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魔与猎人

    念夕空已入魔。

    所谓的入魔,其实并非是如那些小说,电影,游戏,或者传闻里所提到的那么恐怖与可怕,或许对于正道修真的人来说,入魔就意味着绝对自我毁灭,但是对于散修与魔修来说,所谓的入魔其实和正道修真者们的顿悟差不多,当然,危险性要高一些。

    所谓的入魔,其实不过是入了自己的执念,其实从许多方面来说,现实里也有许多人入魔,比如一些人忽然遇到大喜大悲的事,脑海里一直不停回想着同一个问题,来来回回,怎么都想不通透,那么这个人便入了魔,若是一直如此,或者情况更为严重,便会失却自己的人格意识,最后变成精神病,这种现象在现实世界里非常常见。

    但所谓的危机危机,有危险,也必然有着机遇,事实上这便是魔修的核心理论思想,以身入魔,化魔为己,若用通俗的说法,便是不畏惧这样的入魔变化,若是能够将其识破通达,便可以直达本心,就是所谓的念头通达了,也是魔修里的他化大自在。

    其实这个在现实里也是有许多例子的,当一个人面临了大失败,或者是大喜大悲的事情,陷入到了一些想不通透的问题里无限循环,眼看着就要变成精神病时,若是突然有什么事,或者突然脑海里一点灵光迸闪,让其想通了这些问题,那么便会立刻有了大改变,无论是立刻成熟,还是改变了那不好的本性,又或者是如同立地成佛样的得道,等等许多,这些事实在现实里也有着大量的例子,譬如传说中的张三丰,便是在濒临即将精神病时,想通了放下这个概念,接着才创出了太极来,这就是念头通达,这就是明了本心。

    念夕空自第一世破空离开了蜀山位面,她心里便有了太多太多的念头,太多太多的想不通透,事实上,若非她体内的那个东西,即便她可以转世轮回三百多次,也绝对压不住这些念头与疑惑,早已经泯灭掉自己的意识人格了。

    正因为如此,这三百多世里,她虽然也有过大机遇,甚至在好几世里,还成为了那个世界的时代之子,气运之子,但是除了入魔屠光全世界人类那一次以外,她还未曾达到过元神阶,也即是所谓的万劫不磨,心灵不坏的层次,即便她有着那怕是蜀山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正道剑修法,也同样如此,原因便是她的心境已不符。

    她放不下,想不通,解不开,那心里三百余世都未曾忘记淡化的疑问,所以她知道自己的正道剑修已经无路可走,甚至连散修都度不过,因为她无法相忘于江湖,所以当她真的来到了轮回世界,面临着这个几百世以来最大最大的机遇,所有的修真物资都可以让她堆着享用时,她毅然放弃了最熟练的正道剑修法,以及最需要资源的散修功法,而选择了危险最大的魔道剑修法,原因便是这个了……既然放不下,想不通,解不开,那么便彻底沉入到心魔里,一旦依靠主神兑换度过了这心魔,那么立刻便是他化大自在,立刻便可以提前使用出万劫不磨,心灵不坏层次的力量,元神阶层的力量……心灵之光。

    所以……她压根不怕入魔!

    只要杀了那个拿鞭子的人,那么这次入魔,反倒是她心灵成长的养分,就是如此简单……

    非正统的修真体系,也即所谓的剑修,符修,宝修等等一切非正统的,纯粹是为战斗而诞生的修真体系,所谓的修真已不再是修得真实,倒不如说是修身与修心,也即所谓的修得性命而已……

    杀了那个拿鞭子的男人!

    而此刻拿着鞭子的男人,就是宵袅仁,他正焦躁的在一处小空间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在他正前方的通道里,就是一处开阔的地下洞穴,而且还是有着地下河流与一处平静小湖的地下洞穴,正是电影里霍比特人得到魔戒的地方,宵袅仁只需要进入其中,简单的杀死霍比特人与那个小怪物,接着简单的搜索出魔戒,接着就可以轻松的坐在那里休息等待了。

    可是他妈的,他居然进不去这个小通道里!

    是的,当他要进入这个通道时,前面就仿佛有主神那种无形防护罩存在一般,让他根本是靠近不得,碰不到,走不进,甚至连大声吼叫都没用,里面的霍比特人对他的存在毫无所觉,更别提拿鞭子去抽打攻击了,甚至连岩石的皮都没碰掉半分,换句话说,这他妈就是剧情设定,让他根本无法提前得到魔戒,真是草蛋了。

    就在宵袅仁焦躁不已的在那里走来走去,想尽各种办法都无法得入时,猛然间,他感觉到了什么,猛的抬头向上看了去,那里是无边无尽的漆黑,从上向下他至少掉落了数分钟之就那,这么高的距离根本不应该存在于大山之中,这是要掉到地幔层的节奏啊,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发生了,这样违反了逻辑的事情,宵袅仁也懒得去多想与理会,他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头顶上,那越来越恐怖与明显的威压……仿佛有一只洪荒凶兽正从天而降一般。

    “嘿嘿,是我小看了你……居然是恶魔气息啊,你兑换的是什么带有恶魔属性的强化吗?那可真是不好意思……这么强大的威压,真是可惜了,我可是刚好可以克制你啊。”

    宵袅仁嘿嘿一笑,他一抖手中的长鞭,就见得他从怀里掏了一个玻璃瓶子出来,仿佛是香水瓶子那样,很小巧的一个,就见得他打开了玻璃小瓶,正要将其中的透明液体倒在他的鞭子上时,猛然间,头顶上一道尖锐嘶响猛的爆出,连带他头顶那些凹凸不平的岩石都瞬间切割开来,宵袅仁又不瞎,他立刻便扑身向前,直接一个懒驴打滚躲避开去,而在他所站位置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切割痕迹,连带就是大量的岩石碎块砸落了下来。

    宵袅仁很无语的看着手上的碎渣玻璃,因为他翻滚时手里的玻璃瓶撞在了地面岩石上,此刻已经彻底损坏,里面的液体也已经一滴都不剩了,气得他立刻站起来大声吼道:“你这个白痴!你难道不知道这种最上等圣水很昂贵吗!?一瓶可要一千奖励点数啊!”

    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是一道无形气刃,破风而来,尖锐声响。

    宵袅仁叹了口气,手里的鞭子猛的挥舞了起来,也不知道这鞭子是由什么材质所制造,居然抵挡住了这无形气刃,整个鞭子与气刃接触点到处火花四射,只是一阵鞭子乱舞,就将所有无形气刃给抵挡了下来,而在抵挡完毕之后,一个人影从而降,落到了宵袅仁前方数米位置上。

    这是一个绑着马尾长发的美丽少女,看起来很有一种古典美人的味道,只是她双目赤红,不似人类,而且浑身散发着极为可怕的凶狠暴戾气息,仿佛一个人形的恶魔或者凶兽一样,她一落地,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了宵袅仁。

    宵袅仁看着念夕空那美丽的容貌,很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刹那间,迎面而来的杀意又浓烈了几分,他也不在意,只是呵呵笑道:“这位小姐,你就那么大的杀意吗?不就是给了你一鞭子吗?就那么想要杀死我?”

    念夕空也不答话,手里微微一翻转,一柄小巧的漆黑小剑悬浮在了她手心上,纯黑中带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血色,气息翻涌间,整条过道整个变为了一片漆黑色。

    “计都·暗!”

    宵袅仁诧异的左右看着,甚至伸出手来在那漆黑中搅拌了一下,这才说道:“很厉害啊,居然不是幻觉,这样的魔性,真的很可怕啊……你杀过很多人吧?我闻到了几乎不散的浓烈血腥味,这可不是杀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乃至上百上千可以拥有的,你至少杀过上万乃至上十万的人吧?”

    宵袅仁因为其强化属性的特殊性,他的双眼可以分辨真实与虚幻,而且对于魔性神性等非人类气息非常敏感,他轻易便看穿眼前这片漆黑的本质,这是一种通过特殊功法,将自身气息物质化后的情形,也就是所谓的把杀意,恶意等感觉直接具现化,让人可以看到的东西,若是普通人,即便有这功法估计也没办法具现出什么,而像这样的漆黑带着血腥味的气息……恐怕使用的人真是一个大魔王级的屠夫吧。

    看到这里,宵袅仁的表情也严肃了下来,但是就在这时,还没来得及让他多想什么,一股奇特的危险预感直接扑面而来,他连忙低头翻滚,再来一次蓝驴打滚,当他站起时,就发现自己脖子大动脉处一条细细割痕,再深半分,便直接是割破大动脉的节奏,这一下真是把他吓得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

    “厉害,用这气息遮断与阻扰了敌人的视线与感觉,乃至是危险预感都阻断了,然后在这其中突施辣手,厉害的招式。”

    不过这气息倒是不可持久,一击之后,漆黑与血腥便自散去,就见得念夕空依然站在原地,而宵袅仁这下再不敢大意了。

    宵袅仁接着就笑了起来,就见得他他额头正中心猛的闪烁出了十字纹痕,透着微微光芒,而手里的鞭子更是渐渐发出红光,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他猛的一挥手中鞭子,红光蔓延沸腾,在他身后渐渐浮现出了十二个光团,不过这些光团大多数都是空白一片,只有三处光团中有东西存在,其中一个是一把小剑,一个是一把小巧斧头,一个是一个玻璃小瓶子。

    “你身上的气息如此恐怖,确实是有一队最强者的资质,但是很可惜,你遇到了我,我的强化属性刚好是克制各种恶魔,我可是吸血鬼猎人的进阶2b级强化啊,恶魔猎人……”

    “2b?”念夕空疑惑的呢喃着。

    宵袅仁脸色一僵,立刻大喝道:“你才是2b,你全家才是2b!”

    大吼声中,宵袅仁已经持鞭冲了上前,红光暗色翻涌间,两人对战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