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念夕空的选择

    剑修到底是什么……

    念夕空已经转世轮回了几百世,虽然有她灵魂内的那件东西让她本灵不失,带着记忆转世,但是这么多世的记忆,数万年的记忆重叠,让她对于最初那一世的记忆已经淡忘了七七八八,唯有要找到那个人的执念,以及一些最深刻的一些修炼记忆还留存着,而关于剑修是什么的这段记忆,她也还深深记得。

    她还记得,那时她似乎还很小,才入蜀山不久,那时要决定未来的修真方向,她问了师傅,什么是剑修。

    “剑代指的是利器,并非单指剑这一项,还包括了刀,枪,盾,轮,扇,奇形兵器等等,俱都属剑修武器范畴,至少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刀修抢修的存在,武修倒是有,不过那是另一个系统,这里暂且不提,现在我们讲的是剑修,既然剑修有这么多种武器,那么它们到底有什么相同处,所以才统称为剑修呢?”

    这是在蜀山最核心大堂中,在台上的正是目前的蜀山掌教,已经是仙人的门派最强者,而在台下听讲的俱都是蜀山中初入门,已经核实了身份的未来核心弟子们,这是一次实验,验证新入门的一个天才弟子提出来的改革新构思,名为修真九年义务制教育的一个修真改革实验,而念夕空正好是这修真九年义务教育的第一批受益者。

    “刚才我也提到了,剑修是一个统称,还包括了诸多不同的武器在内,俱都是剑修,或许台下的你们中有人是修真家族出身,也知道一些修真界的常识,你们也知道,在无数修真方向中还有一脉名为器修,他们也是使用各种不同武器,剑,刀,枪,盾,轮,奇门,甚至包括了一些钟,塔,环,图,各种神像魔像等等许多的东西,看似剑修与器修很像吧?但是剑修与器修的差距,甚至远远大过了剑修与武修的差距,简直是南辕北辙的两条路,那么,剑修到底是什么呢?”

    说完这话,掌教就在蒲团上闭目不语,而台下的学生们,从几岁到几十岁都有,他们都错愕的发呆,好半天后才回过神来,接着,一个二十来岁的英俊青年忽然站起身说道:“是强大的力量!剑修是所有修真方向中,几乎可以位列最前几位的分支方向,这代表着最强的力量!”

    有了这名青年带头,别的学生们也都纷纷起语,有说是坚定的修行心态,有说是宁折不弯的修真品格,有说是一往无前的修真决心,有说是斩尽天下恶人的修真行为,种种说辞俱都涌现。

    此时念夕空不过还是个八岁大的孩子,她那里懂得这些说辞?不过是瞪大了眼睛左右张望,看着师兄师姐们激昂的话语罢了。

    “千般神通,万般法术,我只问一句,可得永生否?”

    在这无数嘈杂的声音中,有一个声音忽然清楚的响了起来,这话一出口,顿时整个大堂就陷入到了一片沉静中,那些说出了自己的说辞,各不相服的学生们,在这段话开口后,顿时都沉默了下来,因为无论他们抱着什么样的想法而选择了剑修这条路,但是他们心里肯定都有这样的一个念想,那是所有生命最终最大的追求……永生!

    说出这番话的,是一个穿着奇怪上衣与下裤的男子,他的头发极短,并没有任何长发头巾,身上也并没有穿着道袍,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才还俗的和尚一般,不过那短发与那身奇衣奇裤,反倒让他显得鹤立鸡群,更有一种奇特的清新精气神在其中,而这人,便是提议了九年义务制教育的新入门天才弟子,蜀山目前唯一能够解析符文的唯一正统修真者。

    掌教闻言,这才慢慢睁开了双目,他深深看了这名天才弟子一眼,这才从容的看向台下所有弟子道:“千言万语,正道,旁门,魔道,千万种修真分支,化妖入魔,成鬼转魄,为的不就是那最终的追求吗?剑修也同样如此!而且,这是续正统修真者传承断绝后的今天,最接近成功的一条路了!”

    “众所周知,现实世界分为四大元素,分别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其中时间与空间是隐性元素,多元宇宙开辟的最初,清者上升,这时间与空间便是这清者,虽然时间与空间包容天地万物,几乎是无处不在,但是自身没有大能力者,是无法控制与感受时间与空间的,最多只能够依靠计算来验证其存在罢了,所以除了正统修真以外,别的修真分支在大成之前,是不会涉及到时间与空间这两大元素的。”

    “而剩余的物质与能量,这两者是四大元素中的显性元素,我们可以摸到,看到,接触到,控制它们的元素,而这两者元素可以相互转换,这点在许多的法术与神通中已经得到了验证,其公式是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二次方的积,当然,我们不是正统修真者,所以这个只需要略微了解就行,不需要去深究,而除开正统修真者以外,其余几乎所有的修真分支,都是修行能量来达到超脱的道路,而其终点,便是永生。”

    “众所周知,排除正统修真者以外,所谓的修真功法,便是能量的汲取,提炼,同化,纯化,以及使用的不同而加以区别,不管是正道修真功法,还是散修,旁门,乃至魔门,俱都是如此,无论其所吸收汲取的能量,是普通空间游离能量,还是各种晶石能量,又是各种妖物内丹魔核,还是各种自然界的异种能量,比如各种灵火灵冰,鬼魂地气什么的,或者是各种草药丹药的能量,也全都遵循着汲取,提炼,同化,纯化这么一个过程,而且众所周知,万事万物能量守恒,质量守恒,相同的能量下,该能量控制得越纯熟,能量同化纯化得符合己道,那么其威力就越强,这就是为什么金丹期修真者强于筑基,而元婴期又强于金丹,直到元神时,更是无视了元神以下等阶的数量碾压,便是这么一个道理了,同样是一份能量,元神级使用出来可以移山填海,而筑基期使用出来最多打破一块岩石,便是这么一个道理了。”

    “而剑修,之所以被认为是除开正统修真者以外,绝大多数修真分支道路中最强的一条修真道路,便是因为剑修凝聚同化纯化的能量,是一种被称为剑元的东西了,这是一种高度精炼,高度凝聚,以至于近乎无暇的能量,虽然也是真元力,但是其凝聚与威力,却是超过了真元力的,甚至强大到伤己的地步,所以才需要有器具来进行承载,而不是依靠自身来使用,这就是为了避免剑元伤己了,而这,也就是我们与器修的不同了,我们的核心是剑元,而器修的核心则是各种器具,不可同日而语。”

    说到这里,掌教的表情忽然变得了严肃,他非常认真的说道:“现在我就回答,剑修到底是什么,剑者,利器也,而剑修,便是身怀最锐利,最强大战力的修者,甚至可以这样说,最强大的剑修,是唯一足以和正统修真者在战力上匹敌的修真体系,但是在这里,我要郑重的告戒你们所有人一句话,正如之前罗应龙所说的那样,千般神通,万般法术,我只问一句,可得永生否?我们修真的最终最后的目的,只是永生,除此以外,所有的一切经历,一切修炼,一切磨难与痛苦,都只是路途上的插曲,剑修如此之强,身怀利器而杀心自起,导致了几乎所有的剑修沉迷于了自己的强大力量中,反倒是忘记了最开始最根本的目的,永生,从而堕入魔道旁门,乃至是沉迷于力量本身,这样的人,是无法度过心魔,成就元神的,正因为如此,剑修这条修真道路是如此的强大,但是为什么到了正统修真者传承已经断绝的现在,各种修真道路依然存在,而非剑修这一派呢?原因便是这个了,剑修者,若是犯了一些禁忌,成就元神的可能性,反倒会比别的修真体系低得多,这些禁忌是你们一辈子都要铭记的东西,现在,我就将这些禁忌告诉你们,禁忌一……”

    念夕空从破碎岩石中穿身而出,她抹了抹脸上盖住眼睛的鲜血,然后抬头看向了半空中,十多米地方虚空而立的那名天神小队成员,他也是浑身鲜血与伤痕,看起来并不比她轻松多少,不过两人都知道,若是情况继续下去,那么最终结果只可能有一个,她死,他重伤……

    天神小队成员宵袅仁,他的脸色也是难看得很,之前他确实是小看了这名北冰洲队的最强者,几次交锋中差点阴沟里翻船,所以他接下来果断使用了他已经凝聚成功的圣器,这是他所兑换的属性所携带的能力,可以凝聚十二件圣器,这些圣器无法在主神处兑换,只能够依靠自己的能量,经验,战斗体会,或者是心灵之光来凝聚,可以说是必须经历种种生死战斗才能够得到的东西,当然了,因为一旦凝聚成功,就算是他的技能了,这可不是什么一次性的道具,不过使用的代价却很大……记忆,或者说他生命灵魂核心所携带的“经验值”,若是使用过多,那么他甚至可能变成白痴,这是连主神都无法修复的损伤,所以不到万不得以,他是不可能使用圣器的。

    不过念夕空的强大超过了他的想象,他不得不使用了消耗最少的那把圣斧圣器,只需要他意念一动,便会出现一把数十米巨大的斧头直落而下,威力无匹,使用出来后,不但将局势给逆转,而是差点将念夕空给杀掉,不过宵袅仁心头也是心痛得不行。

    “投降吧,我不想杀你,若是你离开,那么我便饶你性命如何?”宵袅仁忽然开口对念夕空说道。

    念夕空默默的看着宵袅仁,忽然间,她垂下了眼帘,脑海里回想着楚浩,张恒,汤姆,奥奇等人,想着了主神空间,想着了她的执念,想着了那魔戒对这次团战的作用,她离开或许可以活下来,毕竟天神小队得到魔戒,她也可以回归主神空间,即便负分情况下,她也相信她灵魂内的那件东西可以保护她不被抹杀,但是……那样一来,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其余人肯定会被天神小队给杀光了……

    又要一个人了吗?那万年的经历……又要重新上演了吗?

    又要再一次……一个人了吗?

    不!

    “剑修禁忌第一条……元神之前,不能化剑为丸,此是大禁忌,伤己根基不说,若无元神镇压,化剑为丸会导致力量失衡,心魔入侵,那样,在元神前心魔劫便会爆发,那真是十死无生,切记切记……”

    就见得念夕空喃喃将这条禁忌给念了出来,也不理头上宵袅仁那不懂的表情,她单手指向了自己的漆黑小剑,全身真元力开始涌入小剑中,借着剑胚快速纯化凝聚,化为了剑元,与此同时,这些剑元因为是小剑纯化凝聚而成,她无法将其收回己身,就眼看着小剑吸收了剑元,然后小剑开始软化,接着融化,就在她的注目中,这把小剑仿佛冰水做制一般,一滴一滴融化为了一团,渐渐的,一颗漆黑色的圆型小球,就在这小剑融化液体中渐渐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