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遇袭与入阵

    自迁移大部进入到了这片沼泽地带后,楚浩便让奥奇一直将精神力扫描打开着,并且一直开放到了最大扫描范围,这样一来,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清晰印照,绝对不必担心会被兽人再行偷袭。

    这片半沼泽地带范围极大,不过好在是半沼泽地带,也有一条通过沼泽的干爽通道,但是这条通道并不宽敞,迁移通过还行,若是作战的话,就必须面临被前后左右的沼泽地段兽人军队给袭击。

    事实上,兽人座狼看似乎体型庞大,比现实的狼大了数倍以上,但是跑动间其实很灵活轻易,若是普通的战马跑动在这半沼泽地段里,那么很可能跑着跑着就陷落了下去,然后直接会把骑马者给甩出去,但是兽人的座狼却不会,它们在这沼泽地段与在草原平原上没多大区别,正因为如此,若真是在这半沼泽地带里遇敌,那么矮人的军队就只能够孤守在这干燥地带,若是有了准备,立营防御还好,若是在迁移行军路途中遇袭,那么很可能就是一场溃败与灭绝战。

    不过好在,矮人迁移部队里可是有北冰洲队的,精神力扫描简直就是战场的大杀器,用在这种时候是最棒的了,这样一来基本便立于了不败之地。

    不过楚浩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他没考虑周全,所以在进入沼泽地段前,他便已经召集那些政委们,然后带领了一些矮人军队里的骨干士官,开始演练一种冷兵器时代的战阵,不过这战阵看起来就是东扭西歪,而且常常是自己人把那些弩弓矮人给挡住,旁人丝毫看不出这莫名其妙的战阵到底有什么作用,不过那些矮人政委与士兵们,对楚浩的信心还比北冰洲队各人更多一些,所以演练时都是一丝不苟,而且这阵将军队分为八个组成部分,看似复杂,每个组成部分的行动却极是简单,基本上就是战斗,防御,与撤退三种,只是每次战斗的方向,防御的方向,撤退的方向都有不同,所以演练起来还是略有难度,直到整个队伍进入沼泽地第二天时,这阵式才算勉强演练成功。

    而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设计好的,在演练好的第二天,也即进入沼泽的第三天时,兽人大军袭来了。

    当天矮人还是依照往常那样正常情况行军,早上起来后各自吃饭,然后开始行走,中午时搭建临时营地,休整之后继续出发,而在黄昏时才会搭建当天真正的营地,而在这一天的黄昏时分,正当矮人们结束了一天的迁移,又累又饿,正刚开始搭建正式营地时,从沼泽地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激烈的狼嚎声,这次的袭击来得非常突然,而且选择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正是矮人迁移大部忙碌了一天,正准备搭建营地时,是防备最松懈,也是矮人们最疲累的时刻,同时因为营地还没来得及搭建,这时候的矮人几乎没有任何防御设施,可以说是完全暴露在了来袭兽人的攻势之中了。

    而楚浩等人也是惊奇得不行,因为奥奇的精神力扫描中,四周依旧一片平静,没有任何授人军队来袭的迹象,就仿佛那些狼嚎声是虚假的一样,但是在精神力扫描中依然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兽人背后站着的是谁了……轮回小队!天神小队!

    只有同样的精神力控制者,才可以屏蔽另一名精神力控制者,只有精神力扫描被屏蔽了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而这一次,矮人连同北冰洲队算是彻底被偷袭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

    虽说在楚浩的推测下,天神小队是有可能与兽人勾结在一起,但是他们更大的可能是与地精王国勾结,或者直接就是在孤山或者地精王国守株待兔,因为熟知剧情的轮回队成员,若是无法从一开始便跟随索林,甘道夫,霍比特人他们的小队的话,就应该去往三个最可能遇到他们的关键地点,一是精灵首都瑞文戴尔,二是地精王国,三是孤山,这三个关键地点是最可能发生轮回小队有利剧情的,无论是杀掉剧情人物,或者是加入剧情人物,都是如此。

    所以依照楚浩的推测,天神小队可能与阿索格接触,但是没可能待在阿索格的兽人大军中,或者说即便是在阿索格的兽人大军中,现在他们也只可能去往地精王国或者去往孤山,而不可能在半途中来攻击矮人军队,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得知蓝山矮人已经整体大迁移了,这不可能!

    但现实却一次又一次推翻了楚浩的推测与算计,天神小队不但参加了阿索格的兽人大军,更还和阿索格的兽人大军一起布下了陷阱在这里等待蓝山矮人的到来,他们明显是事先就算计到了蓝山矮人一定会大迁移才会如此,但……怎么可能!?

    不管怎么样,该要面对的战争还是要继续面对,当四周狼嚎声四起时,从周围沼泽平原上开始陆陆续续的冒出大量的兽人狼骑兵,他们挥舞着自己的武器,与狼同嚎着呼啸而来,也有简陋的长弓武器开始了射击,密密麻麻的兽人狼骑兵,数目至少也在数万以上,虽然只有少许狼骑兵有弓箭,但是数目如此多的兽人狼骑兵袭击而来,那弓箭至少也有两三千张左右,只是这第一轮,便有上百名矮人被射中受伤死亡,而其余矮人们也都陷入到了混乱之中,整个行营内一片嘈杂呼闹,大量的矮人向着自己的马车冲了去,有拿武器的,有帮助亲人躲避的,也有试图驾驶马车逃跑的,可以这样说,蓝山矮人在这一刻已经陷入到了崩溃边缘。

    楚浩立刻就用魔法帮助他扩大声音吼了起来道:“临时政府军出战!政委立刻帮助平民躲避到队伍最中心!临时政府官员率先保护平民!这里是沼泽,我们的马跑不过狼!若是逃跑,我们全都要死!”

    这声音让整个混乱场面有了片刻停顿,而就是趁着这么少许的片刻停顿,那些受过大量训练与洗脑的政委与临时政府官员们,大声呼喝着身边人向着营地核心处跑去,而在矮人群中有了这些人的行为,混乱的矮人群体顿时有了少许改变,然后是改变越来越多,在这个时候,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之前的混乱不过是不知所措下,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行为造成的,但是当有人带头后,越来越多的矮人跟随了集体行动,于是秩序就再次出现了。

    与此同时,楚浩根本不看这些平民矮人从混乱中看到了少许秩序,他立刻便对其余人说道:“你们全都不要参与军队的战斗,随时注意防备可能存在的天神小队成员偷袭,还有,张恒随时注意我的安全,我要入阵了,是最可能被偷袭到的,念夕空随时准备迎战天神小队,若是发生轮回小队叫战,你是主战力,若是事不可违,你就不要管我们,能逃就尽量逃,只要你逃走了,那怕我们落入到天神小队手里,也有万分之一的幸存机会!就说这些,事情不够,我……入阵了!”

    古代时期的军队,或者说在现代出现了通讯设备前,古代的军队指挥是一个大问题,这可不是像玩冷兵器战争游戏那样,有一个天空视线来看到全局,也没有可能你鼠标一点,一只军队便会领会你的意图去到那里,攻击什么,防御什么,或者撤退向什么地方,古代的军队指挥,便是依靠军旗,战鼓声,传令兵,或者就是靠吼来传递的,所谓的古代名将名帅,评定的其中一个最大标准,便是军队是否能够控制得如臂使指。

    之前楚浩对矮人军队的把握,依靠的是那些政委及士官,但是在遭受了如此突然的偷袭时,光靠政委与士兵已经无法做到他之前的控制力,更何况,周围大略估计有数万的兽人狼骑兵,而他可以动用的矮人军队,那怕加上一些矮人平民,最多最多不可能超过一万,这次的情况已经与蓝山第二次保卫战截然不同,可以说,这最多不超过一万的矮人军队若是战败,剩余的平民只可能会溃逃,最后被这些狼骑兵在这沼泽地里全部杀死,除此以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所以,他必须要进入到战阵中,依靠他的就近指挥来扭转战局。

    战争啊……

    楚氏杀法……可不仅仅只是屠杀自己人的心理攻势啊,这可是真正用于战争的战法……

    “所有矮人士兵向我集合,第一队进入佯攻流程,第二队向左偏移行进,第三队向右侧进行无目标射击,第四队向……”

    楚浩的声音大声响了起来,而那些受过之前阵法演练的政委与士官们带领他们各自所熟小队成员,仿佛本能一样的开始了各自演练时的动作进行……

    “来吧!天神队,让你们看看我的兵法如何,我最特意的……可是兵法啊!”

    与此同时,在兽人狼骑兵的中间,伴随在苍白兽人亵渎者阿索格的身旁,那个戴着面具的人类忽然轻声呢喃了起来道:“看到了,再一次看到了,混战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幕……风后八阵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