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连战

    念夕空在一个多小时后才回归,回归时看起来神色如常,只是托着她的漆黑巨剑看起来似乎有了一些不一样,恍惚间,仿佛可以看到这漆黑巨剑上有了隐约的的红线闪过,但是仔细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依然是那一把漆黑小剑。

    此刻已是深夜时分,除了守夜的矮人轮流值勤,大部分人员都已经睡觉休息了,而北冰洲队的几名新人都已经睡了,剩余的老人们却基本都在等待念夕空的归来。

    当念夕空归来后,许多人都是松了口气,而只有楚浩与张恒两个人才皱起了眉头,他们两人都属于黑暗世界的人,自然可以“闻”得出来,那种杀了人,而且是杀了很多人后的味道与感觉,虽然这不是真正的气味或者什么,但是他们确实是感觉到了。

    所以当念夕空回来,奥奇,汤姆等人眼见无事,也都去休息后,楚浩与张恒却并没有也去休息,待到众人都离去后,本来嬉笑着,仿佛往日那样的张恒忽然收起了笑容,而楚浩也在帐篷外看了几眼,这才和张恒一起看向了念夕空。

    楚浩先问道:“你刚才……杀了很多兽人?你刚才是去杀兽人去了吗?”

    张恒也立刻说道:“这感觉,这味道……你至少杀了上千的兽人吧?”

    念夕空此刻已经彻底恢复了平常模样,她很冷淡的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把来袭的兽人大军全部杀掉了,包括他们的座狼一起杀掉了。”

    楚浩与张恒彼此对望了一眼,他们脸上都是惊奇与慎重,好半天后,楚浩才问道:“为什么?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是指不能杀掉兽人大军,这个我毫无意见,我想问的是……这和平时的你不符,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你有发现什么?”

    念夕空沉默了一下,接着反倒是坦然的坐在了一张动物皮毛上,直接说道:“我修行的功法,是我无意中从一个高魔位面得到的,这个功法据说来自于早已经消失的洪荒魔族的功法,可以直指大道,最终成就仙魔也是可以,可以这样说,这功法是魔系剑修功法中最顶尖的,这种功法一共有七诀,其中两两组合分为三套功法,还有单独一诀因为限制于生命因子的不同,所以人类无法修成以外,这七诀分别是计都和罗睺,贪狼和破军,太岁和太白,以及唯一单独一诀修行的七杀,而我修行的便是计都与罗睺诀。”

    “除开七杀,其余三套功法,都是前者为基础,而后者为进阶,然后两者都修成后再合二为一,逆黑为白,逆邪为正,然后综合阴阳,不再局限于善恶,功法也才只是功法,但是在那之前,我修的是魔剑,成的也是魔道。”

    “我选择修行的计都与罗睺,计都便是基础功法,这两者都是传说中的凶星,计都主杀,主血腥,主杀戮,而罗睺主暗,主死寂,主消亡……”

    说到这里时,张恒忽然打岔问道:“可是你所用的剑是一片漆黑的啊?当初你还用过计都·暗的剑术?”

    念夕空没好气的看了张恒一眼,这才说道:“所以我才说这是计都是基础功法,其剑才炼成时就是漆黑一片,也可以用计都·暗,但是威力并不大,但是计都主杀,主血腥,只要随着杀戮的增加,剑会从黑转红,最后成为一把血腥魔剑,当计都剑一片赤红时,那时候我也差不多金丹到元婴左右,就可以修行罗睺,罗睺主暗,主寂灭,才炼成时一片赤红,杀气腾腾,但若是可以守得住杀意,将其从杀转灭,最后落入寂灭之境,整柄罗睺剑便会由赤红转为漆黑,那时,计都罗睺剑才算修成。”

    张恒还无妨,楚浩却是点头说道:“这么说起来,倒还真是有些佛门禅味,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是了。”

    念夕空也瞟了楚浩一眼,淡淡说道:“佛本就是魔,魔从来是佛,若连这个都不明白,还修什么魔道,所谓的狂魔,杀人魔,或者说那些所谓的无恶不作的魔道宗师,其实不过只是邪道罢了,而且还是没有了前路的邪道,一群可怜虫而已。”

    楚浩不置可否,继续问道:“接着说吧,你为什么要去杀那些兽人?就是因为计都剑的修炼吗?”

    念夕空点点头,想了想说道:“正如正道修行要么需要淡泊独居,要么需要念头通达,要么需要功德无数,魔修也有需要的外在条件,别的魔修条件我就不说了,我的计都剑,便会让我内心一直累积杀意,若是无法宣泄,我很可能会在无法克制的情况下失去理智疯狂杀戮,不过我转世数百世,更有……压制,所以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出现,只是这样的杀意累积下,我的计都剑几乎无法进步,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杀意与进步吗?”楚浩沉思了起来,片刻后他又问道:“什么样的杀戮可以让你释放杀意,并且还可以提高计都剑呢?这些矮人可以吗?平民可以吗?”说到这里时,楚浩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旁边的张恒则皱起了眉头,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而念夕空却是摇头说道:“不必,若真是这样的杀戮,还算什么魔道?我说了,那不过是没有了前路的邪道,而且是最可怜最卑微的邪道,计都的杀戮,最好是与强者对战并且杀掉,其次则是战争,再次就是不违心念的屠杀几十万,几百万人,不过这已经是下下道了,最好还是与强者对战并且杀掉,还有就是战争杀戮这两种。”

    “这样……”

    说实话,楚浩与张恒都是松了口气,而楚浩立刻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所有矮人要面对的战役,我都允许你出手战斗,而且在面对强者时,只要你确认可以战胜,并且在不违反我所定下计划的情况下,我也允许你自主战斗。”

    念夕空闻言后点点头,接着却是再也不理会楚浩与张恒,转身就走出了帐篷,只留下了楚浩与张恒在那里相视苦笑。

    如此,第二日矮人们并没有迎来可能出现的兽人大军,在戒备了一大早上之后,中午时分矮人们继续开始了迁移,顺着平原一路向着孤山前进,而在接下来的旅程中,那些兽人狼骑兵果然机紧随不舍,仿佛真的将这只矮人迁移部队当成了目标,在整个旅途中,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的袭击一共发生了十来次,虽然每一次矮人们都将其击溃击败,但是兽人们凭借座狼的高机动性,每一次的伤亡都并非很大,而且在前几次的大规模袭击中,发现这些矮人的强大战力后,兽人们也一改其战术方式,变成了类似狼群那样的紧随偷袭战,不得不说,这样的偷袭战反倒给了矮人们很大的麻烦,至少让迁移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

    而在这种情况下,楚浩不得不带领北冰洲队出击了数次,特别是念夕空,数度出击,前前后后至少屠杀了一万多的兽人,终于让兽人的狼群偷袭战频率下降了许多,甚至到了后面已经再也看不到兽人出现,许多人见此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唯有楚浩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他感觉到了诡异,却不知道这诡异来自何处,所以最后也只能够没奈何的继续前进,跟随矮人一起走在迁移的道路上。

    就如此,整个矮人迁移大部越过了平原,越过了草原,然后进入到了一段半沼泽地带,只要再越过这里,就是一片并不陡峭的山林地段,然后再过去……就是孤山外围了,也就是地精王国所处的那段山脉位置所在。

    而在这段半沼泽地段中,一处较为隐蔽的山谷里,四万多兽人狼骑兵聚集在这里,而在这四万多兽人狼骑兵的中央,就是苍白兽人亵渎者阿索格,以及一个戴着银色金属面具的人类男子。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戴着金属面具的人类男子,嘴角似乎弯着,露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更新快-<  >-纯文字