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疑惑

    第二十四章:疑惑

    风后八阵图并非是单纯的冷兵器时期战阵,并非是那种专精于各兵种配合,或者阵地守卫战的所谓战阵,在楚浩的解析后看来,这风后八阵图更近似于心理战术与空间使用方法等等的结合。

    八只分队,分别有着三种行为方式,进攻,防御,撤退,在战场上的生物其实都有一个最明显的特征,那便是会下意识的向离自己最近的敌人进行攻击,而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他预先选择好的目标突然后退,进攻方必然会下意识的进行追赶,当然,若是追赶不上,那么就肯定另外选择离其最近的目标进行攻击,如此而已。

    而风后八阵图其实便是利用了这一心理特征,八个分队进行相互配合,最外的分队进行撤退,中间分队进行佯攻,最后分队进行防御,如此一来,会在不知不觉中扰乱敌人的视野与攻击梯次,从而导致对方陷入到风后八阵图的节奏与范围之中。

    而且还有一点,风后八阵图是不怕敌人数目多于己方的,这个战阵中包含了对空间使用方法的理解,而且因为这并非是单纯的冷兵器时代的军队战阵,这更多涉及到的是心理与空间范围的利用,所以风后八阵图也可以运用到现代战争之中,而且范围越大,人数越多的战役越是效果良好,相反,人数越少的情况下,比如八个人演练风后八阵图,那反倒是显不出什么效果来。

    这就是楚浩的兵法,这就是楚浩的底牌!

    战后,大约有一千多名矮人死亡,包括了五百多名死于自相践踏的矮人平民,而兽人狼骑兵的死亡人数则是两万多,战损比达到了惊人的十五比一左右!

    矮人士兵们几乎全都蒙了,他们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战斗,明明是他们被突袭而乱了阵脚,明明是他们在人数更少,战力更低的层次,这里的地形明明是兽人们占据优势,种种天时地理人和都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赢了,而且还是这种几乎绝对胜利的优势赢法,这……怎么可能?

    事实上,不单单是矮人们觉得不可思议,连同通过精神力扫描看到整个战场的北冰洲队成员们也是惊骇不已,他们可是有精神力扫描啊,可以清楚看到整个战局到底是如何改变的,从一开始的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与胜机,但是当楚浩入阵后,整个战局便仿佛在一只无形巨手的挑拨下发生了变化,到最后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那怕是全程看完了战场的北冰洲队各人,也只是看了,而且没有懂,也就是那句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的完全诠释……

    至于亵渎者阿索格,则是愤怒欲狂中,带着不可思议的大恐怖,即便不算强悍的个人战力,他也完全是一名合格的统帅,他经历的战阵真是不计其数,要知道兽人可不是人类或者矮人精灵什么的啊,兽人内部也是完全的弱肉强食,阿索格并非一开始便是兽人的统帅,他也是从底层开始往上攀爬的,与各个种族的战争他都经历过,也有过战败,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如这次一样,无论怎么想,怎么思考,这次的战斗都该是兽人大军大获全胜,而都灵矮人整个被灭族,但是结果居然完全颠覆了他想象。

    最最最可怕的是,以往战败时,他至少知道自己为什么战败,比如兵力不够,比如地理不好,比如被偷袭,比如对方装备太精良等等,但是这一次,他甚至连自己为什么战败都不知道,完完全全的胜局啊,结果在突然间就战败了,他的部队死了一半还多,溃逃掉了更多,他要收拢这些部队都要花好大功夫……但是,他到底是怎么战败的啊!

    骑兵,好吧,兽人狼骑兵好歹也是骑兵,骑兵的战法便是速度与冲击力,那种千军万马同时冲锋的压迫力,足以让三四流军队直接崩溃,其实无论从古至今,真正的骑兵撞阵战是极少的,大多数都是追击战或者骚扰战,要不就是趁混战中击溃敌军,然后以驱赶的方式将敌人败兵赶入敌阵,以此来破阵,真正的让骑兵去冲撞防御严密的战阵,那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依照古代骑兵的珍贵程度,对比步兵的廉价程度,几乎没有统帅会如此去做。

    亵渎者阿索格的打算就是驱逐矮人败兵和平民,他占据了地理与人和,又是偷袭战,只要矮人一旦形成败势,那么立刻就如山崩一般,这时别说矮人,那怕是精灵人类,又或者有巫师在场都是救不过来,那时这里地处沼泽,矮人们是跑也跑不掉,反抗也反抗不了,那时是神都救不了都灵矮人。

    可是……怎么就败了呢!?这真他妈不科学啊!

    而在矮人营地里,狂欢在继续,矮人的军心民心都稳定了下来,而且是越发的对楚浩有了一种认可与崇拜,此一役后,至少在到达孤山前,整个都灵矮人一脉的最高领袖就只可能是楚浩了。

    而此刻的楚浩却借着战后疲累,推掉了所有矮人的邀请与恭维,只带着北冰洲队各成员留在了自己的帐篷中,待到人齐后,他立刻便说道:“这次的情况简直是糟透了。”

    众人闻言后,张恒立刻便调笑道:“怎么会呢?你这次可真是太威风了啊,对了,告诉我们一下吧,你到底是怎么取胜的?简直像是在玩魔术一般,我们亲眼看着的要落败了,但是为什么突然就把兽人给包围了,然后就忽然取胜了呢?这简直是太酷了,太帅了啊,这样吧,我们打个商量,你教我兵法,我教你射箭怎么样?”

    楚浩直接无视了张恒的搞笑,他正色对其余人说道:“这一次兽人大军来袭,其实我们已经处于了非常危险的境地,本来在我预料中,若是天神小队与兽人联合在了一起,那么这一战里他们应该是必然会出现的,但是天神小队却又没有出现,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把我们的所有情报和线索再从头理一次,我们会发现,自我们从蓝山离开后,便已经和我们的计划与推测既然不同了,首先是兽人大军出现的位置不同,出现的时机不对,乃至这次完全出乎我们预料之外的偷袭战也是完全不对劲,无论做任何一个猜测,都会得到完全矛盾的结果,我们已经陷入到了迷错的陷阱里,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这时,其余人也都从之前那一战为什么胜的问题里回过神来,奥奇率先问道:“我也很奇怪,之前到底是谁屏蔽了我的精神力扫描,是天神小队吗?那他们为什么不趁着兽人军队优势时袭击我们呢?而且之后兽人军队被屠杀时,他们也没见踪影,莫非是抛弃了兽人大军了吗?”

    “谈不上抛弃。”楚浩摇了摇头道:“无论怎么去想,天神小队与兽人的关系都只可能是互相利用,而不可能是盟友关系,毕竟天神小队再怎么也是轮回小队,而兽人在这个世界则是属于混乱邪恶阵营的,若是守序邪恶那还有可能结盟,混乱邪恶嘛……只可能是利用。”

    “这些且不提,现在的关键点有三个,第一个,天神小队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们情况的,一是我们身处蓝山,二是我们策动了蓝山矮人去往孤山,若是天神小队不知道这两点,那么他们就没可能让兽人在这里等待我们,这第一个关键点就是,天神小队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得到我们的位置以及我们信息的呢?”

    “第二个,天神小队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仔细一想剧情的关键点,无非就是去到孤山,狙杀索林甘道夫,以及杀死火龙,得到山之心,或者得到魔戒几种,当然了,复活黑暗魔君索仑这个任务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无论去思考,这些任务都不可能让他们在这里狙击我们,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做了呢?仅仅只为了击杀我们吗?”

    “从第二个问题就引申出了第三个问题,也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不趁机进攻我们!?有着精神力屏蔽,有着对我们存在的肯定,有着战局的优势,以及轮回小队实力上的优势,这是最好消灭我们的时机,那怕他们的任务与我们无关,但是消灭我们这么多人,也足以让他们得到丰厚的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们没有出手攻击我们呢!?”

    楚浩说到这里时,脸色已经是异常的阴沉,他喃喃说道:“天神队……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们……到底隐瞒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