙,鲜血从他牙缝里丝丝溢出,他脑海里满是与陵辛认识的这些年,那兄弟间的情义绝不是虚假,而他所认识的陵辛也正是眼前这个人,心狠,决断,以及从不忌惮以最恶意去揣测别人,也从不把任何人当成真正相信的人……除了他与李冈雷以外,他是真正把他们当成了他的弟弟……

    但是……张恒他们……也是他的伙伴啊!

    “我来天神小……”

    “我说了啊!来你妹啊!”

    “不要让我最后再重复一次!不要拿我们的性命来威胁我们的队长!”

    “拿怕只穿了你这一次……帮帮我!天箭星座白银圣斗衣啊!自爆吧!”

    张恒的吼叫声中,这一次是更加剧烈百倍的银白色光芒,伴随着这光芒而来的,则是剧烈无比的爆炸波动,这波动的力量甚至撕开了陵辛那庞大的灵压与空间屏障,防护在他周围的空间屏障就仿佛玻璃碎片一样寸寸迸裂,瞬间而已,束缚着那银白色小箭的空间屏障率先爆碎,接着银白色小箭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直接穿入到了他的肚子间,而与此同时,张恒已经化为了一道幻影般直冲向了陵辛。

    “子弹时间!十倍加速!”

    这已经是远超过了张恒所能够爆发的最大极限,他不知道自己之后是否会死,但是他如果不怎么做,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所以他用这短短瞬间得来的速度,疯一般冲向了陵辛,而在圣衣自爆的巨大爆炸波动中,腾起的尘土掩盖了他的行踪,十米,五米,一米,他已经冲到了陵辛面前,下一瞬间,他就要干掉这个天神小队的队长……

    “嘶!”

    一声利刃入肉的撕裂声响,张恒发现自己已经被斩魄刀所贯穿,直接从他胸膛处贯穿了进去,几乎是紧贴着心脏,直接从他后背上贯穿而出。

    “很不错的力量,很不错的觉悟,不过还是差了一些,我是指力量层次上的差距。”陵辛嘴角已经有了鲜血,他的肚子上也是鲜血淋淋,不过他还是很平静的举着斩魄刀,平视着张恒沉稳的说话道。

    张恒吐了一口血,可是却并没有向后退却,而是顶着斩魄刀向前用力的挪移着。

    陵辛眼睛眯了一下,好奇的问道:“我就觉得很奇怪呢,难道说你们不知道楚浩的不好?比如任何布局,任何计划,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意外而失败,比如总是喜欢做出许多选择,甚至有时候为了大量无辜旁人的性命,可以直接拿你们来变成诱饵?还是说,你们就是喜欢这样的队长?”

    “你不是他哥哥吗?你难道不懂吗?”张恒浑身上下都没有了力气,但是他还努力的向前挪移,边走边说话道。

    “谁人想要堕落?谁人心里没有带着怜悯?我们已经活在了这个轮回世界里,为了自己活下去,往往要抛弃许多东西,甚至可能要抛弃自己的队友,更何况是轮回世界里,要经历的那一部一部恐怖片世界里的无辜人了……可是我们希望如此吗?不,如果我们能够,其实我们是想要拯救他们的,我们是想要让那些遗憾的剧情完美的,可是我们往往都做不到,所以不得不昧着良心去抛弃许多,我们在这轮回世界里,连手和心都要脏了啊!”

    “楚浩是个白痴啊,他明明可以让自己活得更好,可是他总是为了这样那样的责任而负担这许多,他这个白痴,恐怖片世界不过只是恐怖片世界罢了,我们在那里只是过客啊,打一圈就走的过客啊,说不定还有许多轮回世界,专门屠杀那些无辜人民来获得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啊,我们是好人,我们不那么做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们了,可是他这个白痴,总想要拯救他们,总是怜悯他们,甚至因为这样而差点让团队覆灭,他这个白痴……能有他当我们队长,真是太好了啊!!”

    “因为他背负了骂名,所以若是拯救恐怖片成功,得到赞美的是我们,得到实惠的是我们,而他不过是抛弃队员的自私队长,若是拯救失败了,那么我们不但不会被骂,反倒可以骂他,可以推卸本该是我们自己的责任,将所有的罪与罚都推到他的身上,是因为他的布局和自大,才让我们失败的啊……这样愿意背负一切,这样好到脑子都抽了的队长,你他妈还要怎么样!!”

    张恒眼睛里,耳朵里,鼻子里,嘴巴里,全是鲜血涌出,但是他还是灿烂的笑着,然后用尽了最后力气一拳打向了近在咫尺的陵辛,同时大声说道:“所以我说啊……不要拿我们的性命来威胁我们的队长啊!你这个狗屎!”

    这一次,张恒的拳头居然毫无阻挡的打在了陵辛脸上,但是陵辛连动弹一下都没有,这一拳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就在陵辛肃穆沉默着时,张恒软向了地面。

    与此同时,矮人群中响起了一阵歌声,低沉,浑厚,悠远,仿佛是自矮人们灵魂中发出的歌声那样,而随着歌声的响起,矮人们身上的斗气成倍的加强着,其中的索林身上的斗气,更是仿佛火焰一样汹涌澎湃。

    “翻过远方寒冷的迷雾山脉……”

    索林拿起了他的双手重剑,第一个带头冲向了陵辛。

    “直至幽深古老的地窖山洞……”

    其余矮人紧随其后,他们身上的斗气越加明亮。

    “我们必须在破晓前出发……”

    甘道夫站了起来,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几乎是用尊敬样的目光看着软倒在陵辛面前的张恒,然后他举起法杖,念起了咒语。

    “去找寻久已忘却的金子……”

    矮人们的斗气仿佛联成了一体,凝聚为了一块,火红色,带着踏破一切的气势依然疯狂提升着。

    “高山上松树在怒吼……”

    甘道夫的咒语已经完结,他的法杖指向了矮人们,每个矮人的武器都开始冒出火焰。

    “深夜里冷风在呻吟……”

    索林冲在矮人的最前方,他整个人大声吼叫着,所有矮人的斗气都开始向他一个人身上集中。

    “火光通红火焰四射……”

    在这一刻,陵辛的斩魄刀向下一顺,张恒便顺着刀身滑落到了地面,接着向着矮人群用力斩下了斩魄刀,一股巨大无比的压力,伴随着重新凝聚出来的空间屏障压向了矮人群与其之后的甘道夫,巨大的力量贯穿而出,直接将他们所巨大岩石平台都斩通了一条深深痕迹,矮人群中有一半以上直接被斩得碎裂,剩余的矮人也大多被斩飞出去,唯有集中了所有斗气的索林,居然硬顶下了这一次的斩击,在那大吼声中,跳起一剑斩向了陵辛。

    巨大的斗气凝聚而下,千钧之力的一跳之击,眼看着就要落到陵辛头上时,他脸上的银色面具忽然碎裂了三分之一左右,露出了他的一只眼睛,那眼睛一片漆黑,已经不似人类。

    “虚无天冲!”

    一刀划过,所有的压力与空间屏障瞬间消失,接着形成类似螺旋状的空间扭曲涟漪,顺着陵辛的刀身向上斩去,直接切开了索林的巨大斗气层,然后斩断搅烂了他一条胳膊,接着这条螺旋涟漪流直冲而上,钻入到了山壁中,然后将山壁给轰破了开了一个巨达百米的巨大开口,直接可以从这里看到山外,就见得这条螺旋涟漪流似乎无有尽头,在撞碎了远处一座山峰的顶端后,射入到了大气层中……

    “然后……”

    陵辛一招之后,立刻举起长剑,就要对准地面的其余人,而就在这时,一声吼叫也爆发了出来。

    “陵辛!我是……”

    “北冰洲队队长啊!”

    楚浩的吼叫声中,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了密密麻麻肉眼可见的各种符文,图象,古文,线条,魔法阵图来,密密麻麻的扩散开来,以他为中心,方圆两三百米内全是这些虚空出现的符文图象,包括了陵辛所在位置也被包括在了其中。

    “这就是……”

    “我的回答!”

    下一瞬间,所有的符文图象魔法阵开始闪亮了起来,并且以奇特的旋律开始了旋转组合,这是……一个完全立体密闭的空间魔法大阵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